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谁对谁错?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2-20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接过卷宗來大致扫了两眼,当时就是一愣。.

因为这起案件严格來说应该并不算是一件典型的纪委主抓案件,顶多算是一件由纪委负责督办的案件。

因为案件中上*访的主角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姚翠花,而案件的当事人双方分别为上访的姚翠花一家以及他们家对门的村支书一家人。

卷宗上十分明了的描述了双方矛盾冲突经过,首先就是三水村村支书林堂彪的老婆赵金凤从家门里出來,正赶上对门的五十多岁的村妇姚翠花端了一盆水往路边泼,结果姚翠花泼水时一不小心溅了赵金凤身上一些泥点,双方就因此产生了争执,在争执过程中,姚翠花和其家人聚众打伤了村支书老婆赵金凤,致其左耳膜穿孔、多处软组织挫伤、左臂骨折、脑震荡。

因此,赵金凤一家以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将姚翠花和他的家人告上了法庭,并当庭出具了由东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给出的鉴定结果,最终姚翠花的老公、大儿子和二儿子被判故意伤害罪,要入狱服刑,姚翠花不服,先是上诉到辽源市,但最终辽源市给出的判决结果依然是维持原判,因为整件事情脉络清晰、证据确凿,姚翠花一家虽然极力主张他们并沒有殴打赵金凤一家,但是人家有医院鉴定结果,最终结果沒有改变。

如今,姚翠花的老公、两个儿子已经被逮捕并送入监狱服刑了,但是姚翠花不服气,曾经多次上访到辽源市、白云省甚至是燕京市那边,因为姚翠花多次在辽源市市政斧、白云省省政斧甚至公安部门口进行哭诉,所以他的事情最终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在媒体的关注下,辽源市、白云省都曾经派出过调查组进行调查,但是最终的结果依然沒有改变,因为赵金凤一家那边铁证如山,姚翠花虽然让调查组的人同情,但是却无法改变审判结果,因为法律是严肃的,是不能以主观观念來确定结果的,而是要靠证据和实事。

如今,5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姚翠花依然在不折不挠的上访着。

看完整个卷宗之后,柳擎宇的眉头当即紧紧的皱了起來。

这时,韩儒超沉声说道:“擎宇啊,这个案子我总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啊,据我所知,这五年多的时间里,姚翠花一直在不断的到处上*访,而且她为了上*访,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和土地全都给变卖了,为的就是给自己的老公和两个儿子讨还个公道。

但是呢,人家赵金凤那一家却证据齐全,供述清楚,根本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

这个案子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題,那就是抛开案件本身的结果和过程都不看,只看姚翠花本人,到底是什么动力可以支持她持续5年不间断的到处上*访,而且再有一年,他的老公和两个儿子就要刑满释放了,但是她依然还在上*访,这到底是为什么,到底赵家和姚家谁对谁错。”

柳擎宇听完韩儒超的话以后,也选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韩儒超的话让他十分重视,要知道,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宁可散尽家财也要寻求一个公道,坐出这样的事情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大的魄力,需要多大的动力。

这时,韩儒超又接着说道:“擎宇啊,这个案子我们省纪委也曾经转给过你们东江市公安局、东江市纪委等部门,但是他们最终介入调查的结果都是维持原判,所以,如果你要介入这个案子的话,也是需要承担不小的压力的,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我估计很有可能有些人会找你的麻烦。”

听韩儒超这样说,柳擎宇直接把卷宗放入自己的手包中,沉声说道:“韩叔叔,这个案子我接了,首先,这个案子是发生在我们东江市的,我身为市委常委,有权力过问这个案子,其次,由于这个案子中当然人双方中有一方是村支书,其中存在党员干部违法违纪的可能姓,所以我们纪委是可以介入调查这个案子的,我不管其他人、其他部门给出的结果是什么,我都必须在亲自介入调查之后,才能给出最后的结论,而不是人云亦云。”

韩儒超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很好,你能这样想这样做我很欣慰,擎宇啊,你记住,我们身为党员干部,尤其是纪检干部,必须要时刻牢记一点,案件不分大小我们都必须要认真督办,虽然我们纪检部门主要的工作是揪出干部队伍里面的[***]分子。

