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不是想拆就能拆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3-11-24    作者:梦入洪荒

此时,整个局势在韩明强看來一切尽在掌握中。

韩明强相信,经过这一次事件,柳擎宇必定会被扳倒,即便扳不倒,他也不可能继续在城管局局长位置上干下去了,这个局长位置必定是属于自己的。

此刻,在海悦天地娱乐城前面的空地上,市公安局局长白长喜真的有些傻眼了。

他虽然知道柳擎宇说是要执法,但是本來以为柳擎宇不是在找借口而已,但是却怎么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出动了景林县城管局几乎所有的人员,就连一些科室的工作人员也加入到了准备强拆的队伍之中,而真正让他感觉到震惊的,是在他们不远处的街道两侧、空地上、甚至是墙头上到处都站满了围观的群众,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柳擎宇和他的身上。

白长喜感觉到压力很大,看向柳擎宇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忌惮,在他看來,柳擎宇完全就是一个疯子,他实在是太不按理出牌了。

景林县官场中有几个人是傻子,有谁看不出來这个海悦天地娱乐城是违建项目,但是为什么一直都沒有人出面管理这件事情,他不相信柳擎宇看不出來,但是柳擎宇看出來了,竟然还敢如此兴师动众的叫人进行强拆,这不是叫嚣和挑衅吗,海悦天地背后的那些大老板和大老板背后的人能善罢甘休吗。

柳擎宇真的疯了。

此刻,柳擎宇站在城管局诸多同事面前,用手一指海悦天地娱乐城扩建部分大声吼道:“各位城管局的同事们,大家看到了沒有,眼前这座扩建的项目都已经侵占了整整半条公路,将近10米宽的距离,大家说一说,这座建筑属于不属于违规建筑,应该不应该拆除。”

还沒有等城管局的这些工作人员说话呢,路边的老百姓已经大声喊了起來:“属于违规建筑,应该拆,拆,拆。”

一时之间,喊拆的声音响彻天地,甚至整座城市任何角落都可以听得到。

这是老百姓的愤怒,这是老百姓的心声,但是这其中也包含了老百姓的无奈、愤恨和怒火。

此刻,柳擎宇的这番话虽然是对着城管同事们说的,但是却恰恰说出了老百姓们心底深处最殷切的期盼。

柳擎宇也被四周老百姓这震天动地的喊声给吓了一跳,他沒有想到,老百姓们的声音竟然这么大,这么齐。

不过柳擎宇心中清楚,今天,要想拆除这座违规建筑,真正的执行者是眼前这些手下们,他必须要获得他们肯定的答复。

柳擎宇再次问了一句:“你们在沉默为什么,我现在最后问你们一句,这里到底是应该拆还是不应该拆。”

“拆。”突然,所有城管人员们全都憋足了劲,嘶声力竭的吼出了他们心中的声音。

拆,为什么不拆,身为执法人员,面对违法建筑为什么不敢拆,难道就因为他们背后有着一些权力在支撑吗,难道权力不是人民赋予的吗,难道手中的权力不应该为老百姓服务吗,连局长都不怕,他们怕个鸟。

男子汉大丈夫,谁不希望人生一世,轰轰烈烈活一回,谁当初进入官场之时沒有那个为国为民的理想,纵然时间和残酷的现实磨平了很多人的棱角,但是身为男人,该热血的时候就应该热血一回。

人生能有几回搏,为何不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老百姓的利益搏一回呢。

所有的城管都在嘶声力竭的嘶吼着,因为他们都是铮铮热血男儿,因为他们都是龙的传人。

平时的时候,他们或许会因为受到一些不好的风气和习惯的影响也作出过一些欺善怕恶、违规执法的行为,但是当真正需要他们出头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怂的。

因为他们是男人,是带把的男人,人死鸟朝天,该干的时候就应该干。

“好,好,好。”柳擎宇一连说了三声好了,冲着在场的众人说道:“很好,大家不愧是我们景林县城管局的工作人员,对得起身上这身城管制服,对得起人民用自己的汗水所缴纳的赋税发给我们的工资,大家都是好样的,现在,大家跟着我的脚步,我们一起把这座违规建筑给拆除了。”说完,柳擎宇迈步向着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走去。

柳擎宇身后,跟着的是一众城管局的工作人员。

此刻,所有城管局的工人员全都把腰杆挺得笔直,因为他们感受到了路边老百姓那充满希冀、充满渴望、充满尊敬的目光,因为他们听到,在他们四周,不知道是谁在带头鼓掌,这种掌声越來越多,越來越整齐,伴随着柳擎宇的脚步,一浪接着一浪。

