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再次相亲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3-09    作者:梦入洪荒

柳媚烟听柳擎宇说完,笑着说道:“擎宇啊,这一点你放心吧,在这一点上,我和你爸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给你安排相亲了。”

等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的脸上露出无奈之色,不过在无奈之中,也多了一丝得意,他现在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对方到底是长得多么漂亮或者多么丑陋,在相亲过后,他会直接告诉老爸和老妈他们,自己不同意,自己这一次回去只不过是为了配合老爷子的布局,走走过场而已。

然而,刘老爷子活了那么大岁数,临终之前苦心孤诣的布了这么时间跨度那么长的一个局,柳擎宇能够轻易破解掉吗。

回到东江市之后,柳擎宇立刻沉寂了下來,整整两天全都蹲在市纪委大院内默默的看着各种资料。

柳擎宇的行为让严卫东、孙玉龙等人大为不解。

茶馆内。

孙玉龙、严卫东、于庆生三人围坐在茶几旁,研究着柳擎宇这两天的异常举动。

于庆生说道:“孙书记,您说柳擎宇这小子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呢,明明在我们黑煤镇只需要在多坚持几天就可以挖掘出一些材料來,他却偏偏撤走了,甚至连温友山带着的调查小组也撤走了,只留下郑博方和毛立强他们两个调查小组,难道柳擎宇就不担心郑博方和毛立强他们出工不出力吗。”

孙玉龙沒有直接表态,而是看向严卫东说道:“老严,你是东江市纪委的常务副书记,在你看來柳擎宇这次到底在玩什么。”

严卫东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孙书记,我看柳擎宇这样做可能出于两种目的,一种目的是他想要玩瞒天过海之计,先把比较明显的力量撤回來,然后在暗中部署力量在黑煤镇进行暗中调查,但是如果是这种可能姓,我却看不到他暗中部署的力量到底在哪里。

第二种目的则是为了迷惑我们,他另有其他的安排,我认真这种可能姓比较大,但是却想不明白他的这种其他安排到底是什么。”

孙玉龙淡淡一笑,说道:“老严啊,我看你的这种想法还是有些保守了,虽然说你的这种担忧很有道理,实际上,我却认为,柳擎宇这小子应该不可能有这么复杂的想法和设计,我倒是愿意相信他因为有事离开了,大家不要忘了,再有两天就是国庆节了,到时候有七天长假,像柳擎宇这样的年轻人到时候肯定要去见见女朋友啥的,我看现在我们也别杞人忧天了,不管柳擎宇有啥手段,尽管使出來便是,我还真不相信以他现在的力量能够在黑煤镇那边撕开一个口子。”

孙玉龙说完,于庆生和严卫东全都点点头,他们两人对孙玉龙还是比较信服的,这些年來,孙玉龙虽然经常会询问他们的看法,但是真的到了最终需要做决断的时候,孙玉龙的决断往往被证明是最正确的,所以,他们整个联盟到现在为止一直都生龙活虎的生存在东江市,而且孙玉龙的这番话也的确很有道理。

就在这个时候,一则小道消息突然从东江市纪委飞快的传了出來,正在喝茶的严卫东手机也响了起來。

严卫东接通了电话,就听到一个嫡系人马向他汇报道:“严书记,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柳书记这两天一直待着办公室内长吁短叹的,后來有个人偶然的机会听到柳书记打电话,得知柳擎宇在国庆节期间要回燕京市老家去,说是要去相亲,柳书记似乎对此十分抵触,但是却又拗不过家里人,所以这两天他的心情十分不好,连工作上也多处出错。”

严卫东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当时就是一愣,突然一拍茶几说道:“嗯,沒错,这两天柳擎宇批示的文件我看有好几次都写了错别字,甚至是在批示里面把原來的文字划了重新写,从这些细节的确可以看得出來,柳擎宇最近的确有些心不在焉的,小陈啊,你继续仔细盯着柳擎宇,千万不要暴露了。”

挂断电话之后,严卫东充满钦佩的看向孙玉龙说道:“孙书记,还真让您给说着了,我已经得到比较可靠的信息,据说柳擎宇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好像是因为他的家人逼他回去相亲,他正在闹情绪的,想想也是,这柳擎宇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而已,这个阶段正处于心气高傲的时候,逆反心理还是比较强的,尤其是像柳擎宇这样的高富帅,家里硬要给他安排相亲,他肯定会不爽的,这个时候,他沒有心情在继续去搞黑煤镇也是很正常的,不过 我估计等他国庆节回來之后,恐怕还是会继续前往黑煤镇去搅风搅雨的。”

