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0章 农民工之殇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2-3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赶到工地现场的时候,现场的施救工作正在进行中,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县长朱林志正站在现场亲自指挥,各种救援力量在工人们的协助下,心翼翼的挪开脚手架等各种物体,将砸在下面的工人心翼翼的救起。

看到柳擎宇过来了,郭长德、朱林志等人连忙过来向柳擎宇打招呼,柳擎宇直接摆了摆手道:“不用客套,直接跟我现场的情况怎么样了。”

郭长德见状,连忙道:“柳市长,到现在为止,已经发行9人死亡,8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五人轻伤。下面应该还有被砸工人,我们正在奋斗抢救之中。”

听到竟然已经死了9个人,柳擎宇的脸色顿时阴沉起来。

9个人!那可是9条人命啊!虽然死得都是农民工,但是在柳擎宇的眼中,农民工和所有鹿鸣市的市民一样,没有任何高低贵贱之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家庭的梁柱,每一个人都是在用他们的辛勤劳动、用他们的汗水、血水在滋补着自己的家庭,养育着他们的子女,也许他们这一代是农民工,但是很有可能他们下一代子女之中就有可能会♀↙♀↙♀↙♀↙,m.+.c∨om出现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会出现一个华夏的比尔盖茨、出现一个新时代的马云!

农民工的生活很苦,这一代柳擎宇深有感触!因为柳擎宇幼年时期曾经有在农村生活的经历,曾经深深感受到了那个时候农村生活的苦辣酸甜,感受到了农民生活的不易,感受到了农民那淳朴的性格。正因为如此,柳擎宇才能够深深的理解农民,理解农民工。

柳擎宇心中非常清楚,对于农民而言,如果在家务农种地可以让他们衣食无忧、丰衣足食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不会出来打工的,老婆孩子热炕头是很多农民的追求。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虽然现在国家已经取消了农业税,还有粮食补贴、指导价收粮,但是,对于农民来,种地依然是收入很低的行业,一年辛辛苦苦的劳动下来,赶上行情好的年景,也许一亩地粮食除去成本可以赚个四五百元,如果是种植经济作物的话,也许可以赚个千八百元,但是一旦赶上行情不好的时候,如果能够保证不亏本就是好事啊。毕竟,现在化肥、种子等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几乎每年都在疯涨,逼得农民要想靠种地养活自己、养活一家人几乎成了奢望。

所以,农民工越来越多,出去打工的农民也越来越多,从而造成了留守儿童问题、留守妇女问题越越发严峻。平时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柳擎宇也经常会思考这些问题,思考解决之道。尤其是对于国家的各项指导政策,柳擎宇更是进行了深入研究,在国家政策的基础上,结合鹿鸣市的现状,思考着解决问题之策。

这时,两名农民工被医生用担架抬了出来,其中一个农民工的胸部插着一根钢筋,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胸前,而他旁边的农民工则是手臂骨折,鲜血满身。

那名插着钢筋的农民工看了看胸前的钢筋,脸上惨笑着,看了旁边的农民工一眼,用尽浑身所有力气大声道:“石老三,咱哥两是同乡,我估计这次我活不成了,如果可以的话,就麻烦你伤势好了之后,帮我领取一下今年之前两个多月的工资,给我媳妇和老娘送回去,他们和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还等着工资来生活呢,还有,去年咱们在鹿鸣市市三建干了整整一年的工资他们也还没有发呢,如果啥时候你们要是能够要回来的话,请你帮我给我媳妇和老娘捎回去,我老娘今年已经八十多了,天天都需要吃药,两个孩子也马上就要上初中了,花钱也多了,我媳妇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家庭,不容易啊,本来我想出来挣些钱补贴家用,却没有想到命丧鹿角县,当真是时运不济啊!石老三,老哥我求你了。”

