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一张公告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3-11-19    作者:梦入洪荒

听完龙翔的话之后,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出招,不需要,对付韩明强他们这一招咱们只需要出一张公告就可以了。

“出一张公告。”龙翔瞪大了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柳擎宇。

柳擎宇笑着说道:“对,就是出一张公告,由于裁减了将近三分之二的协管人员,节省了很多财政资金,为了能够确保剩余协管人员能够高质量、高水准的完成协管工作,局里将会专门拿出一部分资金对工作出sè的协管人员进行奖励,奖励人数为现有人数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综合考核指数排名靠前的三分之一协管人员可以得到这笔奖金,而这笔奖金的金额是普通协管人员奖金的一倍,而且对于这些协管的考评工作是由你们办公室负责的,由局纪委进行监督,这份公告你先送给各位党组成员看一看,有沒有异议,等他们签字完之后,今天就可以贴出去。”

说着,柳擎宇从手边拿出一份自己打印出來的公告递给龙翔。

龙翔看完这份公告之后,顿时有些无语,他发现,柳擎宇这位局长虽然年轻,但是做事实在是太犀利了,他相信,这份公告一旦发出去,那么韩明强昨天辛辛苦苦忙碌一晚上的成果立刻就会化为乌有,毕竟在真金白银的诱惑面前,谁能抵抗得住呢,谁不想要拿到这份奖金呢,谁可以决定你拿到拿不到这份奖金,办公室啊,办公室主任是谁,龙翔,龙翔是谁,柳擎宇的铁杆嫡系,最为关键的是,柳擎宇设计这份公告的出发点是为了激励协管人员把工作做好,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反对的,也就是说,这份公告百分百会贴出去的。

拿着这份公告,龙翔苦笑着说道:“局长,该不会是你早就预料到韩明强会采取这种手段來拉拢那些协管了吧。”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说道:“我可沒有那么神,我真沒有想到韩明强竟然会做出这种举动出來,不过在当初我设计裁减三分之二协管人员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这份公告设计好了,毕竟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只罚不奖,要奖惩结合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听柳擎宇这样说,龙翔苦笑着说道:“现在,我真的有些怜悯韩明强了。”说着,龙翔拿着那份公告走了出去。

这一次,龙翔拿着那份公告先找到其他党组成员,等他们都看完签字确认之后,这才拿着这份公告找到了韩明强,当韩明强看到这份公告之后,当时脸sè就yīn沉了下來,眼神也有些呆滞了,他心中那叫一个气啊,他知道,这份公告一出,自己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废了那么多心思还有自己掏的那么多钱全都白费了,柳擎宇这不是玩自己吗。

但是看到那么多党组成员都签字了,他不签字也不合适,他也只能愤怒的签上字之后把公告丢给了龙翔,沉声说道:“龙翔啊,以后有这样的公告早点拿出來。”

龙翔笑着说道:“好的,好的,以后我会尽快给您拿过來的。”说完,龙翔拿着公告飘然而去。

等龙翔离开之后,韩明强气得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怒声说道:“柳擎宇,你真是欺人太甚了,我和你沒完。”

走出韩明强办公室的龙翔听到韩明强办公室内传來的杯子碎裂的声音,呵呵的笑了,他知道,柳擎宇的这一招实在是太妙了,简直是妙到豪颠啊,这相当于直接啪啪的打韩明强的脸,打得他又疼又无奈。

而此刻,韩明强点燃一根烟,站在窗口处,一边大口的抽烟一边思考着接下來自己要采取的动作,思考着自己在其中的利益得失。

然而,就在韩明强不断的盘算着自己那个能够扳倒柳擎宇的终极计划之时,他却并不知道,柳擎宇坐在他的办公室内,和韩明强一样,静静的站在窗前,嘴里叼着一根钻石牌软中国红香烟,正在那里默默的抽着。

和一些官场中人喜欢抽高档烟不同,柳擎宇比较喜欢抽软中国红,因为这种烟是最适合他的,这种來自京畿河北大地的香烟jīng选津巴布韦及国内高品质烟叶原料,以高香气、高满足感、低焦油为原料选择标准,充分运用小叶组配方技术,jīng挑细琢、自然天成,辅以天然提取物香jīng香料,使烟草本香浑然一体,烟的价格也不贵,只有20元一盒,对柳擎宇來说,这种烟抽起來特别舒服。

