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给还是不给?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3-11-11    作者:梦入洪荒

挂断电话之后,王玉芹的脸上露出兴奋之sè,银牙紧咬目光中充满怨毒的说道:“柳擎宇啊柳擎宇,这次我一定人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对于王玉芹那边所做的这些布局,柳擎宇自然是不清楚的,因为此刻他已经和龙翔一起上了汽车,直奔景林县财政局,

对于景林县财政局柳擎宇自然是不陌生的,以前他來过一次,只不过上次过來是因为协调苍山市拨款被截留之事,这一次,却是为了县城管局的事情,

汽车行驶到财政局门外的时候,柳擎宇对龙翔说道:“龙翔,你先上去打头阵,按照正常的流程去走,要求县财政局把属于我们城管局的钱划拨给我们,如果他们不给也不用跟他们动怒,你仔细打听一下,看看这件事情到底卡在那里,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的事情绝对是有人故意设计针对我的,”

龙翔点点头:“好的,局长,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说完,龙翔打开门走下汽车,直奔县财政局大院走去,

龙翔身为城管局办公室主任,对财政局这边还是比较熟悉的,很快便找到直接负责的科室主任,按照流程要求对方拨款,但是对方却直接告诉龙翔,说是马上就要过chūn节了,财政局的账面上已经沒有钱了,还说什么拨款肯定会给城管局的,但是需要等财政局的账面上有钱之后再说,龙翔又跟对方磨了一会,甚至连送礼的手段都用出來的,但是对方坚决不收,就说这件事情他也搞不定,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龙翔知道,从这边肯定是得不到什么消息了,不过龙翔在县财政局里还是有几个好朋友的,他找到自己的1个朋友打听了一下,得知财政局的账面上现在钱还是不少的,根不是沒有钱,龙翔又找了另外一个朋友打听了一下,这才得知,原來城管局的钱來2天之前就已经准备划拨下去了,但是韩明强却一直让这边先拖着,说是这笔钱先不着急划拨,再后來,副局长王成直接下令这笔钱暂时不要划拨下去了,听到这里,龙翔便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龙翔再次回到车上,向柳擎宇汇报道:“局长,看來您的分析是正确的,在这笔划拨款的背后应该是韩明强在背后捣鬼,然后财政局副局长王成故意卡着不让下拨,他们下面的人自然不敢不听领导的指示,所以,我认为要想要回这笔返还款的关键是要搞定这个王成副局长,要不要我们按照以往的惯例给他送点礼,打点一下,”

柳擎宇听完之后淡淡一笑,双眼之间寒光一闪:“打点,我不揍他一顿就对得起他了,王成是吧,好,我來搞定他,我还就不信了,难道这年头办点事就非得要请客送礼吗,按照正常流程就办不成吗,难道有关部门有关人员就非得吃拿卡要吗,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王成到底怎么來忽悠我,王成办公室你知道在哪里吧,”

龙翔点点头:“知道,”

柳擎宇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好,那你头前带路,我來会会这位王副局长,”

说话之间,柳擎宇和龙翔一起下了车,在龙翔的带领下直奔王成的办公室,

到了王成办公室门口处,龙翔刚响敲门,柳擎宇直接摆摆手,推开门迈步就走了进去,柳擎宇紧随其后,

此刻,王成正坐在电脑后面玩斗地主呢,看到柳擎宇和龙翔走了进來,脸sè当时就沉了下來,柳擎宇虽然不认识,但是龙翔他还是认识的,当即冷冷的看了龙翔一眼说道:“龙翔,你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了连最起码的礼貌规矩都不懂吗,谁让你们进來的,给我出去,”

王成话音刚落,柳擎宇便直接走到他的面前,冷冷的说道:“王副局长,真是不好意思啊,龙翔來是想要敲门來的,是我阻止了他,直接推门走了进來,”

王成看着柳擎宇,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谁,龙翔的下属,你也太沒有规矩了,给我滚出去,”

这时,龙翔在旁边说道:“王副局长,这位是我们城管局的柳局长,”

“城管局的柳局长,柳擎宇,”听到龙翔的介绍,王成还真的吃了一惊,他虽然沒有见过柳擎宇,但是柳擎宇的大名他还是听过的,知道这位哥们是个十分生猛的主,连堂堂的景林县一霸、县长薛龙都敢暴揍一顿,他还真不敢惹恼了柳擎宇,所以,听到龙翔的介绍之后,王成连忙站起身來笑着说道:“啊,原來是柳局长啊,真是失敬失敬,我打电话让人给你泡杯茶,说着,他装模作样的就要打电话,”

