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 心在滴血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30    作者:梦入洪荒

岳成天听柳擎宇这样问,再次苦笑了一下,说道:“其实,医疗器械的维修非常简单,技术也是非常成熟的,设备生产制造也都是模块化的,哪里有问题直接更换对应模块就可以了。但是,售后服务也是设备生产商利润的重要来源之一,甚至有些公司售后服务的利润比之设备本身要高得多。

举个例子,外企为了屏蔽第三方威胁公司进入售后服务领域,首先会采取配件不外发的方式,首先会在配件上卡死第三方公司,但是,第三方公司可以通过收购同类型的废弃的设备的方式获得配件,而为了应对这种问题,外企会在设备程序中设置一个动态的维修密码,维修秘密会随着时间改变,也就是说,你这次知道密码,过两天密码变了,你还是进不了这个系统,那就进不了维修菜单,所以,只有它自己公司的人进去才能维修,就算你是医院的工作人员也不行,就算你医院知道设备哪里坏了,需要更换哪里的配件,厂家也绝对不会给你发配件让你更换的。”

说道此处,岳成天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说道:“记得有一次,我所工作的医疗器械公司的一台大型ct检测仪出了故障了,当时,我们的售后服务工程师给医院的维修报价是80万元!当时那家医院由于是个大医院,每天的病人非常多,* 耽误不起,所以只能接受了我们公司的报价,其实呢,这台设备的问题非常简单,就是一个接头生锈了,而我们的工程师也只是到场之后,装模作样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调试,最终更换了那个生锈的接头,把故障处理好了。其维修成本只有3元钱,但是,我们公司毫不犹豫的要了对方80万元,这其中的利润之高就可想而知了,而据我所知,类似的问题在我所服务的那家外企数不胜数!而且其他外企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大家的原则非常简单,软件的毛病说成是硬件的毛病,小毛病往大说,最终就是尽可能的把价格往高里要,利润往高里做,这样售后维修部门的工作人员奖金才能更多。”

听到此处,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的心情越发沉重了,也是长叹一声说道:“难道国产医疗器械厂商就没有办法来进行反击吗?就没有办法崛起吗?难道高端市场国内的企业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岳成天摇摇头:“就目前我掌握的情况,在高端市场,国产厂商很难有机会,愿意非常简单,跨国医疗器械公司会邀请一些国内有名的医生和医院负责医疗器械采购的人去国外一些展览、参加学术活动推介产品,邀请医生去参观。这方面的量很大,且每年都有。通过这些活动,医疗器械公司即可让医生获得免费旅游的机会,又可以借机进行公关,向医生发放巨额回扣,而国内本土企业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以学术的名义做推广,再加上国人一直有一种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心理,短时间内,要想改变这种现状很难。”

柳擎宇想了想,问道:“据我所知,现状很多医院尤其是大医院在各自设备的采购部都是要进行公开招标的吗?难道国产厂家也没有多少机会吗?”

岳成天无奈的摇摇头:“很难很难,因为现在各家医院的招标都是有行业潜规则的。虽然依照政策,医院采购设备,必须通过政府采购部门或者第三方招标机构进行,这一看似公平的政策,其实却暗藏玄机,而这玄机就出在招标的标书上。很多医院的标书都有倾向性的,通常会规定某几项性能,并强调不能有负偏离,而一旦这么规定,也就意味着其他设备供应商的产品只要差一点,打分就会下来很多。但究竟哪几项是必须达到的,哪些不能有负偏离?这种负偏离到底有没有什么现实的意义?

这些,其实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柳市长,您甚至想不到,很多所谓招标公司所拿出来的招标文件,其实就是由那些外企公司的技术工程师亲自操刀写好的,因为这些工程师非常清楚竞争对手设备的详细情况,他们知道对方会用那些设备来竞争这些标,所以,他们只需要在一些关键技术参数上设定不允许负偏离,竞争对手便会堂而皇之的被拒之门外了,尤其是国内的那些厂家,在这上面吃亏吃得惨了!”

