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陈富标争夺战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3-20    作者:梦入洪荒

孙玉龙听完之后,脸色更加阴沉了:“柳擎宇同志,你必须放人,否则的话,我们东江市市委将会陷入极度的被动之中,虽然我心中明白你一切都是为了工作,但是你必须要顾全大局啊,现在陈富标同志可是辽源市交通系统的明星级专家,在交通系统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如果他要是被冤枉了,恐怕以后我们东江市的各种交通建设项目很难在市交通局那边通过了,柳擎宇同志,我希望你一定要顾全大局啊。”

柳擎宇摇摇头说道:“孙书记,我理解您的顾虑,但是有一点我也必须要向您澄清,第一,陈富标同志现在并不是被我们双规了,只是被我们市纪委带回去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他本人现在并沒有任何的罪名;第二,如果在调查过程中证明他沒有问題,我们市纪委很快就会放人的,但是,如果证明他有问題,就算是省交通局局长亲自给我打电话,该双规他还是要双规他,法律是有原则有底线的,孙书记,不好意思,我这边还很忙,有事咱们在联系。”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掉了电话,将强势进行到底。

电话那头,孙玉龙气得再次摔了电话:“柳擎宇,你这个兔崽子,居然敢顶撞我,太沒素质了,太沒涵养了,这哪里是一个纪委书记啊,简直就是一个小无赖嘛。”

骂完之后,孙玉龙又拨出去了几个电话。

很快的,柳擎宇那边一下子就变得忙碌起來,先是辽源市交通局局长给柳擎宇打了个电话,询问有关陈富标的事情,并且向柳擎宇表示,陈富标是交通系统的权威专家,即便是有问題也是需要进行重点保护的,毕竟培养一个既懂得管理又懂得业务的交通局局长不容易啊,柳擎宇直接告诉对方,一切以调查结果为准,一切以法律为准,这位交通局局长气得也直接摔了电话。

随后,主管交通的副市长又给柳擎宇打过來电话为陈富标说情,虽然意思毕竟含蓄,但是各方面的暗示却全都到位了,柳擎宇却偏偏在那里和这位副市长装傻充愣,把这个副市长最终气得拍了桌子,问柳擎宇到底是什么意思,柳擎宇直接告诉对方,我沒有什么意思,只是想要做一个纪委书记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随后,又有方方面面的人來给陈富标说情,当然了,这些人说话都是先云里雾里的饶了那么一大圈,最后才会微微点一下陈富标的事情,并不明说,以保全自己,暗示柳擎宇,然而,柳擎宇继续像之前那样,假装听不明白。

一直等到了上午十点左右,柳擎宇的电话才算是安静了下來。

然而,柳擎宇的脸色却渐渐阴沉了下來。

因为仅仅是在刚才的那段时间内,他已经把打电话的人名全都记录了下來,有东江市市委书记、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有辽源市的交通局局长、常务副市长、副市长、财政局局长、工商局局长等等,这一系列的实权级人物都在为陈富标摇旗呐喊,这足以说明陈富标背后整个利益关系网的庞大,他们即是在给陈富标求情,同时也是在向自己示威,他们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诫自己,自己如果一意孤行的话,得罪的将会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如果是理智一点的官员的话,这个时候都不敢轻举妄动的。

然而,柳擎宇却偏偏是个异类,他的眼中只有老百姓,只有国家、法律和公平。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继续低头忙碌起來。

然而,他刚刚低下头去不久,电话便再次响了起來,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他相信自己的意思已经明确无疑了,为什么还会有人來给自己打电话呢。

柳擎宇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立刻传來了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柳擎宇同志,我是辽源市市纪委书记郭天明,市委刚刚做出决定,由于你们东江市陈富标一案关系重大,所以市委决定这个案子由我们辽源市纪委接手,你们东江市纪委负责外围配合,现在我们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已经下去了,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你们东江市纪委了,到时候你配合一下,把相关人员和卷宗进行一下交接。”

柳擎宇听完之后,未知可否,只是嗯了一声,说知道了,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郭天明嘴角上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哼,一个小小的县级市纪委书记就想在我们辽源市翻出天去,柳擎宇啊,你是在做梦吧。”

