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铁汉流泪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02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柯南举语气如此坚定,这位办公室负责人脸色更加阴沉了,语气中带出了几分浓浓的威胁之意:“柯南举,据我所知,你是在镇里的中学当语文老师吧,如果你身为一名人民教师,总是向今天这样无理取闹、阻碍县委县政府的正常公务的话,我估计你这个教师根本就沒有资格再在镇里教书了,我们县里总不能用一名像你这种不顾全大局的人当老师吧,那样的话,我们可是要误人子弟了。

当然了,我也听说你在语文教师的位置上已经赶了十几年了,论年纪论资历也该到了提拔的年纪了,如果你要是顾全大局的话,后方镇中学的副校长位置就是你的了。”

说话之间,这位县政府办公室负责人犀利的目光冷冷的落在柯南举的身上,在他看來,在自己这种强烈的威胁逼迫之下,柯南举必定要屈服的,毕竟,死的虽然是他的弟弟和父亲,但是,只要自己给他足够的利益,他完全沒有必要硬扛到底。

听到这位县领导这样说话,柯南举的脾气也上來了,他冷冷的却语气坚定的说道:“这位县领导,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就算是你们把我也给整死了,我们的子子孙孙也要为我父亲和我哥哥甚至是我的死亡讨还一个公道,我相信,我们华夏朗朗乾坤,一定会被社会主义法制文明的火把照亮的,我不相信像你们这样草菅人命的人可以永远遮挡住法制的阳光,更何况,我相信,我们鹿鸣市市委领导一定不会对于我们鹿角县发生的事情坐视不理的,你们这些草菅人命的官员一定会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你……你简直是找死。”说话之间,这位县领导气得脸色发白,用手点指着柯南举,嘴唇都有些微微颤抖着。

此时此刻,谁也沒有注意到,就在不久之前,柳擎宇已经从沉思中醒來,下了汽车与张以琛站在了一起,虽然距离调查组与死者家属之间有段距离,但站在这里,柳擎宇却可以把两人之间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

等到听完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來,沉声说道:“柯南举说得好,在我们华夏,在我们国家正在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今天,沒有任何人可以永远的遮住法制的阳光,草菅人命的官员一定会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不管是谁,绝对沒有例外,而且,市委市政府对于鹿角县的事情高度重视。”

说完,柳擎宇已经迈步向着双方站立的地方走去。

这时,挡在张以琛身前的那个便衣想要拦住柳擎宇,然而,柳擎宇就是那样很简单的向前迈步,他伸出双手拉住柳擎宇的手臂使出吃奶的劲都不管用,柳擎宇依然淡定从容轻松的走到了双方站立的地方。

此刻,那名县政府的负责人听到竟然有人插话,顿时怒从心头起,怒喝一声道:“你谁啊,这么沒教养,不知道我们正在谈话吗,李小刚,你怎么干活的,怎么把无关人员放进來了,你沒吃午饭啊。”

那名便衣被领导骂的哑口无言,只能辩解道:“胡主任,这个家伙劲很大,我拉不住他。”

“多來几个人,把他给我铐起來带走。”那位县里來的胡主任大手一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家伙,胡主任,你真是好大的官威啊。”柳擎宇充满不屑的看着胡主任冷冷的说道。

直到此刻,胡主任这才把目光从柯南举的身上转移到柳擎宇这边,等他看到柳擎宇的长相的时候,当时心头就是一颤,等他回味着柳擎宇声音的时候,当时吓得脸色惨白,双腿都颤抖起來,颤抖着声音目光闪躲的说道:“柳……柳市长,您……您怎么來了。”

说话之间,胡主任已经彻底面无血色,这一次,他可是真的害怕了,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柳市长听到了刚才他威胁柯南举的那番话,如果柳擎宇要是真的听到的话,那么他知道,自己危险了。

