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飞蛾扑火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3-2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听完姚剑锋的汇报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姚书记,你不用愧疚,说实在的,纪委内部有孙玉龙或者其他势力的眼线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既然让你的巡视小组过去,我就已经猜到了这一点,而且之所以让你多带一些人过去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内歼的混入。”

姚剑锋一愣:“不会吧,柳书记,内歼的混入已经让程书宇逃跑了,估计程天宏也肯定已经逃跑了,到时候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柳擎宇却是嘿嘿一笑,说道:“程天宏并沒有逃跑,他现在还在我们东江市,程书宇就这么一个儿子,就算是他和他老婆逃到国外又有什么用呢,儿子如果被我们抓住了,他们恐怕也不会心安的,肯定还是要回來想办法的,我要让他们飞蛾扑火自來投。

至于说那些内歼,他们才是我让你带着你的巡视组多带一些人去抓人的主要原因,通过这次行动,可以清理一大批内歼,有效肃清我们东江市纪委内部队伍,为以后更加顺利的执行各种任务做好准备,同时也要极大的震慑一下那些已经当了内歼还沒有暴露或者有想要给孙玉龙和其他势力通风报信之人,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违法相关法律法规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

听到柳擎宇这样解释,姚剑锋立刻就明白了,他知道,柳擎宇肯定已经把程天宏给控制起來了,但是问題在于,柳擎宇是什么时间把程天宏控制起來的呢,他又是通过什么手段什么人來把程天宏给控制起來的呢。

此时此刻,虽然内心有着诸多的疑问,但是姚剑锋却并沒有提问,但是,他心中对柳擎宇的钦佩之意却越发强烈,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照柳擎宇这种趋势搞下去,未必不能在东江市撕开一条口子,有效肃清东江市的官场氛围,最让他感觉到惊艳的却是柳擎宇在不动声色之中就搞定一切的魄力和手段。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略微沉思了一下,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办公室副主任刘亚洲的电话:“刘亚洲同志,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立刻组织人手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宣布东江市交通局局长陈富标与天宏建工集团相互勾结、在高速公路项目上上下其手,涉嫌贪污受贿索贿等多项罪名,现在正式被我们东江市纪委实施双规,并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另外,新闻发布会上你再宣布一件事,就说东江市方面会立刻冻结天宏建工一切资产,并由有关部门介入正式展开调查,这件事情你可以和严卫东同志商量着去办,一定要在2个小时之内把这个消息向外界公布,以彰显我们东江市纪委坚决贯彻党的号召,坚决打击[***]的决心。”

刘亚洲听完之后,心头就是一颤,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顶着那么大的压力把陈富标给双规了这种魄力和手段让他感觉到有些恐怖,所以,接到柳擎宇的电话指示之后,他立刻给严卫东打过去电话,把柳擎宇的指示告诉了严卫东。

严卫东听完之后也是大吃一惊,他万万沒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柳擎宇竟然已经对陈富标实施了双规,他相信,柳擎宇绝对不会在沒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就对陈富标实施双规的,也就是说,柳擎宇现在肯定掌握了足够的材料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给孙玉龙打了个电话,向孙玉龙汇报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等他汇报完之后,皱着眉头说道:“孙书记,现在我担心的并不是陈富标,而是天宏建工那边,我们和陈富标之间几乎沒有什么交集,但是天宏建工却是我们的软肋啊,我估计现在柳擎宇那边肯定已经对天宏建工采取了行动,估计他们的银行和有关资产已经被封存了,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办。”

孙玉龙沉思了一会说道:“天宏建工本身倒是沒有什么问題,因为天宏建工的所有盈利并沒有进入我们的个人腰包,主要是和那家公司以交易的形式完成的利益输送,即便是中纪委介入调查,也未必能够查到我们的问題,但是我最担心的是程天宏和程书宇他们这父子俩,如果他们要是落在柳擎宇或者省纪委到的手中,如果被他们攻破了心理防线,把我们这条线上的一些人给交代出來,那才是最令人头疼的。”

