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 惊人内幕2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28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柳擎宇提到了关键问题,七上八下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柳市长,一般而言,不同的医生会选择不同的收取回扣的方式,但是呢,根据我的经验,大部分医生收回扣多半会选择去茶楼。一般都是在月初的时候,我们医药代表会打电话给医生,约在一些茶楼,坐下来喝个茶,喝完了之后或者喝茶的过程中,回扣就直接送给对方了,这是通行的做法,在这个行业里算是公开的。”

柳擎宇想了想,问道:“那其他的给予医生回扣方式还有哪些?”

七上八下说道:“回扣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给医生与回扣金额等值的实物,比如说加油卡,超市购物卡,足浴券,应节礼物等。这种方式主要适用于处方量不是很大的医生,或者是那种自认为拿实物更加心安理得的医生,这种医生往往认为直接收钱的话会侮辱了自己的职业道德,会感觉到良心有愧。

第二种是直接现金支付。医生一般是不喜欢通过银行转账来接受回扣的,因为银行转账比较容易被纪委或者被医药代表取证作为查处或者威胁的手段。这类回扣是我们医院代表遇到最多的情况。

第三种回扣方式比较隐蔽,这种回扣方式是以赞助学术活动或者旅游来展开的。这种方式适用于vip医生,就是那种处方量比较大,在医疗领域内是专家或者位高权重的科室主任。一般来说,正常的学术活动是允许赞助的,于是,我们外企公司有关部门会以赞助的名义申请费用,其中一部分费用用于赞助学术活动,另外一部分会用来支付回扣,而有些比较注重自身安全的医生会要求所有的回扣以赞助形式支付。因为这种方式极其不容易被发现,也是比较安全的。即便是纪委查处的时候也有话可说。”

说道这里,七上八下叹息一声说道:“柳市长,您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药品价格总是虚高不下吗?为什么病人去医院一次随随便便花在药品上的钱就是几百甚至上千的吗?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药品进入医院后,很多医生通常会按照自己的需要给病人开处方,并不是按照病人的需要去开处方,医生开处方的原则就是只开贵的,不开好的,以便从中获取回扣,因为大部分情况下,每月初,医药代表会根据统计而得的销售额,向每个医生送回扣的。”

柳擎宇听到这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此时此刻,柳擎宇真的有些被现在所听到的内幕给震惊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七上八下再次说出了让柳擎宇十分震惊的信息:“柳市长,根据我的经验,如今虚高药价的根源在于,每一个进入医院的药品里,差不多30-80%左右的费用花费在了流通环节,药物的成本是非常低的,即使外资品牌,研发投入巨大,但一般一到两年就收回成本。基本上,售价100元一盒的药品,出厂价也就是一二十元左右,但是,给医生、给医院各级领导的回扣加在一起,至少要花费三十到80元左右!

举个比较简单的例子,抗生素的回扣,是以药品价格的50%左右支付的,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我国的医生喜欢用抗生素了,百分之五十的回扣啊,一般医院在医院里,普通的抗生素的价格都在四五十元左右,医生开一盒的回扣就有20元左右,假设一个医生一天接待20名病人,每个病人开一盒抗生素,这个医生一天就可以拿到400元的回扣,一个月下来,仅仅是抗生素这一项药品就可以拿到12000元的回扣!”

听到这里,柳擎宇突然有些豁然开朗,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抗生素在华夏滥用情况如此普遍了!此刻,柳擎宇除了愤怒和苦笑之外,实在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这时,柳擎宇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七上八下的身份,他之前说过,他是外企药品巨头glssk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是从医药代表一步步的爬起来的。

想到其外企的身份,柳擎宇突然问道:“七上八下,据我所知,每一家外企都对外宣传有着十分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的,而且他们坚决声称他们是从来不会支付给任何医生回扣的,而且公司财务上也是绝对不会出现回扣这个项目的,但是你刚才又说你们也是给医生回扣的,那么你们是如何做到的呢?难道外企是真的不允许给医生回扣吗?”

七上八下却是使劲的摇头:“不给医生回扣?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不给医生回扣的话,你的药品再牛逼,效果再好,就算是你进入了医院,医生不给病人开处方,不使用你的药品,你如何产生销售额?而在外企,可是实施的末位淘汰制,业绩总是不合格的话是要被淘汰的。就算是大区经理也是如此!

