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虚以委蛇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22    作者:梦入洪荒

甄步浩镇长看到夏呼脑书记对这次的记者之事如此高度重视,立刻意识到,这件事情自己必须要高度重视,而且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此事,因为这个时候,市政府那边大队人马已经乘坐大巴车向着这边赶过來了,他必须要争分夺秒的敢在市政府大队人马过來之前摆平此事,以免节外生枝。

想到此处,甄步浩立刻对旁边的副镇长施伟青说道:“老施啊,走,咱们快点出发,你來开车。”

说完,甄步浩一边向外面走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派出所副所长肖仁德的电话:“老肖啊,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肖仁德正在带人在镇上挨个旅馆的查找柳擎宇的踪迹呢,听到甄步浩的电话之后立刻十分恭敬的说道:“甄镇长您好,我现在正在带人在查旅馆呢。”

“这事先放一边,让其他人去负责,你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派出所,你这次走运了,刚才你们派出所的所长张振前对夏书记和我的指示拒不执行,他现在已经被夏书记暂时勒令停职了,你现在代理他这个派出所所长的职务,我现在正在赶往派出所去宣布这个消息,去了之后,你立刻派人把两个就在你们派出所的记者给我控制起來!希望你不要步张振前的后尘啊!”

说话的时候,甄步浩语气显得十分阴沉。

肖仁德怎么能听不出甄步浩的意思呢,连忙说道:“甄镇长请您放心,我肖仁德是一个比较明事理的人,您放心,对于您和夏书记的指示,我会坚决执行和落实的,绝对不会像某些人那样阳奉阴违!我一切都会以领导的指示为我的行动目标!”

肖仁德听到要提拔自己担任代理所长,一时之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刻自己那兴奋的心情了,要知道,对于这个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他垂涎已久,但由于张振前的工作能力太强了,而坑叠镇的民风彪悍,社会治安又一直不怎么好,所以虽然他很擅长搞关系,也喜欢给领导送礼,但是,领导们出于大局考虑,还是让工作能力比较强的张振前去担任派出所所长一职,所以,肖仁德对此十分郁闷。

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这一次,张振前竟然敢公然违抗镇委书记的指示,直接被镇委书记就地免职了,这对他來说可是一个天大的机遇啊,要知道,只要这代理所长的位置一旦坐上,自己到时候在好好的跑动一下,送送礼,基本上这个所长的位置算是稳固了。

当然了,肖仁德更加清楚,自己这个位置能否坐得稳固了,这次回所里执行夏书记的指示是否彻底和到位是最为关键的,要知道,这一次可是甄镇长亲自过去督阵的啊。

所以,肖仁德一边忙不迭的像甄步浩表示自己的忠心和决心,一边出面开上警车便向着派出所内以最快的速度驶去。

整个坑叠镇并不是很大,开车不到3分钟他就已经赶到派出所了,肖仁德赶到的时候,甄步浩也正好带人赶到,双方立刻汇合到了一起,一边走甄步浩一边把记者的事情跟肖仁德简单的说了一遍,肖仁德对此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当即表示沒有问題,与此同时,肖仁德已经走到警务值班室内把今天留守执勤的四名警察一起喊了过來,跟着他和甄步浩等人來到了派出所的审讯室内。

他们走进审讯室的时候,柳擎宇和刘婉清以及马义涛并沒有离开,虽然马义涛刚才向柳擎宇使眼色示意他尽快离开,但是柳擎宇却始终岿然不动,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张振前闲聊着,从这番闲聊中,他已经了解到,这个张振前虽然为人也还算油滑,对于官场中的一些人和事情有些时候也会做出一些妥协,但是,遇到原则性问題,他却坚决不肯妥协,这也是为什么他干得那么出色却一直只能窝在这个坑叠镇的原因,要知道,这位张振前可是实实在在的天涯省警官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啊,而且还是他们那一届的优秀学员,当时和他一起毕业的很多同学现在都已经升到副处级了,甚至有些人都已经升到了正处级,而他虽然成绩十分出色,但是由于有些时候太过于坚持原则,因此并不讨领导喜欢,所以只能在坑叠镇窝着。

