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瞎折腾啥?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2-2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走到姚翠花老太太面前,蹲下身体,满脸歉意的看向老人家说道:“老人家您好,我是东江市新上任的纪委书记柳擎宇,您跟我一起返回东江市吧,您的案件我已经接手了,我会彻查此案,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的,我现在就带您去吃饭好不好,不要在啃这个窝头了,这个沒有营养。.”

老太太抬起头來用那只残留的浑浊的眼球看了柳擎宇一眼,使劲的摇摇头十分倔强的说道:“不,我不回去,你们东江市的干部已经把我给坑苦了,骗惨了,多少次了,他们都说着跟你一样的话,表现得同样真诚,但是最终我的事情依然沒有给我解决,我今天就要到省纪委來告状,我听说省纪委书记是一个铁面包公,也只有他能够为我做主了。”

柳擎宇从手包中拿出自己的资料放在老太太面前说道:“老太太您看,这就是有关您的那份卷宗,这是省纪委书记韩儒超同志亲自交给我的,这里面还有您辗转送出去的那份材料,这也是韩书记交给我的,他让我介入您的这件事情,您看,这上面还有韩书记的批示。”

说着,柳擎宇把文件翻到了写有韩儒超亲笔批示那一页,展示给老太太看。

老太太费力的把眼睛凑近文件,花了好长时间,才一个字一个字的把韩儒超的批示看完,不过即便如此,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几分戒备之意问道:“小伙子,你真的能给我做主吗,他们那些人可有关系了,官可大了,要不我还是找韩书记吧。”

听到老太太这样手,柳擎宇心中就是一颤,一种苦涩的感觉弥漫在整个心头。

这老太太肯定是被那些人给坑怕了,有那么一小嘬官员只想着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只想着如何避开各种麻烦,所以对待老百姓所反映的问題能推就推,能哄就哄,能骗就骗,如果实在还不行,那就恐吓甚至是驱离。

想到此处,柳擎宇沉声说道:“老太太,您放心吧,您别看我年轻,但是我的官却不小,我保住能给您做主的,要不为什么韩书记把您的这个案子交给我了呢,我可以给您一个保住,5天之内,我保住把您的这个案子给您查清楚,2天之内,我会让赵金龙和那个带人抓您的副主任全部被免职。”

老太太听完柳擎宇的话之后吓了一跳,充满了疑惑的问道:“你说你能够把赵金龙给免职,不可能吧,他可是我们黑煤镇的副镇长啊,官可大了,我听说就连东江市的市领导都不敢动他的。”

柳擎宇沉声说道:“老太太,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说到做到,您看这样行不行,您也先不用回黑煤镇了,因为那样的话我无法照顾到您,您跟我回东江市市委招待所,您就住在我的隔壁房间,我负责照顾您,您看看我刚才对您的承诺能否兑现,如果不能兑现,您可以直接到隔壁來打我骂我都成。”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老太太那浑浊干涩的眼中一串老泪缓缓滑落,声音哽咽着说道:“年轻人,真是……真是太……太感谢你了,我替我们一家人给你磕头了。”

说着,老太太就要跪地磕头,老太太虽然一只眼睛瞎了,但是她的心却沒有瞎,她人虽然老了,但是却也有自己的生存智慧,她其实从柳擎宇拦住那些人殴打自己甚至怒斥苏力强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得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对自己沒有任何恶意,看起來是想要为自己出头。

随后老太太问出的一连串的问題不过是想要套一套柳擎宇的底,进一步验证自己的感觉而已,而柳擎宇的最终承诺让她看到了自己和家人这件冤假错案得以平反昭雪的希望,所以她彻底被感动了。

柳擎宇连忙伸手拦住老太太,直接把老太太扶了起來,沉声说道:“老太太,这样吧,我先带您去吃早饭吧,顺便给您配一套假牙,只有您身体好了,才能看到案件的最终调查结果啊,您说是不是。”

老太太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年轻人,你能够帮我介入这个案子我就已经非常感谢了,不能再麻烦你了。”

柳擎宇说道:“沒事,老人家,您也别和我客气了,我也算是东江市的市领导,对您关心和照顾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您的岁数也不小了,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來看,照顾照顾您也是我应该做的。”

接下來,柳擎宇先是带着老太太在路边找了一个早餐店让老太太饱饱的吃了一顿,身上暖和暖和,随后又带着老太太到路边的衣服店重新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给老太太买了一件雨衣,随后,又带着老太太到牙科诊所配了一副假牙,这才拉着老太太直奔东江市而去。

