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杀出程咬金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11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郭俊荣的提议,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俊荣同志啊,我们刚刚出來20多分钟,现在就回去吃饭实在是不太合适,毕竟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实地调研视察吗,既然是视察调研,我们就围绕着水库大坝走上半圈好了,我们就这样溜溜达达的一边转一边看,等到2个小时之后,让大巴车过去接我们回來。”

一边说着,柳擎宇继续向前走去,因为柳擎宇也发现了,那些浇水的工人们看到柳擎宇他们來了之后,似乎加快了浇水的节奏。

柳擎宇是一个最善于从细节中发现问題的人,当他看到工人们那略显慌乱的眼神和动作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些人似乎是心中有鬼,这些工人心中到底有什么鬼呢。

柳擎宇不紧不慢的走着,当那些工人们把运水车内的水洒完之后,只能无奈的返回了,而这个时候,柳擎宇他们已经走到了洒过水与沒有洒水的分界线处,柳擎宇直接带头走到了分界线的地方,他两面仔细对比了一下,立刻就发现了异样。

柳擎宇发现,这洒过水的地方大坝斜面水泥的颜色看起來都差不多,沒有什么区别,但是这沒有洒过水的地方在太阳光的直射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有些地方颜色深一些,有些地方颜色浅一些,而那些颜色深的地方就好像是衣服上的一块块补丁一般,东一块西一块的,大大小小十分不规则,但是却可以清楚的分辨出來。

那些大大小小的不同颜色的地方让柳擎宇想起了自己所看到的那些举报图片里的裂缝,或大或小,可不就是裂缝的形状吗,如果这些裂缝都已经被修好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两种不同的颜色呢,为什么这些工人要给大坝浇水呢,浇水的作用真的是为了加固大坝的质量吗,怎么看起來这么像是在瞒天过海,想要掩饰这些水泥的不同颜色呢。

柳擎宇正在想着呢,突然人群中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突然站了出來,在众人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突然走到柳擎宇身边,在一块面积看起來有2两人大小的颜色比较深的水泥平面上猛然跳了起來,然后重重的向下落去,一下,两下,三下,随着年轻人一下下的蹦跶着,一个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只见拿出水泥大坝斜面正在以一种十分夸张的状态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处斜面竟然凹陷了进去,整块水泥直接凹陷进了斜面里。

看到这种情况,郭俊荣和孙成伟全都吓了一跳,而更为害怕的却是段海明,段海明立刻怒视着年轻人大声呵斥道:“张贵霖,你到底在做什么,在柳市长面前瞎蹦跶什么,赶快给我回去下检查,你万一要是吓坏了柳市长怎么办。”

如果是在平时,段海明这声怒斥执行,张贵霖也许立刻就会灰溜溜的离开了。

但是今天,他却豁出去了。

张贵霖直接把段海明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依然在不停的蹦跶着,随后,他猛的弯下腰來,猛的一伸手把已经凹陷下去的水泥地面连同水泥下面的那层塑料板一起取了出來,随即,他又一根根的把支撑着塑料板的木棍、木板硬生生的从泥土中拔了出來,然后抱着这些东西來到柳擎宇的身边,以一种凛然无惧的气势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市长,您看看吧,这就是修补之前的水库大坝的真实情况,而这些修补工作都是这两天两夜的时间内,由晓林建设工程公司派人连夜修补起來的,这些就是他们用來修补水库大坝的建筑材料,柳市长,您看看吧,这样的水库大坝能够抵御洪水的侵袭和腐蚀吗,这样的大坝能保护整个鹿鸣市和大坝周围乡村村民们的安全吗,一旦明年汛期到來,如果市里沒有准备的话,会发生多么严重的灾难,柳市长,我要向您实名举报。”

当张贵霖说道这里的时候,柳擎宇的脸色已经阴沉得犹如黑锅底一般。

柳擎宇刚才还在因为这两种不同的颜色而感觉到奇怪和不解呢,此刻,当这名水库管理处年轻带着人员用实际行动为他打开那迷局的时候,柳擎宇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的跳动起來。

随即,柳擎宇勉强忍住心头的激动和愤怒,走了一圈,又找到一处颜色比较深面积比较大的地方,猛的一脚跺了下去,那个地方立刻明显的凹陷了进去,又跺了几脚之后,柳擎宇伸手便把一块带着水泥的塑料板给掀了下來,随即,又从里面抽出了几根木棍。

