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4章 放长线钓大鱼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6-01-03    作者:梦入洪荒

冯宇飞听到对方的汇报之后,眉头微微一皱:“难道柳擎宇没有对你的身份产生怀疑吗?”

对方笑着说道:“怀疑是肯定的,而且他还那话点了我一下,不过我认为这个无需在意,以柳擎宇的心智,自然能够猜的出来,我肯定是代表省厅和他谈的,他虽然心中十分不甘,但是却十分务实,柳擎宇虽然强势,霸道,但是,他是一个君子,所以,为了大局,为了确保整个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能够顺利进行,柳擎宇肯定会妥协的,这一点,我有着充足的信心。

而且从我和他的谈话过程来看,他也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我估计他应该已经猜测出省厅给鹿鸣市下达停工检查令的目的是为了我今天与他的交易。冯厅长,我这就把与柳擎宇之间的对方录音发给你,你看看柳擎宇是否是真的打算与我们进行交易,我总是担心他会忽悠我们。”

很快的,冯宇飞的手机上便收到了一段电话录音,冯宇飞仔仔细细的把电话录音听完之后,脸上原本忧虑的神色稍微舒缓了一些,笑着说道:“小吴,你做得不错,和柳擎宇谈话的时候在气势上拿捏的相当到位,是一个可造之材,你放心,今后我会好好的栽培你的。”

听到冯宇飞这样说,对方立刻声音都有些激动起来,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冯厅长,谢谢您,谢谢您,今后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不过冯厅长,您还是得小心一点柳擎宇啊,我感觉柳擎宇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善茬,虽然他答应了要放人,要停止调查,但是这里面到底有几分真实性可就值得商榷了。”

对方在激动之余,却依然保持着理智。

冯宇飞闻言顿时一笑:“你说得没错,柳擎宇这个人的确不简单,他在放人停止调查的背后,肯定还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只要天聪他们这些人能够回来,只要柳擎宇他们停止调查一天的时间,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去操作,到那个时候,柳擎宇他们就算是想要在继续调查也啥都调查不出来了。而且到时候,就算他们真的调查出什么来,人他们也找不到了。”

说话之间,冯宇飞的脸上带着强烈的自信。

第二天上午,8点左右,市公安局门口处,七八个先前被抓起来的犯罪嫌疑人一脸疲惫的却又充满兴奋的走了出来,外面,停着几辆小轿车,纷纷接上各自的目标人物飞快的消失在鹿鸣市各个方向。

上午9点钟,省厅的恢复开工令直接下发到鹿鸣市市政府以及相关部门,在恢复开工令上,十分明确的写着:“由于鹿鸣市以及各个建筑工地经过这些天的停工检查之后,已经汲取了上次坍塌事件的教训,表现良好,所以同意恢复开工。”上面盖有鲜红的印章和领导签字。

随后,柳擎宇一声令下,所有建筑工地全面开工,顿时,所有建筑商包括韩国监理公司全都长长松了一口气。项目终于在经历磨难之后重新开工了,今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而韩国监理公司在发生这次事件之后,对于安全问题更是高度重视,专门再次从韩国国内调集了十多名专业负责安全控制的监理工程师赶到现场进行支援,专业负责安全检查工作,确保各个建筑工地不会在发生类似的安全问题。

中午,冯宇飞提前一个小时就下班回家了,儿子冯天聪坐在冯宇飞对面的沙发上,脸上写满了疲惫。

冯宇飞问道:“天聪啊,你在市局里面,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冯天聪点点头说道:“那倒是没有,他们只是对我展开心理战,想要让我交代问题,不过我反反复复就是那么几句话,他们拿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说话的时候,冯天聪脸上写满了得意之色。

“哦,这样就好多了,不过天聪啊,从现在开始,你得尽快把之前所有的与市三建有关的证据全都抹去,绝对不能再和市三建有任何的牵连了,我怀疑柳擎宇现在用的是缓兵之计,说不定什么时间会再次启动对市三建问题的调查,所有,你必须抓紧时间抹去所有证据,唯有如此,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

