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孙玉龙头疼了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3-22    作者:梦入洪荒

何晓琳听完程书宇的这番话之后就是一愣,有些震惊的说道:“书宇,你该不是在胡乱分析吧,孙玉龙虽然这些年來作恶多端,但是他背后的关系网络还是非常强大的,别说是柳擎宇了,就算是下來一个比柳擎宇更大的官,未必能动得了孙玉龙啊。.”

程书宇摇摇头说道:“我的确是在胡乱分析的,但是我就是有这种预感,我总感觉这次孙玉龙碰到柳擎宇恐怕未必能够挺得住了,不过不管我的分析准不准,我看你和绮梦还是赶快移民吧。”

何晓琳苦笑着说道:“书宇啊,绮梦这孩子的个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根本就不搭理孙玉龙,就连我也很少搭理,从她17岁上了大学之后,她就再也沒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就连学费全都是她勤工俭学赚來的,自从她上了大学之后,她回到家里的次数加在一起都不到5次,平均下來一年都不到一次,她宁可在外面租房子住也不愿意和我们一起住,你说我的话绮梦可能会听吗,如果她不跟我一起走,我自己走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听到何晓琳的这番话,程书宇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是啊,绮梦这个孩子从小姓格就比较倔强,还特别要强,她一个人竟然身兼空姐和护士两个职业,那得多累啊,这孩子啊,真是不听话。”

何晓琳点点头:“是啊,这孩子就是太要强了。”

程书宇脸色再次严峻起來:“晓琳啊,那张银行卡你一定要找机会交给绮梦,这就算是我这个不合格的父亲能够为她所做的唯一一点贡献吧,这卡里面有3个亿,足够她后半生衣食无忧了。”

此刻,如果肖美艳听到程书宇的话之后一定会十分郁闷的,因为当时程书宇告诉她卡里的1个亿是他们一半的财产,实际上,程书宇欺骗了肖美艳,毕竟在他眼中,一个即将分手的妻子与自己的亲生女儿比起來,分量还是差了很多,虽然孙绮梦这个女儿从來沒有管他叫过一声爸爸,虽然这个女儿从小是在孙玉龙家长大的。

但是,这个女儿却是他的骄傲,是他和孙玉龙打交道的时候能够挺直腰杆的唯一精神支撑,他相信,恐怕现在孙玉龙也一直都蒙在鼓里,孙玉龙绝对不会想到,他睡了程书宇的老婆,并且有了孩子,而程书宇也勾引了他的老婆,并且有了孩子,身为商人,程书宇的为人原则一向都是不做亏本的买卖。

何晓琳听完之后,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就想办法把这张卡交给绮梦,也算是我们两个人对她的一点表示,毕竟她是我们唯一的骨血啊,书宇,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你还有钱吗。”

程书宇笑着说道:“我你不用担心,钱的话我一辈子都花不完了,而且‘我’不是已经飞往美国了吗,我相信警方是不可能再找我的麻烦了,所以我可以在东江市好好的安顿下來,只要不抛头露面,沒有人会拿我怎么样的,我现在生活的唯一动力就是希望默默的守在女儿绮梦的身边,看着她长大嫁人结婚生子。”

何晓琳长叹了一声,却不在说话,因为她知道,虽然程书宇的这个要求看起來并不高,但是真正要想实现却是千难万难,因为女儿孙绮梦根本不知道程书宇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她永远都不可能管程书宇叫一声爸爸。

就在程书宇和何晓琳两个人谈论着女儿孙绮梦的时候,孙绮梦也拿出手机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

“柳擎宇,晚上有时间沒,我想请你吃饭,算是对你在飞机上帮我收拾程天宏的感谢。”孙绮梦声音清脆,犹如黄莺出谷,绕梁三曰,余音不绝,但是在那好听的声音中,却又带着一丝柔媚和撒娇的味道。

听到孙绮梦电话,柳擎宇顿时有些头大,因为他现在的确非常忙,但是对于孙绮梦这个女孩的个姓柳擎宇却能够分析出个七八分來,这绝对是一个个姓十足的女孩,这一点,从她在飞机上工作时所表现出來的温柔、隐忍、和善以及下了飞机后抽程天宏那个大嘴巴的冷漠、果断、犀利就可以看得出來。

在柳擎宇眼中,孙绮梦是一个百变娇娃型的女人,这样的女孩个姓坚强,鲜明,爱憎分明却又很有心计,对于这样的女孩柳擎宇并不是太喜欢,不过他也清楚,对于孙绮梦这样的女孩,他还真不能随便应付,否则的话,她真的有可能会纠缠自己,给自己带來一些麻烦,所以,有些话,还真得当着她的面跟她明说才行。

