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釜底抽薪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2-30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柳擎宇说出严办两个字,陈棉灿的心情激动起来,点点头说道:“好,是应该严办,柳市长,你下指示吧,我立刻去执行。”

柳擎宇并没有急于做出指示,而是先让自己心情平复了一下,前前后后仔细琢磨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样吧,棉灿,你把艾琨、臧东升同志给我叫过来,让他们直接到我的办公室召开一次紧急会议。”

陈棉灿立刻点头出去落实了。

20分钟之后,艾琨、臧东升两人急匆匆、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

柳擎宇先让陈棉灿把调查小组得出来的初步调查结果像两人再次讲述了一遍,随后柳擎宇看向臧东升说道:“东升同志,你是什么意见?”

臧东升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严厉追责,绝不姑息身为一名党员干部,竟然敢参与到这种利益集团中来,我们鹿鸣市纪委主管范围内的官员,不管涉及到谁,我们市纪委绝对不会姑息,一定会一查到底。”

说道此处,臧东升苦笑着说道:“不过柳市长,如果这起事件中要是前侧到省里一些部门的领导的话,我们市纪委可就无能为力了。”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现在我们先针对市一级的人员展开动作,至于省里的那些人,现在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前,我们是绝对不能动的,否则的话,反而会被别人给抓住漏洞,狠狠的咬上一口。”

臧东升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柳市长说的有理。”

随后,三人又秘密商量了20多分钟,把所有细节全都谋划得差不多之后,臧东升和艾琨便离开了。

这天晚上,对鹿鸣市公安局和市纪委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市纪委首先出动,鹿鸣市公安局鹿鸣市交通局局长刘子光、建设局局长陈三品、鹿鸣市公安局副局长

鹿角县公安局局长刘彦直、副局长郭松民被双规,鹿角县县长朱林志被诫勉谈话,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得知消息之后,脸色苍白,连夜赶往鹿鸣市。

鹿鸣市这边,鹿鸣市公安局副局长韩凌云暂时被停职。当晚,鹿鸣市公安局展开大规模行动,韩凌云弟妹吴小涵、省交通厅副厅长褚广志之子褚小强、副厅长冯宇飞之子冯天聪全部被市公安局从他们家中或者单位带走。尤其是冯宇飞之子冯天聪在被带走的时候,正在和其父亲冯宇飞一起在厅长马明华家里吃饭,市公安局的人按照流程来到马明华家中,直接当场出示证件,将冯天聪给带走了。

当时,马明华大发雷霆,怒斥市公安局带队人员王小平,坚决护住冯天聪,不想让市局带走。

王小平直接很恭敬的却又很坚决的说道:“马厅长,对不起,我们这次行动是奉了柳市长的指示采取的全市统一行动,希望您不要为难我们,我们只是下面的办事人员,而且我们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我们可以接受大家的监督,而且您是厅长,您完全可以通过正常途径来投诉我们,而且今天我们过来的时候,身上都带着取证录像设备,希望您不用为难我们,否则的话,我们回去之后,肯定要把录像视频交给上级领导的,到时候恐怕对双方都不是很好。”

王小平说话的时候不亢不卑,让马明华十分不舒服,尤其是当他指出身上携带着取证录像设备的时候,这才注意到,其中一名警察的头上戴着警帽上似乎有光线闪烁,很明显是警用特制取证设备,而且后面一名警察手中还拿着手持式录像机正在拍摄着整个执法过程。

看到这里,马明华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冷冷的看了王小平一眼,冷哼了一声,轻轻点点头说道:“好,好一个文明执法啊,你们鹿鸣市公安局还真是很有特点啊。”

说完,便坐下不说话了。

对于他而言,这是在他的家中,如果被这些人从家中把冯天聪给带走的话,他会很没有面子的,但是,如果他强行出头,虽然暂时可以阻止冯天聪被带走,但是那样的话,自己也将会被推到风口浪尖,这对他来说十分不利。所以,这个时候,他宁可丢一点面子,也绝对不愿意因此而丢掉主动权。更不愿意把自己给搭进去。

