第472章 强势还击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1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听到曾鸿涛这样问,便苦笑着说道:“曾书记,这其实也是一个巧合,您应该知道的,我在进入官场之前是特种兵,水中憋气也是我们的训练科目之一,正常情况下,在水中憋气憋个三四分钟对我來说轻而易举,所以,他们选择通过此举來逼我交代问題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但是,他们的狠辣的确超出了我的想象,因为正常來说,把人的脑袋放入水中超过三四十秒就已经是极限了,如果换成一般人,恐怕也已经溺死了。.

后來我发现对方如此狠辣之后,我便决定装死试试,以免受罪,不过我沒有想到的是,后來的发展超出了我的预料,他们这些人在事发之后想的竟然是如何毁尸灭迹,真是丧尽天良,阴狠毒辣至极。

不过他们也是有疏忽的地方,那就是严力强听我的心跳只是并沒有掀开我的衬衣,而只是把耳朵贴在了我的衬衣上凑到我的心脏部位听的,只是他万万沒有想到,我的衬衣是用特殊材料特制的,在一定程度上具有防弹功能,而这种材料本身就具有相当程度的隔绝姓,是这个特制的衬衣隔绝了我的心跳,如果他要是掀开我的衬衣去听的话,也许就不会做出这种判断了。”

听到柳擎宇这样解释,曾鸿涛顿时瞪大了双眼,他有些震惊的问道:“擎宇,如果万一要是当时严力强掀开你的衬衣去听了你打算怎么办。”

柳擎宇笑着说道:“那就接着装晕呗,到时候他们要是看救不醒我,肯定会想办法去联系医院的,只要我拖延一段时间,您或者其他的救兵肯定会赶到的。”

曾鸿涛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此时此刻,他对于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真是越來越欣赏了,他已经看出來了,柳擎宇这个年轻人做事相当有手段、有方法、有谋略。

这时,曾鸿涛又问道:“柳擎宇,你的视频录像到底是怎么拍摄的,又是怎么发到我那边的呢。”

柳擎宇笑道:“曾书记,这个就比较简单了,问題还是出在我的衣服上,我衣服上面几颗扣子是特制的,这几颗口子最中间的扣子里面暗藏针孔摄像机,可以拍摄视频并收集声音信号,其他的扣子有的负责给针孔摄像机供电的,有的是负责无线传输的,还有一颗扣子是发送信息快捷键,我已经提前设定好了快捷信息发送键,第一发送人就是您,然后是韩书记、以及我的其他朋友们,外衣连同外套都是在我受到枪击之后家人为我特别定制的。”

对于曾鸿涛,柳擎宇并沒有隐瞒,因为他知道,以曾鸿涛的地位,如果要想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而且对于曾鸿涛他是非常信任的,所以全都和盘托出。

曾鸿涛听完之后,只是轻轻点点头,虽然他并沒有真正去打电话去了解柳擎宇的真实身份,但是他基本上已经肯定,柳擎宇绝对不是一般人家出來的孩子了,否则的话,仅仅是他这身装备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不过对于他來说,这些都是细节,他最看重的是柳擎宇的才华。

“柳擎宇,这件事情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你打算如何收尾。”曾鸿涛问道。

柳擎宇沉声说道:“曾书记,我认为到现在,您已经可以重拳出击了,绝对不能让辽源市方面成为铁板一块,甚至成为某些领导的自留地,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容易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东江市那边韩书记已经在那边了,我相信他肯定也会有所动作的。”

曾鸿涛点点头:“嗯,你放心吧,这次事情我一定会给你、给白云省老百姓一个交代的。”

随后,两人又谈了一会,这时,于金文过來敲门,通告曾鸿涛其他常委们都已经赶过來了。

曾鸿涛立刻带着柳擎宇再次返回到那间审讯室内,众人就站在房间里,由柳擎宇亲口讲述了自己被带过來并进行非法审讯的全过程,同时,还找來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把柳擎宇拍摄的视频现场播放,让众人观看。

等事情的经过全都清楚之后,曾鸿涛脸色阴沉着说道:“各位同志们,这一次辽源市纪委方面事情做得极其过分,可以说,辽源市纪委从上到下很多干部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他们就是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同时,李万军同志在这起事件中也负有连带的领导责任,所以我决定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立刻免去辽源市纪委书记郭天明、市纪委副书记孟庆义等一干参与此事的官员干部的职务,开除党籍,并就此事进行全省通报,并移交省纪委对这些人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第二,由省委牵头,省纪委主导,对全省纪委系统展开自查自纠和自我批评工作,并组成联合暗访调查小组,对全省各个地市、县区的纪委系统展现巡查工作,严查纪委系统本身存在的违法违纪问題,务必确保纪委系统的纯洁姓,确保纪委系统能够真正的成为打击[***]官员的最强音。

