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 利益诱惑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1-05    作者:梦入洪荒

廖志财听到龙德这么懂事,心中舒服了不少,他非常清楚,这龙德也是一个明白人,既然看出了自己是在敲打他,自然十分明智的给自己送上好处,对于唐伯虎的八虎图他早就有所耳闻,坊间高仿作品不少,只是对于这幅字画的真迹,却很少有人能够遇到.既然龙德是花了200万买的,估计真品的几率应该很大。至于龙德说是把字画送过来让自己鉴定,这只是一直公式化的说辞而已,送礼可是一们学问啊,如果龙德要是在电话里直接说廖市长,我花了200万买了一副唐伯虎的真迹,我打算给您送过去,那么廖志财直接会挂断电话,根本不会搭理他,因为只要自己答应了龙德的要求,或者在电话里稍微透露出了一丝让他送过来的意思,那么龙德只需要在电话那头录音了,那么自己立刻就会被对方拿住把柄!这在官场上绝对是大忌!

但是龙德的这种做法却是十分明智的,他只是说让自己帮忙鉴定一下,这就不存在被抓住把柄的问题。至于龙德把字画给廖志财送过去之后,他啥时候会取回去,那就遥遥无期了,而只要廖志财不出事,那么字画就永远不会被取回去,但是,一旦廖志财感觉到自己形势不对头,只要把字画送回去了,他自己也就不存在受贿的问题了,因为这字画本来就是自己帮忙鉴()定的,根本不是他自己的。

所以,等到龙德说完之后,廖志财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哦,送过来我可以帮忙鉴定一下,不过呢,你要尽快取走。”说完之后,廖志财又紧接着说道:“好啊,龙德啊,差点被你转移话题,关于你们龙德钢厂污染的事情,你必须尽快给老百姓一个交代,必须要尽快解决污染问题,找到合适的专业的污染治理公司帮你们治理污染。”

听廖志财说道这里,龙德终于有些明白了,原来廖志财的真正伏笔是专业的污染治理公司。

龙德立刻十分上道的问道:“柳市长,您见多识广,您看哪家公司实力比较强,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污染问题啊?”

廖志财笑道:“我们鹿鸣市专业治理污染的环保公司还是不少的,你找哪家都可以,我听说温水市的天牛环保公司在我们天涯省其他地市做得挺大的,你可以关注一下。”

听到天牛公司这个名字,龙德顿时就是眼前一亮。从廖志财的这番话中他已经看出来了,接下来,很有可能环保领域要发力了,所以,他必须要让自己的刚才尽快在市政府发力环保领域之前尽可能的武装自己。所以,各种环保手续必须要齐全,环保数据必须要合格!而天牛环保公司他也的确听说过,知道这家公司在省环保厅有很硬的关系,凡是他们公司的项目基本上都可以通过各个市局和省环保厅的验收。而对于企业来说,只要企业上马的各种设备和工程环保工程通过了省环保厅的验收,哪怕是你的环保设备平时不运转也不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因为找麻烦的都是各地环保局和省环保厅,他们通过验收了,这就说明你环保合格了,谁会去找你的麻烦?

老百姓?老百姓算啥!对企业来说,他们只怕环保局,老百姓在他们眼中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好的,那我会尽快和天牛公司联系的。”龙德说道。

廖志财闻言语气突然严肃起来:“龙德啊,做事,一定要雷厉风行,一定要及早不及晚,否则,万一市里突然下来一个什么政策到时候你要是来不及反应被树立为反面典型的话,到时候你可是悔之晚矣!好了,该说的我也都跟你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廖志财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龙德可就坐不住了。

身为一个上千人私企钢厂的大老板,每年产值数十亿,龙德非常清楚,廖志财这种级别的人一旦说出来什么话,那都是蕴含深意的,虽然表面上廖志财话里没有什么太多的提示,但是如果真的听进去的话,就会明白,廖志财话里蕴含着极深的暗示,他既然提到市里的政策,这就暗示着市里今后很有可能会对环保领域出重拳,所以,自己的企业要想平平安安的经营下去,就必须要敢在市里政策出台之前,尽快在污染治理上下功夫,尤其是在治理设备和治理工程上下功夫。

想到此处,龙德立刻吩咐手下立刻联系温水市天牛环保公司,表示希望和他们好好的谈一谈合作的问题。

本来,在龙德看来,自己企业都主动送上门去了,表示合作意向,那么对方的销售人员肯定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考察现场,到那个时候,自己企业这边就可以在价格上进行压价,在合作上占据主动。