说道此处,岳成天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说道:“柳市长,还有一点您可能更加想不到,现在鹿鸣市乃至整个天涯省那些专家库里面的所谓的评标专家们,有些出场率比较高的每年都要在某些医疗器械公司领取固定的顾问费,成为这些公司的代言人,想要让他们公平评标,这可能吗?更何况那些被邀请去评标的所谓专家,一又不能修改标书,二又要拿着人家的专家费,三呢,有些公司会在评标前向评委行贿公关,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环节都被人家外企公司给控制了,你说国产厂家还会有什么机会吗?”

柳擎宇听到这里,彻底无语了,他突然意识到,在商人的眼里,再完美的制度也是存在漏洞的,因为制度是靠人来执行的,只要把那些负责落实和执行的人通过公关、行贿等手段拿下,那么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操纵一切。

监管!第三方监管!老百姓的监管!舆论的监管!透明的操作流程!

柳擎宇心中在不断的闪现着这些词语!

随后,岳成天又给柳擎宇讲述了他们公司在鹿鸣市某个医药某个项目中是如何操作的,在省医院某个医药某个项目上是如何操作的,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尤其是当柳擎宇听到该外企医疗器械巨头的销售人员为了拿下省医院一次价值上亿的医疗器械和相关试剂等集中采购的项目的时候,其销售人员竟然直接化妆成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带着几百万的现金直接送到到了该医院院长的家里,而这名院长在几百万现金的诱惑下,毫不犹豫的拍板把这个项目交给这家公司去中标,最终,他们拿下了这个项目!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当岳成天越讲越多,越讲越细,当岳成天讲到他们公司是如何向市卫计委主任王天朝行贿,讲到他们是如何去给市税务局局长和工商局局长每年送去至少数十万的现金以逃避税务监管和做假账,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岳成天很是认真的讲述着,而柳擎宇则很是认真的倾听着。

而此刻,在这座茶馆对面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内,独狼式黑社会份子金毛孙则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茶馆的大门口,脸色显得有些焦急。

现在距离上次给岳成天打电话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多小时都快两个小时了,但是这个岳成天却一直没有出来,那么他和柳擎宇之间到底在谈什么呢?他是否真的没有向柳擎宇透露公司的机密呢?

不过很快的,金毛孙脸上的焦虑之色又消失了,对他来说,他的任务就是搞清楚金毛孙到底有没有泄密,弄清楚这个情况,他就可以拿到全部的酬劳了,而这一点,他只需要把岳成天控制住一顿棍棒殴打就可以搞定了。至于说泄密与否,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根本不在意。想到此处,金毛孙开始琢磨起来,如果自己对岳成天一顿折磨之后,这家伙最终表示确实向柳擎宇泄密了,自己改如何向glssk公司方面进行回复,怎么样回复才能让自己获得更多的酬劳。

对于他这个独狼而言,他和glssk这家外企公司之间属于合作关系,因为这家外企公司在公司制度上做得天衣无缝,所有的公司运营、销售行为全都处于绝对的合法范围,但是呢,在于其他公司竞争的时候,要想获得一些项目最终的胜利,如果完全在合法范围内,却又无法拿下项目,所以这个时候,公司就需要一些法律规则允许范围之外的合作伙伴,比如说一些官场上的关系网络,比如说一些绝对暴力的手段等等,这个时候,他们就需要一些第三方合作伙伴,当然了,为了避免公司承担法律责任,所有的这些操作都是由区域总监和区域经理来进行操作的,即便是出了问题,被曝光出来了,最终公司方面只要把责任推给区域经理和区域总监就可以了,因为他们进公司的时候就已经签订过相关协议了,他们的不规范和违法的行为是公司所不允许的,出了问题要由他们自己承担法律责任,但是,因为这些违法行为而获得的好处,公司是甘之如饴的。

就在此时,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大厅内,其中一人的目光随意的向着金毛孙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即用手一指金毛孙身边空着的位置说道:“那边的位置不错,临街靠窗,可以欣赏鹿鸣市美丽的夜景,还可以喝酒聊天吹牛皮!”

说着,几个人便向着金毛孙的方向走去。

ps:今天和明天各有一章更新,更新时间每天0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