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柳擎宇被打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1-01    作者:梦入洪荒

此刻,郑晓成听到李德林的指示之后,一边拿出手机慢吞吞的准备拨打新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郑立国的电话,一边心中在暗暗的祈祷着:“苍天啊,大地啊,希望郑立国那边还沒有对柳擎宇出手审讯呢,否则这事情就麻烦了啊。”

时间,缓缓向十分钟之前推进,就在十分钟之前,柳擎宇被连推带搡的弄进了审讯室内,直接被靠在了新华区公安分局审讯室的长椅上。

新华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郑立国亲自主持这次的审讯。

郑立国是郑晓成的亲戚,他的爷爷和郑晓成的爷爷是哥们,郑立国就是利用了这些关系,疯狂的拍郑晓成的马屁,再加上拉关系送钱,最终不到5年的时间,从一个小小的联防员,混成了副科级的局长,可谓平步青云,因此,在分局里,他无时无刻不在以郑晓成的嫡系人马而自居,即便是局长也得让他三分。

这一次那几个出去抓捕柳擎宇的jǐng察就是郑立国亲自点将派出去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好好的在郑晓成面前表现一番,将屡屡和郑晓成作对的柳擎宇狠狠的收拾一番,他相信,只要自己表现好了,再加上及时送钱,郑晓成一定会把自己提拔到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的,他盯着那个位置已经很久了。

审讯室内。

郑立国单腿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脚搭在前面的审讯桌上,他的身边,站在六名身穿jǐng服的彪形大汉,这几个人全都是他的亲信人马。

郑立国冷冷的看了一眼对面靠在长椅上的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认识我吗。”

柳擎宇不屑的瞥了郑立国一眼说道:“你谁啊,我不认识。”

郑立国嘿嘿一笑,说道:“沒关系,沒关系,现在你不认识我沒有关系,因为你马上就认识我了。”

说道这里,郑立国用充满了邪恶语气说道:“小三子,给柳擎宇先來点见面礼。”

郑立国话音落下,一个身强体壮的jǐng察手中拿着3大瓶2升的可乐來到柳擎宇的身边,脸上充满了冷漠的说道:“來,柳擎宇,张嘴,我帮你把这三瓶可乐一口气灌下去,这是我们郑局长送给你的见面礼,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对普通人來说,一次喝一小瓶500毫升的可乐轻轻松松,但是哪怕是喝2升的啤酒也是小菜一碟,但是可乐这东西不同,这玩意的本质就是汽水,里面充满了二氧化碳气体,如果一下子喝了2升,身体好的可能沒什么,但是身体差的就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了,但是如果一口气喝下6升,那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仅仅是可乐里面蕴含的那些二氧化碳也足以让人体内气压失衡,危机重重,肠胃系统将会遭受严重考验,尤其是小三子手中拎着的可乐全都是冰镇可乐,那叫一个凉。

柳擎宇可是当过狼牙的人,什么手段沒见过,看到对方居然要对自己实施这种手段,他便猜到对方想要整残自己。

柳擎宇的脸sè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來,冷冷的看了一眼小三子,冷冷的说道:“我奉劝你一句,最好按照公安局的正常流程來对我进行审讯,否则的话,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受得了的。”

小三子嘿嘿一阵yīn笑,说道:“后果,能有什么后果,我们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你柳擎宇口渴了,我们买了点可乐给你喝,结果你太沒有出息了,一口气把这三瓶可乐都给喝光了,就算出点什么事情,也和我们沒有任何关系啊。”

说着,小三子一手伸出想要按住柳擎宇的下巴,另外一只手则提前打开盖子的可乐就要往柳擎宇的嘴里倒,然后,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題,那就是柳擎宇虽然双手被靠在长椅上,但是双腿却是可以行动的,小三子的手还沒有碰到柳擎宇的下巴呢,突然感觉到小腹处一阵剧痛,随即整个人便飞了起來,一直飞出去三米多远这才噗通一声掉落在地上,抱着小腹惨叫连连。

柳擎宇这一下兔起鹘落,干脆利索,一下子震惊全场。

这时,柳擎宇冷冷的看向郑立国说道:“我说过的,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住的,你这个局长姓郑是吧,我现在最好再给你一次jǐng告,对我最好客气一点,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郑立国平时依仗着有郑晓成作为靠山,为人十分嚣张,此刻,为了能够在郑晓成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为郑晓成出一口气恶气,他哪里还听得进去柳擎宇的jǐng告,看到小三子居然被柳擎宇给踢倒之后,立刻怒声吼道:“來人啊,柳擎宇居然敢袭jǐng,大家一起上,先给我打一顿再说。”

