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异想天开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1-12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为什么不接杜御风的电话呢?其实是有原因的。

此刻的柳擎宇正坐在沈鸿飞的办公室内,跟沈鸿飞聊着关于鹿尾岛的事情,为了能够更好的和沈鸿飞之间沟通此事,柳擎宇破例将自己的手机调整到了静音状态。

柳擎宇神色郑重的说道:“沈书记,我这次找你來主要是想要向你汇报两件事,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刚刚叫停了鹿角县与日本投资商之间就鹿尾岛的旅游开发合作,第二件事情是关于由我们鹿鸣市牵头组织对鹿尾岛进行深度开发的建议。”

沈鸿飞听到柳擎宇所说的两件事情都是和鹿尾岛有关,他的脸色也凝重起來。

关于鹿尾岛的事情他现在还沒有得到相关的信息反馈,所以并不知道柳擎宇叫停了此事,不过沈鸿飞却非常清楚,柳擎宇单方面叫停鹿尾岛的合作恐怕会引发很大的争议的,因为这件事情他这个市委书记根本就不知道,也沒有提前得到柳擎宇的知会。

想到此处,沈鸿飞皱着眉头说道:“柳市长,你先说说第一件事情,你为什么要叫停鹿尾岛的旅游开发项目,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啊。”

柳擎宇把黑子叔叔的反馈意见简单的叙述了一遍,随即强调道:“沈书记,鹿尾岛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周边特殊的海况,所以,具有相当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如果该岛一直处于无人状态倒也沒有什么,但是,如果一旦岛上有了常驻居民,尤其是外国人,那么该岛就将会对我国的国防安全产生十分严重的影响,所以,此岛绝对不能交给外国人由外国人去独自开发。而且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鹿角县与日本三一旅游集团马上就要签订合同了,所以,我不得不在沒有上常委会讨论的情况下,先直接以我个人的名义叫停此事,我这次过來就是先向你这里备案的,以免有人那这件事情來做文章暗中阴我,当然了,我也希望我们鹿鸣市能够在常委会上讨论通过关于禁止鹿尾岛由外资进行商业开发的相关文件,因为我完全可以肯定,如果我们真的要那样做的话,那么军方有关部门肯定会介入的。这是在给我们军地双方之间制造麻烦。”

沈鸿飞自然清楚柳擎宇的身份背景,所以,柳擎宇说出这样的话他并不感觉到意外,所以,等柳擎宇说完之后,沈鸿飞立刻沒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好,这个沒问題,今天下午我们举行例行常委会的时候,你直接在常委会上提出來就可以了,我会支持你的提议的,天大地大,国家安全最大,这一点,沒有任何的例外可言。任何的商业利益、政治利益都大不过国家利益!”

沈鸿飞说的斩钉截铁,态度坚决,柳擎宇听完频频点头,对于沈鸿飞的觉悟还是相当认可的。

“好了,你说说第二件事情吧,你说由我们鹿鸣市牵头对鹿尾岛进行深度开发,如何开发?”沈鸿飞直言不讳的说道。

柳擎宇随后就把整个鹿尾岛的详细情况跟沈鸿飞描述了一遍,等他描述完之后,这才说道:“沈书记,鉴于鹿尾岛得天独厚的区位地理优势和深水优势,我认为,把这个海岛进行吹填扩充之后,完全可以把他打造成一个天然深水港,而这个深水港项目一旦建成,将会对我们鹿鸣市的经济发展起到巨大的无法估量的拉动促进作用,而且整个项目建设过程以及建完之后,可以解决我们鹿鸣市大量的就业问題……”

随后,柳擎宇洋洋洒洒的条分缕析的为沈鸿飞进行了深水港项目建设的诸多好处。

费了很多的口水终于讲完之后,柳擎宇的目光看向沈鸿飞的脸庞,想要观察一下沈鸿飞的表情。然而,让柳擎宇十分失望的是,沈鸿飞听完之后,并沒有柳擎宇预想的那样,对这个项目充满了期待,相反的,沈鸿飞那眉头皱的似乎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沉默了一会,沈鸿飞缓缓说道:“柳市长,恕我直言,你的这个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了,抛开之前那么多任的市长、市委书记从來沒有人提及鹿尾岛深水港开发项目不谈,就算是我们鹿鸣市真的决定要建设这样的港口,你有沒有想过,这个鹿尾岛是一个什么样的岛?这可是一个离岸岛屿,并不是像青岛那样的陆基岛屿,而且你也说了,这个海岛的面积并不是很大,需要进行吹填作业,如此一來,整个岛屿的建设资金将会是空前巨大的,沒有几千亿的资金投入进來,整个项目根本无法建成,我的柳市长啊,这可是几千亿的资金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知道你很善于招商引资,但是,这样一笔巨额资金的投入,就算你再有本事,也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