但是,[***]分子是不分大小的,不管是老虎和苍蝇,我们都必须一视同仁,该打都得打,老虎的[***]固然严重,危害大,但是苍蝇的[***]也不容小觑,因为苍蝇们所从事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苍蝇们的一个最微小的决定都有可能会决定一家老百姓甚至是很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柳擎宇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韩叔叔,我明白您的意思了,现在中央也一直在强调老虎苍蝇***,我身为基层纪检工作人员,肯定要坚决贯彻中央的指示,做好我的本职工作,绝对不能让老百姓因为我们某些不负责任的干部违法乱纪之举,影响到我们党员干部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地位。”

韩儒超点点头:“嗯,不错,擎宇说的很好,这样吧,你今天就不要走了,在我们家住一夜,明天早晨你直接去省纪委门口把姚翠花接走吧,她已经在我们省纪委门口整整熬了10多天了,看得我都于心不忍了,那老太太真的是太可怜了。”

柳擎宇点点头:“好的,那今天晚上就麻烦韩叔叔和田婶了。”

当夜,柳擎宇在韩儒超家借宿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天色灰蒙蒙的,空中飘着蒙蒙细雨,柳擎宇乘车來到省纪委大院外面,刚刚把车停好,柳擎宇便看到在省纪委大院外面跪着的那位老太太。

这个老太太看起來有七十多岁了,满脸的褶皱,瘦骨嶙峋,满头的白发凌乱的披散在头上,她的腰早已经驼背了,跪在地上的时候,看起來就像是一只瘦弱沒肉的虾米。

蒙蒙细雨中,老太太穿着单薄的衣衫,就那样跪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老太太的手中正捧着一只有些发黑的窝窝头,十分费力的啃噬着。

老太太满口的牙早已经掉光了,窝头又比较硬,老太太只能先用唾液把窝头一部分泡软,然后在一点一点的费劲的用沒有牙的牙床一点点的往下磨,磨下來一点之后,在嘴里咀嚼一会,然后在艰难的往下咽。

细雨已经淋湿了她的整个身体,她整个人在细雨中瑟瑟发抖,她的两只眼眶中却只有一个眼眶里有眼球,另外一个眼眶空洞洞的,眼球已经沒有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老太太依然坚定的跪在那里,那只仅存的眼中淌着一颗颗的水珠,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水,老太太仅存那只眼中的目光也已经显得十分浑浊,但是那目光却又显得十分坚毅和执着,一边啃着窝头,老太太的目光一边执着盯着纪委办公大楼正上方那庄严的国徽。

在老太太的身边放着一瓶沒有开盖的矿泉水,可能是纪委大楼哪个好心人上班路过的时候放下的。

此刻,在门卫值班处,两个门卫正在讨论着这个老太太的事情。

高个的门卫充满怜悯的看了门卫一眼说道:“这个老太太真是太可怜了,每天就吃那么一个窝窝头,一跪就是一天啊,就算是我们这样一个大小伙子也顶不住啊。”

矮个的门卫也是叹息一声说道:“这个老太太的事情我也看过新闻报道,从新闻报道的情况來看,老太太根本就占不了什么理字啊,她也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据,虽然她总是说她的眼睛被村支书家的人给打瞎了,腿被打瘸了,但是她根本拿不出伤残鉴定啊,就算拿出來了,也不能证明是村支书一家人打的啊,就连省里都派出过调查组调查过这件事情了,给出的调查结果也是和东江市的审批结果一致啊,这个老太太想要告状恐怕是不可能成功的了。”

那个高个的门卫苦笑着说道:“是啊,这个老太太已经告了那么多年了都沒有成功,她这样做也只能是尽人事而听天命而已,不过我听说我们省纪委已经有人出來过一次接受了这个老太太给出的一些上访材料,据说这件事情韩书记已经接手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给出调查结果啊,希望韩书记这位难得的青天大老爷能够给这个老太太讨还一个公道吧。”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的心都碎了。

一股浓浓的惭愧感涌上心头,虽然柳擎宇知道,老太太的事情不是自己造成的,但是这件事情发生在东江市,自己现在身为东江市纪委书记却沒有第一时间了解,他有些惭愧。

柳擎宇快步向老太太走了过去,他已经下定决心,不管这件事情到底有多么困难,他都要坚决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给老太太一个交代,给人民一个交代。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