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再遇郑博方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2-10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说完,现场再次一片沉寂,谁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严卫东这个副手留,这也太强势、太嚣张了吧,难道柳擎宇不知道即便是前任纪委书记也十分强势,但是严卫东依然能够在整个纪委里面做一半的主,柳擎宇刚刚上任就和严卫东闹僵,难道他就不担心以后无法在纪委系统里面混不下去吗。.

一时之间众人脸上表情显得十分震惊。

严卫东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脸色当时那叫一个难看,差一点就站起來骂娘了,不过严卫东是一个城府比较深的人,他知道,现在柳擎宇的每一个理由听起來都是堂堂正正的,如果自己真要是跟他公开叫板,未必能够站得什么便宜,毕竟柳擎宇还是市委常委,就算自己背后有靠山撑腰,但是要想撼动柳擎宇市委常委的位置沒有真凭实据、沒有深度策划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严卫东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柳擎宇同志,我现在郑重申明一下我的观点,我坚决认为,我们的纪委干部在工作的时候,不管是人事工作还是具体的事物工作,必须要坚决贯彻明煮原则,要坚决杜绝搞一言堂,一刀切,我坚决反对免去何耀辉办公室主任的职务。”说完,严卫东站起身來转身向外走去,留给柳擎宇一个挺拔、傲气的背影。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严卫东一眼,嘴角上翘起一抹冷漠的弧度。

柳擎宇不是傻瓜,他看得出來,严卫东拍桌子离去的这个动作用意深远,只不过自己根本就不在乎。

等严卫东离开之后,柳擎宇淡淡的说道:“不管严卫东同志同意不同意我的意见,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在办公室主任这件事情上,大家可以有自己的不同意见,但是这个意见必须要保留,接下來我们继续开会,我们今天会议的主題是学习一下我们纪委系统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有关条例,从我做起坚决遵守纪律,不带头违反纪律……”

随后,在柳擎宇的带领下,在座众人开始学习各种文件、学习各种法律法规。

这次会议整整持续了3个多小时这才散会,柳擎宇在会议上把几乎所有的纪律文件全都带着众人学习了一遍。

在散会之前,柳擎宇脸色严肃的说道:“各位同志们,今天我们已经把各种纪律姓文件都统一学习了一遍,我希望接下來的工作中大家都能够按照法律、法规和各种文件条例的规定,严格遵守,我希望大家清楚一点,我们是东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我们纪委部门是负责检查东江市各级机关单位的纪律遵守情况,我们绝对不能执法犯法,绝对不能明知故犯,我们纪委在检查、监察别人的时候,打铁也需自身硬,如果我发现咱们纪委内部如果有哪个部门、哪个人执法犯法,我绝对不会留情,会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加重处罚,希望大家不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否则,等我真正出手的时候,后果可就严重了,这就算是我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火吧,好了,散会吧。”

说完,柳擎宇转身向外走去,看着柳擎宇离去的背影,在场众人的脸色迥异。

此刻,郑博方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异样之色,眼神中流露出了浓浓的欣赏和兴趣。

郑博方以前在景林县工作的时候就和柳擎宇接触过,只不过那个时候,柳擎宇只是一个城管局的局长,而他是副县长,但是世事无常,这才两年左右的时间,柳擎宇竟然从一个城管局局长晋升为东江市的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级别也已经变为了正处级,而自己虽然位置变了,但是级别却依然沒有变,位置却从柳擎宇的上级变成了下属。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心里很难适应这种变化,不过郑博方是一个心胸十分开阔之人,对他來讲,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为老百姓们多做一些实事和好事,不过可惜的是,在景林县的时候,在当时的薛文龙还沒有倒台之前,很多事情他根本无法做主,只能做一个傀儡副县长,不过那个时候,柳擎宇却偏偏去拜访自己,而且还向自己请教,这是他当时万万沒有想到的,不过郑博方更沒有想到的是,当时自己只是随便指点了柳擎宇一下,柳擎宇就能够在景林县掀起那么大的风浪,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柳擎宇绝对不是池中之物,不过他更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三个月之前,就在他还默默的在景林县当着他的副县长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纸调令,把他调到了东江市担任纪委副书记。

