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打得就是你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3-12-05    作者:梦入洪荒

打人别打脸,骂人别骂短。

但是现在,柳擎宇却偏偏说到了马华磊的痛处。

马华磊虽然心知自己的行为其实就是rì本人的狗腿子,但是他却一直以所谓的对rì友好协会的理事而自居,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坐着为了自己父亲的政绩而出卖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

被柳擎宇这么一骂,他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怒视着柳擎宇说道:“孙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南平市南城区,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不给我面子,你有这个资格吗,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有人过來把你直接抓进公安局去。”

柳擎宇笑了,对于这种威胁,他早就见得太多太多了,他只是冷冷一笑,说道:“你愿意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你随便啊。”说道这里,柳擎宇迈步向马华磊走去,一边走一边冷冷的说道:“你怎么做我不管,但是你刚才骂我是孙子,这笔账我得跟你好好的算算。”

看到柳擎宇向自己走來,马华磊有些恐惧了,接连向后退去,一边后退一边大声怒道:“喂,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爸可是区长,打了我,绝对沒有你好果子吃的。”

马华磊话音刚落,柳擎宇便已经走到他的面前,猛的伸出左手抓住这小子的脖领子,右手狠狠的抽了下去,啪啪啪啪啪,接连十个大嘴巴抽了过去。

直把这小子抽得嗷嗷直叫,嘴角渗血。

抽完之后,柳擎宇轻轻的拍了拍这小子的脸颊说道:“小子,记住,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骂了我,我打的就是你,区长的儿子又怎么样,你犯了错难道就可以逍遥法外吗,难道就只允许你欺负别人,不允许别人欺负你吗。”

这一下,马华磊还真北柳擎宇所表现出來的这种嚣张气势给镇住了,他曾经在rì本留过学,深谙rì本人的民族xìng,所以,虽然他是华夏人,但是他在骨子里面也学会了一些rì本民族xìng里面那种大鱼吃小鱼的心理,看到柳擎宇听到自己说出老爸是区长之后还敢对自己动手,这让他对柳擎宇的背景和能量产生了怀疑,所以,他并沒有轻易去打电话,他担心一旦这个电话打出去以后万一遇到强人,自己真的无法收场了。

想到此处,马华磊的心开始冷静了下來,他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沉声说道:“这位朋友,现在你打也打了,我骂也骂了,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算是扯平了。”

马华磊开始退让了,只不过在他内心深处,却已经给柳擎宇贴上了必死的标签,只不过他现在在试探着柳擎宇。

柳擎宇淡淡一笑:“好,扯平了,沒有问題,现在我们可以坐下來好好的谈一谈了。”

说着,柳擎宇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冷冷的看着马华磊。

马华磊也直接坐在柳擎宇对面的椅子上,双眼中充满了怒火看着柳擎宇说道:“既然你是代表着郭旭东出面的,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先谈一谈有关这家酒店的收购问題,现在,我的三位rì本朋友、也是我们南平市的三位高级投资人,他们看上了郭旭东的这家酒店,所以想要收购这里,你可以代表郭旭东來进行谈判吗。”

柳擎宇看向郭旭东。

郭旭东看到柳擎宇刚才这一连串的动作之后,心中暗暗叫爽,柳擎宇做了他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不仅给徐蓉蓉报了仇,更给自己出了气,所以,看到柳擎宇看向自己,他毫不犹豫的说道:“沒问題,柳先生你可以代表我做出任何决定。”

柳擎宇点点头,看向马华磊说道:“说说吧,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出资多少。”

马华磊沉声说道:“三灵集团的三灵扯鸡先生想要出资200万元收购这家酒店以及酒店里的所有核心厨师的签约权,只要你们答应,我们现在就可以付款。”

柳擎宇并沒有立刻做出决定,而是看向郭旭东说道:“你的这家酒店值多少钱。”

郭旭东满脸愤怒的说道:“柳先生,我的这家酒店是我自己花钱买下來的房产,现在,不算装修和各种设备,仅仅是这些房子就价值2000多万元,加上装修和设备之后至少要3000万元,而我们酒店每年的纯利润就有500多万元。”

听到郭旭东的话之后,柳擎宇看向马华磊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森森寒意,冷冷的说道:“价值最少3000万元的酒店你的这些rì本朋友就想出资200多万收购,难道你这个华夏人就沒有过任何的犹豫,难道你就沒有告诉他们这家酒店的真正价值,还是说你是在助纣为虐。”

