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5章 追查原因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1-06    作者:梦入洪荒

一惊之下,柳擎宇立刻上网查看了一下鹿鸣市今天的pm2.5指数,全市平均指数竟然高达238了!已经属于重度污染了!随后柳擎宇又看了一下鹿鸣市各个县区的污染指数,市区外面各个县区的情况要好一些,而右城区的pm2.5指数竟然高达480!这个数字是整个鹿鸣市所有县区中最高的,随后,柳擎宇又随意的浏览了一下右城区以往的历史指数,他突然石化了,因为他发现,右城区的pm2.5指数竟然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偏高的位置!在鹿鸣市所有县区中是最高的?

这是怎么回事?柳擎宇的眉头一下子就紧皱起來。

略微沉思了一下,柳擎宇立刻把秘书长陈棉灿给喊了进來,语气有些严肃的问道:“棉灿啊,你注意到沒有,鹿鸣市今天竟然有雾霾了。”

陈棉灿苦笑着点点头:“注意到了。不过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柳擎宇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陈棉灿点点头:“是啊,柳市长,我们已经习惯了,几年前,鹿鸣市还沒有雾霾,但是最快这两年,春天夏天秋天都好一些,但是已到了冬天,鹿鸣市的雾霾也会向全国其他好多城市一般,照样会起雾霾!”

柳擎宇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陈棉灿苦笑着说道:“在我看來,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汽车数量急剧增加,汽车尾气排放量太大,而汽车尾气排放标准偏低,大气污染比较严重;另一方面是由于右城区龙德钢厂最近两年上马了一套新的生产线,烟气排放量大增,空气污染比较严重,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工厂的污染排放,最终导致雾霾产生。”

“有人反映焚烧秸秆是导致雾霾的重要原因之一,你怎么看?”柳擎宇问道。

“放屁!这完全是在放屁!属于所谓的砖家叫兽们的狗屁论调!就像现在有所谓的叫兽说什么由于女人的缺乏,可以考虑多个男人共娶一妻的观点一样,都属于脑残型的论调!我都怀疑这些所谓的砖家叫兽到底是怎么混上的,有沒有一点点的道德底线!”

说道此处,陈棉灿语气竟然有些激动起來:“柳市长,我不否认农民焚烧秸秆会带來一定的空气污染,但是,不要忘了,就农民焚烧秸秆的那点烟雾根本就是大海中的一颗浪花,天空中的一颗繁星而已,顶多也就造成一些局部的烟气升腾,那并不是造成雾霾的核心原因,不信的话,你把一个城市里所有的汽车全部禁掉,所有的工厂全部关掉,然后你城市周边所有的农民都去焚烧秸秆,你看看会不会产生雾霾!

更何况,农民们焚烧秸秆也不是一片一片的集体统一焚烧,而是三三两两的隔三差五的,这些污染比起一个烟筒的排放量來说,简直是九牛之一毛,要知道,很多工厂的烟筒可是24小时冒烟的,农民焚烧秸秆所带來的那些污染能和工厂相比吗?很多地方都禁止焚烧秸秆,但是最终的结果如何?效果很差!为什么,因为这些地方往往只是一禁了之,根本就沒有配套的引导措施,如果他们能够引导农民不去焚烧,让农民主动不去焚烧,这才是真正的上策,但是有些地方公务人员为了推脱自己的责任,动辄就把环境污染推到农民焚烧秸秆上,这从本质上來讲是属于懒政行为!”

陈棉灿说完这番话,柳擎宇笑了。这个陈棉灿倒是一个聪明人,自己只是简简单单的问了他一个问題,他却借題发挥说了这么多,其实是在像自己暗示,现在鹿鸣市环境污染的真正原因是汽车尾气和以龙德钢厂为首的一些污染严重的工厂。

想到此处,柳擎宇皱着眉头问道:“棉灿啊,既然龙德钢厂污染那么严重,难道环保部门就你不去查处过问吗?”

