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2章 柳擎宇亮相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23    作者:梦入洪荒

甄步浩此刻腿肚子也有些转筋,走起路來都是一高一低步履蹒跚,似乎浑身都沒有力气一般,听到夏呼脑的问題,他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说道:“不会的,应该不会的,这世界上的事情应该沒有那么巧吧,刚才我叫了他半天小柳他也沒有说什么,而且他还专门向我勒索好处呢,如果是柳市长的话,怎么可能会这样做呢。”

甄步浩一边极力的寻找着各种理由來支持自己的结论,一边却是心中不断的敲鼓,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增加他一些信心一般。

“你们怎么了。怎么走得这么慢啊。”清丰县县长陆海峰看到坑叠镇镇委书记和镇长这两人走起路來步履蹒跚老态龙钟的样子,顿时满脸的怒气,要知道,现在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都已经下车了,市政府其他领导们也都已经下來了,县委班子的人也已经到齐了,但是这两个坑叠镇的地主、父母官却偏偏走得很慢很慢,就好像是腿脚不灵活一般,这样怎么行呢。让谁等着也不能让领导等着你啊。更何况你还是下属。

被陆海峰这么一顿训斥,夏呼脑和甄步浩两人立刻吓了一跳,虽然他们害怕柳擎宇,但也仅仅是害怕而已,因为柳擎宇只是县官,而陆海峰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相比于柳擎宇,他们更害怕陆海峰。所以,两人一瞬间浑身好像充满了能量一般,步伐立刻加快,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冲动了陆海峰身边,全都满脸赔笑着说好话。

陆海峰只是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带着他们來到了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的面前,陆海峰满脸微笑着说道:“陈秘书长,这两人就是坑叠镇的镇委书记夏呼脑和镇长甄步浩。”

陈棉灿轻轻点头,看了两人一眼,淡淡的问道:“二位,我给柳擎宇打电话的时候柳市长说他就在你们坑叠镇的派出所里,不知道二位可知道他现在在派出所哪里啊。”

这个时候,夏呼脑十分聪明的选择了沉默,目光看向甄步浩,示意让甄步浩來回答陈秘书长的问題。

甄步浩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陈秘书长,我之前刚刚从派出所里出來,但那个时候并沒有发现柳市长在派出所里啊,这前前后后不到10分钟的时间。”

陈棉灿摇摇头说道:“那不可能的,半个小时之前我和柳市长联系的时候柳市长就已经通知我他已经在派出所里了,二位,我想问问你们,现在这派出所里除了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以外,有沒有其他的姓柳的年纪看起來也就是二十五六岁、身高在一米90左右的男人。”

听到陈棉灿的具体描述,甄步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的跳动了起來,脸色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來:“有道是有,不过他好像是一个记者,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名记者。”

陈棉灿立刻眼前一亮:“哦,他们现在在哪里。”

甄步浩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期期艾艾的说道:“应该在肖仁德的办公室内吧。”

“头前带路。”陈棉灿道。

甄步浩立刻头前带路,來到肖仁德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无人应答,试着打开房门,却发现房门是锁着的,房间内沒有人。

甄步浩见状,只能拿出手机拨通了肖仁德的电话,问道:“肖仁德,柳记者他们在哪里。”

肖仁德道:“甄镇长,我们现在在审讯室内。”

“审讯室。你们怎么跑到审讯室去了。”甄步浩感觉到有些头皮发凉了。

“柳记者说想要在感受一下刚才在审讯室时候的感觉。”说话的时候,肖仁德有些郁闷,对于柳擎宇的这个要求,他实在想不明白柳擎宇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但是当柳擎宇抬出甄步浩來压他的时候,他不得不妥协了,再次把柳擎宇带到了审讯室内。

挂断电话之后,甄步浩看向陈棉灿说道:“秘书长,柳记者现在在审讯室。”

“在审讯室。你们沒有对他用刑啊。”听到这里,陈棉灿的神色一下子就紧张了起來。

看到陈棉灿的神色,清丰县的县委领导们立刻意识到形势有些严峻了,周志明和陆海峰更是脸色阴沉着看向甄步浩和夏呼脑,两人连忙使劲的摇头。

“头前带路。”陈棉灿这次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语气中已经带着几分森寒之色。

甄步浩只能再次颤巍巍、心惊胆战的走在前面,腿肚子再次有些发软了。

众人來到审讯室门前,推开审讯室大门,便看到柳擎宇正坐在被审席上,刘婉清、马义涛站在他的身后,而肖仁德则坐在审讯室上,身后站着四名手下,柳擎宇正在打着哈欠,而肖仁德则玩着自己的手机。

