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激烈交锋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1-02    作者:梦入洪荒

郑胜吉犹豫了一下,依然选择了和之前两位局长一模一样的官话和套话,只不过是换了另外一种说辞罢了!

这三次问话完毕,整个会议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压抑起来,虽然到目前为止,其他常委们还不明白柳擎宇问出这种问题到底有什么深层意义,但是,仅仅是从这三人回答的问题的态度来看,这三人都有问题啊!如果一个人是这样说的,或许大家都还不觉得,但是,当三个人都是这种官话套话,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说出来之后,就算是心情再好的领导心情恐怕也不好有多么高兴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常委会啊,平时可是决定鹿鸣市各种重大事项的地方,一般在座常委在这种地方所说的话虽然有些会是官话套话,但至少大部分都是十分有针对性的话语,甚至会一针见血!

但是现在,这三个处长级的人物竟然在这里连续采取这种官话套话来应对领导的提问,这可是有些过分了。

不过此时此刻,柳擎宇的脸上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目光最后落在了王天朝的脸上,笑着说道:“王天朝同志,你身为卫计委的主任,对于医药行业和医疗器械行业的发言权是最大的,你说说吧,你有啥看法?”

王天朝是个聪明的人,从柳擎宇之前的提问中,他已经预感到这话里可能会有陷阱,而且他观察在座各位常委的表情已经觉察到,已经有一些常委对于其他三人的回答不是很满意了,想到此处,王天朝立刻沉声说道:“柳市长,据我所知,我们鹿鸣市医药行业每年的市场规模大约是七八个亿左右,医疗器械行业的市场规模是五六个亿左右,……”

不得不说,王天朝确实是一个很有心思的人,这一次他在回答柳擎宇问他的时候,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用实实在在的数据说话,对鹿鸣市的医药行业和医疗器械行业的现状进行介绍,甚至在发言中对医药行业以及医疗器械行业存在的弊端也进行了痛斥,但是,他虽然依然没有指出这两个行业真正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更没有指出解决问题之道,但是,他的回答却比之前三人有了很大的改观,至少不会让在座的常委们感觉到有些不耐烦了。

而董志浩和吴成坤听完王天朝的发言之后,心中原本悬着的一颗石头暂时放下了很多,他们不得不承认,赵部长的这个外甥确实很有心机城府,他这样做可以在很多程度上缓解柳擎宇接下来有可能针对他的出手和批评。

董志浩和吴成坤这两人确实很有先见之明,但是,如果他们要是知道柳擎宇手中现在攥着什么资料就不会这样想了。

王天朝发言的时候,柳擎宇就是那样满脸含笑的听着,甚至有些时候还在轻轻微笑点头,没有任何人能够从柳擎宇的表情上看得一丝一毫的端倪,但是市委书记沈鸿飞却已经感受到,柳擎宇的身上似乎散发出了渐渐浓郁的杀气,因为目前,整个常委会上,只有他知道,柳擎宇手中攥着致命的证据,尤其是关于王天朝的证据,而现在,王天朝却当着柳擎宇的面玩弄这些小心机、小手段,岂不是圣人门前卖字画,关公面前耍大刀,耗子舔猫腿,嘬死啊!

沈鸿飞不动声色的看着,听着,他想要知道,柳擎宇接下来会如何去摆动王天朝他们这些人。

王天朝说完了,整个会议室内再次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众人纷纷看向柳擎宇。

柳擎宇淡淡一笑,目光依然盯着王天朝:“王天朝同志,对于我们鹿鸣市药品价格虚高不下,老百姓怨声载道,政府相关部门无能为力的情况你怎么看?你认为你们卫计委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吗?”

王天朝眉头一皱,柳擎宇的问题看似简单,实则依然陷阱重重,尤其是最后一句如何回答不好,真的可能会得罪一批人,甚至把他自己都陷进去,他字斟句酌的说道:“柳市长,我认为,药品价格虚高的这个情况不仅仅是在我们鹿鸣市存在,在全国其他各个地市都是存在的,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说降低了就降低了,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要想解决这个问题,绝对不是我们卫计委一家能够做的了主的,这涉及到物价部门、工商、税务不能等多个职能部门!

