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2章 意图遮掩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2-27    作者:梦入洪荒

听柳擎宇这样一说,金政焕立刻紧皱起來。

别说是今后再继续搞了,就是这次搞了这么一次,就已经让他感觉到浑身毛骨悚然。身为一名韩国监理公司高管,对于华夏的一些规则他还是非常了解的。他非常庆幸,这次遇到的鹿鸣市市长柳擎宇是一个如此开放、如此公平、如此公正的人,他非常清楚,如果要是把柳擎宇随便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这一次他们监理公司可就危险了。类似的事情他不是沒有遇到过,而且以前遇到的事情比这种事情小很多,但是那一次,对方出面的还根本不是市长,仅仅是一名普通的办公室主任,直接抓住了他们监理公司的一点点的小问題,便小題大做,最终监理公司不得不花了100多万元才摆平了那位办公室主任。

金政焕沉思良久之后,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市长,你看有沒有可能是这种情况?由于我们监理公司是外国公司,而一般你们国内的这种工程项目大部分由国内监理公司所拿下,但是这一次,你们鹿鸣市偏偏让我们中标,所以有些监理公司怀恨在心,想要故意找我们的麻烦,找我们的问題,最终想要把我们给赶走,从而让国内监理公司中标这个项目,据我所知,在这次的监理投标中,排在我们之后的监理公司是你们天涯省的一家大型监理公司,一旦我们公司出事最终放弃这次项目的话,那么那家监理公司将会成为替补中标公司。”

说道此处,金政焕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柳市长,我能不能问一问,这一次,为什么在各种评分都相差不多的情况下,你们鹿鸣市的评标委员会最终选择我们韩国公司中标,而不是由你们国内的公司中标?”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选择你们中标有两个原因,第一,你们公司在国际上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而且你们公司在工程监理中一直都采取最严格的监理标准來展开工作,而且你们虽然严格,却并不古板,都是把当地的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相互结合,取其质量最好的标准。这一点是我们评标委员会比较欣赏的。至于第二点嘛……”

说道此处,柳擎宇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至于第二点,根据我对国内建筑监理市场的了解,国内的一些建筑监理公司很多都存在着严重的私相授受的问題,一些监理工作人员在项目监理过程中,很容易抵制不住建设方的利益诱惑和美**惑,最终在一些大型重要的工程项目中对于建设方在建筑材料、工程质量中存在的问題视而不见,甚至帮忙打掩护,最终导致很多大型民生项目变成了豆腐渣工程。而且目前,我们国内有些地方对于这种大型项目的舆论监督以及民众监督制度并不健全,即便是有相关的制度也相当于摆设,监督职能近乎于闲置,而我们鹿鸣市这种情况也十分严重。因此,我们选择你们一家外国公司作为监理公司也算是适得其所吧!”

说道此处,柳擎宇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來:“金政焕先生,在这里我再次严肃的向你以及贵公司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在整个工程监理过程中,务必要确保所有流程公平公正公开,坚决不允许发生质量问題,绝对不能与建设方私相授受,一旦被我们发现,我们将会启动最为严厉的追责程序。”

金政焕闻言脸色一凛,随即表情认真的说道:“柳市长,这一点请你放心,我们韩国景福监理公司是绝对专业、绝对职业的监理公司,我们对每一名监理人员都有着严格的职业要求,他们绝对不会也不敢在工作中做手脚,因为我们有着严格的法律追责程序,一旦被发现存在问題,不仅将会丢失工作,注销职业资格证,永远无法从事这个行业,还将会有牢狱之灾,其违法、违规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他们不敢这样做。所以,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相信,从柳智敏他们两人的事件中您应该也可以看出我们工作人员在工作上的态度了。或许,他们有自己的缺点,但是工作起來绝对认真。”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对于金政焕的话比较认可。

这时,付斌突然说道:“柳市长,听你们的对话,我倒是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柳擎宇和金政焕同时一愣,看向付斌。