陈棉灿苦笑着说道:“查处?过问?偶尔也会吧,但是他们的违法成本太低了,顶多也就是罚那么几十万了事,而这几十万对于企业來说,简直是毛毛雨!他们烟气该怎么排放怎么排放,污水该怎么排放还是怎么排放。尤其是最近,我在看市长信箱的时候发现有老百姓举报说,龙德钢厂最近时间刚刚上马了一套烧结机烟气脱硫项目,区政府为此补贴了他们800万的财政补贴,还为其担保从银行方面拿了2500万的无息贷款,据说这套烟气排放系统已经通过验收并正式运作了,但是周围的老百姓们却说,这套烟气脱硫项目上马以前和上马之后他们的感觉沒有什么变化,污染依然和以前一样严重,举报人还发了很多的图片和视频,从这些图片和视频与以前的相互对比來看,龙德钢厂前后并沒有什么变化。而老百姓现在再通过信访等渠道去举报要求去重新调查龙德钢厂污染问題的时候,右城区和市信访局等部门都相互推诿,以已经通过省环保厅的验收为由,不予理睬,老百姓对此十分愤怒和不满!”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脸上渐渐露出一丝怒意:“什么?竟然还有此事?都上马了烧结机烟气脱硫工程项目竟然还沒有什么变化?这里面肯定有问題啊,这样吧,棉灿,你亲自去市环保局一趟,从那里带上几名技术人员,在确保他们不可能泄密的情况下拉着便携式环境检测仪到龙德钢厂附近去实际测量一下那边的空气质量数据。尽快对老百姓所关心的大气污染问題进行解决,绝对不能让老百姓投诉无门!否则要我们这些父母官有什么用?”

陈棉灿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心情立刻激动起來,不过这家伙倒是一个聪明人,他立刻说道:“柳市长,我去市环保局那边倒是沒有问題,不过我担心市环保局那边的领导们会从中设置一些障碍,甚至在其中做一些手脚。您看您能不能來一个调虎离山,先把他们从环保局那边调离出來,我这边好……”

沒等陈棉灿说完呢,柳擎宇便笑着说道:“这好办,你现在就出去吧,我这就给环保局局长打电话,叫他们过來开会。”

柳擎宇说完,便直接给环保局局长唐学良打了个电话,让他带着副手们过來开会。

唐学良接到柳擎宇直接打给他的电话当时吓了一跳,心中忑忑不安,但是市长亲自打过來电话,他不敢怠慢,立刻带上几名副手前往市政府开会,而这个时候,陈棉灿则直接乘车赶往环保局,到了环保局之后,陈棉灿直接找到环保局的办公室主任,让他跟着自己找了几名环境监测站的技术人员,开着实时环境监测车按照陈棉灿的指示一路疾驰开到了龙德钢厂外面,停下之后,陈棉灿让工作人员立刻记录下实时数据,当陈棉灿拿到实时数据之后,当时便直接惊呆了!

此时此刻,实时空气质量监测车上的监测仪器数据显示,此刻的监测数据不管是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含量也好,氮氧化物含量也好,臭氧含量也好,还是pm2.5的数据都严重超标,而pm2.5的数据更是直接爆表,直接就超过了500的数值!

看到这些数据,陈棉灿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來,现在,他可以清晰的问道空气中那种刺鼻的难闻的气味弥漫在车厢内,久久无法散去,他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附近的老百姓非得到处找环保局、找信访局找市长热线进行举报反馈了。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其生活质量可想而知,甚至患病的几率也好因此而大幅度增加!

看到这种情况,陈棉灿沒有丝毫犹豫,立刻打电话给柳擎宇,向柳擎宇汇报了此刻数据严重超标的情况,而此刻,柳擎宇也正在听市环保局的几位局长、副局长们汇报近期环保局的工作情况。

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柳擎宇立刻眉头紧皱,他顺手打开环保局的官方网站,打开了实时数据汇总软件,查看龙德钢厂附近一个监测点的实时数据情况,等他看到这边的实时监测数据之后,柳擎宇当时就愣住了,因为他突然发现,现在,自己所看到的实时数据情况明细与陈棉灿电话里所汇报的数据有着巨大的差别,虽然从环保局官方网站上看到的龙德钢厂监测点的实时数据要比鹿鸣市其他地方的监测点监测数据高不少,但是与陈棉灿所汇报的实时数据相比,却又低了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陈棉灿他们实时监测车所停放位置与监测点的位置相距并不远,数据差别不可能有那么大的,于是,柳擎宇又让陈棉灿多测量了几个不同的点位,但是实时监测的数据依然很高,严重超标,比柳擎宇这边看到的数据要高出三四倍!

看到这里,柳擎宇和陈棉灿两人已经同时意识到一个问題,监测数据有问題!绝对有问題,否则的话,相距不到200米远的地方空气质量实时监测数据怎么可能会相差这么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