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8章 拉偏架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6-01-1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嘴角上流露出一丝嘲弄的冷笑:“哦?有五家公司闹事?好,真是好啊!没有想到,这些公司还真是很有办法,很有我们华夏特色嘛!”

一边说着,柳擎宇一边拿出一根烟点燃,看向王建刚说道:“建刚啊,你看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处理啊?”

王建刚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认为,在这种事情上我们鹿鸣市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妥协,必须要采取坚决的措施给予反击,必须要让他们知道,我们鹿鸣市市政府是绝对不会接受任何胁迫的,不过考虑到孙德胜副省长是我们这个项目的顾问,我担心他可能会在这其中进行和稀泥,这一点是未知因素。”

王建刚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措施,但是立场却鲜明无比。

听到王建刚这样说,柳擎宇微笑着点点头:“好,你立刻让政府办去协调市招标办,对外重新发布对这5个标段重新进行招标的招标公告,欢迎全国各地的建筑商前来参加这次的项目竞标会,招标文件依然沿用上次的招标文件,包括评标方式依然采取同样的方式,同时对外宣布,由于这五家公司违反招标合同以及竞标文件,即日起立刻取消他们的中标资格,按照合同以及法律规定,对这五家公司给予相应的处罚和通告。”

王建刚点点头,随即说道:“柳市长,我们要不要先派人跟那五家公司先沟通一下,明确向他们告知我们的态度之后再对外发布重新竞标公告?否则的话,我担心会落人口实。”

柳擎宇点头道:“可以,不过只给他们20分钟的思考时间,20分钟之后,如果他们没有给出明确要复工的消息,就当是拒绝我们的和解,拒绝我们给他们的最后机会。”

“那孙德胜副省长那边怎么办?”

“不用管他,现在他肯定不会出面的,他在等着机会呢,那就让他等去吧。我们先把事情做了再说。”

王建刚立刻出去按照柳擎宇的指示去办事了。

40分钟之后,王建刚再次回到了柳擎宇的办公室内,汇报道:“柳市长,那五家公司在20分钟之内没有一家给出明确复工回复,市府办已经与市招标办进行沟通了,针对那五家公司的标段重新进行招标的招标信息已经重新发布出去了,现在政府办正在积极与之前参与了前两次招标的建筑公司进行联系,尤其是那些排名比较靠前的公司。

同时,我已经和市委宣传部那边打过招呼了,让他们把第三次招标的信息宣传报道一下,我相信,这一次,那五家公司肯定全都慌神了。”

柳擎宇微笑着点点头。王建刚做事很是仔细,一些细节的处理上让柳擎宇很是满意。尤其是他能够把柳擎宇一些没有想到、没有明确指示出的事情也做了。最关键的是,他做的事情能够让整个事情向着更加完美的方向挺近,这才是柳擎宇最为满意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柳擎宇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是从省委打过来的,柳擎宇接通了电话:“我是柳擎宇。”

“柳市长,我是孙德胜,我听说你们鹿鸣市已经发布了第三次招标公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事情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电话那头,孙德胜十分不满的说道。

柳擎宇微微一笑:“孙副省长,我正想给您打电话过去汇报这件事情呢,没有想到您这么快就打过来了。您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啊。”

柳擎宇的话看似十分谦恭,实际上却暗含嘲讽之意。要知道,鹿鸣市这边可是刚刚才采取完行动不久,孙德胜那边就得到了消息,这说明孙德胜在鹿鸣市市政府内早就部署好了眼线,而且看打电话的时机,很明显对此事高度关注。

孙德胜假装没有听出来柳擎宇的意思,继续说道:“柳市长,我认为这次你们鹿鸣市的行为有些太过于鲁莽了,我听说只是有一些建筑商提出了一些不同意见,你们鹿鸣市就要重新招标,这样会让那些建筑商感觉到很委屈的,现在已经有建筑商向省委省政府提出强烈抗议了,他们认为你们鹿鸣市市政府没有遵循合同精神,认为你们鹿鸣市采取粗暴手段对待建筑商,他们要对你们鹿鸣市提出上诉。”

