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9章 没有义务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2-25    作者:梦入洪荒

ps:刘小飞的故事正在梦梦的微信公众号和qq公众平台上进行连载,微信搜索mrhh_17k或者梦入洪荒,qq联系人里选择添加-找服务-搜索梦入洪荒或者mengrhh选择关注,查看历史信息就可以看到最新的刘小飞的故事了。

金政焕听柳擎宇这样问,有些诧异的看着柳擎宇,很是错愕的反问道:“柳市长,我们有义务向你们鹿鸣市反映这些问題吗?”

“难道你们沒有吗?”柳擎宇皱着眉头问道。

金政焕脸色立刻严肃起來,表情认真的说道:“柳市长,请您注意一点,我们是监理公司,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监理,而不是干别的无关的工作,我们监理的工作是四控三管一协调,四控是进度控制、质量控制、成本控制、变更控制,三管是合同管理、安全管理、文档管理,一协调是沟通与协调业主、承建方、设备和材料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只要在我们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们韩国景福监理公司绝对不会推辞,如果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沒有干好,你们鹿鸣市完全可以按照相关的合同对我们进行处罚甚至解除合同,我们沒有任何的怨言和不满,但是,凡是超出我们监理公司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我们沒有任何义务却做,就像你说的这件事情,我们确实知道,也碰到了,但是我们不会去管,因为这是你们鹿鸣市市政府的事情,与我们沒有任何关系。”

金政焕说话的时候语气极其强硬,沒有一丝一毫妥协的意思。

柳擎宇听到金政焕的回答,眉头微微皱起,开始沉吟起來。

本來,柳擎宇气势汹汹的把金政焕喊过來是因为盛怒之下,他对金政焕和韩国监理团队产生了不信任感,他怀疑这么重要的事情韩国监理团队不可能沒有遇到,不可能不知道的,所以,在这种先入为主的情况之下,柳擎宇便决定把金政焕喊过來好好的交流沟通一下。

此刻,柳擎宇听完金政焕的辩驳之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把金政焕喊过來的行为确实是有些冒失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是站在一名华夏人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題的,但是对方是韩国人,整个监理团队也是韩国监理团队,他们做事有他们的风格,就像刚才金政焕说的那样,他们是监理公司,工作主要是四控三管一协调,在工作范围之外的事情,他们确实沒有义务去管。而且韩国人也是精于政治的,他们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又岂能猜不到在整个黑幕的背后,肯定有鹿鸣市的领导层牵扯其中啊?既然猜到了这种可能,他们一个外国公司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卷入其中呢?他们只要把自己分内之事做好,确实沒有人敢轻易找他们的麻烦。

想到这些之后,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点点头说道:“嗯,那就好,金政焕先生说得很有道理,你们确实沒有义务向我们反应这些事情。不知道现在你们监理团队工作进展如何?顺利不顺利?有什么需要我们鹿鸣市方面进行协调的吗?”

金政焕笑着说道:“柳市长,目前我们的工作进展还算顺利,不过现在有些建筑商对我们的监理工作还是有着很大的抵触情绪的,不过好在到现在为止,我们双方虽然有所冲突,但是基本上双方还是彼此理解的,我们监理方也无意把矛盾扩大,所以,这些细节之事就不向你们鹿鸣市市政府进行反应了。

不过呢,我也得给柳市长您提个醒,我们现在不反映问題不代表今后不反映问題,还有一点,我们韩国监理公司在监理的过程中,是严格以最优质的质量标准來作为监理标准的,如果某个国际标准高于你们的华夏国标,那么我们在监理的过程中会使用国际标准來进行项目质量的评判,如果是某些标准你们华夏国标高于国际标准,那么我们就按照你们华夏的国标來执行监理工作,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保质保量按时完成整改项目!所以,不排除在今后的监理工作中因为理念不同而与整个项目的建设商之间产生冲突的可能性。还希望你们鹿鸣市市政府有心理准备。”

听完金政焕的话之后,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满意的说道:“金政焕先生,对于你们韩国监理团队的这个理念,我代表我们鹿鸣市市政府表态,我们坚决支持你们的监理理念,而且我们在招标文件上也已经明确的注明,项目质量建设标准以我们华夏国标为最基本的建筑质量准绳,同时全面实施国际标准。这一点,在合同中也是有所规定的,所以,你们在执行过程中,完全可以按照你们的监理理念进行监理。如果发生冲突,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绝对站在最正确的一方。”