付斌沉声说道:“柳市长,您看啊,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性,第一,就像金政焕先生说的,确实有国内监理公司盯上了这个项目,所以采取手段想要设计陷害该公司,把他们赶走进而得以中标。但是呢,仅仅是有这么一点,就采取这种行动动机还是不够,因为即便是真的出现了这种问題,我们鹿鸣市也未必会把韩国监理公司辞掉,而且到现在为止,对方除了采取了市长信箱举报的方式之外,并沒有采取其他行动,包括举报邮件中所宣称的向媒体曝光。这说明对方很有可能知道我们会追查到其中的真相,所以害怕引火烧身。

但是,如果对方真是这样想的话,那么有一点又解释不通 了,他们既然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为什么还要这样去做呢?貌似不合情理啊?沒有任何人会做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我认为,对方这样做还要其他目的,而我认为,对方的这个目的应该是为了转移柳市长您的注意力,我估计很有可能是您的某些动作引发了某些人的心中不安,很有可能会触碰到那些人的利益。”

听完付斌的分析,柳擎宇的脸色立刻凝重起來,眉头紧皱,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付斌的这番话确实提醒了柳擎宇。

付斌说的沒错,在这段时间内,柳擎宇在忙着正常工作之余,确确实实把一些闲暇时间放在了思考这件事情上,也为此操心不少。

如果真的如同付斌所说的,那么到底自己的什么行为触犯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经呢?

想着想着,柳擎宇的脑海中开始把这些天经历过的事情如同过电影一般在脑海中回放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柳擎宇被惊醒,拿出手机一看,是乔建立打來的电话。

柳擎宇立刻接通了:“乔建立,什么事情?”

“柳市长,我布设在工业园区附近的一个眼线刚刚给我传來一个最新消息,说是在前往工业园区的道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严重超载的运送渣土的运渣车与一辆载着10名民工的面包车相撞,并因此发生侧翻,压在了一辆普通轿车的身上,事发现场造成7名民工以及小轿车里面3人当场死亡!有十多人因为发生连环追尾而受伤,其中4人伤势严重!事故发生之后,附近的交通协警人员立刻封锁了现场,并且派出拖车想要立刻清理现场,毁灭证据,不过由于事发现场中发生追尾的汽车有2辆是附近村庄的汽车,尤其是那辆被运渣车压瘪的小轿车也是附近村子的汽车,所以,那些鹿角县交通协警的行为被附近一些村民给阻止了。

不过协警们似乎接到了某些指示,坚决要清理现场,说是为了尽快恢复交通畅通,那些村民不干,现在双方已经对峙起來,而且我还得到消息,目前,鹿角县已经派出了大批的警力赶往现场进行支援,虽然不确定他们到底做什么,但是我估计这里面的情况恐怕不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的。他们那么着急的想要恢复交通、清理现场肯定是有猫腻!因为按照正常的交通事故处理流程,至少应该等保险公司以及交警、警察到现场进行勘测、拍照、取证之后才能移动,但是那些协警却急吼吼的立刻采取行动,恐怕是想要掩饰什么东西。”

听乔建立说完之后,柳擎宇突然眼前一亮,这一刻,一直想不明白犹如迷雾一般的监理人员被设计陷害一案突然拨开了,他这才想起來,前几天自己去工业园区视察的时候发现的大批运输车全都有市三建标识的那件事情。现在回想起了,那个事情也是诡异无比啊。而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很显然肇事车辆肯定是市三建的。而那些协警们为什么打算立刻清理现场?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

想到此处,柳擎宇立刻说道:“乔建立,你现在在哪里?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想办法阻止现场被清理,就说是我说的。”

与此同时,柳擎宇立刻给市公安局局长艾琨打了个电话:“艾琨,你现在立刻从市局抽调几十名精锐警力赶往鹿角县工业园区,距离工业园区不远的道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现场很有可能会发生严重对峙事件,你要想办法控制整个事态,确保事态不要激化!我也将会马上赶过去。”

说完,柳擎宇站起身來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付斌,你替我送送金政焕先生出去,我得立刻赶往工业园区方向,那边要出大事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