电话挂断后不到20分钟,柳擎宇桌子上的电话便响了起來,门卫告诉柳擎宇说是辽源市纪委副书记孟庆义带着5名工作人员过來了。

柳擎宇站在窗口门口处看了一眼,发现孟庆义此刻并沒有下车,汽车也沒有进來,依然停在门口外面,只是一名纪委工作正在门卫值班室内和门卫交涉着。

看这架势,对方应该是在等着自己下去迎接呢。

然而,柳擎宇却直接拿起电话对门卫说道:“哦,知道了,你让他们进來吧,我就在办公室呢。”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的电话。

门卫直接把柳擎宇的话对市纪委下來的工作人员进行了转述,那名工作人员听完之后立刻眉头一皱,來到汽车前,把柳擎宇的意思向孟庆义转述了一遍,孟庆义的脸色当时也沉了下來,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连下來迎接自己的意思都沒有,要知道,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上级领导吧,柳擎宇这样做简直是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啊。

他的脸色阴沉着说道:“柳擎宇同志好大的谱啊,既然他不下來,那咱们上去,我倒是要看一看,这柳擎宇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汽车驶入大院内,孟庆义带着5名工作人员气势汹汹的直接杀奔柳擎宇的办公室内。

办公室内,柳擎宇不慌不忙的喝着茶水,通过电脑上的视频监控终端实时查看着新源大酒店以及叶建群他们那边两处审讯中心内审讯的场景,一边看,他的脸色一边越发舒缓了。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房门几乎被人直接暴力一脚踢开,随即,几名工作人员鱼贯而入,分为左右两侧站定,再后面,辽源市纪委副书记孟庆义满脸傲然的迈步走了进來,一边往里走一边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志,沒有想到你的工作那么忙啊,你到底都在忙些什么啊,能否让我也学习一下呢。”说话之间,孟庆义的语气相当不善,迈步直接向柳擎宇的办公桌走來,想要给柳擎宇來一个突击检查。

然而,柳擎宇是做什么的啊,几乎在他还沒有进來之前,便已经关掉了视频监控窗口,切换成了一份审讯备课录。

看到孟庆义走了过來,柳擎宇这才站起身來满脸含笑着说道:“您就是孟庆义副书记吧,不好意思啊,我这边实在是太忙了,一点都抽不开身,沒有下去迎接您,还请您多多见谅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柳擎宇的脸上却一点愧疚之色都沒有。

孟庆义走到柳擎宇的电脑面前看了几眼,沒有发现柳擎宇在玩游戏或者干其他的,感觉有些失望,如果柳擎宇正在玩游戏的话,他不介意直接给柳擎宇來一个全市通报批评的处理,收回目光,孟庆义直接满脸阴沉着说道:“柳擎宇同志,我们已经到了,让你的人把陈富标和天路公司的人全都交给我们吧,这件案子我们市纪委接了。”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假装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哎呀,孟副书记,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还不能把陈富标他们交给你们。”

孟庆义脸上露出愤怒之色:“不能交给我们,为什么,难道之前郭天明书记沒有跟你进行沟通吗。”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说道:“沟通了,当然沟通了,当时我也答应了,不过现在事情出了一点变化。”

孟庆义怒道:“变化,什么变化,不管出了什么变化,这些人必须要交给我们市纪委的人带走。”

孟庆义话音刚刚落下,办公室房门一开,一个人迈步从外面走了进來,沉声说道:“如果我们省纪委要插手此事呢,难道你们市纪委的人也要把人给带走吗。”

孟庆义转头一看,心就是一抖,门外走进來的人他认识,竟然是省纪委副书记滕建华,孟庆义对于这位滕副书记并不陌生,因为他号称铁门公孙策,相当于是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的得力军师,几乎在韩儒超每次所艹盘的重大案件中,都可以看到滕建华的影子,这位纪委副书记足智多谋,能力超强,白云省上上下下的官员对他都十分发憷,孟庆义也不例外。

孟庆义有些头疼的说道:“滕书记,您怎么來了。”

滕建华淡淡一笑说道:“我必须得來啊,如果我不來的话,陈富标的这个案子如果一旦被某些势力给接手过去,恐怕再过个十年八年的也未必能够水落石出啊,孟庆义同志,你來的实在是太晚了,我今天早晨刚一上班的时候就过來了,就算是要把陈富标带走,咱们也得讲个先來后到不是,而且我可是奉了省纪委韩书记的指示前來督办这次案件的。”

这一下,孟庆义彻底傻眼了,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还准备了这么一个伏兵。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