每当柳擎宇思考重大问題的时候,他就喜欢点燃一根,一边抽着烟,一边在缭绕的烟雾中寻找着解决问題的思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眼神渐渐变得锋锐起來,杀气一点点在凝聚起來。

有关韩明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点点滴滴的在柳擎宇的脑海中浮现,柳擎宇的杀气也渐渐加强。

“不行,绝对不能容忍韩明强在继续胡搞下去了,必须要尽快把韩明强摆平才行,否则的话,景林县城管局这个烂摊子将会越來越难以收拾,我已经给了他这么多明示暗示了,让他老实一些,但是这个家伙竟然不断的施展各种沒底线的手段想要给我制造麻烦,甚至将我从局长的位置上赶下去,是时候对他采取更加强硬的手段了。”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拨通了龙翔的电话:“龙翔,明天早晨一上班你就通知所有党组成员,到会议室开会,就说我已经确定了被裁减副局长的人选,将会在明天早晨的党组会上进行宣布。”

听到柳擎宇的指示龙翔一愣,说道:“局长,要不我现在就通知他们吧。”

柳擎宇笑着说道:“不用,明天通知就行。”

说着,柳擎宇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龙翔突然眼前一亮,他有些明白柳擎宇为什么坚持要明天才通知那些党组成员了,想明白这个原因,他心中对柳擎宇更加钦佩了,不得不说,这个年轻的局长手腕够铁,城府够深,出招接连不断,让人目不暇接,招招疼到肉,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等到明天党组会召开之后,韩明强的脸s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韩明强到底做好心理准备了沒有,与此同时,龙翔也在心中分析着,明天将会被裁减的副局长到底是谁呢。

韩明强的确沒有做好心理准备。

当第二天上午,韩明强接到龙翔的通知说是要宣布被裁减副局长人选的时候,他怒发冲冠,再次把新添置的水杯给摔了,韩明强本來以为柳擎宇说要裁减副局长只是一个威慑和恫吓而已,就算真的要实施这个计划也得再等几个月,毕竟柳擎宇这才到城管局多长时间啊,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才chūn节刚过过完,所有的工作都还沒有走到正规呢,柳擎宇竟然真的要对副局长动手了,韩明强就算是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柳擎宇绝对是要对自己的嫡系人马动手了。

而接到这个通知之后,刘天华和张新生几乎同时來到了韩明强的办公室内,两个人的脸sè十分yīn沉,心情十分不好,他们两个都清楚,柳擎宇召开这次党组会针对的绝对是他们。

沉默良久之后,刘天华沉声说道:“老韩,现在怎么办,柳擎宇竟然真的要裁减副局长了,难道就真的让他实施下去吗。”

张新生也点点头说道:“是啊,老韩,一旦我们之中有一个人被裁减下去,你在党组会将会彻底失去优势啊。”

韩明强脸sè也十分难看,沉思了一会,他这才说道:“我现在立刻给贺县长打个电话。”

说完,他直接摸出手机拨通了贺光明的电话:“贺县长,柳擎宇要裁减我们城管局的副局长,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太草率了啊,他才到我们城管局多长时间啊,局里的情况还沒有弄清楚呢,而且这种重大的事情怎么着也得由您和县委班子來决定吧。”

韩明强的话刚刚说完,电话那头便传來了贺光明十分沉稳的声音:“老韩啊,这件事情柳擎宇在刚刚前往城管局的时候就已经和夏书记与我说好了,我们的态度是我们不干涉柳擎宇在城管局采取的整顿,只要他能够确保景林县城管局能够走上正轨,少出一些类似垃圾填埋场这样的事情,我和夏正德同志就心满意足了,如果柳擎宇做得要是不行的话,他会主动辞职的,嗯,就这样,我这边还有一个会议要去参加。”说完,贺光明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贺光明的脸sè显得异常yīn沉,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韩明强啊韩明强,你认为你有一个副市长的哥哥站在身后就可以为所yù为了吗,这次垃圾填埋场的事情不是你的jīng心布局吗,马宏伟难道不是你动用关系给请下來的吗,他怎么会那么巧上班第一天就到我们景林县來视察,这一次你把我贺光明都给设计进去了,还想把我贺光明当枪使,你以为我贺光明是吃素的吗,有啥本事你和柳擎宇对掐去吧,想要让我出面帮你,门都沒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