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投名状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08    作者:梦入洪荒

这一次,在柳擎宇被截杀这件事情上,在柳擎宇的刻意营造和布局之下,整个事件处理起來倒是轻描淡写,除了周广超被双规之外,鹿角县的那些县领导们也仅仅是暂时按照柳擎宇当时在现场说出來的处理条件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种处理结果让多个方面全都长长的送了一口气,大家最担心的就是柳擎宇一怒之下來一个狠辣处理,那样各方都会很难受的。

不过这次鹿鸣市方面对于整个后方镇西古村强拆致人死亡案件的调查却十分深入,通过这起案件,竟然查处了一条大鱼,,郭海林,副市长郭俊荣的儿子。

郭海林之所以被查出來是因为鹿鸣市市纪委和市公安局在对鹿角县正在进行的多个城镇化试点项目中标商进行排查的时候发现,这些中标商虽然來自鹿鸣市或者是鹿角县,但是,在强大的法律和政策压力之下,他们大部分都表示,自己的公司只是挂个名中标而已,只是负责分包整个项目的建设工作,而真正的大部分利润全都被归云集团给拿走了,而归云集团负责这件事情的人就是郭海林。

虽然郭海林在明面上并不是直接负责人,但是所有中标商都表示,归云集团负责这些项目的负责人只是挂个面,很多项目的洽谈和关系的公关也都是由郭海林亲自负责的,甚至有些狡猾的中标商为了自保,还拿出了与郭海林谈话时候的录音或者是视频,通过这些证据可以充分证明,鹿角县城镇化试点工程大部分的利润都被归云集团给拿走了。

有了这么多的证据材料,再加上之前鹿鸣市方面掌握的有关归云集团在鹿角县以及东开发区方向违规违法拿地并囤积土地的事实,尤其是随着这次强拆致人死亡案件的爆发,鹿鸣市公安局再向柳擎宇请示之后,直接在归云集团总部内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郭海林正式批捕。

这个事情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副市长郭俊荣的耳中,郭俊荣当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办公室内來回來去的走了半天之后,依然无法想出好的办法來把自己的儿子给捞出來,但是回想到老市长于志宝的儿子到现在还沒有被放出來,而且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坐牢已经成为定局,郭俊荣心情就更加不安起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坐牢啊。

郭俊荣思前想后,觉得这件事情找谁都不管用,因为这件事情可是柳擎宇这位市长亲自查办的,就算是自己去找廖副市长,以柳擎宇和廖副市长的关系,恐怕这件事情会越弄越糟,想及此处,郭俊荣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去找柳擎宇。

但是,自己以什么理由去找柳擎宇呢,人家柳擎宇凭什么对自己的儿子高抬贵手呢,以郭俊荣的人脉关系网络,他自然已经打听出來,现在市公安局那边已经充分掌握了儿子的确凿证据,证明自己儿子存在严重的违法问題,尤其是雇佣黑恶势力强拆并致人死亡一事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亲自指使别人操作的,而且还被别人录音取证了,这事情可就非常麻烦了,只要柳擎宇想办,那自己的儿子肯定要坐牢。

独自一人抽着烟,在办公室内转悠了一会儿之后,郭俊荣最终决定,兵行险招,只能三十六计中假道伐虢之计來对付柳擎宇了,自己只能暂时先假意向柳擎宇表示要归顺于他,甚至要送上一些投名状,表示要与他一起对付自己的靠山廖志财,但是,等到有机会的时候,自己就反咬他一口,将柳擎宇彻底打落马下。

想明白之后,郭俊荣立刻给柳擎宇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柳擎宇有沒有时间,表示自己要向他汇报工作,柳擎宇接到郭俊荣的电话,并不感觉到意外,只是笑着说有时间,郭俊荣立刻火急火燎的來到柳擎宇的办公室内。

到了柳擎宇办公室,郭俊荣先是假消息的向柳擎宇汇报了一下近期自己分管的工作情况,等汇报完之后,郭俊荣这才沉声说道:“柳市长,我认为最近一段时间,廖志财同志的工作态度有问題,尤其是在一些重点工程上,更是表现得有些怠慢,比如说我们鹿鸣市正在进行的共同沟项目、旧城改造项目,廖志财同志总是虚与委蛇,并沒有把心真正的放在这些工作上,我认为,您身为市长,应该对廖志财同志的这种行为进行严肃批评,否则的话,我们市政府这边的工作风气极其容易被带坏的,我们这些副市长都应该向您学习才行,必须要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展开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郭俊荣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红了,他说这一番话虽然说得的是实话,但是他的目标非常明确,他是想要利用这种方式向柳擎宇表达归顺靠拢之意,他要用这种方式來表示自己与廖志财之间的关系越來越远。

