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5章做局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6-01-27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摇了摇头:“没有私心?那怎么可能。如果他没有私心的话,怎么可能会肆意插手我们鹿鸣市的项目?更何况,他所提的这个条件明显对嘉诚投资有利,没有私心才见鬼了呢!”

这一下,柳擎宇可是把沈鸿飞给弄糊涂了:“柳擎宇,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既然说孙德胜有私心,却又说这不是什么坏事,那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应对?”

柳擎宇笑道:“沈书吅记,你也别在这里考验我了,我相信,你心中早就应该有数了,你放心吧,你心中的那个想法,我会全力支持的。”

沈鸿飞的眉毛挑了挑,嘴角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啊,你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妖孽了啊,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柳擎宇笑道:“这还不简单啊,因为我知道你也想要为咱们鹿鸣市的老百姓做些实事和好事,只要知道了你这个立场,那么围绕这个立场能够做的事情也就是那么几件,只需要简单一分析不就猜个八、九不离十嘛!”

“哦,那你猜我到底是怎么想的的?”听柳擎宇这样说,沈鸿飞反而感兴趣了起来,这可是一个他能够摸清楚柳擎宇思维模式的最好机会。

柳擎宇也看出沈鸿飞的用意了,也不隐瞒,笑着说道:“很简单,沈书吅记,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既然看出了孙德胜的意思,但是却又爱惜自己的面子,所以,在常委会上,你只能暂时选择隐忍妥协,第一局认输,其实,如果你在常委会上动用书吅记的一票否决权,完全可以否定孙德胜的提议,但是你却偏偏没有。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平时做事稳妥,轻易不肯冒险的,所以,正常情况下,在那种会议上,涉及到那么重要的决定,你根本不可能妥协的,但是你却还是妥协了,这就说明你心中已经有了应对之策,而且你所图谋的绝对不是小事。你应该正在给孙德胜或者某些人做局吧?”

说完,柳擎宇笑着看向沈鸿飞。

对于这位市委书吅记,柳擎宇从来就没有看轻过。

或许,柳擎宇在到了鹿鸣市之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于沈鸿飞之间的斗争,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沈鸿飞对于鹿鸣市的掌控力还是相当强的,而且在沈鸿飞与自己的斗争中,虽然沈鸿飞在某些局部或许会处于下风,但是综合整体来看,沈鸿飞在一系列斗争过后,他总是能够在大局上占据一些优势,虽然这种优势的取得与沈鸿飞的职务和级别有关,但是,能够在轻描淡写之间就获得那么多的好处、优势,既能够让自己这个二把手努力的去把工作做好,又能够形成对自己的有效牵制,这说明,沈鸿飞这个一把手做得还是相当聪明、相当到位的。

柳擎宇自认为自己绝对不是冇一个轻易佩服别人的人,因为他的骨子里写满了傲气,但是对于沈鸿飞,他却不得不产生一丝钦佩。因为这家伙既有滑不留手的时候,也有稳重大气的时候,还有冲冠一怒的时候,总之,沈鸿飞总是能够在不同的情况下做出最正确的抉择,最终保证他这个一把手的权威始终处于其他人之上。

哪怕是妥协,他也会从妥协中获得相应的好处。

要想做到这一点看似简单,实则不易,因为这不仅需要对于形势的精准分析判断,还需要有哦一颗博大的胸怀,有容人之量,而沈鸿飞却能够做到。而柳擎宇自认为自己在这一点上,距离沈鸿飞还是有些差距的。尤其是在妥协中获得好处的这一点,他很难做到。因为他不喜欢妥协。除非到了极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柳擎宇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所以,来到鹿鸣市这一年半多来,随着他对沈鸿飞认识的逐渐加深,他对于沈鸿飞政治智慧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不过他虽然钦佩沈鸿飞的政治智慧,但是却无法做到和沈鸿飞一样,因为他的做事风格与沈鸿飞完全是两个样子。沈鸿飞是绵里藏针,而柳擎宇则是锋芒毕露,沈鸿飞看似稳重行事,从不冒险,实则内心自有丘壑,从来不肯吃亏,而柳擎宇则是行事看似鲁莽嚣张,实则步步为营,步步算计,雷霆万钧间将对方打得七零八落。

看到柳擎宇那副表情,沈鸿飞笑了。虽然以前的时候,他也笑过,但是这次笑却是一种真正的充满了欣慰的笑容,充满了欣赏的笑容,充满了认可的笑容。

以前的时候,他冲着柳擎宇露出过很多次笑容,有鼓励的笑,有表扬的笑,有不愤的冷笑,有不满的讥笑,甚至还有虚伪的假笑。种种笑容,都是为了迷惑柳擎宇这个平生最为强劲的对手。甚至是一生的对手。

