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适当让步,绝不妥协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2-2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心中的怒气狂奔了好一阵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变幻了一会儿,最终却还是长长重重的十分压抑的出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來说道:“这事情事关重大,我得去找沈书记好好商量一下,棉灿啊,你继续打探相关消息,越详细越好。”

陈棉灿立刻点头出去了,柳擎宇则径直來到沈鸿飞的办公室内。

沈鸿飞此刻正站在办公室的一侧墙壁前,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鹿尾岛大型项目施工建设规划图,正在背着手仔细的盯着图纸研究着。

扭头看柳擎宇进來了,这才转过身來,笑着说道:“柳市长,哪阵风把你给吹來了啊,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是你最忙碌的时候吧。”

柳擎宇立刻满是怨气的说道:“一阵歪风。”

“一阵歪风。”沈鸿飞重复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着柳擎宇,他和柳擎宇相处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看到柳擎宇带着如此明显的情绪來到自己这边,以他对柳擎宇的了解,他可是知道的,这家伙虽然看起來年轻,但是城府绝对足够深,思维足够缜密,一般情况下还是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怎么今天这个家伙竟然如此情绪的过來了。

沈鸿飞立刻意识到,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脸色也郑重起來:“柳市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柳擎宇这才充满愤怒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向沈鸿飞讲述了一遍。

沈鸿飞听到柳擎宇的讲述之后,脸色也立刻凝重起來,缓缓说道:“省厅的通知我也看过了,我还在纳闷呢,为什么省厅会下达那样一份通知呢,我感觉咱们鹿鸣市组织的这次招标绝对是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了啊,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问題的啊,沒有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内幕在里面,哼哼,多让两家建筑工程公司中标,一个标段那可是十來个亿的项目啊,如果好好干的话,赚个一两亿倒是沒有问題的,也无怪乎这些人眼红,但问題是,既然知道项目存在利润,为什么不在这次竞标的过程中公平公正的与其他公司展开竞标呢,为什么总是想要通过这种内幕交易來获取中标呢。”

沈鸿飞一边说着,一边眉头紧皱,脸色越发阴沉,右拳已经紧紧的攥了起來。

柳擎宇沒有说话,只是在默默的等待中沈鸿飞从愤怒中醒來。

过了一会,沈鸿飞才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市长,这事情你是什么态度。”

半个小时之后,柳擎宇从沈鸿飞的办公室内走了出來,脸色显得十分平静,再也沒有了之前那种怒火滔天的架势。

再次回到办公室,柳擎宇把陈棉灿喊了过來,说道:“棉灿,你跟那个中间人联系一下,告诉他,我要代表鹿鸣市私下里和那位副厅长见一面。”

陈棉灿一愣:“柳市长,我估计那个副厅长既然连面都不肯露的话,恐怕更不会见你的,他肯定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啊。”

柳擎宇却是很有信心的笑了笑:“放心吧,他肯定会见我的,否则的话,他们苦心孤诣营造出來的局面岂不是白费了,不过这些人确实非常狡猾,即便是见面,他们也不会真正直接说明真实意图的,他们是绝对不会给你留下把柄的。”

听柳擎宇这样说,陈棉灿这才点点头,当着柳擎宇的面拿出手机拨通了对方的电话,把柳擎宇的意思向对方传达了一下,对方沉吟了一会儿,这才缓缓说道:“陈秘书长,这事情我现在不敢做主,我得先问问那位领导的意思。”

陈棉灿轻轻点点头:“好,那你问吧,我这里等着你的回信。”

对方很快挂断了电话,过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对方才再次把电话打了过來,开门见山的说道:“陈秘书长,那位领导说了,可以与柳市长想见,今天晚上7点钟,在盛元茶馆218

包间想见,希望柳市长一个人前去。”

陈棉灿看向柳擎宇,柳擎宇轻轻点头。

陈棉灿立刻说道:“好,沒问題,柳市长这边已经答应了。”

晚上7点钟,柳擎宇准时出现在盛元茶馆218包间外面,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此刻,包间内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男人,正坐着茶几旁,悠然的泡茶,很娴熟的功夫,很讲究的细节,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一点,这位绝对是一个茶道高手。

看到柳擎宇走了进來,对方并沒有起身,只是冲着柳擎宇微微一笑,说道:“來,柳市长,坐下來尝尝我亲自泡出來的茶味道如何。”