但是,我们不能说药品价格虚高就是政府部门的无能为力或者不作为,因为我们卫计委也好,药监局方面也好,物价局方面也好,年年都会出台相关的文件去抑制药价虚高,而且也是卓有成效的……”

王天朝正想沿着卓有成效的方向继续发挥几句,却被柳擎宇直接打断了:“卓有成效?有什么成效?我看到的是以前管用好用的廉价药越来越少,而高价药却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医院里,随随便便一个小病,如果医生不给你开个二三百块的药那就算你走运遇到了好医生!或者应该说是遇到了一个心慈手软的医生,难道这些问题的存在就是你所说的卓有成效?其实呢,我很纳闷,我们鹿鸣市甚至天涯省针对药品价格机制的改变和政策年年出台,年年抑制,但是实际结果却是药品价格一年一个台阶的往上升,王天朝同志,你能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柳擎宇这句话说完,会议室内众人已经开始隐隐感觉到了一股肃杀之气,很显然,柳擎宇已经开启攻击模式了。

王天朝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心思也在飞快权衡着,过了一会,他才缓缓说道:“柳市长,我承认你所说的这些问题有些确实是存在的,但是,有些问题却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我们需要时间,需要一个长远的规划布局,需要建立一整套完善的体制、机制去抑制种种可能导致药品价格虚高的诸多因素,当然了,这也需要我们各个部门相互配合,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

王天朝的这个回答十分狡猾,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柳擎宇的问题,而是把这些问题归纳到需要各个部门一起去做,如此一来,他就再次把自己卫计委需要承担的责任再次向外面分散出去,以免柳擎宇对自己展开定点攻击。

柳擎宇微微一笑,对于王天朝的回答未知可否,而是继续问道:“那你认为,你们鹿鸣市卫计委应该在这些问题上担任什么样的角色呢?你认为,我们鹿鸣市药品价格虚高,医疗器械价格畸形超高的问题,你们卫计委有没有责任?”

这个问题的陷阱更深了,很多人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后脊背凉凉的了,包括王天朝也是一样。

这时,董志浩有些看不下去了,因为他知道,柳擎宇这个问题的陷阱实在太深太深了,如果王天朝回答说卫计委没有责任,那他如何解释药品价格虚高、医疗器械价格畸形超高?如何解释鹿鸣市中高端医疗器械行业几乎全部被外企垄断?

但是,如果王天朝说卫计委有责任,那么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王天朝需要不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如果柳擎宇顺势说既然你卫计委有责任,你这个卫计委主任肯定也有责任,那你就先下台吧?这样一来王天朝可就作茧自缚了。

很阴险的问题,却是绝对的阳谋,把一切都摆在了桌面上,让你自己去选择。

董志浩突然插口说道:“柳市长,我看你的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太偏激了,在我看来,药品价格虚高以及医疗器械领域存在的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更不是我们鹿鸣市一个地市的问题,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并不是靠卫计委一个部门就可以解决的,你这样问的话,王天朝怎么回答都讨不得好。我看你就不要为难下面的同志们了吧,他们也不容易啊!”

董志浩这么一说话,一下子就把柳擎宇那番话中所酝酿的强大攻势化解了大半,同时还给柳擎宇戴上了一顶为难下面同志的帽子,董志浩这番话连消带打犀利至极。

柳擎宇眯缝着眼睛冷冷的看向了董志浩直接一针见血的问道:“是不是照董书记你的意思,既然我们鹿鸣市以前存在着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我们这一届市政府的领导班子就不应该去想方设法的解决啊?或者是因为其他地市也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我们鹿鸣市就可以得过且过,不去解决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

“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董志浩立刻愤怒的反击道:“我的意思是你不应该拿着这个问题去为难下面的同志?”

“为难下面的同志?什么算是为难?董书记,你是专职副书记,那么我想请问,我身为鹿鸣市的市长,对市政府麾下职能部门的领导进行工作上的质询有什么过错吗?有什么为难可讲吗?换句话说,就算是我为难他们,难道他们工作做得不到位,还不允许我去批评他们,去督促他们呢?更何况我现在只是简简单单的询问,连一点批评的词语都还没有用上呢?又哪里来的为难可谈?难道在你董书记的眼中,我柳擎宇就是那样不负责任胡乱为难下属的人吗?董书记,你可得给我一个交代了,否则的话,我这个市长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展开工作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