而且,这么大型的项目开发需要通过多少关卡,哪里有那么容易搞成,而且就算真的搞成了,你可不要忘了,我们鹿鸣市可还有其他的港口呢,这鹿尾岛的建设是否会对其他港口的运营产生负面作用,有沒有必要投入这么巨大的资金來搞这样一个离岸深水港的建设,这些事情,都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这需要专家论证,就算是论证通过了,我们鹿鸣市其他地区尤其是港口地区领导们是否会强烈反对,这些内外的矛盾冲突如何化解,麻烦的事情多着呢!所以,柳市长,我说你这个想法是异想天开,太武断了!我可以同意支持你叫停针对鹿尾岛的一切外资商业开发行为,但是,绝对不支持由我们鹿鸣市來主导这个大型深水港的项目建设!”

沈鸿飞说完之后,柳擎宇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目光直接盯着沈鸿飞说道:“沈书记,我知道这个深水港的项目建设存在诸多困难,也存在着诸多难以协调的矛盾冲突,但是我认为,从我们鹿鸣市长远发展的角度來讲,这个项目绝对是值得我们这一代领导者去进行操作开发的,前面那么多任领导者沒有开发这个项目,不代表这个项目沒有开发的潜力和优势,也请恕我直言,现在,我们鹿鸣市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到一个瓶颈期了,现在要想破局,必须要领导者有大魄力、大智慧,我知道你的性格比较求稳,这固然沒有错,但是,有些时候,必须要拿出魄力來,干一些真真正正能够泽被子孙后代的实事!”

柳擎宇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已经有些过激了,他这是在暗示沈鸿飞太过于求稳了,而实际上,沈鸿飞之所以说出这番话的真实动机也是他认为,柳擎宇的这个意见实在是太过于激进了,他不否认这个项目对他也有巨大的吸引力,但是,他更加认为,这个项目中存在的风险要远远大于机遇,两害相权取其轻,沈鸿飞认为,目前的鹿鸣市完全沒有必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操作这个项目。

其实,沈鸿飞心中还有另外一些小心思沒有说出來,在他看來,鹿鸣市这样巨大的深水港建设绝对不是三年两年就可以建成了,至少需要个十年八年的,而他和柳擎宇能够在鹿鸣市干多长时间?最长也就是五年的时间,但是这五年之内鹿尾岛能建成什么样子他心中沒底,而且以沈鸿飞对柳擎宇的了解,柳擎宇的升迁速度是非常快的,上级领导对他也相当看重,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柳擎宇可以在鹿鸣市干满五年,而他自己本身也不可能在鹿鸣市干满五年,那么,就算是他和柳擎宇这个开拓者真的把这个项目搞起來了,但是如果继任者不认可这个项目,上任之后把这个项目给搁置下來,那么这个项目可就成了彻头彻尾的政绩工程了,到时候不仅那些投资商要亏得血本无归,而他和柳擎宇也很有可能要背负上巨大的包袱和压力,这对于想要冲击巅峰的两个人來说都不是好事,毕竟,一个喜欢搞政绩工程的领导怎么可能会走的是比较高的位置呢?

这些顾虑都属于沈鸿飞内心深处真正核心的顾虑,只是这些心里话他是不可能对柳擎宇讲的。沈鸿飞从來不怀疑柳擎宇想要做实事、一心为民的工作作风,但是他却不能不考虑整个事情的潜在巨大政治风险,因为一旦两人在这个项目上被有心人利用,那么两人将会因为这个项目的失败而失去冲击巅峰的机会。

柳擎宇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此刻的柳擎宇并沒有沈鸿飞想的那么多,他现在心中想的更多的是整个项目建成之后对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对整个鹿鸣市经济发展的巨大贡献,当然了,其中的风险柳擎宇并不是沒有预料到,但是,他始终认为,整个项目的好处要远远大于风险和困难,只要鹿鸣市上下一心,这个项目成功的几率还是相当大的。

随后,柳擎宇又跟沈鸿飞说了很多,想要劝沈鸿飞回心转意,支持这个项目,但是最终,他还是徒劳无功,从沈鸿飞办公室离开的时候,柳擎宇的心情有些抑郁,脸色始终铁青的。

回到办公室之后,他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來,看到是杜御风省长打來的电话,柳擎宇这才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接通了电话。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