如果说之前他还不敢直接出动人手去殴打柳擎宇,毕竟柳擎宇也是当过副区长的,他还是有所忌惮的,但是现在小三子被柳擎宇踹了一脚,在他眼中已经构成了袭jǐng的罪名,他就不再掩饰自己的终极目标了。

其实,以柳擎宇现在的状态,要想双手从手铐里面脱出來把这些人全都给收拾了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根本不费吹灰之力,然而,这一次,柳擎宇之所以束手就擒也是有着深远打算的,所以,他并沒有那样去做。

这时,其他几名彪形大汉听到郑立国的指示之后,立刻一拥而上,手中的jǐng棍拎着便向着柳擎宇狂砸而去。

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平时在新华区这块地盘上横行无忌,根本沒有啥忌惮的,如今看到柳擎宇竟然踹了自己的兄弟,他们岂能善罢甘休,全都憋足了劲想要给小三子报仇。

此刻,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在众人的脸上扫过,眼神也渐渐变得yīn冷起來。

他已经看出來了,这几个人的身上全都充满了杀气,很明显,这一次他们出手将会不在留手。

柳擎宇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即便是双手被靠在长椅上,就这几个人他也沒有放在眼中。

随着众人距离柳擎宇越來越近,纷纷挥起了手中的jǐng棍,冲着柳擎宇各个位置狠狠的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柳擎宇的身体也动了起來。

虽然柳擎宇的上半身不能动,但是他的双腿却还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活动的。

哎呀,噗通,噼里啪啦。

随着双方短兵相接,结果不到1分钟之内便出來了,3名冲的比较快,距离柳擎宇比较近的人直接被柳擎宇用腿给撂倒,一时之间也爬不起來了。

然而,另外两个因为冲的慢了一些,发现柳擎宇的危险,及时停住脚步,反而躲过这一劫。

不过当两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四名同伴,脸sè全都yīn沉了下來。

这时,郑立国也有些坐不住了。

他沒有想到,柳擎宇都已经双手被靠在长椅上了,竟然还这么厉害。

不过郑立国倒是一个聪明人,立刻对剩下的两个手下喊道:“nǎinǎi的,这个柳擎宇还真够厉害的啊,大家不要靠近他,找一些长点的铁杆、木棍,离他远一点,从左右两边进攻,给我狠狠的打,直到给我打老实了为止。

木棍铁杆还是比较好找的,很快的,两个人全都找到了两根一米半长的木棍,从左右两边冲着柳擎宇开始发动进攻。

此刻,看到对方拿着的是木棍,在估计了一下时间,柳擎宇一边假意抵挡着,一边开始放水。

很快的,柳擎宇的脑门上、脸上、肩头上处处都冒出了血迹,柳擎宇整个人看起來就好像是血葫芦一般,看起來挺吓人的。

实际上,柳擎宇只是受到了一些皮外伤而已。

随着两人的攻击不断加强,柳擎宇的演戏也渐渐进入角sè,身体的反抗力度越來越小,而那两个人也渐渐越來越嚣张起來。

又过了几分钟之后,柳擎宇直接把脑袋一歪,眼睛一翻,直接假装晕了过去。

看到柳擎宇已经晕过去了,那两个人又拿着棍子狠狠的砸了柳擎宇几下,发现他沒有反抗了之后,这才走进柳擎宇,抹了抹柳擎宇的鼻子,发现柳擎宇还有呼吸,立刻向郑立国进行汇报,说是柳擎宇已经晕过去了。

郑立国立刻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相机來,对着柳擎宇咔嚓咔嚓就拍了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这是他用來向郑晓成请功的证据。

等拍完照片之后,他立刻吩咐道:“好了,你们弄一桶凉水來,把柳擎宇给我弄醒了,接着好好收拾他。”

“好嘞。”两个人立刻出去行动了。

而这个时候,其他几个人也全都从地上爬了起來,不过一时之间想要报复柳擎宇,却又沒有力气了,柳擎宇出手,他的心中还是比较有谱的。

此刻,在新华区区委区zhèng fǔ会议室内,郑晓成假装拨打柳擎宇的手机,拨打了半天之后,他苦笑着看向李德林说道:“李市长,柳擎宇的电话打不通。”

就在这个时候,王中山的手机突然嘟嘟嘟的响了起來,电话接通之后,常务副市长唐建国充满愤怒、充满焦虑的声音立刻在电话里响了起來:“王书记,我刚刚得到唐智勇的通知,说是柳擎宇已经被新华区公安分局给带进局里去了,但是到现在还沒有出來,他担心柳擎宇会出事,我准备立刻过去一趟。”

王中山一听,顿时也着急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