于庆生笑着说道:“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倒是简单了,就算是柳擎宇现在真的继续到我们黑煤镇去调查,他也调查不出什么來,更何况现在我们黑煤镇又有了国庆节这个缓冲时间,等国庆节回來,柳擎宇要想继续调查,基本上他啥都查不出來了。”

孙玉龙笑了,他对自己的分析推理能力一向都是十分自信的,而严卫东所得到的这个信息更是证明了他的英明果断。

同一时空,柳擎宇坐在办公室内。

他不仅之前把刘亚洲喊了过來,听他汇报了一下近期的工作情况,在工作间隙,他接到了好兄弟小二黑【小二黑为《官途》中黑子的儿子,黑子的情节详见梦梦的完本老书《官途》,】的电话,在电话里,柳擎宇当着刘亚洲的面,在暗示了一下自己房间内有人之后,便跟小二黑抱怨起老妈给自己安排的国庆节相亲之事,说自己因此都无心工作了,还说自己准备应付一下了事,同时还约了小二黑与一帮好兄弟们国庆节好好的聚一聚,不醉不归。

等接完电话之后,柳擎宇又和刘亚洲聊了一会,便把刘亚洲给打发走了。

这是柳擎宇故意设的一个局,他要通过这个电话,给自己为什么要撤离黑煤镇做出一个比较可以接受的解释,虽然这个理由依然存在着一定的漏洞,但是柳擎宇深知,越是完美的布局越不一定会成功,相反的,如果在布局之中,故意设置一两个漏洞点,反而容易让对手落入局中而不自知,因为任何人都有自负情结,任何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去把自己想象得很聪明,越是特别牛逼特别厉害的人越也无法逃脱这种桎梏。

曹艹如此、刘备如此、诸葛亮亦是如此,他们或许会重视对手,但是当他们感受到对手已经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或者预料之中的时候,心中就会不由自主的自负起來,曹艹在华容道三次大笑,最终引來关于华容道捉放曹,刘备傲然自负,结果引來火烧连营,诸葛亮六出祁山,无功而返;天灯续命,却被魏延破坏殒命。

柳擎宇爱读三国,更喜欢吸取前人的教训,所以,在现在这个阶段,在布局的时候,他往往喜欢布置故意留下一些破绽的布局给对方。

坐在椅子上,柳擎宇心中暗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刘亚洲很快就会把自己这个电话信息告诉严卫东吧,严卫东知道了,有些重要人物应该也知道这个消息了,那么自己这个布局应该也就真正的完成了。”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再次响了起來。

电话还是小二黑打來的,柳擎宇笑着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小二黑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了出來:“老大,你在玩什么把戏,该不会是你又要给别人下套了吧,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你刚才跟我讲的那番话应该是故意讲给别人听的吧,然后再通过这个人把你的话带给真正能够起到决策作用之人,你这一招反间计虽然用的很好,不过也有一些风险啊,难道你就不担心这个人不把你所说的这些话说出去吗,如果那样的话,恐怕你的这个反间计就用不上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小二黑啊,你小子还是那么狡猾,你说的沒错,我的这个反间计的确存在着一些破绽,不过无所谓了,不管他是否把我的这番话传出去,这番话早晚也会通过其他途径传出去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題,对了,我说小二黑啊,我听说你小子最近正特训,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难道你就不怕黑子叔叔拿大棒揍你一顿。”

小二黑嘿嘿一笑说道:“老大,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吧,兄弟我和老爸早就达成协议了,他给我设定这个阶段的训练目标,如果我达成目标,就可以休息半个月,现在我已经达成第一阶段目标了,所以现在正在休整期,正好可以赶上你的这次相亲,我和其他几个兄弟们已经商量好了,准备去观摩你的相亲见面会,你可不允许反对哦,而且反对无效,你是知道的,兄弟们有很多手段进行远程观摩的。”

柳擎宇顿时无语道:“我靠,我柳擎宇真是交友不慎啊,就连相个亲都要被你们这群损友观摩,我决定了,这次去燕京市的所有消费都由你们來买单,什么贵我吃什么。”

小二黑嘿嘿一笑:“这沒问題,不过老大啊,我先给你提个醒啊,你要相亲的这个女孩不简单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