听到开门声,肖仁德立刻转过身來,看到甄步浩和夏呼脑等人,立刻一路小跑满脸赔笑狗腿一般微微躬身说道:“夏书记,甄镇长,你们來了。”

夏呼脑只是轻轻点头,看向秘书长陈棉灿,甄步浩说道:“秘书长,那边坐着的人就是姓柳的记者。”

说话的时候,甄步浩身体微微的弓着,表现出了强烈的尊敬之意,在他看來,现在整个房间内官员职务最高的应该算是秘书长陈棉灿了。虽然陈棉灿的级别和县委书记、县长是一样的,但由于陈棉灿是柳市长的秘书长,深得柳市长的信任,论起在市里的话语权,显然陈棉灿更重一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让甄步浩和夏呼脑以及清丰县县委领导们沒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众人一直在小心翼翼陪同着的、他们十分尊敬的秘书长陈棉灿竟然一路小跑着來到了那个坐在被审席上带着黑框眼镜看起來就好像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般的男人面前,满脸恭敬的微微弓着身体说道:“柳市长,我们到了,您有什么指示。”

看到眼前这一幕,周志明傻眼了,陆海峰傻眼了,夏呼脑和甄步浩此刻几乎停止了呼吸,尤其是甄步浩,他已经惊得眼珠子几乎瞪了出來,他可是清楚的记得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就在十分钟之前,自己可是在他的面前吆五喝六的,还管他小柳小柳的叫着,自己还曾经给了他1万块钱想要息事宁人呢。

那个时候,他绝对不会想到,就是眼前这个几分钟之前还在自己面前那么低调、那么平和的记者,竟然就是鹿鸣市的市长柳擎宇。

柳擎宇这才满脸淡定的站起身來,向着陈棉灿轻轻点点头,此刻,周志明和陆海峰已经快步走了过來,两人纷纷主动伸出手來与柳擎宇握手,周志明嘴里说道:“柳市长,欢迎您到我们清丰县來进行视察,只是我们沒有想到您在这里。这是我们工作做得不到位啊,我们以后一定多加注意。”

柳擎宇未知可否,也沒有回应周志明的自我检讨,只是淡淡的说道:“周志明同志啊,其实呢,我也不想到坑叠镇派出所來啊,但是我不來不行啊,这玉门村的村民马义涛因为向我反映了一些有关坑叠镇的事情,已经被你们坑叠镇派出所的工作人员给关押起來了,我如果要是不现身的话,恐怕马义涛就要被刑讯逼供了。”

周志明连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柳市长,请您放心,我们清丰县一向都坚决贯彻落实党的指示精神,坚决依法治国,依法办事,我们县里早已经明确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必须要依法审讯,绝对不容许任何刑讯逼供事情出现。”

三言两语之间,周志明先把自己和县里的责任从这起事件中摘了出來,不管柳擎宇接下來要说什么,他和县里首先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即便是下面真的发生了刑讯逼供的事情,也是下面基层办事人员素质不到位,沒有贯彻落实县里的指示。

柳擎宇听周志明这样说,只是高深莫测一笑:“周志明同志,你不用担心什么,刑讯逼供的事情并沒有发生,因为当时在场的是派出所的所长张振前,张振前同志是一个好同志啊,做事非常有原则,那位镇医院的副院长康大刀三番五次抬出了他那位担任副镇长的施伟青姐夫來向张振前同志施压,想要让张振前同志对马义涛进行刑讯逼供,后來又想要让他把我和刘婉清记者给控制起來,不过都被一身正气的张振前同志给拒绝了,不过非常可惜的是,后來那位甄步浩同志过來了,他过來的时候,还带來了镇委书记夏呼脑的指示,已经把张振前同志就地免职了,还提拔了肖仁德担任代理所长。”

说道此处,柳擎宇看向肖仁德说道:“周志明同志,你们清丰县坑叠镇的这位肖仁德同志是个头脑非常灵活办事非常圆滑的好同志啊,他对于甄步浩和夏呼脑二位的指示贯彻得非常坚决,差一点就要把我和刘婉清记者给控制起來,还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偷窃、涉嫌走私的罪名。当真是舌灿莲花啊。那指鹿为马的功夫可谓登峰造极啊。我佩服得很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