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 柳市长是谁?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23    作者:梦入洪荒

此时此刻,夏呼脑并不知道,甄步浩就在柳擎宇和刘婉清他们旁边,两人因为说话比较着急,所以说话的声音都很大,尤其是当两人提到柳擎宇的时候,由于对柳擎宇充满了怨气,所以这个人骂柳擎宇是王八蛋,那个人骂柳擎宇是孙子,似乎对于两人來讲,只有这样骂出來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心中的那股怨气。

刘婉清就坐在柳擎宇的旁边,对于甄步浩和夏呼脑两人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听得两人一个一个孙子一口一个王八蛋的骂着,她气得粉脸通红,粉拳紧紧的攥着,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地揍旁边这个甄步浩一顿,不好好在柳擎宇非常了解妹妹的个性,在妹妹听到两人对话之后有些暴走趋势的时候,他已经立刻用手拍了拍妹妹的手臂,冲着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冲动,刘婉清这才勉强压下了心头的那股恶气,只是此刻,她已经双眼充满愤怒的瞪着甄步浩。

此时,坐在最边上的马义涛对于甄步浩与夏呼脑之间的对话也听清楚了七七八八,就算他沒有听到夏呼脑的话,也听到了刚才甄步浩的话,甄步浩在电话里一口一口柳擎宇这孙子那样的骂着,叫着,马义涛彻底感觉到无语了。他心中暗道:我靠,这天上竟然还有甄步浩这样奇葩的镇长啊,你丫的就算要骂人,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骂吧?更何况你骂的那个柳擎宇柳市长现在就在你的身边啊?此刻,马义涛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无知者无畏啊!

而此刻的柳擎宇却自始至终表情平静,对于甄步浩和夏呼脑两人你來我往的咒骂却并沒有在意。

这时,结束了通话的甄步浩立刻看向柳擎宇充满歉意的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两位记者,我那边有些急事得赶快走了,你们如果要是暂时不想走的话,我也可以让人给你们安排住处,这事情你们和肖仁德说就行了。”

说完,甄步浩转身就向外疾奔而去。

柳擎宇却在甄步浩身后淡淡的说道:“沒事,甄步浩同志,我不会离开的,我相信一会儿我们就会再次见面的。”

对于柳擎宇的话甄步浩并沒有真正的上心,因为他认为,柳擎宇他们这两个记者既然接受了自己的一万块钱,肯定就不会再把新农合资金的事情再曝光出來了,记者也是要讲究潜规则的,拿人钱财为人办事这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柳擎宇刚才那话里的意思他根本就沒有深入的去思考。

甄步浩速度很快,出了派出所立刻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镇委大院内。

他刚刚把车挺稳之后不久,便看到一辆大巴车从远处驶來,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镇委班子的队伍里,气喘吁吁的看着大巴车缓缓停在镇委大院门前。

夏呼脑立刻带着众人向着大巴车一路小跑的赶了过去,这时,大巴车却沒有停车熄火,只是大巴车的车门一开,县长陆海峰把脑袋从车里面探了出來,对夏呼脑说道:“夏呼脑,你立刻带着镇委班子的人去镇派出所。”

“去镇派出所?”夏呼脑有些诧异了,难道柳市长要视察镇派出所不成?

看到夏呼脑还在那里傻愣着呢,县长陆海峰有些脸色阴沉着说道:“刚才陈秘书长说柳市长现在就在你们坑叠镇的派出所里。”说完,陆海峰便走了回去,留下满脸震惊和不解的夏呼脑。

对于陆海峰的表情,夏呼脑看得清清楚楚,很明显,他看出來了,陆海峰刚才和他说话的时候那脸板着,犹如一块黑锅底一般,很明显他是认为既然柳市长在你们坑叠镇派出所里,你这个镇委书记不可能不知道吧?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不尽快向县里汇报呢?让县领导心惊胆战了一路了,你们这些人也太沒有眼力见了,也沒有一点大局观了。

夏呼脑心中那叫一个郁闷,那叫一个冤枉啊,他虽然看出了陆海峰的意思,但也知道,现在他也根本沒有办法向陆海峰解释啊,因为现在市政府的领导可都在大巴车上坐着呢,此刻,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啊,不过他更加郁闷的是,他真的不知道柳市长就在派出所内啊。

此刻,大巴车已经再次油门轰响,鸣了一声喇叭之后便向着前面的方向驶去,那里正是镇派出所的方向。

此刻,回过神來的夏呼脑看向旁边的镇长甄步浩说道:“老甄啊,刚才陆县长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吧?”

