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0章 内幕重重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17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的预感非常准确。

刘婉清随后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擎宇哥哥,你知道吗,你们鹿鸣市的医疗系统问題之严重简直让人瞠目结舌啊。”刘婉清说话之时,眼神中似乎还带着几分震惊之色。

柳擎宇虽然看不出刘婉清脸上的表情,但从妹妹的语气中却听得出來,鹿鸣市的问題恐怕已经严重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婉清,我们鹿鸣市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柳擎宇有些焦急的问道。

刘婉清苦笑道:“擎宇哥哥,你听说过医院打出免费接送、免费检查、免费吃饭、免费诊疗吗。”

柳擎宇摇摇头:“这还真沒有听说过,在我们华夏,恐怕沒有一家医院会这样干吧,毕竟,医院可都是要赚钱的。”

刘婉清道:“是啊,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医院这样做的,但是,在你们鹿鸣市一些县乡镇的医院内,却大量存在着这种现象,甚至在我调查过程中,还听到一些村里的大喇叭广博着让农民某天某时到某地集合,会有医院的人开车过來接人,管接管送,还负责进行检查,还免费管饭,我当时看到这种情况之后感觉到非常惊讶,于是就跟着这些人去医院实际进行看了看,结果我就发现了一个让我感觉到心惊胆战的事情。”

说道此处,刘婉清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怒之意:“擎宇哥哥,你知道吗,在鹿鸣市清丰县,该院医护人员搜集农民身份证、户口簿,复印后编造假病历列入新农合报销,我随随便便在在清丰县一个村里里进行调查,却发现这个只有200多人的小村子里,有18人未住过院,却被医院护士借证骗取新农合资金3.8万元,而类似的现象不胜枚举,更有一些医院的造假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比如说无病当有病治、虚增患者住院天数、假用药、假手术等,像医院存在医生超量开药物现象,医院、科室截留后转入药房再行销售这种现象更是几乎每个医院都存在这种现象,擎宇哥哥,您可以想象得到,一旦鹿鸣市全市都在进行着这样的套取新农合补贴的行为,鹿鸣市的医保体系会有多么巨大的资金漏洞,这些钱全都被那些医院、医生们给虚假套取了,那些真正需要这笔钱的农民怎么办。”

说道这里,刘婉清的语气更加愤怒,声音中已经带着几分质问的意思了。

柳擎宇顿时沉默了下來,脑门上,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柳擎宇曾经有过在乡镇工作的经验,他非常清楚农民们生活的艰辛,更清楚农民们生病之时宁可忍着也不愿意去医院治疗的苦痛,因为医院太黑了,因为住院太贵了,幸好新农合的政策适时推出,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农民巨大的就医压力。

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这样一个惠民政策竟然成了某些医院的领导医生发财的工具。

这样的事情简直无法容忍。

“婉清,下午你有事吗,沒事的话下午带着我出去看看,我想要实地的调查走访一下,看看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柳擎宇说道。

“柳哥哥的事就是我最大的事,你下午直接到报社门口來接我就成了,记得车牌一定要换一个别人很少见过的。”刘婉清说道。

“知道了。”柳擎宇对小妹的细心还是比较满意的。

下午1点钟,柳擎宇稍微乔装打扮了一下,亲自开着一辆换了新车牌的汽车來到报社驻鹿鸣市记者站门口,接上了素颜休闲装打扮的刘婉清,随即按照刘婉清的指引向着清丰县走去。

刘婉清带着柳擎宇先是來到了清丰县坑叠镇中心医院。

刘婉清带着柳擎宇装成了看望病人的家属,一路走进了病房区内。

病区内,几乎每个病房全都病人,医生护士们奔走忙碌着,病床上,病人们穿着病号服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手机,也有一些打着吊针,一副十分正常的病号区气氛。

这时,两名护士从柳擎宇他们身后快步走了过來,两人一边走一边逐个敲击着病房内的房门,每次都是嘟嘟嘟的敲响三声,然后迅速赶往下一个病房。

看到眼前的这个情形,柳擎宇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两个忙忙碌碌的护士,有些不太明白这两人为什么要挨个敲击房门呢,而且还每个房间房门上敲击三声,这是为什么呢。

这时,一个护士敲击三声之后,似乎发现里面的病人依然还在大声的聊着天,顿时眉头一皱,打开了房门,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们沒听到我敲门啊,赶快躺好了,一会市里的领导就要下來检查了,如果要是出问題了你们的酬劳可就沒了。”

说完咣当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而这时,原本喧嚣的病房内立刻安静了下來,原本那些还在叽叽喳喳的聊天的病人们全都躺在了病床上变得异常安静。