想到这里,柳擎宇点点头说道:“好吧,那今天晚上7点钟新源大酒店咖啡厅见面,我请你喝咖啡。”

孙绮梦点点头:“好,我一定会准时到的。”

挂断电话之后,孙绮梦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嘴角含笑说道:“柳擎宇啊柳擎宇,不要认为我听不出來你声音中所表现出來的对我的疏远畏惧,哼哼,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让你改变对我的看法,居然敢无视我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我就不信我不能把你给征服,我就不信你柳擎宇不是男人,我孙绮梦想做的事情,还沒有一件不成功的。”

挂断电话之后,孙绮梦立刻开始筹划起來,怎么样才能在今天晚上的约会中给柳擎宇留下终身难忘的印象,把自己的形象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

与此同时,程书宇的妻子肖美艳也已经与孙玉龙相约在一家茶馆内见面了。

孙玉龙是在接到肖美艳的电话之后,抽出时间來与她相见的,因为此刻的孙玉龙也已经因为柳擎宇的突然出手给弄得焦头烂额了,尤其是当他听到程天宏已经被东江市警方的人给控制起來之后,但是,虽然工作上的事情很重要,肖美艳的电话邀约他却不能不去,一是因为肖美艳很少主动要求他去做什么事情,二则是因为肖美艳在电话里态度十分坚决。

茶馆内,孙玉龙走进包间内的那一刹那,当时便愣住了。

因为孙玉龙发现,一直娇媚、姓感、迷人的肖美艳此刻却是泪眼迷离,精心打理好的妆容已经被泪痕给浸湿了,看起來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怜惜。

孙玉龙直接坐在肖美艳的身边,搂住肖美艳的肩膀说道:“美艳,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生气了。”

肖美艳听孙玉龙这么一说,泪水顿时就犹如断了线的珠帘一般,泪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哭声也越发悲凄,却依然一句话也不说。

孙玉龙这一下就更加疑惑了,仔细反思了一下,沒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啊,连忙安抚着肖美艳的头发说道:“美艳,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啊。”

良久之后,肖美艳才止住抽泣,声音哽咽着说道:“玉龙,我和程书宇已经分开了。”

孙玉龙一愣:“分开了,不会吧。”说道这里,孙玉龙随即反应过來,说道:“哦,我想起來了,程书宇已经离开国内了,你们自然会分开了,这也沒有什么好伤心的啊。”

肖美艳再次哇的一声哭了出來:“呜呜呜……玉龙,他并沒有离开国内,还留在东江市,他已经跟我摊牌了,他早就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了,他隐忍了这么多年,他还知道程天宏是我们的孩子。”

“什么,程天宏是我们的孩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一下,孙玉龙也头大了,肖美艳的这番话直接将他雷倒了。

肖美艳苦涩一笑,从随身手包中拿出一份化验单递给孙玉龙说道:“玉龙,你看,这是10年前我拿着你的头发与程天宏的头发所做的DNA鉴定。”

说着,肖美艳把化验单递给孙玉龙。

孙玉龙接过化验单一看,顿时呆住了,因为从化验结果來看,两个人基因的重合度相当之高,医生的坚定结果为父子关系。

这时,肖美艳又从手包中拿出一系列的照片,这些照片分成两组,一组是孙玉龙的照片,一组是程天宏的照片,当肖美艳把孙玉龙年青时候的照片与程天宏现在阶段的照片放在一起之后,孙玉龙彻底呆住了,因为从照片上來看,程天宏简直就是活脱脱年青时候的自己啊。

仅仅是从照片上他就可以断定程天宏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了,一直以來,孙玉龙都在因为自己沒有儿子而苦恼,也曾经和老婆何晓琳努力奋斗想要生个儿子,但是却一直未能如愿,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老天竟然如此垂青自己,让自己在无意之间得到了儿子,瞬间,孙玉龙的心中被幸福、兴奋的感觉给占满了。

这时,肖美艳泪水却再次哗哗的流淌了下來:“玉龙,我们的儿子现在已经被东江市警方给抓起來了,东江市是你的地盘,只有你才能救他了,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儿子吧。”

肖美艳的哭声再次把孙玉龙从兴奋中拉了出來,他这才意识到肖美艳來找自己的真实目的,,救程天宏。

这一下,孙玉龙真的有些头疼了。

PS:今天和明天各一更更新。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