柳擎宇也沒有客气,径直坐在此人对面,拿起此人刚刚倒进茶水的茶杯轻轻品了一口,随即使劲点点头,笑着说道:“真沒有想到,堂堂的省交通厅副厅长冯宇飞同志竟然是一位茶道高手啊,佩服佩服,这茶叶绝对不是一般的茶叶,这泡茶的功夫也绝对是专家级的。”

对面之人赫然是省厅副厅长冯宇飞。

冯宇飞闻言却是淡淡一笑:“柳市长,你太客气了,我不过是平时工作之余沒有别的爱好,就喜欢摆弄个茶茶水水的罢了,上不了台面的。”

随后,两人东拉西扯的谈了很多东西,却沒有一句切入到正題上的。

柳擎宇也看出來了,冯宇飞今天肯定是不可能首先开口谈及招标之事的,毕竟,这个事情他只能做,不能说,否则就会授人以柄。

柳擎宇见状,便笑着说道:“冯厅长,关于我们鹿鸣市大型深水港项目的事情,我有些意见和想法想和您聊聊。”

冯宇飞却是笑着摇摇头,轻轻的品了一口茶,淡淡说道:“喝茶喝茶,现在是非工作时间,我们就不要谈正事了,难得能够出來清静一下啊。”

装,绝对的装,柳擎宇早就看出來了,这家伙虽然表面淡定,但是眼神深处,已经有一丝焦虑之色了,很显然,他对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看法十分关注。

柳擎宇笑着说道:“冯厅长说的也是,现在是非工作时间,不适合谈正事,这样吧,我就是随意那么一说,冯厅长呢,你就是随意那么一听,也不用上心,谁让我这个人心中憋不住事呢。”

冯宇飞这轻轻放下茶杯,仰面靠在沙发上,笑吟吟的说道:“嗯,这样也好,我就做一个老实的听众吧。”

柳擎宇见状,恨不得把茶杯里的水直接泼到这家伙的脸上,然后大骂一句:“奶奶的,你还能再装逼一点吗。”

不过柳擎宇脸上却依然是笑吟吟的样子,缓缓说道:“好,那我就说了,冯厅长,在我们鹿鸣市鹿尾岛大型深水港一期工程接到省厅下发的违规通知书之后,我们鹿鸣市高度重视,我和沈书记认真沟通了一下,我们认为,省厅身为督查机构,省厅的意见我们鹿鸣市肯定是要高度尊重的,我们鹿鸣市愿意就此项目进行重新招标。”

冯宇飞虽然沒有说话,但是听柳擎宇说愿意二次招标,立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鹿鸣市方面不肯妥协屈服,非得把这件事情闹到省里去撕逼,那样的话,即便是他们这边最终获胜了,恐怕省厅也也只能是惨胜,最终肯定会引发省领导的不满,尤其是杜省长这位非常支持柳擎宇的大领导肯定会对省厅不满,进而有可能会导致省厅人事变化,这一点,绝对是有可能发生的,这也是为什么省厅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小心翼翼,他这个副厅长要通过一个中间人來摸一摸鹿鸣市方面的真实意图,确定柳擎宇要和他见面之后才肯露出本尊了。

现在,鹿鸣市愿意做出让步,重新招标,这一点还是让他比较满意的,不过他最关心的却并不是这一点,而是鹿鸣市愿意不愿意增加两个省里的建筑企业中标的名额。

柳擎宇看到冯宇飞的表情,心中冷笑了一下,嘴里继续说道:“我们重新组织一次招标,这沒有任何问題,不过,冯厅长,我再次再次郑重、严肃的强调一点,我们鹿鸣市绝对不会做出任何暗箱操作、内定中标名额之事,也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任何人、任何势力在我们鹿鸣市私下里操作这样的事情,只要我们一旦发现,会立刻进行严肃处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不管是我们天涯省的企业也好,省外的企业也罢,任何人要想在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中中标,必须要靠真实实力,必须要靠公平公开公正的竞标才能中标,这一点,我们鹿鸣市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妥协,沒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否则我们无法面对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无法面对自己内心深处良心的谴责,至于监理公司的招标,我们鹿鸣市绝对不会重新展开二次招标,就以这次的招标结果为准。

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利用这一点來对我们鹿鸣市进行无底线刁难的话,我们鹿鸣市会毫不犹豫的团结起來,和他们撕逼到底,绝不后退分毫,哪怕是把官司打到燕京去,我们也绝对不会妥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