说这句话的时候,柳擎宇并沒有说完全站在韩国监理的一方,而是说站在最正确的一方。这是柳擎宇在保留一定回旋余地,因为如果监理公司在监理工作中出现问題,他是绝对不会给予支持的。

随后,柳擎宇又听金政焕谈了一些更加具体的细节问題,做到心中有数之后,就让金政焕回去了。

不过金政焕走了之后,秦猛的脸色却更加严峻起來。

虽然金政焕现在表现得看似十分认真负责,甚至对于沒有向鹿鸣市汇报此事的理由也解释的十分清楚,但是,柳擎宇却总是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心中有些不太舒服。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秘书长陈棉灿迈步走了进來,向柳擎宇汇报道:“柳市长,最近您的市长信箱里接到了几份举报信,说是韩国监理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监理过程中疏于职守,对监理项目质量把关不严,甚至还提供了一系列的照片。”

说着,陈棉灿把一份打印出來的材料递给柳擎宇。

柳擎宇接过材料,仔细的翻阅起來。

通过这些打印材料柳擎宇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两名韩国监理人员出现在鹿鸣市的一些娱乐场所,怀中抱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与之陪同的还有一些非监理人员,而举报材料上显示,这些非监理人员是一家建设商的工作人员,举报人对此提出严重质疑,因为按照监理规则,监理人员是不能随意接受被监理公司工作人员的请吃请喝请玩的,而现在,韩国监理公司工作人员竟然与被监理建设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出现在,那么这里面的猫腻可就耐人寻味了。

柳擎宇的目光默默的注视着这些材料,这些照片,眉头却是紧紧皱起,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

过了一会,柳擎宇看完这些材料之后,这才看向陈棉灿说道:“棉灿,对于这些举报材料,你怎么看?”

陈棉灿对于柳擎宇如此一问早有准备,直接说道:“柳市长,我认为这份材料出现的时机有些诡异。”

“哦?怎么个诡异法?说來听听。”柳擎宇对于陈棉灿这个提法很感兴趣。

陈棉灿道:“柳市长,我之所以说这些举报材料比较诡异是因为今天上午我登陆您的市长信箱去查看信息的时候还沒有发现这些材料。但是,这些材料却在您会见完韩国监理公司的负责人金政焕之后突然发送到市长信箱内,虽然这些举报材料的发送时间隔开了一两个小时,而且发送人和发送ip地址也是不同的,甚至连举报人的用词语气也不一样,但是,我认为,越是如此,越是显得举报人心中有鬼,否则的话,他干嘛要刻意隐瞒这一点呢?又怎么会选择在您见完金政焕之后才把这些举报材料发送出來呢?”

听陈棉灿这样说,柳擎宇似乎有所感悟,缓缓说道:“你的意思是,这次举报者举报韩国景福监理公司的目的并不单纯。”

陈棉灿肯定的点点头:“沒错,我是有这种感觉,这些举报者的动机确实值得怀疑。现在的问題却是,这些举报材料上提供的照片非常清晰,甚至还有视频材料,这说明举报者在拍摄这些材料之时是做了充分准备的,甚至是提前做好了布局,从而可以轻易的拍到这些视频和照片。最关键的一点,照片和视频里,韩国人员甚至建设公司人员对此丝毫沒有防备。这里面的事情就值得推敲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听到陈棉灿的陈述,柳擎宇的脸色也凝重起來。

事出反常必为妖!

从举报材料來看,照片、视频,证据貌似充足。至少可以说明一点,韩国监理人员确实与建设商的工作人员在一起吃喝玩乐了。而且还找了小姐。

但是,仅凭这些却并不能确认韩国人员违反了监理规则,因为照片上的非监理人员是建设方工作人员也仅仅是举报者自己说的,他却并沒有提供更多的证据,而这一点却需要鹿鸣市方面去调查。

再联想到对方举报的时间恰好是在自己刚刚会见完金政焕之后,这时间点卡的也太准了一些,这说明对方对金政焕的行踪了解的十分清楚,甚至对方估计到自己肯定会对金政焕和韩国监理团队产生一丝怀疑,顺着这个思路分析下去,那么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是想要把韩国监理团队彻底从鹿鸣市的项目中踢出去!

几乎是在那么一瞬间,柳擎宇突然想到了这个貌似完全不现实、不可能的可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