甄步浩点点头:“听明白了。”

“你听明白啥了?”看到甄步浩那满脸呆滞的样子,夏呼脑有些不满的反问道。

“陆县长说柳市长在镇派出所,让咱们去派出所与他们汇合。”甄步浩说道。

“你丫的还知道柳市长就在镇派出所啊?你可是刚刚从镇派出所那边赶过來的,你难道不知道柳市长就在镇派出所吗?”夏呼脑怒气更浓了。他刚才被陆海峰那棺材脸郁闷了一下,正愁着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呢,看到甄步浩那种死鱼脸,更是气得一塌糊涂,立刻把火全都撒在他的身上。因为在夏呼脑看來,既然柳市长在镇派出所呢,而你甄步浩又刚刚从镇派出所赶过來,你应该知道柳市长就在那里才对啊,你怎么不向我汇报呢?

甄步浩被夏呼脑这么一训斥,顿时也郁闷了,他哭丧着脸说道:“夏书记,我的确刚刚从派出所赶过來的,但是我沒有看到柳市长啊。”

“赶快上车,有事车上说。”夏呼脑看到大巴车已经走远了,连忙招呼了一声,先钻进一辆车内,甄步浩也跟着钻了进去,司机立刻发动汽车向着镇派出所方向驶去。

车上,夏呼脑问道:“老甄啊,你刚刚从镇派出所那边來沒有看到柳市长?”

夏呼脑已经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既然市政府的大巴车向着镇派出所的方向驶去,而且陈秘书长也说柳市长就在派出所,这事情肯定不会有什么差错的,但是刚刚从镇派出所赶过來的甄步浩却偏偏说他沒有在那里看到柳市长,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真的沒有看到柳市长。”甄步浩十分坚定的说道:“夏书记,派出所那边今天不是全员出动去调查柳市长的落脚点了吗?里面除了几个值班的和那两名记者外加马义涛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人了。”

“那派出所那边有沒有姓柳的人?”夏呼脑有些不死心,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问道。

“姓柳的?”听到夏呼脑这样问,甄步浩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即突然眼前一亮说道:“那些警察里有沒有姓柳的我不知道,但是他们肯定不可能是柳市长,不过倒是那两个记者里有一个记者是姓柳的,他让我管他叫小柳,不过那个记者看起來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他绝对不可能是柳市长啊,而且他刚才还向我索取了1万元的好处费呢。”

“他长得什么样子?”夏呼脑问道。

“他长得倒是有几分帅气,带着一个黑框眼镜,看起來文质彬彬的,属于典型的书呆子的形象,不过皮肤倒是古铜色的,看起來身体倒是挺强壮的。”甄步浩有些回忆着说道。

“他是不是身高挺高的,有一米90左右?”夏呼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是啊,那个小柳身高确实挺高的,站起身來的时候比我高出1个头呢!”甄步浩十分肯定的说道。

听完甄步浩的描述之后,夏呼脑顿时脑门上大汗淋漓,满脸苦涩的说道:“完了!完了!看來我们坑叠镇今天真的要出大事了,如果不出我的意料的话,恐怕你嘴里的那个小柳就是柳市长!据我所知,柳市长每次微服私访的时候都喜欢戴一个黑框眼镜,这样一來,一般人就看不出他的真实相貌,再加上他稍微化妆一下,就更能掩人耳目了,如果这个人就是柳市长的话,恐怕今天在镇医院里看到我们陪同领导视察的那两个人也是他!”

当夏呼脑说出自己的分析的时候,不仅他自己吓坏了,旁边的甄步浩也吓得几乎尿了裤子!

我勒个天啊,不会真的这么巧吧?如果他真的是柳市长的话,那今天自己可就麻烦了,因为就在刚才,自己可是当着那个小柳的面与夏呼脑通电话的时候说了一句柳擎宇那孙子的!自己岂不是当着柳市长的面骂他吗?

完了完了!麻烦大了!

现在,夏呼脑和甄步浩两人已经被他们自己的分析吓得有些腿肚子转筋了!现在他们都在心中祈祷着,满天神佛保佑,派出所里那个戴黑框眼镜的小柳千万不要是柳市长啊!

下车的时候,夏呼脑和甄步浩两人是相互搀扶着走下汽车的,一边往下走,夏呼脑还在问甄步浩:“老甄啊,你说派出所里的那个记者小柳应该不会是柳市长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