从那个时候一直到现在,郑博方一直十分纳闷,到底是谁调整的自己,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关于这一点,郑博方一直都想不明白,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在景林县的时候做事十分圆滑,基本上不可能得罪人,所以,即便是调整,也不应该跨度如此之大,要知道,以前自己根本沒有纪委系统工作经验,但是却被跨市、跨县从副县长的位置调到纪委副书记的位置,这种巨大的调整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就算是一个市委书记想要从别的地市调一个实权副县长过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是从副县长直接调整到纪委副书记的位置上。

这个位置在郑博方心中思考了很久,但是一直都想不明白,直到当前任纪委书记被双规,柳擎宇被调到东江市之后,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位置调整很有可能和柳擎宇有关。

散会之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郑博方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柳擎宇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擎宇笑着说道:“老领导,你好啊。”

郑博方便笑了。

自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來电显示的电话号码上判断出这个电话是自己打來的,这说明柳擎宇是一个很用功的人,來东江市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而一句老领导更显示出了柳擎宇对待自己之时的心态问題,他并沒有说什么郑副书记或者郑博方同志,这说明柳擎宇还是记着自己当时点拨他的情谊的。

郑博方自然不会真的摆出一副老领导的架势來对待柳擎宇,那样只会显得自己为人浅薄,他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态,笑着说道:“擎宇啊,我看你就不要叫我老领导了,毕竟那已经成为过去式了,现在你是我的领导,这样吧,为了避免咱们大家都尴尬,有人的时候我称呼你为柳书记,你称呼我为郑书记,沒有人的时候我称呼你为擎宇,你称呼我为老郑,你看怎么样。”

柳擎宇也不是一个特别死板之人,听郑博方这样说,便笑着点点头说道:“好的,老郑,那咱们就这样称呼吧,我沒有想到,你竟然到了东江市,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郑博方就是一愣,因为从柳擎宇的这个回答之中,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绝对不会是柳擎宇动用关系调动的,但是他却极其肯定,自己的调动绝对和柳擎宇有关,那么到底是谁调整的自己,这个疑问恐怕自己段时间内算是猜不出來了。

想到这里,郑博方干脆不再去想这个问題,而是笑着说道:“擎宇啊,咱们好久沒见了,晚上一起坐一坐,也算是我给你接风洗尘吧。”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说道:“好的,那咱们今天晚上7点钟,新源大酒店301包间一起坐一坐。”

郑博方笑着说道:“好的,沒问題,晚上见。”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因为郑博方的突然出现,让他意识到自己在东江市并不是孤军奋战,但是他和郑博方的想法一样,他绝对不会认为郑博方的出现是属于偶然事件,因为他非常清楚郑博方的个姓,他相信郑博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被调整到这个位置的,很显然,郑博方的突然出现对自己是最有利的,但是艹作这件事情的人却又不是自己,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省委书记曾鸿涛最有可能,因为在白云省,他艹作起这件事情來轻而易举,而且还不引人注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一个问題,曾鸿涛对东江市非常非常的不满,所以才布下如此之深的布局,派郑博方來帮助自己,但如果是曾鸿涛的话,却又有一个疑问,曾鸿涛那么大的一个省委书记,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和郑博方之间的关系,毕竟,自己和郑博方之间只是见过一面而已,平时也很少交往,曾鸿涛又怎么可能知道郑博方能够帮助到自己。

如果不是曾鸿涛,那么这个背后艹作布局的人是谁,难道是自己的老爸 刘飞。

一时之间,种种疑问萦绕在柳擎宇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不过沉思良久之后,柳擎宇也找不出到底是哪方势力艹作了这件事情,不过柳擎宇很快便放下了对这件事的思考,转而把思绪的焦点放在了东江市本身上,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东江市的局势实在是太扑朔迷离了,太危险了,自己在这里还真不能掉以轻心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