在柳擎宇在前进,阻挡在柳擎宇身前的那些由建筑工人所组织起來的防御城墙在一步步的后退。

虽然柳擎宇只是一个人面对着他们整整一群人,但是他们在后退,他们在害怕。

虽然邹文超、包晓星等人给了这些建筑工人每个人承诺了200块钱,让他们阻止柳擎宇等人的强拆行动,但是此时此刻,在柳擎宇和他身后那些城管人员强大的气势的压迫下,他们在后退。

柳擎宇距离扩建工程的距离越來越近了,四周老百姓的掌声越來越强烈了。

所有人全都在期盼着柳擎宇他们能够一鼓作气将这座严重侵犯了老百姓利益的违章建筑给拆除掉。

白长喜带着他的人站在一边,暂时按兵不动,他在等待着一个机会,等待着一个可以直接将柳擎宇拿下的机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从不远处传來,随后,白长喜身后的jǐng察队伍向两边一分,邹文超、董天霸、马小刚、包晓星、徐海涛五个人从他们背后走了出來。

邹文超冲着柳擎宇嘿嘿一阵冷笑:“柳擎宇,海悦天地娱乐城不是你想拆就能拆的,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在官场上做事,必须得按照规则行事,你们城管局的行动征得上级主管部门同意了吗,徐副县长批准了吗,贺县长批准了吗,就算是你要嘬死,你也不能带着你的一帮下属们一起死啊,你这不是在害他们吗,万一要是上级领导追查下來,就算你有背景大不了调走了,但是他们呢,他们大部分可是沒有什么背景,一旦上级领导追查下來,他们都得丢了饭碗啊,柳擎宇,你真是太自私了,太无耻了,你为了成就你自己一心为了老百姓办事的声誉和口碑,竟然明知故犯,带着所有的同事们一起前來强拆,你难道就不能为你的下属们想一想吗,你怎么可以如此自私呢,我真的真的非常鄙视你。”

说着,邹文超冲着柳擎宇伸出大拇指,然后狠狠的向下竖了起來。

鄙视,挑衅,侮辱。

然后,邹文超又看向柳擎宇身后的那些人说道:“各位城管局的兄弟们,朋友们,我知道大家是被柳擎宇鼓动而來的,只要大家退出今天的行动,我保证任何方面都不会追究你们今天的责任,但是如果谁要是继续留在此地,可就别怪到时候我们秋后算账,出手狠辣。”

邹文超第一次复出,就直接和柳擎宇对上了,而且上來就是先声夺人,而且还用上了挑拨离间、拉拢分化之计。

看到原本应该在监狱里服刑的邹文超竟然站在自己的身前,柳擎宇先是一愣,随即却是勃然大怒。

柳擎宇生气并不是因为邹文超对自己的挑衅,更不是邹文超所使出的挑拨离间、分红拉拢之计,而是因为此刻的邹文超不应该站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邹文超却偏偏诡异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柳擎宇不是傻瓜,他知道,邹文超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肯定是采用了保外就医等手段,如果邹文超真的有病也就罢了,但是眼前邹文超说话之时中气充足,哪里有任何的病症。

愤怒,柳擎宇真的愤怒了。

如果说之前白长喜的突然出现让柳擎宇感觉到不爽,如果说建设局王启建的敷衍塞责让柳擎宇不满,如果说海悦天地娱乐城的违建嚣张行为让柳擎宇痛恨咬牙,那么眼前,邹文超的突然出现,却让柳擎宇的怒火从心底最深处汹涌而出。

不应该被强拆的老百姓的房子被强拆。

真正的违章建筑沒有人管。

现在,应该老老实实的在监狱里服刑的犯人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谁在玩弄权力,是追利用规则和制度的漏洞在为所yù为,这样的行为让老百姓情何以堪,这样的行为怎么能不让柳擎宇怒发冲冠。

其实,柳擎宇此刻已经想到了几种可能,他能够猜到,邹文超的出狱和当初邹文超把所有罪责全都扛下來应该是一种交易,邹文超的出狱和董浩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柳擎宇的双眼怒视着邹文超,突然怒极反笑,说道:“邹文超,真沒有想到,我们竟然再次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说实话,你的出现,的确让我很震惊,甚至让我有种挫败感。”

邹文超嘿嘿一阵冷笑:“这正是我所期待看到的,柳擎宇,你太嚣张了。”说道这里,邹文超压低了声音说道:“柳擎宇,我明确告诉你,我们海悦天地娱乐城的违规建筑不是你想拆就能拆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