柳擎宇微微一笑:“孙副省长,恕我直言,如果那些建筑商想要上诉的话,那就让他们去上诉吧?因为即便是他们不上诉的话,我们鹿鸣市市政府也会对他们提出起诉,孙副省长,我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我们鹿鸣市为什么要重新针对那五个标段进行招标,那么我现在可以解释给您听。

我们之所以要重新招标是因为他们那五家公司是以罢工为手段,想要逼着我们鹿鸣市撤销韩国景福监理公司的监理资格,重新换一家监理公司,但问题是,他们却又拿不出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韩国监理公司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他们仅仅是凭借着一些上不得台面的理由以及一些可有可无的所谓证据就想要逼着我们鹿鸣市市政府就范,我们怎么可能同意!

孙副省长,如果您换位思考一下,您站在我这个市长位置上,您会忍受那些建筑商们这些毫无道理的要求吗?”

说话之间,柳擎宇语气十分强势,颇有咄咄逼人的意思。

孙德胜不由得眉头紧皱:“柳市长,虽然那五家公司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是你也不用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段吧?你这样做会让整个事情向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不仅会让鹿鸣市因为这次事件而再次受到舆论非议,还有可能严重激化与建设方之间的矛盾,今后谁还敢再承接你们鹿鸣市的项目?你这是在自掘坟墓啊!”

柳擎宇使劲的摇摇头:“不,孙副省长,我们不是在自掘坟墓,我们是在杀鸡儆猴,我们鹿鸣市身份地方政府,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建筑公司对我们公平公正的权威表示怀疑,我早就和那些建筑商们说过,如果他们要想达到某种目的,比如说他们想要我们撤去韩国景福监理公司的监理合同,可以,只要他们能够指出韩国公司存在确凿的违反监理道德和监理规范的证据,我们完全可以按照监理合同取消与他们之间的合同,但是他们并没有拿出任何证据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还想逼着我们就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说道此处,柳擎宇突然提高了声音说道:“孙副省长,我正想给您打电话汇报此事,我希望你们能够支持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决定,因为这事情不仅是事关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面子,更是事关整个天涯省省委的面子,如果那些建筑商真的通过罢工达到他们的目的了,到时候,恐怕我们鹿鸣市市政府和天涯省省委省政府也全都没有了面子。”

孙德胜沉默了起来。

过了一会,孙德胜才缓缓说道:“柳擎宇同志,你是不是想的有些太多了啊,依我看,那些建筑商罢工应该只是做做姿态而已,我也问了,你虽然派人跟他们沟通过了,但只是给了他们20分钟的考虑时间,这个是不是有些太短了啊?这样做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

柳擎宇淡淡一笑:“孙副省长,您说错了,我们这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首先,我们鹿鸣市与他们之间都签订有正规的施工合同,而且既然他们参加了招标并中标,就说明他们认可了我们招标文件中所规定的相关内容。

而招标文件中明确指出,所有建设公司必须遵守监理方的监理要求和监理规范,如果有怀疑,他们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来进行反馈。但是从施工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提出明确的反对意见,直到今天才决定罢工,事先也没有给我们鹿鸣市任何的通知。所以,他们的行为是严重的违反合同法的行为,我们鹿鸣市完全有权力按照合同法赋予我们的权力去处理此事。我们希望您这位顾问能够站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公平公正的对待此事。”

说完,柳擎宇便沉默了下来,默默的等待着孙德胜的回复。

此刻,孙德胜已经被柳擎宇气得脸色通红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强势,如此不给他面子。

不过孙德胜毕竟是见多识广,听柳擎宇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他眼珠一转,缓缓说道:“柳擎宇,我可是听说了,那五家建设商看到了你们鹿鸣市重新招标公告之后,已经直接去了省高法,他们要起诉你们,而且他们也已经发动各自的关系,向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告状了。如果这次事情扯皮起来,恐怕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是解决不了的。这样一来,你们鹿鸣市大型深水港项目可就要被耽搁下来了。这对你们鹿鸣市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