柳擎宇听完之后当时就是一愣。

虽然柳擎宇非常清楚郭俊荣此次过來肯定是为了他儿子郭海林之事,但是却万万沒有想到,这位郭副市长竟然会采取这种方式來作为投名状,对于郭俊荣想要借此表示归顺之意柳擎宇自然看得非常清楚,他也相信,郭俊荣心中肯定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可能百分百相信他的归顺之心,但是他依然要选择这么做,这就说明,这个家伙已经准备好了投名状。

所以,此刻的柳擎宇表现得十分淡定,只是微微一笑说道:“郭俊荣同志,据我所知,廖志财同志以前和你关系走得比较近啊,你怎么会对廖志财同志如此指责呢。”

郭俊荣立刻说道:“柳市长,以前的时候,我的的确确和廖志财同志走得很近,只是那个时候我并沒有看到他竟然会在关系到我们鹿鸣市长远发展的共同沟项目上如此敷衍塞责,如此漠不关心,甚至还要处处设置阻碍让整个项目的进展不是很顺畅,但是,我郭俊荣身为鹿鸣市的副市长,身为市政府党组成员,我认为此事对于我们鹿鸣市的长远发展非常重要,我们鹿鸣市党组成员都必须要团结一致把项目搞好才行,所以,我对于廖志财同志的这种行为十分不齿,在这件事情上,我会坚决的站在柳市长您这一边。”

郭俊荣说您这一边四个字的时候语气说得很重,似乎在强调自己的立场一般。

柳擎宇只是哦了一声,却并沒有接着说什么,只是沉默了下來,他在等待着郭俊荣的投名状。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郭俊荣看到柳擎宇对自己表示归顺之意并不是很认可,眼珠转了转,便决定拿出自己的投名状。

“柳市长,您知道廖志财同志为什么在共同沟项目上那么反感吗,为什么他在鹿鸣市有那么庞大的人脉关系网络。”郭俊荣问道。

柳擎宇轻轻摇摇头:“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

郭俊荣沉声说道:“柳市长,这件事情我倒是清楚的。”说着,郭俊荣看向柳擎宇。

他在等待着柳擎宇问他为什么,但是柳擎宇却偏偏不问,只是拿起水杯轻轻的喝水,似乎有种漠不关心的味道。

看到此处,郭俊荣有些沉不住气了,他知道,曝光廖志财的背景可是自己重要的投名状啊,这个投名状不送出去,自己怎么开口求柳擎宇放过自己的儿子呢。

无奈之下,他只能被动的说道:“柳市长,据我得到的消息,廖志财同志和省委组织部部长赵庆才关系很好,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当初还是赵部长力主提拔起來的,而赵部长一直以來都对共同沟的项目并不认可,以前天涯省也有一些地方想要搞共同沟,但是到了省发改委那边就被直接卡住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省发改委主任也是赵部长提拔起來的。”

柳擎宇顿时就是一愣:“赵庆才为什么要反对共同沟项目呢。”

听到柳擎宇终于问出來了,郭俊荣知道,自己终于可以稍微掌握一些主导权了,便说道:“据我所知,天涯省电力、通讯系统中,有不少人都和赵部长关系挺好的,而这些人一直以來对共同沟项目及其抵触,所以也连带着影响到了赵部长的决策。”

郭俊荣后面的话其实就是胡说八道了,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估计着自己只要随随便便编造一个可以令人接受的理由,再加上之前说得这么多,怎么着也得让柳擎宇相信个七八分。

然而,他却并不知道,等他说完这个理由之后,柳擎宇虽然满脸平静,但心中却冷笑起來,对于郭俊荣这次过來送上投名状的真正意图更是十分清楚得判断出來,甚至连投名状送得都一点沒有诚意柳擎宇更是看得清清楚楚,因为赵庆才为什么反对柳擎宇比谁都清楚,所以,当郭俊荣说出赵庆才反对的理由之后,柳擎宇便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家伙是想要忽悠自己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