这时,柳擎宇冷冷的说道:“胡主任,我如果不來的话,又怎么可能知道你们鹿角县到底是怎么样來调查这次的民宅起火案件呢,我又怎么可能知道你们鹿角县到底是如何给这次民宅火案定性的呢,胡主任啊,我真是佩服你啊,身为堂堂的鹿角县的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你就是这样來进行事故调查啊,我看你口口声声说什么严肃查处,绝不姑息,说什么依法办事,但是我分明看到你刚才是在威胁柯南举要他和整个死者的亲属团妥协吗,如果他要是不妥协的话你还要想办法取消他的教师资格啊,胡主任,你真的是很鹿角县县委县政府长脸啊,如果你刚才所说的话要是被那边的记者们听到的话,你认为外人会怎么看你们鹿角县,怎么看我们鹿鸣市,我现在真的害怕啊,我害怕有你这样的办公室副主任留在鹿角县里,将來不知道会惹出多少风波,会让我们鹿鸣市跟着丢多少的人啊。”

柳擎宇说道这里,这位胡主任的脸色已经惨白得不成样子了,身体已经抖若筛糠了。

这时,柯南举也看到了柳擎宇,听到了胡主任对柳擎宇的称呼,再对照着电视新闻画面里的柳擎宇形象,他也认出來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鹿鸣市的市长柳擎宇。

柯南举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前泪水横流泣不成声的说道:“柳市长,求求您,求求您,您可一定要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做主啊,鹿角县这根本就是在草菅人命啊,不仅是我哥哥和我父亲被他们给烧死了,我嫂子在下地干农活回來的路上也被他们那些人给控制了,到现在还沒有放回來,他们说什么时候我们答应这件事情私了了什么时候才把人给放回來,他们还说,如果要是这件事情闹得不可收场的话,我的那两个侄子侄女也要小心,柳市长,求求您出面帮帮我们吧,否则的话,我哥他们一家子人都要无法生存下去了。”

听到柯南举这番话,柳擎宇当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一把攥住了一样,那叫一个疼啊。

眼前的这位可是一名年纪看起來也就四十多岁的人民教师啊,听他刚才说的那番话还是相当有文采的,尤其是他刚才和胡主任的那番对话更是铁骨铮铮,宁死不屈,但是现在,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为了确保自己的弟妹和侄子侄女的安全竟然用下跪这种极端的方式來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一刻,柳擎宇甚至有种想要掉泪的冲动,更有种抓狂的冲动。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乾坤朗朗,竟然有这种情况发生。

想到此处,柳擎宇首先一把搀扶起已经泣不成声涕泪俱下的柯南举说道:“柯南举同志,你不要激动,你跟我仔细的说说,你弟妹和侄子侄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柯南举抹了一把鼻涕和泪水哽咽着说道:“柳市长,就在我过來的时候,我听到我们同村的村民说道,我弟妹在听说他们家被人强拆并且有几十个人围着房子往里面投掷汽油瓶并火烧房子之后,立刻急匆匆的往家里赶,结果在半路上被六七个人给围住带走了,而且这些人还放出话來,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好的话,他们早晚会弄死我侄子和侄女,柳市长,他们那些人可都是黑帮人员啊,有些人身上都是有刺青的。”

柳擎宇问道:“他们是黑帮,谁派來的。”

柯南举道:“虽然我沒有证据,但是我敢肯定,他们肯定和镇里脱不开关系,因为那些围住我弟弟家房子的人中有一些是镇里的流氓地痞,还有一些是县里的流氓地痞,我们西古村很多村民都是被这些黑帮人员威胁、恐吓之下不得不和镇里签署搬迁协议的,而我们镇里搞出來的西古村万人社区是县里确定的几个试点之一,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情和镇里、县里都脱不开关系,我甚至听说,要搞万人社区的事情最早是由市里提出來的,县里负责落实的。”

虽然情绪十分激动,但是说话之间,逻辑思维却依然十分严谨,说话也是井井有条,不愧是一个老资格的语文老师。

听柯南举说完之后,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的目光落在了胡主任的身上,突然问道:“胡主任,你过來调查的事情,是谁派你來的。”

胡主任顿时一愣,随后思考着说道:“是县里派我过來的。”

“我知道是县里派你过來的,我是问具体是谁,是县委书记还是县长。”柳擎宇追问道。

“是我们分管副县长周广超派我來的。”看无法回避,胡主任只能把周广超先咬出來了。

柳擎宇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吧,你立刻把周广超以及你们县委书记、县长都给我喊过來,同时你跟他们说,让他们派出真正的专家组过來配合调查,今天,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现场弄清楚,必须要给老百姓一个明确的交代。”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