然而,让龙德没有想到的是,他吩咐下去不久,手下便过来向他汇报了:“老板,天牛公司那边业务人员表示,他们公司不做鹿鸣市的市场。”

“啥?不做鹿鸣市的市场?不应该啊,温水市的市场比起鹿鸣市的市场可小多了,我们主动找上门去了他们竟然把生意往外推?这怎么可能呢。”龙德一下子有些纳闷了。

“老板,天牛公司那边确确实实是这样说的,我联系了两名业务人员,其中还有一名是业务经理,他们都表示天牛环保公司确实不做鹿鸣市的业务。”

龙德沉思良久,立刻意识到恐怕这里面有文章。

不过龙德也是一个执着的人,从廖志财的电话中,他听出来了,恐怕自己公司这边的事情,如果没有天牛公司出手的话,恐怕其他人未必能够搞的定。既然如此,他就必须想办法让天牛公司出面来负责龙德刚才的污染治理工程。

想到此处,龙德把公司总经理胡右衽给喊了过来,对他仔细吩咐了一番。

两个小时之后,胡右衽在经过一些人脉关系的梳理之后,终于与天牛公司的老板曾天牛联系上了,约定3个小时之后在温水市温都水城见面。

温都水城会馆奢华包间内。

胡右衽看到了天牛环保公司的老板曾天牛。

胡右衽先是和曾天牛闲扯了一阵,让双方之间的关系比较融洽了之后,这才慢慢切入主题说道:“曾老板,我们龙德钢厂想要上马一套200多m2的烧结机脱硫工程,我们听说你们公司在这方面很有经验,所以想要和你们好好的合作一把。”

曾天牛闻言却是表情平淡:“胡总,我听程局长说你们龙德钢厂好像是鹿鸣市的企业吧?”

胡右衽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们确实是鹿鸣市的企业,怎么,曾总,难道鹿鸣市的企业要受到歧视吗?”

曾天牛摇摇头:“那倒不是,只是目前我们公司并没有开发鹿鸣市市场的计划,所以曾总,非常抱歉啊,恐怕我们之间没有办法合作了。”

“不会吧,曾总,我们可是抱着非常强烈的诚意来与你们公司合作的啊,你们怎么能把生意往外推呢,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啊。”胡右衽故意露出了十分夸张的表情。

曾天牛却依然表情平静,对于胡右衽的想法他非常明白,对方既然主动找到自己,无非是看重了自己与省环保厅之间密切的关系,想要让他们的烧结机脱硫工程尽快通过验收罢了。但是对他来说,由于曾振天在鹿鸣市任职,而他虽然只是曾家的旁支,在曾家没有一点地位,但毕竟自己之所以能够混到今天这种地步,怎么着也是打着曾家的招牌混出来的,而曾振天在鹿鸣市任职,他还是不愿意去曾振天的地盘上胡混的,因为他清楚,一旦自己要是在鹿鸣市出事的话,肯定会影响到曾振天的,而这一点,曾家家规上早就写的十分明白了。曾家的直系、旁系子孙绝对不能在曾家之人执政的地盘上有经商行为。

所以,曾天牛虽然对鹿鸣市市场垂涎三尺,却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之前曾振天也曾经与他谈过话,要他不要进入鹿鸣市的市场。

所以,此刻,虽然胡右衽提出的200多m2的烧结机脱硫工程很有赚头,但他还是选择了拒绝。

看到曾天牛竟然如此干脆的拒绝了,胡右衽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眼珠转了转,说道:“曾老爸,我知道,您似乎对于进军鹿鸣市市场有所顾虑,但是呢,您想想看,我们公司只是希望贵公司能够帮助我们公司完成烧结机脱硫工程,能够通过省环保厅的最终验收,所以,您完全可以不用进军鹿鸣市的环保市场,我们只需要双方签订秘密的合作协议就可以了,不会被其他厂家知道的。而且我们还打算针对这个项目申请省财政补助资金800万,还会申请区政府提供担保的银行无息贷款2000万!只要你们保证项目能够顺利通过验收,我们保证验收当天就把全部款项直接全部付清,而且那省财政补贴的800万资金我们全部可以转给你们,这笔钱并不算在整个工程造价范围之内!”

听到胡右衽开出了这么诱人的条件,曾天牛的心开始兴奋了起来。200多平米的工程项目算下来造价得有2000万左右,以自己公司的做事风格,整个项目操作下来,成本也就六七百万就足够了,如果对方再项目之外再转给自己那800万的财政补贴,仅仅是这一个项目下来,纯利润就可以达到2000万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