第三,我们省委内部要继续深入学习党的相关文件指示精神,同时把全省裸官申报问題提到曰程上來,人家东江市都已经在如火如荼的展开了,我们白云省难道就不应该确实的把这件事情落到实处吗。

以前省委也已经就此事多次召开会议,要求下面各个地市贯彻落实此事,但是实际上呢,我们白云省各个地市在这件事情上落实的情况如何你,大家心中都有一本帐,而此事落实最差的要属辽源市,再次,我对李万军同志提出严肃批评,身为省委常委,辽源市市委书记,辽源市的工作推进如此缓慢甚至是严重停滞,李万军同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柳擎宇这一次之所以被郭天明等人带离现场,据柳擎宇同志讲这和他在东江市坚决推进此事有关,这是某些人或者某些势力想要借此把柳擎宇从东江市一脚给踢出去。”

说道这里,曾鸿涛冷冷的看了李万军一眼。

此刻的李万军一言不发,沉默不语,这个时候,他不敢再和曾鸿涛辩解什么,那样自己只会更加被动。

然而,曾鸿涛刚刚说完,白云省省委副书记关志明立刻接口说道:“曾书记,你最后这句话说得有些过了吧,什么叫某些势力想要借机把柳擎宇从东江市给踢出去,如果不是辽源市纪委方面接到举报,他们又怎么会对柳擎宇采取措施呢。”

曾鸿涛淡淡一笑:“老关,这个问題我并不想跟你深入讨论,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只是说,这个观点是柳擎宇同志的观点,并不代表我的观点,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柳擎宇同志在东江市的所作所为在东江市引起了很多人的强烈不满,我相信,至于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不想点破。

但是我要在这里重点强调一点,那就是柳擎宇同志前往东江市任职,是我们大家在常委会上集体讨论的结果,这个决定绝对不是开玩笑,既然是集体决定,并且已经执行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个决定还必须要坚决的执行下去,柳擎宇东江市纪委书记的这个位置,在柳擎宇同志沒有犯错误的情况,在柳擎宇同志沒有提出想要调离的情况下,我希望我们中的某些人最好不要在动脑筋想要把柳擎宇给整走,否则的话,下一次事情可沒有这一次这么容易了结了,这一次,我曾鸿涛可以顾全大局,但是下一次,如果事情做得太过,别怪我曾鸿涛铁面无情。”

曾鸿涛说话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关志明和李万军听完之后眼神却全都收缩了一下,他们非常清楚,这是曾鸿涛对他们的最后通牒。

这一次在这次事件的处理上,曾鸿涛虽然拿下了辽源市纪委一帮子人,看起來挺厉害的,但是实际上,大家心中清楚,曾鸿涛并沒有借題发挥,追究李万军的责任,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这也是曾鸿涛顾全大局的表现,如果曾鸿涛真的要就此事向上级领导上报,那么李万军肯定是要背一个处分的,但是如果那样做,相当于大家的脸面彻底撕开,并不利于整个班子的团结,曾鸿涛把这件事情按在白云省,也算是给了李万军面子,顾全了大局。

但是曾鸿涛说得清楚,类似事件只有这么一次。

关志明和李万军一看这种情况,也就不再说话了,至于辽源市纪委书记和副书记的人选,他们也就不再去想了,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自己要是还想在这些人选上动脑筋,恐怕曾鸿涛真的要发飙了,到时候谁都不好收场,他们只能让曾鸿涛把手伸到了辽源市,伸到了至关重要的纪委书记这个位置上。

就在这个时候,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给曾鸿涛打來电话,说是他这次带人巡视东江市,发现东江市纪委常务副书记严卫东存在严重的违纪行为,已经将其给双规了,曾鸿涛当着众人的面对韩儒超的行动给予了肯定。

韩儒超的这个电话打完之后,李万军剩下的只有惨笑了,他知道,这是韩儒超对自己无声的警告。

省委常委会散了,柳擎宇第一次出席了这种级别的会议,感触很深,他发现,这种级别的会议虽然比起东江市的常委会來少了几分火药味,更少了几分斗争的氛围,但是实际上,这种级别的会议却更加充满了智慧和斗争,只不过大家斗争的手段早已经上升到了一种比较高的高度而已。

这次会议,对柳擎宇的影响还是比较深刻的。

随着柳擎宇从省会返回东江市,柳擎宇的布局第二阶段也徐徐展开,而他和孙玉龙等利益集团的斗争将更加白热化。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