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3-11-26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走了。

城管们散了。

整个海悦天地娱乐城施工现场再次恢复了繁忙的景象。

老百姓们也纷纷散了,很多老百姓全都满脸苦涩的摇摇头,甚至还有人为柳擎宇留下了委屈的眼泪。

柳擎宇一心为民沒错,但是,理想是丰满和美好的,现实,是骨感和残酷的。

在庞大的利益集团面前,个人的作用显得是那样的苍白,那样的无力。

看看吧,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得出來,这种占据半面马路的建筑怎么可能不是违章建筑呢。

但是,就是这样的违章建筑,却偏偏在建设局那边堂而皇之的通过了审核,甚至副县长都在上面签了字。

难道副县长的眼睛都瞎了吗。

瞎了,的确是瞎了,很多老百姓心中暗暗的说道。

走吧,走吧,继续在这条堵得犹如肠梗阻的道路上慢慢的走吧,身为老百姓,人微言轻,除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这一刻,整个景林县县城似乎都在哭泣,都在悲鸣,这一天,整个景林县县城北风呼啸,黑云密布。

人群之中,那几名记者看着柳擎宇和秦睿婕并肩离去的背影,再次举起了照相机。

此刻,在散去的人群之中,要说最郁闷的就属景林县城管局的这些城管人员了,他们兴师动众、气势高涨而來,带着老百姓的期盼,带着内心深处那曾经理想主义的冲动和热血,他们想要认认真真的为老百姓办一件实事,但是,眼看就要马到成功的时候,却偏偏功败垂成了,这种气势上的严重受挫,这种前后心理上的对比,还有看到四周老百姓那些充满了沮丧、失落和绝望的眼神,很多城管人员的内心深处的一块软肉真正的被触动了。

这一刻,所有人全都失落了,甚至还有人黯然泪下。

是啊,他们曾经是被很多舆论上狠狠批评的对象,他们曾经是多次被作为负面典型曝光的对象,但是,身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他们并不希望自己的形象是这样的,他们也渴望形象得到改变,他们也希望获得人民群众的尊重,而不是畏惧和咒骂,而不是指责和唾弃,因为现在,在景林县城管局内,有着一位敢于干事,敢于为老百姓出头的城管局局长,这是他们所有人曾经如此自信的源头。

但是,就在刚才,柳擎宇败了,还道歉了,很多人也和老百姓一样,绝望了。

看看吧,白长喜、王启建、徐建华,哪一个人是站在柳擎宇这一边的呢。

沒有,一个都沒有。

人在绝望的时候,就会产生怨气,有的人就开始议论开來。

“柳局长让咱们明天上午10点之前在城管局内待命是什么意思啊,这栋建筑都已经被确定不是违章建筑了,还留着咱们呆在局里做什么啊。”

“谁知道呢,估计是柳局长吃饱了沒事撑的。”

一时之间,各种怨气、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然而,对于身后发生的这一切,柳擎宇似乎是并沒有觉察,依然十分淡定从容的带着大美女秦睿婕上了汽车,绝尘而去。

在柳擎宇离去的时候,也有几辆汽车缓缓使出了附近的停车场,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远远的吊着柳擎宇的汽车。

在距离海悦天地娱乐城不远处的一个酒店包间内,韩明强正坐在里面自斟自饮呢,房门一开,几个穿着各式便装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來,一边从身上摘下照相机,一边笑着商量着什么。

韩明强笑着看向其中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说道:“怎么样,老王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老王笑着说道:“老韩,你放心吧,我们几个已经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了柳擎宇各种角度的图片,包括他现场道歉的视频和音频,还有柳擎宇道歉以后和美女一起离去的照片,你看着吧,等到了明天早晨,有关柳擎宇的各种消息将会再次火遍整个网络。”

韩明强笑着说道:“好,好,來,哥几个,大家也辛苦半天了,我让服务员重新上了一桌子饭菜,大家在好好的喝几杯。”

几个人坐下之后,再次和韩明强觥筹交错起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几人起身离开,韩明强从手包中拿出几个信封分别发给众人,笑着说道:“几位兄弟们,这次麻烦你们了,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

几个人早就习惯了这种交易,也沒有见外就收下了,临走的时候老王笑着说道:“老韩啊,你放心吧,我们哥几个跟你保证,明天柳擎宇绝对能从城管局局长的位置上滚蛋。”