另外,有关你前往美国的护照我都已经给你办理好了,飞机也买好了,明天上午你立刻飞往美国,那边的一切我都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你先以留学的身份去那边躲避两年再说,等这件事情彻底平息之后再回来。”

说话的时候,冯宇飞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舍。

“啊?老爸,你让我去美国?我可不愿意去,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我英语更是听不懂几句,过去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冯天聪有些不满的说道。

“不去也得去,你要是不去的话,万一柳擎宇要是反悔了怎么办?我告诉你,这官场上的事情,风云突变的转折太多了,你要想平安,就必须要有长远的眼光,这些,你们年轻人不懂,老爸我为了你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几乎赤膊上阵与柳擎宇掰手腕了,所以,你要是不走的话,老爸的这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冯宇飞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时,冯天聪老妈在旁边声音哽咽着说道:“天聪啊,你就听你爸一句话吧,虽然以前的时候你老爸经常打你,骂你不争气,但是他是真正爱你的,为了把你从市公安局捞出来,他都亲自出面勒令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所有工地停工了,这个事情是有着巨大的政治风险的。

一旦出事,你老爸这个位置就保不住了,这些,可都是为了你啊,你再想想看,我和你爸这么辛苦的工作、拼命的捞钱,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你过得更好一些,更舒心一些吗?你以为爸妈希望你走啊?不希望!谁不愿儿女承欢膝下啊!但是,为了你的安全,为了你不用承受牢狱之灾,妈爸不舍得也得舍得啊!”

说话之间,冯天聪老妈泪水涟涟。

看到老妈哭泣,冯天聪突然心中一阵难受,尤其是当他得知老爸为了救他竟然冒着这么大整治风险的时候,那一刻,他的泪水也流淌了下来,声音哽咽着说道:“好了,妈,你别哭了,我走还不行吗?我知道,这些年我让你们很操心,我这个人一直不务正业,就知道成天花天酒地的,虽然最终在老爸的打骂之下终于开始务正业了,却还是搞起了市三建这个项目。

本来是想要进去赚钱的,却没有想到下面的人那些人竟然打着我们的旗号干了那么多坏事,可惜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被那巨额的利润蒙蔽了双眼,对于他们干的坏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没有想到最终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爸、妈,儿子知道错了,儿子在这里给你们赔不是了。”

说着,冯天聪突然跪倒在地上,脸上泪水横流。

这一刻的冯天聪突然醒悟了。可是这一切,来得都太迟了。很多事情都已经无法再挽回了。

一家三口这一刻才变得和谐起来。

不知何时,冯宇飞的眼角上,两滴老泪缓缓垂落,很快就被他抹去,却又再次滴落。

虽然儿子回来了,但冯宇飞的心情十分沉重。

他相信,以柳擎宇的性格,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为儿子逃往国外争取一些时间。只要儿子明天能够顺利逃往国外,那么他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对于自己个人的定位,冯宇飞心中非常明确。他是一个有能力、肯做事的官员。他在交通厅副厅长的任上,确确实实抓过一些不错的民生项目,为老百姓做出过贡献,但是,他却并不是一个清官,因为做一名清官太辛苦,太累,太危险,所以,对上级,他阿谀奉承,请客送礼,无所不用其极。而要想做到这些,都需要钱,大量的钱,所以,在主管工程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大肆收取建设方的巨额贿赂,在一些事情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钱交易,而这些,他为的都是自己的儿子。

冯宇飞希望用自己的努力让儿子可以活的轻松一点,潇洒一点,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所以,哪怕是儿子有些问题,他也想办法包庇他、维护他,打压别人。因为他疼爱自己的儿子,他要做一名好父亲。

和冯宇飞家一样,同样的父子、母女离别的戏码也在其他一些家庭上演着。

他们这些人都已经约定好了,会在明天下午之后,陆续安排自己的孩子离开鹿鸣市,飞往美国等国家以躲避柳擎宇和鹿鸣市有可能继续的调查。因为他们都相信,柳擎宇绝对不可能在这件事情善罢甘休的。

他们这些人猜的没错,以柳擎宇的性格,他怎么可能会妥协呢?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柳擎宇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