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1章 调查组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6-01-0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闻言,感觉到眼睛也有些湿润了,他咬着牙道:“石老哥,您放心吧,市三建欠你们的工资,我会一分钱都不少的帮你们要回来的,等你伤势稳定了之后,你直接打我的电话联系我,我派人亲自上门为你们进行一一登记,亲自为你们解决此事,至于孙老哥的善后问题你们也不用担心,所有受伤者家庭都会获得应有的赔偿,这件事情我会亲自监督的。√∟頂點說,..”

着,柳擎宇从怀中拿出一张印有柳擎宇电话和名字的名片轻轻的塞进石老三的口袋中。

石老三闻言顿时悲喜交加,脸上还挂着泪珠,鼻子里还有鼻涕,但是脸上却露出了惊喜之色,这个一心为民的柳市长亲自出面,他知道,他们这帮农民工的工资应该没有问题了。

石老三看向旁边已经气绝的孙老哥大声道:“孙老哥,你听到了吗?柳市长知道咱们的事情了,他会为咱农民工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情的,你就放心的去吧,你的家庭,这次政府真的会照顾到的。”

不知为什么,孙老哥那原本久久不肯闭上的眼皮这一刻似乎彻底放松了下来,终于无声无息的闭上了。

孙老哥的尸体和石老三都被抬走了,柳擎宇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情却愈发沉重起来。

到处都在喊着口号大声的要保护农民工的利益,要坚决维护农民工的正当权益,但是,口号喊得震天响,真正能够帮组到农民工的又有多少呢?尤其是某些地市只有在临近过年的时候才会成立的所谓的帮扶组织,虽然或多或少可以解决一部分农民工的权益问题,但是,这些被解决问题的人所占的比例比起被侵犯利益的农民工相比,又有多少呢?这其中还不排除一些表演、虚假的因素在里面,如果剔除这些东西,真真正正的愿意为农民工解决问题的领导又有几何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不由得想起了那年冬天在瑞源县执政之时所遇到的情况。当时,瑞源县正值数九寒冬,北方呼啸,冰寒刺骨,瑞源县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10度左右,地冻天寒,瑞源县县委、县政府的大院内、宿舍楼里温暖如春。各个政府机关部门内温暖如春。

然而,瑞源县内几个居民区内的暖气却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的热乎气,温度计测量出来的结果连10度都不到,这个时候,瑞源县主管供暖的领导们在向柳擎宇汇报的时候却口口声声,瑞源县所有老百姓家内温暖如春,瑞源县主管供暖部门的个供暖投诉热线4时开通,接受老百姓举报。而且到现在为止,供暖投诉热线依然是零举报。

然而,当柳擎宇当着那个主管领导的面尝试着拨通供暖投诉电话的时候,却发现一个供暖投诉电话都打不通,怪不得是零举报呢,因为老百姓根本就打不通投诉电话。就算是想要投诉供暖公司也是投诉无门。

柳擎宇当时二话没,直接把这个当值的领导给撤了,同时公布了县政府部电话为投诉电话,由县政府指派工作人员专门负责接通,几乎是在一天之内,供暖投诉热线几乎被打爆了。原来,当时瑞源县主城区除了一些党政机关部门以及家属区的暖气比较热以外,很多区都不太热,而黑心的供热公司为了降低成本,多赚取利润,连住户家最基本的18度都不让达到。

柳擎宇一怒之下,直接按照对方多赚取利润的5倍进行罚款,结果第二天全县城的暖气就全都热了,供热公司的领导直接被撤换,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供热公司敢偷奸耍滑了。

在柳擎宇看来,很多事情,并不是老百姓们有多挑剔,有多难伺候,而是有些领导干部并没有真正的把老百姓的利益诉求放在心上,放在眼中,他们更多考虑的是自己的政绩,甚至考虑的是如何才能不得罪人。因为一般敢于侵犯老百姓利益的,要么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要么就是有背景有靠山的人,这些人很多领导都不愿意去得罪,因为官场上有一个法,多栽花,少载刺,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

无限感慨之际,柳擎宇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陈棉灿的电话:“棉灿,你立刻从市政府办公室抽调名工作人员组成农民工维权调查组,由我来担任组长,你为常务副组长,三人为组员,这三人从现在开始,给他们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并配备台热线电话,负责全年为农民工维护权益,尤其是涉及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必须要一个电话都不能轻视,都必须要认真落实,认真解决,如果他们干的好,一年后会给予提拔,干不好一年后直接降级或者转岗。只要是涉及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他们无法解决的,可以直接找你进行协调,如果你协调不了,直接来找我,不管多方有什么背景,只要他们敢拖欠农民工工资,我就能让他们在鹿鸣市干不下去。”