张振前虽然有些时候也会抱怨自己的遭遇,抱怨上级领导对自己不公,但是,抱怨归抱怨,只要涉及到工作和原则性问題,他依然不肯妥协,他心中也清楚自己为什么不能升迁,但是他就是无法放弃心中的原则,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人民警察就应该一心为人民做事,就应该在某些原则性问題坚持正确的处理方式!哪怕是现在他马上就要被停职了,他也绝对不后悔。

而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房门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了,肖仁德满脸恭敬的站在门边,满脸陪着笑请镇长甄步浩等领导先行进入,等甄步浩等人进去之后,肖仁德这才带着四名派出所的执勤人员走了进去。

进入审讯室之后,甄步浩森冷而充满了高傲和权威的目光扫视全场,当他看到柳擎宇和刘婉清并沒有离开的时候,心中的那块大石头顿时落了地,他当时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两人趁着他们赶过來的这段时间跑了,那这事情可就麻烦大了,既然他们沒有走,那他就放心了。

甄步浩直接看向张振前说道:“张振前,刚才夏书记和你通话的时候,他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张振前满脸苦涩的点点头:“我明白。”

甄步浩也不废话:“你明白就好,现在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张振前同志你立刻停职反省检讨,派出所所长职务暂时由肖仁德同志代理。张振前同志,你有什么异议吗?”

张振前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沒有异议。我尊重领导的决定。”

甄步浩正想说话,却听到旁边突然有人说道:“张振前沒有异议,但是我有异议。”

张振前和甄步浩众人循声望去,说话之人正是柳擎宇。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这位领导,不知道你是哪位啊?”

肖仁德见状,立刻怒视了柳擎宇一眼,拍马屁的说道:“我说你这人也太沒眼力见了吧?对我们领导说话的时候要尊重一点,这位就是我们坑叠镇的镇长、镇委副书记甄步浩同志。”

说话的时候,肖仁德还拿出自己的警帽不停的为甄步浩扇风,因为他发现因为赶路着急,甄步浩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一边扇风,肖仁德的脸上一边露出了十分狗腿般的笑容。

看到肖仁德这副嘴脸,在看看刚才张振前那种坚持原则到底宁折不弯的性格,柳擎宇突然心中一阵触动。

这时,甄步浩立刻满脸威严的看向柳擎宇说道:“这位记者,我就是坑叠镇的镇长甄步浩,我们接到了有关人员的举报,说你和这位女记者涉嫌在镇医院有偷盗行为,所以,我们镇领导对此高度重视,指示派出所要把你们控制起來严加盘查,还请你们配合一下,你放心,只要你们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要你们写下保证书,确保不在我们坑叠镇再有类似的违法行为,我们坑叠镇警方会本着坦白从宽的原则,不会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的。”

一边说着,甄步浩一边看向肖仁德说道:“肖仁德,采取行动吧。”

肖仁德立刻大手一挥:“兄弟们,把这两人给我先铐起來,仔细的审讯一下。”

他身后那四个人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位副所长已经成了代理所长了,所以立刻二话不说,拿出手铐就向着柳擎宇和刘婉清走了过來。

柳擎宇立刻挡在了刘婉清面前,横眉冷对走來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先等一下,我和这位甄步浩镇长有几句话要说。”

甄步浩立刻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冷的说道:“你和我有什么好说的?”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甄镇长,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们之所以要把我们控制起來,说白了不就是担心我们会曝光你们在新农合资金的问題上进行新闻报道吗?其实啊,这件事情也沒有你想象的那名复杂,而我们这些记者呢,也就是吃新闻饭的,只要我们饭碗里有饭,报道不报道也都在我们一念之间,当然了,如果我们的饭碗里沒有饭的话,我们总不能饿着肚子是吧?”

甄步浩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立刻听出了柳擎宇这话里的弦外之音,眼珠转了转,心中暗道:“如果这两个记者要不是那种死硬分子,如果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的话,花点钱到是能够打发了,对于这些记者,他们这些基层地方政府官员还是有着一定的共识的,那就是如果能够花钱摆平,而且钱也不是很多的话,他们还是不愿意得罪这些记者的。”

想到此处,甄步浩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要求?”

柳擎宇笑着说道:“甄镇长,你看现在这里人这么多,我们是否可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