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6章 仙人指路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6-01-27    作者:梦入洪荒

沈鸿飞风轻云淡的一笑:“得了,柳擎宇,不要那么在意嘛,咱们好歹也算是老朋友了不是,在整个鹿鸣市,能够像咱们两人这样心犀相通、志趣相投、抱负相同、智商平等的人也只有咱们两个了,即便是我可以轻易的为别人设局让他们替我出手,我也不放心啊。

更何况,在做局坑人这一块,你绝对比我有天赋,我不用你用谁啊!再说了,至少现在这个阶段,我是一把手,你是二把手不是,我用你不也是天经地义的嘛!”

柳擎宇咬着牙说道:“那如果有一天我当了一把手,你当了二把手呢?”

沈鸿飞没有任何思考的就说道:“那很简单啊,到时候如果你能够为我做局,让我替你冲锋陷阵的话,我也心甘情愿啊。这样你就没得说了吧?”

听沈鸿飞这样说,柳擎宇则是冲着沈鸿飞嘿嘿一笑,主动伸出手来与沈鸿飞使劲的握了握说道:“好,沈鸿飞,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如果有一天我当了一把手你当了二把手,到时候我肯定会为你设局的,你就准备为我冲锋陷阵吧!到时候可不许耍赖哦!”

说话之间,柳擎宇脸上原本表现出来的那种不甘、悲愤、不爽的神情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似乎沈鸿飞将来真的会成为他的二把手似的。

看到柳擎宇这种表情,沈鸿飞突然感觉到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今天和柳擎宇敞开心扉那么一谈,尤其是刚才用一二把手来解释了一下两人之间的沟通规则,似乎好像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啊。虽然现在他依然确定柳擎宇确确实实被自己给算计了,但是,他心中总是有着不妙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调入了柳擎宇的陷阱一般,似乎柳擎宇一直在等待着自己阐述出这种规则似的。

尤其是当沈鸿飞看到柳擎宇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之时,心中的那种预感越加强烈了。

不过反过来再想一想,现在柳擎宇只是正厅级,而自己已经是副省级了,柳擎宇距离自己还是有两个台阶需要攀爬的,虽然他相信以柳擎宇的背景早晚会攀爬上自己的这个位置,但是他怎么想都应该自己一直在柳擎宇的前面领跑,柳擎宇要想越自己应该没有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他又释然了。他相信,柳擎宇肯定不可能越自己最终让自己成为柳擎宇的二把手的。

然而,沈鸿飞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世事无常,在未来的某一天,沈鸿飞突然悲催的现……

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此刻的沈鸿飞和柳擎宇两人全都是得意洋洋,两人都认为自己把对方给算计了。

沈鸿飞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们应该怎么样阻止孙德胜接下来的行动呢?”

柳擎宇淡淡一笑:“很简单,咱们的第一招就玩一个仙人指路吧。”

沈鸿飞一愣:“仙人指路?兵进局?难道你要出招试探一下对手的虚实?”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没错,我就是要先试探一下对手的虚实,试探一下孙德胜和嘉诚投资集团之间的关系,试探一下这次来鹿鸣市的那些投资商彼此之间的关系,先做到心中有数,然后在出后招。”

说道此处,柳擎宇冷哼一声:“哼,二期工程虽然提前启动,但是如果某些国际势力想要趁机浑水摸鱼,也没有那么容易。”

随后,沈鸿飞又和柳擎宇详细聊了一下后面实施的细节问题,从柳擎宇病房中走出去的沈鸿飞脸上却是神采奕奕。

到了沈鸿飞这个级别,他做事都是极有章法的,自己擅长什么,别人擅长什么,他心中门清。而且到了他这个级别,必须要善于用人,善于用别人的智慧来为自己服务。

沈鸿飞自认为自己善于守,而柳擎宇则善于攻,所以,这一次,他过来找柳擎宇,就是希望柳擎宇在进攻上充分挥自己的优势。而柳擎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一招仙人指路便足以让他再次掌握整个鹿鸣市鹿尾岛项目上的主动权。

第二天上午,鹿尾岛项目融资竞标谈判公告正式对外公布,同时,各大投资商几乎都在第一时间赶到招标公司交了2个亿的投标保证金并领取了竞标文件。之所以收取投标保证金是为了防止某些投资商恶意竞标,扰乱整个竞标谈判。

当嘉诚投资集团的投资总监戴望舒领取了竞标文件草草翻看了一遍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

