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6章 狡辩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2-23    作者:梦入洪荒

从现在这些人的表情神态柳擎宇可以看得出來,他们对刘彦直这个局长还是十分敬畏的,很有可能刚才那个人阻止杜老四继续说下去和刘彦直有关系。

刘彦直到了现场之后,立刻脸色阴沉着狠狠的瞪着杜老四等人说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知死活的要去砸柳市长的车子。”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但却又暗含深意。

杜老四等人连忙低着头低声的说道:“刘局,对不起,是我们错了,我们沒有按照流程办事,我们给县局丢人了。”

“哼,丢人,你们岂止是丢人那么简单,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严重影响到了我们整个鹿角县交通系统的声誉,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被开除了,后面的相关责任,会有相关部门对你展开追究的。”刘彦直说的义正词严,貌似公允,然而,柳擎宇却站在一边冷笑起來。

刘彦直表面上是在训斥这些人,是要追究这些人的责任,其实是想要包庇这些人,是想要把这些人弄走之后,让整个事情降温。

然而,柳擎宇却又岂能让他如愿。

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刘彦直,淡淡的说道:“刘彦直同志,据我所知,他们这些人都只是协警而已,我很纳闷,为什么他们这些协警就敢在此设卡拦车,违规罚款,而且他们干这件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这些时间里就沒有人向您交警主管部门反映这些问題吗,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样的话,你这个县局局长我看也干到头了。”

说话之间,柳擎宇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愤怒,同时也有几分威慑。

刘彦直一听,脑门上顿时就冒汗了,刚才他确实是想要告诉柳擎宇他不知道的,但是柳擎宇却一下子就把这个可能性给堵上了,很显然,如果他真的要说不知道的话,柳擎宇真的有可能会想办法把他这个县局局长给免了,要知道,他这个县局局长虽然牛逼,但是上一次柳市长可是直接把一个副县长给免了的,而且还是县委常委。

对于这样强势的人物,他可不敢跟柳擎宇硬碰硬,只能眼珠一转,改变了策略:“柳市长,这个事情我确实是听人反映过,不过当时我主要是考虑到他们这个地方比较偏僻,而工业园区的建设又十分重要,所以捉摸着在这边设个卡口用于盘查,对于确保整个工业园区进出车辆的安全、对于整个项目的安全也由一个很好的保障,本着顾全大局的想法,我狠狠的批评了他们交警支队的主要领导,让他们必须要严格执法,不能胡乱罚款,沒有想到他们竟然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不过您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的整顿一下交警支队的,绝对不会让他们再肆无忌惮的胡乱执法的。”

听到此处,柳擎宇内心深处唯有深深一声叹息,这个刘彦直,一看就是一个官场老油条,说道的话看似滴水不漏,但实际上,他却在言谈之中,把他这个当局长的责任第一个该摘了出來,如此一來,即便是对于这样的问題要进行问责,他只能是他去问责下属,而他却可以明哲保身,这样的人是柳擎宇最讨厌的,因为他们沒有担当。

柳擎宇只是冷冷的看了刘彦直一眼,随即淡淡的问道:“郭长德什么时候过來。”

刘彦直一愣,随即连忙说道:“郭书记正在往这边敢,应该很快就过來了。”

柳擎宇点点头:“好,那我就在这里等他。”说着,柳擎宇让程铁牛把汽车挪到一边,让出道路來,随即便站在路边默默的等待了起來。

此时此刻的那些协警们再也不敢拦路设卡了,将栏杆拆除之后,立刻走到了一边,默默的等待了起來。

这时,那些社会闲散人员见状转身就要离开,柳擎宇突然冷冷的说道:“你们都给我站在,一个都不能离开。”

听柳擎宇这样说,那些人顿时有些害怕了,他们不知道柳擎宇到底要把他们怎么样,不过这个时候,他们确实是不敢在胡乱动作了,刚才黑子那一枪的威猛霸道还深深的烙印在他们脑海中。

此刻,沒有了拦路设卡,整个道路拥堵不堪的状况很快得到缓解,进进出出的车辆不到10分钟便全都顺畅起來。

10分钟之后,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的汽车赶到了现场,下车之后,郭长德满头大汗的來到柳擎宇身边,有些尴尬的说道:“柳市长,对不起,我來晚了,我真沒有想到,我们鹿角县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您的车沒事吧。”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來得晚沒有什么,但是如果知错不改,那就麻烦大了,郭长德同志,我今天喊你过來,主要是想要让你亲眼见识一下你们鹿角县交警部门到底都干了什么事情。”