严卫东沉声说道:“孙书记,据我所知,程书宇已经逃往国外去了,不过他儿子程天宏却不知所踪,一直沒有露面,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孙玉龙点点头说道:“我看这样吧,我立刻派人暗中查找程天宏的下落,你那边也和程书宇联系一下,看看他有沒有什么线索。”

严卫东道:“好的,我马上和程书宇联系,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您汇报。”

挂断电话之后,两个人立刻忙碌起來。

然而,让孙玉龙感觉到十分头疼的是,他的人已经派出去很多了,结果却沒有得到任何有关程天宏的信息,程天宏就好像是凭空从东江市消息了一般,而严卫东那边和程书宇联系之后得到的消息是,程书宇也不知道程天宏到底在哪里,他也正在焦虑不安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东江市的城市论坛上突然传出了一个小道消息,这个发帖人声称他亲眼看到天宏建工的大老板程天宏被几名黑衣人给带走了,带到了一辆写着纪委字样的车上,随后便消息了。

由于天宏建工在东江市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而这个论坛又是东江市网民们经常上的网站,所以这个消息很快便像插了翅膀一般在东江市流行开來,而孙玉龙和严卫东也全都得到了消息。

孙玉龙立刻给严卫东打了个电话问道:“老严,难道程天宏被你们纪委那边给带走了。”

严卫东摇摇头说道:“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因为我所有的眼线都沒有向我汇报这个消息,如果这个消息属实,应该是柳擎宇秘密派人干的,他是绝对不会告诉我的。”

孙玉龙听完之后眉头紧锁,沉思了一会说道:“如果程天宏真的被柳擎宇的人给带走了的话,那这件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看來,我们得做好壮士扼腕的准备了。”

严卫东听完之后心头就是一颤,说道:“孙书记,难道我们现在就要放弃程天宏吗。”

孙玉龙点点头:“如果有必要,必须要放弃,否则的话,虽然不至于直接牵连到我们,但是一旦牵连到他们后面的人,那么那些人一旦被查出來,距离我们就不远了。”

严卫东苦涩一笑:“嗯,好的,我明白了,我立刻组织人手调查此事,尽量让程天宏闭嘴。”

东江市,一座城郊的别墅内。

程天宏的老爸程书宇和他的妻子肖美艳全都满脸愁容的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和信息。

就在刚才,程书宇接到了程天宏手机发给他的一条微信,微信上配了程天宏被双手戴着手铐的照片以及程天宏充满愤怒的求救视频,在视频里,程天宏告诉程书宇,说他被东江市公安局的人给带走了,这条微信是他趁着那些警察不注意,用自己私藏在裤兜里的智能手机发出來的,而且在视频里程书宇还看到了一名身穿警服的工作人员直接收手抢走了程天宏的手机,还顺手打了程天宏一巴掌。

看完这段视频之后,程书宇和肖美艳全都急眼了,他们谁也沒有想到,儿子竟然被东江市公安局的人给抓走了。

程书宇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这东江市公安局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把我们天宏给抓走了,难道以前我们天天给他们请客送礼还沒有把他们喂饱吗。”

肖美艳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因为保养得好,看起來就好像三十多岁的少妇一般,风韵犹存,艳光四射,然而,此刻她的脸上却也阴云密布,满脸愤怒:“是啊,陈志宏这个公安局局长也太不靠谱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过分,太过分了。”

两个人开始商讨起应对之策來。

然而,商量來商量去,两个人却总是得不出一个比较好的救援方案出來,两个人的情绪也越发不稳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程书宇猛的抬起头來,双眼用一种十分异样的眼神看向妻子肖美艳说道:“肖美艳,现在只能由你亲自出马去找孙玉龙了。”

“找他,有什么用。”肖美艳有些心虚的问道。

程书宇的脸庞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异常扭曲,双拳紧握,额头上青筋暴起,呼吸显得异常粗重,咬着牙说道:“天宏是孙玉龙的亲生儿子,仅仅是凭借这层关系,难道孙玉龙能够见死不救吗。”

程书宇说完,肖美艳一下子就呆住了,她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异常难堪,浑身都颤抖起來,看向程书宇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惶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