戴望舒拿着竞标文件匆匆下楼,回到自己的汽车上,一边让司机开车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董事长莫耶斯的电话。

“莫耶斯先生,我刚刚拿到了竞标文件,我们可能有麻烦了。”戴望舒说道。

“麻烦?什么麻烦?”莫耶斯皱着眉头问道。

“莫耶斯先生,我刚才看到,在竞标文件上十分明确的写着一条,任何一家参与融资竞标的投资公司,都必须要清楚的写明其公司内排名前2o的股东信息,包括股东的姓名,所占有的股份比例,股资金额等,如果要是不写出来或者使用虚假信息,一旦被查验出来,那么将会被取消投标资格,即便是中标了也将会被取消中标资格。”

戴望舒刚刚说完,莫耶斯便气得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愤怒的吼道:“什么?投个标竟然还需要注明股东信息?鹿鸣市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他以为他们鹿鸣市到底是什么香饽饽啊?凭什么给出这么苛刻的条件?难道他们鹿鸣市不知道,股东信息属于我们的商业机密吗?”

戴望舒苦笑着,一句话都没有说,此刻,他只能沉默以对。

莫耶斯愤怒的狠狠踹了沙几脚,稍微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气之后,这才缓缓说道:“好,你立刻赶回来,把竞标文件带回来,我要在仔细的研究一下,如果竞标文件上真的要这么写的话,那么我会联合所有的国外投资商进行抗议。我绝对不能容忍换这个条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竞标文件上。”

很快的,戴望舒带着竞标文件赶回了酒店 。

酒店里,莫耶斯仔细的看完竞标文件之后,再次怒火燃烧,直接把竞标文件狠狠的摔在了桌面上,咬着牙说道:“过分!鹿鸣市实在是太过分了。”

说完,莫耶斯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道尔,我是莫耶斯。”

“哦,是莫耶斯啊,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满嘴波士顿方言的声音。

“道尔,你们道尔集团拿到了这次竞标文件了吗?”莫耶斯问道。

“拿到了啊,不过我还没有看呢,怎么了?”

“道尔,我建议你最好先立刻看一看,尤其是第27页上所标注的内容,你最好仔细的看一下,看完之后,我再和你详谈。”

“哦?27页?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吗?”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不以为然。

“你仔细看看就知道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翻看页面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什么?竟然要去公布公司股东信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美国公司的股东构成怎么可能会向华夏政府方面公布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道尔的声音显得极其暴躁不安。

这时,莫耶斯反而不着急了:“道尔,怎么样,心情是不是很糟糕?”

听到莫耶斯这样说,金碧眼大鼻子的白人道尔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冷冷的说道:“莫耶斯,你让我专门看这个竞标条件到底是什么意思?”

莫耶斯淡淡一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我认为,鹿鸣市所设置的这个条件以及出了我们嘉诚投资集团的承受范围,我不打暗算就范,你怎么看?”

“我也感觉这个条件有些过分,我们是投资商,不是罪犯,凭什么鹿鸣市要我们注明集团的股东构成。万一鹿鸣市要是把我们的股东构成泄露出去怎么办?这是侵犯我们的商业机密!”道尔说道。

“没错!就是这样。道尔,我想,在这一点上,不仅是你我二人,大部分外国公司肯定是十分不满的,所以,我建议由你牵头组建一个投诉联盟,我们要求鹿鸣市市政府方面取消这个苛刻的条件!否则,我们不参加这次融资竞标!”

道尔闻言立刻冷冷一笑:“莫耶斯,你难道想要拿我当枪使吗?我可是知道的,华夏有一句话叫枪打出头鸟,我要是出面组织的话,极有可能被鹿鸣市市政府给嫉恨上,既然你早就现了这个不公平条件,你为什么不牵头组织呢?如果你要是愿意担任组织者的话,我愿意配合你的行动。”

莫耶斯微微一笑:“道尔,你应该知道的,在上一次一期工程的项目融资中,我们嘉诚投资已经把鹿鸣市方面给得罪了,现在他们对我们集团恨之入骨,如果这次依然还是由我们来组织的话,我估计鹿鸣市愤怒之下,取消我们的竞标资格也是有可能的,我建议让你来牵头,也不是想要害你,而是为了你好,你想想看,如果你要是能够成为这个临时联盟的主导者,这对于你们集团将来在项目竞争中也是大有好处的。你甚至可以凭借此优势进一步获得一些支持,从而赢得更高的竞标成功率。”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