说着,柳擎宇用手一指旁边那些已经被拆除的简陋栏杆说道:“看到沒,那就是你们鹿角县交警部门聘请的协警拦路设卡的证据,据说他们一天仅仅是依靠再此拦路设卡、违规罚款就能够收入两三万元,而且他们还鼓励司机不开票收费,开票是200元,不开票是100元,还可以办理月票,收费只有500元,郭长德同志,他们可真是生财有道啊。”

柳擎宇说道这里的时候,郭长德的脸色已经黑了下來。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还有,郭长德同志,我很感兴趣的是,他们这一天收入这么多,不知道向你们财政部门上缴多少,会不会是全部进入了某些人的私人腰包或者是交警支队的小金库呢,会不会有人在里面有什么利益分配的问題呢,这些,你都可以自己去派人调查,我们市里不太感兴趣。”

说道此处,柳擎宇又用手一指旁边的那二十多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砸车工具的社会闲散人员说道:“郭长德同志,我真正比较重视的是这些人,你看到沒有,就是他们,在你们县交警支队协警们的召唤下冲了过來想要砸烂我的汽车,我很纳闷一点,你们县交警支队这些协警们到底是执法者还是强盗,不交罚款、不让拖车他们就要砸烂我的汽车,这样的行为和强盗、拦路抢劫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还有,市里是不是已经下达过相关的文件,严格禁止交通协警从事与违章违规处罚相关的执法工作,有沒有。”

柳擎宇突然大声的问道。

“有,有,有。”郭长德连忙答道,脑门上也冒汗了。

“既然有,那为什么你们鹿角县还出现这种问題,更为严重的是,还是协警与社会闲散人员相互勾结,近乎于拦路抢劫式的恶劣执法行为,这就是你们鹿角县落实市里相关政策的态度吗,你知道不知道,平时的时候,有多少投资商为了我们鹿鸣市的二期深水港项目会微服私访前來这个一期项目工地进行调查调研,你知不知道你们鹿角县在这里的恶劣行径会给我们鹿鸣市带來多么严重的恶劣影响,如果这里的事情被媒体曝光出去的话,你知道我们鹿鸣市整个市委班子会面临多么巨大的舆论压力吗,你知不知道一旦我们一期工程建设过程中出现问題,省里就有可能把二期工程以一些理由接管过去,这种严重的后果,你这个县委书记承担得起吗。”

柳擎宇一连串的质问,每问出一句,脸色就难看一分,而郭长德的脸色也就苍白一分。

如果按照柳擎宇这种思路去思考的话,郭长德突然意识到,他弄不好很有可能会成为鹿鸣市的罪人啊。

这可把他给吓坏了。

郭长德连忙说道:“柳市长,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们鹿角县管理不到位,是我们沒有对此高度重视,我向您道歉,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严格追究相关人的责任,绝对不会姑息和包庇,我们一定会尽快让这里尽快恢复正常。”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好,你今天的话我记住了,过段时间我还会下來视察的,你到底如何处理,如何去追究,我不管,我只看结果,如果我下次下來的时候,如果要是发现这边依然是毫无秩序,问題重重,到时候我看你们鹿角县的领导班子也该调整一下了,因为这次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事关重大,是我们鹿鸣市乃至天涯省的大型项目,如果因为你们鹿角县县委班子的问題而引发重大事件,那么这种后果我们鹿鸣市承受不起,到时候只能调整你们县委班子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道此处,柳擎宇突然眯缝着眼睛说道:“我最后提醒你一句,在这件事情上也不要矫枉过正,对于在这条道路上那些真正违规的车辆,该进行处理的也必须要处理,但是绝对不能影响到正常的通行。”

说完,柳擎宇乘车进入了工业园区,郭长德望着柳擎宇离去的方向,脸色阴晴不定,目光中充满了不满和焦虑,他知道,这一次,柳擎宇绝对是动了真怒。

PS:刘小飞的故事正在梦梦的微信公众号和QQ公众平台上进行连载,微信搜索mrhh_17k或者梦入洪荒,QQ联系人里选择添加-找服务-搜索梦入洪荒或者mengrhh选择关注,查看历史信息就可以看到最新的刘小飞的故事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