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7章 严办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2-30    作者:梦入洪荒

当马明宇把所有事情全都汇报完毕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沉吟片刻,柳擎宇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委书记沈鸿飞的电话:“沈书记,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

沈鸿飞苦笑着说道:“柳擎宇啊,有啥事你尽快说,再有几分钟我就要上飞机了,去燕京市开会去。”

柳擎宇三言两语把市三建的问题跟沈鸿飞说了一遍,征询道:“沈书记,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沈鸿飞眉头紧皱,此刻,柳擎宇听到手机里传来催促旅客登机的声音。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只有沈鸿飞迈步向前走路的声音微微可闻。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沈鸿飞沉声道:“柳市长,这件事情你全权处理吧,不过呢,我提两点原则,第一,务必要确保整个深水港一期工程的大局,项目不能受到影响,第二,要尽可能的压低负面影响,确保项目顺利进行。不要引发省里某些领垩导对我们这个项目反弹过大。”

沈鸿飞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疲惫。

柳擎宇只是略微品味一下,便分析出来了,从沈鸿飞的话里话外意思来看,沈鸿飞似乎对于自己现在所调查之事还是有所了解的,而且他似乎比自己还多知道一些内幕。

柳擎宇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沈书记,这件事情我不会有任何妥协,我会严厉追究,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只要敢在我们鹿鸣市这种重量级项目上动手脚的,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这是原则问题。”

沈鸿飞早就猜到柳擎宇肯定会这样说的,也只能苦笑叹息说道:“好吧,你看着办吧,注意大局。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

柳擎宇点点头:“我知道。”

以沈鸿飞对柳擎宇性格的了解,他非常清楚,这次事件的幕后问题到底是什么,一旦柳擎宇查清楚之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此一来,恐怕鹿尾岛这个项目很有可能又要面临波折了。如果要是自己在鹿鸣市的话,也许还可以好好的劝一劝柳擎宇,但是现在,自己马上就要上飞机,错过最好的时机,就算是相劝恐怕也很难了。再说了,沈鸿飞也是刚刚知道整个事情的内幕不久,而说实在的,沈鸿飞对于此事的内幕相当不爽,所以,这一次,他干脆也就不去规劝柳擎宇了,他相信柳擎宇肯定能够处理好此事的。

柳擎宇这边刚刚挂断电话,手机便再次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上的号码,柳擎宇眉头微微一皱,略微沉吟一下,便对马明宇说道:“明宇同志,你立刻赶去市三建那边,务必要保护好那些账目的安垩全,市审计局的人会马上过去对所有账目进行审计,等他们审计完成之后,你们也要做好这些账目的安垩全保护工作,我估计很有可能不排除某些人会想办法毁灭证据的可能性。”

马明宇闻言顿时神情一凛,点点头说道:“好的,我明白了,柳市长请您放心吧。”

马明宇离开之后,柳擎宇这才接通了电话,笑呵呵的的说道:“王市长啊,好久没见了,你老兄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怎么,又到我们鹿鸣市开会了?”

柳擎宇嘴里的王市长是天涯省海飞市市长王宏伟,两人是在天涯省里开会的时候认识的,聊得还算投机,柳擎宇后来也对王宏伟做过一番了解,知道此人在工作上还是颇有能力和建树的,一些工作思路也挺有想法的。

王宏伟立刻笑着说道:“柳市长,这你可误会了,我现在人还在海飞市呢,再说了,天涯省里有没有会你老弟信息可比我灵通多了,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啊,也是无奈之举,受人之托,实在是推辞不掉,但是你老弟的性格我又非常了解,所以啊,这事情还真让我郁闷了。”

柳擎宇闻言,基本上便把王宏伟这个电话的意思猜了个七七八八,便笑着说道:“王市长,该不会是有人托你为我们鹿鸣市市三建的事情说情的吧?”