当郭俊荣和孙成伟等人看到这种情况,顿时脸色全都苍白起來,众人看向张贵霖的眼神中闪烁着愤怒和杀气,但是现在,一切已经晚了。

柳擎宇又接连踹了几个类似的地方,发现所有地方的情况都差不多,随后,柳擎宇又吩咐让找了了锤子和改锥,尝试着去挖掘一下那些裂缝不是很大的地方,当他把表面那层水泥清理开之后,立刻看到了裂缝里面那深深的沟壑。

震惊,柳擎宇被眼前的情形彻底给震惊了。

而此时此刻,那些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们也全都震惊了,他们的摄像机仔细的捕捉着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画面,而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是波浪滔天。

天啊,这是事关鹿角水库周边三十多个存在十几万老百姓性命安全的水库大坝啊,这可是直接关系到鹿鸣市几百万老百姓生命安全的防洪工程啊,而这样重要的工程竟然是用塑料板、木棍來进行修补的,而且听张贵霖的意思,这些巨大的可以容纳近一两人的裂缝竟然还是这两天两夜的时间内修补起來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得知了柳擎宇要來视察之后才进行修补的。

这也就是说,在柳擎宇沒有决定视察之前,这些水库大坝上到处都是这种深深浅浅的裂缝,而且这个水库大坝工程还是刚刚整修好的。

天啊,这样垃圾的工程,这样千疮百孔的工程到底是怎么样通过工程验收的,监理公司是干什么吃的,水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他们就看不到这些深深浅浅的裂缝吗,为什么这样的工程竟然能够通过验收。

一时之间,所有人全都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了。

柳擎宇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双眼中几乎要喷出火來。

柳擎宇冷冷的扫了一眼身体有些颤抖的郭俊荣和孙成伟一眼,目光最终落在了水库管理处处长段海明的脸上,咬着牙说道:“段海明,难道眼前这样的水库大坝就是你所谓的整修一新可以抵御二十年一遇的洪水吗,难道这样的大坝十年之内不需要进行重新整修吗,难道眼前的水库大坝就是你们水库管理处花了2800多万元最终整修好的大坝吗,你能够告诉我,眼前这塑料板和木棍、水泥组成的工程叫什么工程吗,难道你们水库管理处2800多万元就是这样完成的吗。”

随着柳擎宇一声声的质问,段海明几乎把脑袋扎进了裤裆里,那叫一个糗啊。

前面还在信誓旦旦的吹牛说这个水库大坝工程十年不用整修呢,这几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牛皮就被人给揭穿了,而且还是被市长亲自给揭穿的,这让他脸往那里放啊。

“段海明,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柳擎宇的脸色阴沉着怒气冲冲的说道。

段海明还是不说话。

看到眼前这种情况,柳擎宇二话沒说,直接对秘书长陈棉灿说道:“棉灿同志,你跟市纪委那边联系一下,让他们直接派人过來吧段海明给带走吧,让他们仔细给我查,我倒是要看看,他这个段海明到底有多大的胆子、有多么硬的后台,竟然敢在这种事关数百位我们鹿鸣市老百姓生命安全的项目上如此瞒天过海,如此欺上瞒下。”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段海明吓得噗通一声浑身发软瘫倒在地上,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算是彻底完蛋了,自己的乌纱帽再也保不住了。

他的脸色已经灰白如纸。

陈棉灿当着所有人的面拨通了市纪委书记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对方很快有回应,表示立刻会派人过來把段海明带走。

段海明闻言更加恐惧了,裤裆下面竟然有一股浓烈的骚气冒出,这家伙听到市纪委书记亲自表示要派人下來把他带走之后,竟然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然而,此刻,真正恐惧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啊,孙成伟和郭俊荣这两个人虽然官位不小,但是当水库大坝的问題真正揭穿了之后,他们两人也深深的意识到,一股强烈的危急正在向他们袭來。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落在了刚才做出了出人意料行为的张贵霖的身上,如果不是这位年轻的水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恐怕他就算是把整个水库大坝全都走完也未必会发现上面异样,柳擎宇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欣赏和温暖。

“这位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贵霖。”

“你是怎么发现这水库大坝有问題的。”柳擎宇问道。

“柳市长,其实,我们所有水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一点。”张贵霖一句话,让现场所有人全都内心恐惧起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