然而,柳擎宇刚刚行驶在返回东江市的路上,他的手机便响了。

电话是市委书记孙玉龙打过來的:“柳擎宇同志,我听说你在省纪委门前把黑煤镇负责接访的同志们给狠狠的批评了一顿,我看你做得很对,对于他们这种不按照规矩去接访的工作人员就得狠狠的批评,惩前毖后,以儆效尤,我刚才也狠狠的批评了他们一番,他们表示已经认错了。”

话,孙玉龙就说道这里,但是意思却已经表达出來了,那就是有关苏力强和赵金龙暴力接访的事情到此为止就划上句号了,希望柳擎宇不要在扩大范围了。

然而,柳擎宇在这件事情上早有打算,怎么可能让孙玉龙的算盘得逞,他当即便沉声说道:“孙书记,我正打算等回到东江市之后建议您召开紧急常委会來讨论一下这件事呢,黑煤镇暴力接访的这件事情看起來并不起眼,但是这件事情所反映出來的问題却是十分严峻的,必须引起我们东江市市委领导高度重视,对于那些不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放在眼中的官员必须要给予严肃处理。

我打算在常委会上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我建议对于直接参与接访的黑煤镇常务副镇长给予行政撤职处分;

对直接参与接访的黑煤镇镇政斧办公室副主任苏力强给予行政撤职处分;

对负有领导责任的镇长周东华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他虽未直接参与接访,但对接访善后工作处理不及时,指示不到位,以至于这次接访事件对我们东江市造成了十分不好的影响;

我建议,东江市公安局立刻接入,对动手殴打老太太的肇事者,进行进一步调查核实。

我希望咱们东江市市委常委会上,我们市委领导就上访、接访事情能够举一反三,认真反思,将认真吸取教训,虚心接受舆论监督,认真做好群众工作,切实规范劝民访返接工作,切实履行我们的职责,确保人民群众的正当权益不受到损害。”

听到柳擎宇的意见,孙玉龙脸色就是一沉。

他之所以在第一时间给柳擎宇打电话,为的就是通过自己的主动批评堵住柳擎宇的嘴,以免柳擎宇借这件事情把手伸到黑煤镇,因为黑煤镇那边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是他最不愿意让柳擎宇沾染和介入的,但是他却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根本就不理自己的主动示好,坚决要介入到这次事件中去。

所以,孙玉龙的心情一下子就不爽起來,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有关你的提议我看可以暂时先放一放,我记得你去省会的主要目的是拿下试点项目吧,这件事情你进展得怎么样了,柳擎宇同志啊,不是我说你,你真的是太年轻了,做事还是欠缺经验啊,身为市委领导,你必须要分清工作的轻重缓急,试点工程这件事情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您怎么能够顾此失彼呢,接访这么一点小事根本就不需要你这个纪委书记亲自出面吗,随便交给下面的人就可以了嘛,而且柳擎宇同志,你可不要忘记当初咱们谈好的条件啊。”

孙玉龙直接向柳擎宇施加压力了,他是在暗示柳擎宇,如果你小子不能把试点工程搞定的话,可就别怪我孙玉龙不遵守当初的条件了,在孙玉龙看來,仅仅是过了这么一夜,柳擎宇根本不可能搞定试点工程这件事情的。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孙书记,我柳擎宇做事还是比较靠谱的,我心中非常清楚什么是轻重缓急,在我心中,凡是和老百姓有关、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情就是大事是急事,必须要优先办理,其他的事情都得往后推。”

还沒有等柳擎宇说完呢,孙玉龙听柳擎宇的意思是想要先行介入黑煤镇的事情,立刻脸色阴沉着说道:“柳擎宇同志,这样说來试点工程的事情你还沒有搞定你就想要介入到黑煤镇的这件事情中去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不是的,孙书记,您误会了,试点项目这件事情我已经搞定了,省纪委韩书记已经亲自答应我让我们东江市成为省纪委全新考核机制的第一个试点县级市,我们现在就等着省纪委下來正式文件就可以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接下來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解决好有个黑煤镇三水村村民姚翠花上访这件事情。”

孙玉龙不由得眉头一皱:“柳擎宇同志,据我所知,这件案子好像省里派出的调查组都已经给出过明确的调查结果吧,你还瞎折腾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