看到这里,柳擎宇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现在他已经有些看明白了,原來,这两名护士竟然是负责通风报信的啊,很显然,这敲击的三声明显就是在通知那些病人们做好准备,视察的领导就要过來了啊。

不过柳擎宇也注意到,这两名护士在敲击房门的时候,虽然大部分时候是逐个房间敲击的,但是在某些房门的前面,这些护士会拿出手机看一下,确认一下之后再决定敲还是不敲,其中有那么四五间病房这两个护士是沒有去敲击的。

柳擎宇急性比较好,一下子就把这几个她们沒有敲击的病房给记录了下來。

随着这两名护士消失在走廊尽头,过了不一会,坐在病房外面长椅上假装休息的柳擎宇和刘婉清便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还有快门声不时按动的声音。

柳擎宇向着走廊一头看了一眼,便看到一大群人人簇拥着几个领导模样的人正在向着病号区走了过來,在这些人的前面,则是几名扛着摄像机、照相机正在拍摄、拍照的记者们,一边走着,还有一名电视台的主持记者拿着话筒正在对走在最前面的领导进行采访。

那名领导满脸微笑,接受采访的时候风度翩翩,说的话更是犹如春风拂面,温暖和煦,听起來让人的身上暖暖的:“随着我们国家新农合制度的推出,我们国家的农民享受的医疗水平越來越高了,农民也住得起院了,我们这次下來就是要对新农合的执行情况进行一下详细的调研,了解一下新农合在执行过程中到底存在哪些问題,应该如何去弥补,我们要了解一下农民到底有什么需求,我们应该如何制定更好的政策为农民服务……”

不得不说,这领导就是领导,说出來的话花团锦簇,醉人心脾,让人听了就感觉到十分的舒服,记者们一边采访着,一边拍摄着,随后在医院领导的引导下,隔三差五的走进一个病房视察情况。

此刻,柳擎宇注意到一个十分有意思的问題,这些医院领导引导这些领导们进入的病房恰恰是那几个沒有被那两名护士敲击房门的房间。

看到此处,柳擎宇心中的疑惑更大了,为什么这医院领导要带着这些视察的领导去那几间护士并沒有敲击房门的房间,而不是去那些被她们提醒的房间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此刻,柳擎宇和刘婉清坐在长椅上,眉头紧皱,思考着这件事情。

这时,那些视察的领导们已经从一个病房内走了出來,为首的那名女领导走在最前面,摄像机、照相机全都对准了她,这名女领导一边往外走一边向前看着,突然,她的目光落在了柳擎宇的脸上,当时她愣了一下,因为她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熟悉啊,不过她好像在这个小镇上并沒有什么熟人啊。

这时,柳擎宇似乎觉察到了这位女领导的目光,立刻低下头去,双手似乎有些紧张的揪着自己的裤子使劲的搓弄着,貌似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

那名领导看到柳擎宇这个样子,不由得暗暗好笑了起來,心中暗道:“虽然这时代变了,但是农民身上的那种质朴气息却还是沒有变,看这个大兄弟的举止,肯定是看到自己在看他,感觉到有些紧张了。”

似乎是想要缓解柳擎宇的紧张,这个女领导对身边的一个头发梳得油光水滑的领导说道:“陈县长,你看这位农民兄弟的侧脸像不像咱们鹿鸣市的柳市长。”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心中咯噔一下,心中暗道:“我草,该不会老子被这些家伙给认出來了吧。”

那名陈县长闻言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擎宇的侧脸,立刻嘿嘿笑着说道:“还是冯主任您有眼光啊,这人如果从侧脸來看,还真的和咱们柳市长长得挺像的,只不过咱们柳市长威猛霸气,强势无匹,而这位农民兄弟却是有些拘谨,如此看來,这人与人之间还真是有着巨大的差距啊。”

女领导也笑了起來:“这位农民兄弟就是农民的典型代表啊,我们这个社会里,农民兄弟的朴实确实与那些整天在社会摸爬滚打的人气质不一样。”

一边说着,这位女领导只是看了柳擎宇一眼之后,便继续向前走去,从他面前经过,带过一阵香奈儿五号限量版玫瑰香水的气息,闻到这股香水味道,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别的不知道,柳擎宇对香水可是有研究的,这种限量版的香水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买得到的,即便是买到了,价格也是绝对不菲,仅仅是一小瓶就价值数万元,这个女领导哪里來得那么多钱來购买这样的香水呢,一般人舍得自己花钱去买这种香水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