王宏伟立刻点头说道:“是啊是啊,还是你柳老弟比较敞亮,既然你都猜出来了,我也就直接说了吧,是这样的人,省里有个朋友托我跟你说一声,希望你能够在市三建的事情上适可而止,差不多就行了。”

说道此处,王宏伟苦笑着说道:“柳老弟,你的性格我明白,但是这话啊,我也实在推辞不过,只能原话转达,怎么做呢,你自己决定啊。”

听王宏伟这样说,柳擎宇笑了笑,随即问道:“王市长,恕我冒昧的问你一句,在这起事件中,你有没有牵连其中。”

柳擎宇对这个王宏伟还是比较看重的,所以,他非常不希望王宏伟牵扯进去。

王宏伟连忙笑着说道:“柳市长,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绝对没有牵扯其中,只是省里有朋友曾经对我有过一段人情,今天打电话找到我了,让我给你传个话,我推辞不过,只能如此了。”

柳擎宇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点头说道:“好,只要你没有牵扯进来就好,不过老王啊,我还得提醒你一句,这件事情,离他有多远就躲多远,我估计,很有可能会在天涯省引发一场小规垩模的地震。”

听柳擎宇这样一说,王宏伟吓了一跳,瞪大眼睛说道:“柳老弟,这事情这么严重?”

柳擎宇嗯了一声:“我打算一追到底,不管涉及到谁。”

挂断电话之后,王宏伟的手机很快就再次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之后,便听到一个十分深沉的声音响起:“小王啊,你跟柳擎宇传达我的意思了吗?”

王宏伟苦笑着说道:“老领垩导,我已经跟柳擎宇说过了,他未知可否。”

对于柳擎宇的刚才跟他说的那番话,他并没有向老领垩导和盘托出,因为他能够感受到,柳擎宇先问他有没有牵扯进来然后才表态会严查到底,这说明柳擎宇还是比较看重自己这个好朋友的,所以,他不打算出垩卖柳擎宇,哪怕对方曾经是自己的老领垩导,而且从柳擎宇的意思他可以听得出来,恐怕自己这个曾经的老领垩导也牵扯其中。

“哦,未知可否,我知道了。”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后的半天时间里,柳擎宇的手机接连不断的响起,几乎隔个半个多小时,就会有一个求情电话打进来,希望柳擎宇在市三建的问题上能够高抬贵手,不要追查得太狠了。

这些求情的电话有些人语气比较婉转,但有些人则是语气稍显强硬,对于这些电话,柳擎宇全都是不咸不淡的回应,只是说自己会公事公办,没有向任何一方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不过柳擎宇相信那个幕后操控众人说情的人肯定能够猜到自己的真实意图,那就是这件事情肯定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傍晚时分,马上就要下班了,陈棉灿脸色有些凝重的走进了柳擎宇的办公室。

“柳市长,有些事情已经查出来了。”陈棉灿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沉重。

“都查出了什么?”柳擎宇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来看着陈棉灿。

“经过公垩安、纪检、审计等多个部门的联合调查,发现在这次鹿尾岛基础设施一期工程建设上,形成了一个以鹿角县交垩通局、鹿鸣市交垩通局某些人员为依托,通过交垩通、运管等部门的违规、强制罚款为手段,通过市三建为平台,在项目工程建设的运输、原材料供给等问题上形成了一个黑白结合的利益集团,鹿角县公垩安局局长刘彦直牵扯其中,我们鹿鸣市交垩通局局长刘子光、建设局局长陈三品也牵扯其中。根据调查组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省交垩通厅副厅长褚广志之子褚小强、副厅长冯宇飞之子冯天聪也牵扯其中,是这个利益集团的幕后分红者,同时,市公垩安局副局长韩凌云弟妹吴小涵也是这个利益集团的分红者,这些都是根据我们对市三建银行账户往来账目得出来的调查结果,目前这个结果外面还不知道,但是估计这个信息肯定瞒不了多久。”

听到陈棉灿的汇报,柳擎宇脸色顿时便一沉,心中波澜起伏,有些伤心、失望,有些愤怒、抓狂,他虽然猜到市三建的事情肯定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认真一调查,竟然从中找出了这么多的蛀虫。

这些人隐匿在市三建这个平台之后想要做什么?无非就是利益罢了!但问题是,他们取得利益的方式也太过分了!竟然相互勾结,黑白勾结,用这种近乎于掠夺的方式去吸取项目中建设商的血液。

要知道,建设商可是要赚垩钱的,一旦被这些蛀虫们吸食的血液过多的话,一旦项目到了建设商的亏损线上,他们还能保证项目的工程质量吗?

难!很难!

他们这样做的结果怎么样?肥了自己,亏了建设商,直接影响项目结果。

应该怎么处理?

想到此处,柳擎宇双眼中寒芒一闪,咬着牙说出了两个字:“严办!”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