当然了,外企之所以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他们财务制度规范,说他们一切都是按照华夏法律做事,其实是为了规避风险,而且,医药代表进公司时,会签一份类似销售行为规范的文件,这份文件要求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来规范销售行为,不得进行违规操作,如果违反的话,要由其个人承担法律后果,如此一来,外企就与医药代表违法违规的行为划清了法律上的界线!但实际工作中,外企医药代表会有许多办法变通来支付给医生回扣的,而外企公司财务对于这种情况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医药代表一旦因为行贿被抓住的话,那么外企公司是绝对不会承认行贿或者给回扣是公司指使的,到时候,他们会拿出公司的规章制度以及与医药代表签订的合同来进行搪塞,这时,有关部门拿外企公司是没有办法的。”

柳擎宇更加好奇了:“哦?变通?如何变通?”

七上八下道:“这个非常简单,最简单的一种是个人报销,比如说普通的医药代表每个月的月报销金额是15000元,他可以用符合公司规定的方式报销,如全部用餐饮发票报销,拿到现金后他会把其中80%是以回扣形式支付给医生。”

“那如果医药代表支付的回扣金额超过了他的报销额度呢?”柳擎宇问道。

“这非常简单啊,这个时候,医药代表只需要向主管经理申请多出来的费用就可以了,其主管经理会向上级经理申请费用,各方达成共识之后,上级经理会以举办会议的名义,批下一笔费用,由主管经理做一份虚假的会议账单,套现出现金,从而支付回扣。所以,虽然外企规定不能直接支付给医生回扣,但是在制定设计上,他们早就刻意留出了很多漏洞,从而可以让医药代表和各级经理进行操作,所以,从表面上看,外企的一切销售行为全都是合法的。从财务上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因为举报会议和赞助学术是外企制度上允许的。最有意思的是,外企实行的是直线化管理,从医药代表到地区经理,大区经理,总监,总经理,每一级都可以和上司沟通回扣问题,从而让上级对资金去向了如指掌,但万一出了事情,掐断其中一节就可以,可以推说是下面某个级别的人擅自所为就可以,找一替罪羊,其他人相安无事。这是外企员工生存的法则,也是外企规避风险的办法之一。”

听到这里,柳擎宇心中对这些外企的狡猾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他不得不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什么叫厚黑学,什么叫厚黑,人家外企这才是真正将厚黑发扬得淋漓尽致啊!想不服都不行!

不过这时,柳擎宇也想起了一个问题,便问道:“如果按照你这样来说的话,岂不是在外企里人人自危?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被上级推出去当替罪羊?难度医药代表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被动接受替罪羊的命运吗?”

七上八下毫不犹豫的摇摇头:“人人自危那是肯定的,但是风险与收入也的确是成正比的,这也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原因。当然了,哪怕是最低层次的医药代表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的换手余地。”

听到这里,柳擎宇顿时来了兴致。

七上八下说道:“我进入公司之后不久,就被上级领导阴了一次,从那之后就多了个心眼,每次和上司沟通费用时,我都会录音,不然出了事情,上面一股脑全推到我的身上,我担当不起。后来我才知道,在外企里,很多销售人员和上司沟通费用问题的时候,与上级商量如何做假账的时候,甚至向医生交付回扣时也会录音,以备不时之需。当然了,在外企要想生存,医药代表投靠一位靠的住的上司是必须的,如果医药代表被上级领导认为是自己人,那他就财源滚滚了,他甚至还可以帮上司洗钱,你帮助上司做的事情越多,收益也就越多,哪怕是万一被外企的审计部门找上了,上司也会想办法帮你摆平。因为保住你才能保住他。”说道此处,七上八下补充了一句:“柳市长,恕我直言,其实在外企和你们官场是一样的,都是要搞权力斗争的。都一样是残酷的,甚至是血腥的。”

听七上八下这样说,柳擎宇顿时无语。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七上八下所说的这句话还是颇有道理的。

柳擎宇听到这里,不由得皱起眉头,说道:“难道你们公司在鹿鸣市的这种行为鹿鸣市税务工商部门对你们公司进行审计的时候难道看不出任何问题吗?难道他们就那么好糊弄吗?”

柳擎宇这个问题,直接指向了整个事情的核心,听到这个问题,七上八下顿时沉默了下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