“孙老哥,你前方不要这样,你一定会没事的,相信你自己,相信医生,他们一定会把你救活的。”石老三努力安慰着孙老哥道。

孙老哥闻言,不由得一阵苦笑,猛的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后,脸上闪过一抹红晕,那一刻,他的精神似乎变得非常好,话的声音似乎中气充足了很多:“石老三,我的身体情况我清楚,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知道,以前的时候咱们哥两在一起的时候我喜欢占你的便宜,出去喝酒的时候喜欢让你买单,你不要怪我,我也是天生就那样的,我家里穷啊,我家的两个孩子已经有两三年没有买新衣服了,他们一直穿的都是亲戚们穿剩下的。我这个当父亲的感觉到愧对他们啊。我只能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你千万不要记恨我。如果你要是感觉不平衡的话,在帮我领了工资之后就从里面拿出一部分作为我占你便宜的补偿吧,剩下的钱,求你一定要帮助我家里带回去,我求……求……求你了!”

话之时,他的嘴角上再次涌出一股鲜血,眼睛已经开始瞪大了,充满期待充满渴望的看着石老三,眼神已经开始渐渐变得涣散了。但是他的眼睛却依然紧紧的盯着石老三,一直不肯闭上,不知何时,他原本稍微抬起的脖子已经再也无力支撑他的脑袋,脑袋已经靠在了担架上,但是他的那双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充满期望的看着石老三,等待着他的回复。

这时,旁边的医生查看了一下孙老哥的状况,叹息一声道:“他已经死了。”着,医生的手轻轻的放在孙老哥的眼皮上,想要让他眼皮遮住眼睛。

然而,他伸手往下一摸,却发现孙老哥的眼睛就那样瞪着,眼皮什么不肯闭上。

这时,旁边的石老三突然悲由心生,想起两人一起出来打工,一起在工地上工作,一起在闲暇时间买上一瓶5块钱一瓶的廉价散酒,要上一盘花生豆,一边喝酒一边吹牛b的情形,他双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淌下来,他声音有些哽咽的道:“孙老哥,你放心吧,你的工资我会一分钱不少的帮你要回来的,我会一分钱不少的帮你送回去给你的家里的。至于你占我便宜的事情,我其实从来没有在意过,因为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不好,我家里的情况比你要好得多,我出来没有在意的。你就放心的去吧,去吧,我相信,政府一定会对你、对你的家里有所交代的。”

话之间,石老三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他之所以这样,其实也只是安慰孙老哥而已,因为去年他们在市三建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结果本来话年底结账的工钱却一分钱都没有给,他们组团想要去市政府闹事,人还没有到市政府那边呢,就已经被一大群手持棍棒之人给打回了工地,有好多人在那次事件中斗都被打断手脚,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去市政府闹事了,虽然偶尔有些人成群结伙的去找市三建要钱,但是他们根本就见不到管事的人,所以,工资一直都没有要出来。

而孙老哥就比较惨了,由于一年的工资没有着落,家里有急需用钱,只能去黑血站去卖血给家里寄钱,养活家里的孩子、老婆、老娘。今年初五刚过,孙老哥就急匆匆的出来找工作了!

然而,老天真是不开眼啊,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次的坍塌事故中,他竟然被一根钢筋直接穿透了肺部,导致还没有送到医院就已经不行了。

此刻,听完石老三的话之后,孙老哥的眼皮似乎合上了一些,但是依然没有完全合上,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放心不下一般。

这时,柳擎宇站在旁边,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彻底被震撼了。他迈步走过去跟着担架一边向前走一边对石老三道:“我是鹿鸣市市长柳擎宇,听市三建还欠着你们一年的工钱?”

石老三听到柳擎宇的声音,看了柳擎宇一眼,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柳市长,真的是您,柳市长,求求您,帮帮我们吧,我们那一拨工人去年给市三建整整干了一年,结果工钱我们却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我们通过各种途径去反应,却从来没有人帮助我们出面解决此事,自从您上任以后,我们听您是站在我们老百姓这一边的,我们一直想要去找您反应此事,但是却一直太忙,没有时间,我和孙老哥本来还打算等这个周末哪怕是请一天假也要去找您反应情况呢,却没成想孙老哥竟然……竟然突然去了……”

道这里,石老三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竟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声音悲戚至极,似乎委屈到了极。

ps:推荐黑夜de白羊新书《老婆是武林盟主》,喜欢都市激战类作品的朋友可以去看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