等到冯天聪被王小平等人带走之后,冯宇飞脸色那叫一个难看,而冯宇飞的老婆却直接坐在那里哇哇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马厅长,您可以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们天聪啊,他可是一个听话老实的好孩子啊,从来没有干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这些鹿鸣市公安局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您和省厅的领导关系好,您看您能不能动用关系向鹿鸣市方面进行施压啊。”

“好了,别在这里捣乱了,你先回去吧。”看到老婆一直在哭哭啼啼的,冯宇飞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怒声呵斥道。

“你这个杀千刀的,冯天聪不是你的亲儿子吗?他都被人家警察给带走了,你不想办法救救儿子,还有心情来训斥我,你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爹啊,儿啊,你好苦命啊……”

这女人一旦撒泼起来,可是根本不跟你讲道理的。

看到眼前这种情况,冯宇飞也有些棘手,虽然他也是副厅长的级别了,但是在家里,他对这个老婆还是有些畏惧的,他是属于典型的妻管严。

看到这种情况,马明华脸色一沉说道:“小夏啊,你先别在这里哭闹了,那样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先和你嫂子去她的房间里坐一会儿,我和老冯去书房静一静,好好商量商量,你放心吧,这天啊,塌不下来,他们鹿鸣市不可能为所欲为的。”

说着,马明华冲着冯宇飞招了招手,两人向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进了书房,关上房门之后,冯宇飞的身体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马厅长,这次我们麻烦了。”

马明华的脸色显得十分阴沉,却一直沉默不语。

冯宇飞见状,叹息一声说道:“真没有想到,柳擎宇那边竟然行动这么快,我怀疑他们连证据都没有找全呢,就开始采取抓捕行动了。”

马明宇依然沉默不语。

冯宇飞心中更加着急了,要知道,被抓的人可是他的亲儿子啊。

“马厅长,这次,您可一定要出手相救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说话之间,冯宇飞似乎一瞬间老了十多岁一般,声音中流露出一股股的无奈和懊丧。

马明华沉吟片刻之后,这才缓缓说道:“姑且不论鹿鸣市到底有没有找到证据,但是我认为,以柳擎宇的个性,既然他敢让市公安局采取行动,肯定不可能无的放矢,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强行通过省公安厅向鹿鸣市公安局施压的话,不仅不能起到任何的作用是,甚至有可能会适得其反,反而让我们变得更加被动。柳擎宇的个性你不应该不了解,上次你不是亲自和他见面谈过了吗?”

听马明华这样说,冯宇飞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上次和柳擎宇的那次会面让他印象深刻,他能够感觉得到,柳擎宇此人做事是多么的强势。

刚才王小平也说得非常清楚了,今天晚上市局的行动是柳擎宇亲自指示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算是再怎么施压恐怕也无济于事,尤其是今天已经有很多人向柳擎宇施压不希望他继续深入调查市三建的问题了,但是柳擎宇却依然一意孤行,而且采取了如此雷霆行动,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这说明柳擎宇对于那些求情电话根本就没有在意,反而用实际行动在进行着反弹,用行动来表明他的立场和态度。

“马厅,既然施压这一步我们走不通,那应该怎么做才好呢?您是知道的,天聪这个还是一向老实,不是很成熟,如果真的到了公安局,经过那些审讯专家一番心理战进行威慑的话,很有可能会说出很多不应该说出来的话啊,到那个时候恐怕事情就真的麻烦大了。”为了救出自己的儿子,冯宇飞无奈之,也只能使出杀手锏,逼着马明华与他站在一起想办法了。

马明华岂能不明白冯宇飞的意图,他苦笑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宇飞啊,这件事情你尽管放心,我肯定不可能袖手旁观的,我们必须要尽快把天聪给救出来,这一点根本不用你说。只是这办法嘛,我们必须要好好的琢磨一下,怎么样才能在我们掌控的范围之内逼着柳擎宇把天聪给放了呢?甚至逼着柳擎宇放弃对此事展开深入调查呢?”

冯宇飞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如果要是在我们掌控范围内逼柳擎宇就范的话,我们唯一能够动用的只有我们的权力,而我们交通厅的权力怎么样才能真正卡住柳擎宇的脖子,逼着他不得不妥协退让呢?”

听到冯宇飞在那里喃喃自语,马明华突然眼前一亮,突然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有了,我有办法了,这一次,我们要给柳擎宇来一招釜底抽薪,逼着他做出巨大的让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