陈棉灿连忙表示明白,随后,柳擎宇让陈棉灿组建好团队之后,啥也别,连夜去鹿角县医院去找石老三进一步调查核实此事,务必要确保明天晚上之前,孙老哥、石老三两人被拖欠的工资全部发放到位,并对市三建存在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进行大范围普查。

安排好这件事情之后,柳擎宇正想再次把投入到对现场的协调指挥中去。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张以琛走到柳擎宇的身边,低声道:“柳市长,省交通厅的人过来了,正在对现场进行勘察取证。而且是由冯宇飞副厅长亲自带队。”

听到张以琛的汇报,柳擎宇立刻眉头一皱:“省交通厅的人下来了?这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啊?柳擎宇可是知道的,省厅的人一般情况下很少会有人加班的,尤其是主要领导们,而这次冯宇飞竟然在这么晚了还能够带着人下来进行所谓的调查,这事情有些诡异啊?”

张以琛连忙道:“柳市长,我看着也有些不太正常,他们这次一下子来了六七个人,有人手中拿着摄像机,有人手中拿着照相机,这种情况在以前是很少见的。而且一般而言,真的出现了这种坍塌事件,也是安监局是主力,而现在市安监局的人已经到了,省交通厅的不太可能为了下面县里的一件事情就下来啊,就算是下来,也不可能这么快啊。”

听着张以琛的分析,柳擎宇的脸色凝重起来。

其实,刚才省厅的那些人过去的时候,他是看到了的,只是那个时候,他正在给陈棉灿打电话吩咐调查市三建拖欠农民工工资之事,再加上冯宇飞根本就没有和他打招呼的意思,直接带人就前往事发现场去拍摄取证了,所以,柳擎宇也就没有搭理他。

现在看来,恐怕对方这是有备而来,只是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迈步向着正在围绕着整个事发现场进行拍摄、拍照取证的省交通厅众人,看到他们不仅没有伸手帮忙进行协调,反而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出现大大影响了武警和警察同志们救援的进度,柳擎宇立刻脸色一沉,快速走了过去,直接冲着冯宇飞怒声喊道:“冯宇飞,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没看到现场正在救援吗?没事在这里捣什么乱?”

冯宇飞脸色一沉,有些不满的看向柳擎宇道:“柳擎宇同志,你话客气一,我们省厅的人正在对整个事件进行调查,我们要彻查此事,怎么你心虚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伤员被武警战士们齐心协力抬了出来,而担架由两人抬着正向里面走去,伤员从里向外走,然而,由于冯宇飞他们这几个人的存在,让狭窄的道路一下子显得有些拥堵起来,伤员在那里痛苦的**着,外面抬着担架的人大声让开。然而,冯宇飞等人却对此不闻不问,依然在那里拍照取证,甚至还有一个人竟然拿着摄像机对准了杠杆抬出来的伤员进行拍摄,却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气得火冒三丈,直接一把揪住冯宇飞的脖领子,把他直接从地上一把举了起来,大步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转头对旁边负责救援的武警道:“来几个人把这些就知道捣乱的孙子给我丢出来!奶奶的,屁事不干还光捣乱,有你们这么搞调查的吗?”

愤怒之下,柳擎宇直接爆了粗口,然而,柳擎宇的话却一下子让现场这些负责救援的战士们激动起来,他们也早就看着这七八个人心中不爽了,要知道,他们现在正在火急火燎的救援之中,因为他们依然可以听到那迷迷蒙蒙的脚手架下面,还有农民工痛苦的**声呼救声传出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自称调查组的工作人员竟然就在附近那么拍摄、取证,丫的这些人也太没有眼力见了,不知道救人如救火吗?

所以,战士们听到柳擎宇的吩咐,二话没,直接过去几个人,活推或拉的把这些省厅的人全都给弄到了不碍事的地方。

此刻,被柳擎宇举在空中的冯宇飞气得脸都白了,人在空中大声的怒斥着:“柳擎宇,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是省厅调查组的,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我要向省里反映此事。”

ps:祝福所有的读者朋友元旦快乐,大吉大利,财源广进,步步高升!喜欢看刘飞故事的朋友可以关注梦梦的微-信公-众号 mrhh_ ,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