韩明强十分兴奋的把几个人送出了包间。

等送走了几个人,站在酒店门口,韩明强的脸上充满了兴奋和期待,他的心中暗暗说道:“柳擎宇啊柳擎宇,你绝对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辛辛苦苦去强拆,恰恰被我抓到了整倒你的机会。”

…………

柳擎宇和秦睿婕一起坐上车之后,柳擎宇便笑着对唐智勇说道:“智勇,去浩天饭店,慢点开,不要着急。”

唐智勇点点头,启动汽车后立刻不紧不慢的开了起來。

听到柳擎宇说让唐智勇慢点开,秦睿婕眉梢一挑,冰山般的脸上再次解冻,露出一丝欣喜之sè,心中暗道:“该不会是柳擎宇想在车上和我多呆一会吧。”

然而,秦睿婕这种想法刚刚升起,便看到柳擎宇竟然拿出了手机,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景林县县委书记夏正德宏亮、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來:“柳擎宇啊,你在海悦天地娱乐城那边搞得声势很大啊,现在都有人把投诉电话打到我这里來了,说你们景林县城管局太沒有规矩了,说你们执法粗暴、野蛮,不讲究方法,还有人你今天的强拆之举根本就是沽名钓誉,想要通过此举树立你在老百姓心目中一心为民办事的形象,其实你根本就沒有想着要强拆,甚至还有人说你是和海悦天地娱乐城那边串通好了,对此,我很为难啊。”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夏书记,人长在别人的嘴上他们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无所谓的,我该怎么办还是会怎么办,不过夏书记,我今天的行为是不是您非常满意啊,您是不是一直在等待着这么一个关键时机啊。”

听柳擎宇这样说,夏正德呵呵一笑,说道:“柳擎宇啊,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怎么是我一直等待着这么一个时机呢。

柳擎宇嘿嘿一笑,说道:“夏书记,我不相信海悦天地娱乐城违章建筑这么严重的行为您沒有得到过消息,我相信,以您的官德您是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但是,您却偏偏容忍了,而且一直容忍到了现在,我曾经看过海悦天地娱乐城的相关资料,他们的扩建工程是在当时我在关山镇工作的时候,谢老六被拿下之后就已经开始规划和建设的,按理说,以您的智商和能力,又有这么长时间的跨度,您真要是想要阻止这个项目绝对不是沒有办法的,但是您却偏偏一直按兵不动,那么我想,在这背后,您绝对是有着更深层次的想法的。”

说道这里,柳擎宇顿了一下,笑着说道:“夏书记,自从我知道海悦天地娱乐城这个违章建筑之后,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題,您既然肯定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却偏偏一直按兵不动,您的深层次想法到底是什么,不过可惜的是,直到我看到那份周晓东他们拿出來的批准材料原件之前,我一直沒有想通,但是当我拿到原件之后,看着那鲜红的印章、看着那一个个的签字,我突然想明白了您按兵不动的理由,您一直都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将景林县那些害群之马一鼓作气全部扫清的机会,而那个时候,我开始怀疑,我被调到城管局去工作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对此,我虽然无法确定,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当我被调到城管局的那一天起,恐怕您就算准了总有一天我会对海悦天地娱乐城的违章建筑动手的,而您,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很多人都喜欢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招,但是在我看來,真正的黄雀还得属您这种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啊,您为了这一天,竟然可以隐忍了这么长时间,我不得不说,夏书记,我太佩服您了,夏书记,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分析之后,夏正德内心深处真是百感交集。

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把自己的心理状态和想法分析得如此到位,最关键的是,柳擎宇竟然能够想法设法拿到了海悦天地娱乐城不属于违章建筑的证据材料,而且还是原件,很显然,柳擎宇在那个时候便已经考虑到要配合自己接下來的工作了。

其实,夏正德一直按兵不动也是冒了一定的政治风险的,他也曾经考虑过亲自动手打掉这个违章建筑,但是自从柳擎宇被调动城管局之后,他却改变了这个想法,因为在他看來,如果仅仅是打掉这个违章建筑,并不能对景林县的官场气氛起到实质xìng的改变,虽然薛文龙已经倒下,但是很多问題官员依然侥幸留了下來,并且继续肆无忌惮的谋取着私利,为了能够一网打尽这些人,夏正德在隐忍着,他相信,柳擎宇在城管局局长这个位置上,早晚都会动这个违章建筑的,而那个时候,就是他真正出手的时机,因为他知道,柳擎宇是一个不怕把事情闹大的人,而事情闹得越大,对于他出手越有利。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