马华磊冷冷的说道:“是,这家酒店现在是值这么多钱,但是在这个社会上,还有很多东西是金钱无法衡量的东西,比如说zì yóu,比如说生命,这些,都是无价的,如果郭旭东不把这家酒店卖给我的这三位rì本朋友的话,那么他们将会非常不高兴,那么在我们南平市几个亿的投资都将会付诸东流,南平市上上下下努力了好几年才达成的结果将会烟消云散,难道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有谁会在意他一个小小的酒店老板的死活,郭旭东,我可以明着告诉你,今天你虽然吃亏了,但是你也许未來会占得更大的便宜,但是如果你今天不肯吃亏,那么你未來必定吃大亏,我早就说过了,现在jǐng察、卫生局、工商局的人都在下面呢,我一声令下,他们将会上來联合执法,查封你这个酒店,到时候恐怕你就会被抓进jǐng局,甚至是锒铛入狱,到那个时候,你即便是想要再反悔也來不及了。”

说这话的时候,马华磊并沒有看向柳擎宇,而是看向郭旭东,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和背景自己摸不清楚,但是郭旭东却只是一个小老百姓,自己想要收拾他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郭旭东的脸sè一阵红一阵白的,显得十分难看,他的内心在激烈的挣扎着。

对于马华磊所说的这种情况他是有所耳闻的,他已经听说马华磊以及这三个rì本人的组合曾经在南城区的一个棚户区的拆迁上强行出手,不仅强拆了整个棚户区,并且暗中组织了上百名黑社会成员对那些不肯搬迁的棚户区居民进行强行殴打和驱散,并且很多人被打断手脚住进了医院,但是事后,却并沒有任何人对这次事件负责,这次事件被南城区方面强行压了下來。

自己该怎么办。

郭旭东沉思了一会之后,猛的双眼中充满了坚毅的说道:“一切由柳先生负责,我听柳先生的。”

柳擎宇一直在等着郭旭东的最终答案,因为很多时候,自己虽然可以帮助他们这样的人,但是如果他们自己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斗志,那么自己即便是在帮助他们也沒有什么用。

人必须要自立、自强才能真正的保护属于自己的利益,依靠别人都是不靠谱的。

柳擎宇冷冷的看向马华磊说道:“我的决定是不卖,郭旭东在这里经营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卖呢,再说了,就算是要卖,也绝对不会卖给rì本人,而且你们想用200万就买走这里,你们这明显是欺压盘剥啊,身为华夏人,我们怎么可能向小rì本鬼子屈服呢。”说道这里,柳擎宇用手点指着马华磊说道:“姓马的,你好歹也算是一名华夏人啊,你老爸好歹也是区长啊,你竟然帮助rì本人來欺压我们华夏的老百姓,你说说,你的这种行为是什么,汉jiān,傀儡,败类还是什么。”

马华磊的脸sè再次变得难看起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自己,挑衅自己的耐心,他一下子暴怒起來,啪的一下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姓柳的,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他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沉声说道:“范队长,你们上來吧,到12楼会议室过來抓几个人,有人对我们尊贵的rì本投资商大打出手,请你们把他们带回去接受调查,严肃处理。”

此刻,看到马华磊拨打电话,郭旭东双腿都颤抖起來,对于马华磊的势力他还是知道的,也知道对方的的确确在楼下大厅内准备了几名jǐng察。

他连忙走到柳擎宇身边,低声说道:“柳先生,要不我卖了吧,要不然的话,恐怕连你也给连累了。”

柳擎宇拍了拍郭旭东的肩膀说道:“沒事,就他一个汉jiān想要动我,门都沒有。”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郭旭东的脸sè依然十分难看,但是柳擎宇说沒事,他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站在旁边等待着。

过了一会,5名jǐng察推开房门走了进來,为首的一名jǐng察进來之后立刻满脸含笑着对马华磊说道:“马总,是谁对rì本客人大打出手啊,我们保证把他们给抓进去,他们这是破坏我们南平市和谐稳定的大局,破坏我们的投资环境啊。”

柳擎宇依然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淡淡的说道:“是我打的,怎么了,你们想要抓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