但是这一次,沈鸿飞的笑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笑,是真真正正认可了柳擎宇这位强劲对手,认为柳擎宇能够与他平等论交的笑,也直到此刻,沈鸿飞才真真正正的看清楚了柳擎宇这个人。

以前的时候,他认为自己一直都可以将柳擎宇玩弄于鼓掌之间,利用柳擎宇为国为民的一腔热血让他为自己打前站,当前锋,把柳擎宇当枪使。

但是现在,沈鸿飞却只能苦笑。

柳擎宇这家伙虽然性格嚣张,做事强势,但实际上,这家伙却也是心思细腻到了极点。

虽然柳擎宇没有参与今天的常委会,但是他能够通过陈棉灿对他的描述就能够判断出自己的真吅实意图,这一点很难。

沈鸿飞相信,今天的常委会上,很多人肯定认为自己是为了面子或者是畏惧与孙德胜的权势才最终不得不选择妥协的。而且他也通过自己的肢吅体语言甚至种种表演强化了这种表象,让别人故意往那个方向去想。

但是柳擎宇还是看穿了他。

“哦?你在仔细说说?”沈鸿飞依然笑着说道。

柳擎宇点点头:“沈书吅记,你是不是想要通过在这次常委会上的妥协来迷惑孙德胜包括他背后的人,然后在某个关键时刻突然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沈鸿飞笑着点点头:“柳擎宇,你说的也对,也不对。”

柳擎宇一愣:“怎么解释?”

沈鸿飞嘿嘿一笑:“常委会上,我确确实实是在迷惑他们,我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因为我相信,即便是我在常委会上否定了孙德胜的提议,他依然可以通过其他手段去达到他的目的,而且如果他一旦动用其他手段的话,也许就会让我失去控制,因为他既有可能会动用省里的资源来施压,到那个时候,也许很多事情都会超出我的掌控。

所以,我暂时向孙德胜妥协了。而且我的目的也是为了反击。就这一点而言,你说得没错!

但是呢,有一点你却是说错了,因为并不是我要为孙德胜做局,而是我为你准备好了做局的空间和机会,真正要去做局的人是你。这个机会,是我为你争取来的。”

“啊?让我去做局?沈书吅记,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现在可是病人好不好?我现在对于鹿鸣市的大局根本没有多少了解好不好?”柳擎宇十分不爽的说道。

此刻,柳擎宇才意识到,自己又被沈冇鸿飞给算计了,这个老狐狸,竟然又要拿自己当枪使。

“柳擎宇,你虽然是病人,但你依然是鹿鸣市的市长啊,现在形势都到这种地步了,你总不好意思不出手吧?再说了,我可是听说了,你的那些兄弟们最近在鹿鸣市可是玩得不亦乐乎啊!

当然了,对于他们的某些行为,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没有亲眼见到,所以呢,我也不打算过多关注这些,但是你可是他们的老大啊,你得关注关注啊,再说了,你要不关注的话,万一他们要是在鹿鸣市闹出一些乱子来,这责任还是你的啊。柳擎宇啊,你的这些兄弟们一个个的可都是猛人啊。所以,你不负责做局谁来做局?”

说道这里,沈鸿飞嘿嘿得意的笑了起来,那笑容就好像是偷鸡成功的黄鼠狼一般,得意中带着几分奸诈。

柳擎宇彻底无语了。

虽然这些天刘小飞、刘小胖等一干好兄弟们一直没有露面,但是柳擎宇对于他们到底字干什么也隐隐猜到了几分。以他对刘小飞的了解,这哥们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现在自己被人算计了,刘小飞岂能容忍,这哥们要是不采取反击才有鬼呢?而且柳擎宇可是清楚的,刘小飞那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国际雇佣兵!做事亦正亦邪,甚至比自己还不按理出牌,毕竟自己身在官场,很多事情都是有着严格的规则和规范的,但刘小飞可不是官场中人,他要做事,只凭自己的好恶与感觉!

刘小飞这哥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石破惊天!

此刻,看沈鸿飞的意思,似乎对于自己的这些好兄弟们已经暗中关注很久了,甚至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如此看来,这家伙也是一只老狐狸啊。这次在常委会上故意妥协,既是为自己创作了做局的机会,又何尝不是在为自己做局呢?这是逼着自己这个病人哪怕是在病床上也得为他所用!

柳擎宇望着沈鸿飞咬着牙说道:“沈鸿飞,你……你真是太……太狡猾了!太无耻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