柳擎宇直接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王局长,咱们之间就不必玩那些虚套的东西了,沒什么意思,既然现在你知道了我是城管局的局长了,那么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话了,我今天來呢,是找你要属于我们城管局的罚沒款的返还款的,请你高抬贵手,把这笔钱批给我们吧,怎么样,”

说话之时,柳擎宇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王成,

柳擎宇身高來比王成就高,再加上王成又是坐在电脑前,此刻,被柳擎宇居高临下俯视着这么一看,当时心理上就产生了一种自卑感,不过这哥们也是一个反应比较快的人,发现柳擎宇以这种气势压迫着自己,他干脆直接低下头,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随意的玩起了游戏,一边出牌一边冷冷的说道:“柳局长啊,真是不好意思啊,现在我们财政局的账面上实在是沒有钱啊,我看你们还是再等一等吧,也许过个一两天财政局的账面上会有钱了,到时候我一定第一时间把钱批给你,”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着王成这样的回答,虽然心中明白对方这肯定是推脱之词,却也沒有什么办法,因为王成现在所说的就是标准的官话,表面上告诉你有钱了立刻给你划拨下去,实际上,账面上有钱,就是不给你,有人说官话是艺术,这句话对某些官场中人來说是如此,因为他们可以用官话來推卸责任,可以用官话來保持尊严,但是对于很多人尤其是老百姓來说,这东西往往是最无奈的,

现在,柳擎宇就遇到了喜欢说官话、善于说官话的王成,

不过,这却是王成的不幸,因为柳擎宇从來都不是一个时刻都会按理出牌的人,

听完王成的这番官话之后,柳擎宇却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王副局长,跟我呢,你就别说这些官话了,我柳擎宇不是傻瓜,更不是笨蛋,你我都清楚,你们财政局的账面上其实并不是沒有钱,而是你不愿意把这笔钱批给我,而是因为你想要故意卡住我柳擎宇的脖子,不过王副局长,我柳擎宇的脾气你应该听说过,我这个人脾气不好,非常不好,你应该去打听打听,半年前,当时的县长薛龙故意卡住我们关山镇的财政拨款不发,我是怎么对待他的,”说道这里,柳擎宇的双眼一瞪,冷冷的盯着王成,身上一股森冷之气顿时便散发出來,

柳擎宇这一瞪眼可把王成吓个不轻,这哥们的反应也非常快,柳擎宇这边一瞪眼,他噌的一下整个身体从椅子上弹了起來,跳到了窗口附近,手中握住窗口处的一只窄口花瓶,颤声说道:“柳擎宇,我告诉你,你不要过來,不要乱动,否则我就要报jǐng了,”说话的说话,他的双腿使劲的颤抖着,脸sè吓得苍白如雪,

看到王成吓成这个样子,龙翔在旁边偷笑起來,心说自己这位局长的威名真是够大的啊,这刚刚提到这件事情就把王成吓成了这个样子,

柳擎宇看了王成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之sè,冷冷的说道:“王副局长啊,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把自己当成一颗葱了吧,你也不好好去打听打听,我柳擎宇是这么随随便便就动手打人的人吗,”

王成心中暗道:“你他妈的不是才怪,就刚才你那眼神明显是要动手的先兆啊,还好哥们我的反应够快,否则的话,肯定又要重蹈薛龙的覆辙了,”一边心里嘀咕着,王成的大脑一边飞快的转动着,心说我应该怎么样脱离险境呢,柳擎宇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沒谱了,谁知道这家伙头脑一发热就干出打人的事情來啊,

看着王成那yīn晴不定的脸sè,柳擎宇不屑一笑:“王成,你害怕啥呢,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真的不够资格被我柳擎宇揍一顿,说实在的,揍你一顿我还怕污了我的手呢,我现在郑重的严肃的最后再问你一次,该划拨给我们城管局的钱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说话之际,柳擎宇冷冷的盯着王成,

此刻,王成的心开始砰砰砰的剧烈的跳动起來,心中不断的权衡着,我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呢,如果给的话,岂不是太丢脸了,可要是不给的话,这个柳擎宇真要把我揍一顿我也太亏了啊,

我倒是是应该给还是不给呢,这句话反复的在王成的内心深处回荡着,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