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 因为不公平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02    作者:梦入洪荒

在这篇报道的最后,这名记者用最简单的语言写出了他认为整个悲剧事件发生的根源——因为农民认为不公平,因为有些人片面的追求政绩!

看到这简简单单的理由,柳擎宇却感觉到整个心都在颤抖。

这个记者说得沒错啊,人家农民在自己400多平米的农家院中生活得多么舒服多么自由自在啊,一家六口人住五间大瓦房,200多平米,仅仅是居住条件就是人均30多平米,再加上人均30多平米的院子,多么宽敞而舒适啊。

但是现在,当地却强行要求农民搬进那实际面积仅仅只有70多平米的两室一厅的房子里,这一家人根本就住不开,如果仅仅是这个原因,善良而朴实的农民也许可以自己克服困难,但是,农民要想住进楼房却还得需要自己补贴好几万块钱,而拆迁补贴又给得那么少,你让农民怎么活?怎么活啊!

将來种地打下的粮食放在哪里?农民将來靠什么为生?

想到这一系列的问題,柳擎宇不由得开始反思起來,鹿鸣市的某些县区政府在执行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工作中存在着对于国家政策严重片面的解读,有些地方政府的领导为了片面的追求政绩,渲染什么让农民住进了楼房,改善了农民生活条件,但是实际上呢,这根本就是舍本逐末,根本就是在制造严重的矛盾危机!

城镇化战略绝对是一个立足长远的高深战略,这是整个华夏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对于县区地方政府而言,在执行的过程中,却绝对不能片面的只是把农民逼着住进楼房里,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工作需要县区政府扎扎实实的把工作做好,如果这些铺垫工作做不好就想要拿到这份政绩,这根本就是对农民权益的肆意践踏,就是对国家政策的歪曲解读和执行,这甚至是一种犯罪!

越想,柳擎宇越是感觉到这一次鹿角县这次强拆事件里存在着太多太多典型的问題,想到此处,柳擎宇突然心中一动,既然鹿角县的问題这么典型,自己为什么不把这次事件当做一次契机,对于整个鹿鸣市的新农村建设以及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題一一进行剖析,对鹿鸣市的那些官员來一个杀鸡儆猴呢?

农民工作、农村工作需要官员塌下心來扎扎实实的去做,而不是趁机捞取政治资本和利益……

随着柳擎宇思路的延伸,越來越多的问題清晰的出现在柳擎宇的脑海之中,柳擎宇的眼神变得越发锋利,他的思绪也越想越深远……

不知何时,汽车已经停在了鹿角县后方镇西古村的目的地。

那里,外墙看起來有些焦黑,四周的地上到处都是碎玻璃瓶子的碎片,空气中一股浓浓的汽油味黑焦臭的味道在弥漫着。

此刻,柳擎宇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沒有注意到现场的事情。程铁牛和张以琛两人看到柳擎宇的神情便知道他已经进入到了深度思考之中,所以两人谁也沒有去打扰柳擎宇。

不过两人却密切注意着整个事件现场的情况。

此刻,在强拆现场,程铁牛和张以琛都看到那被铲车强行推倒的农家院围墙和,看到了两间半被打火烧毁导致坍塌的断壁残垣,那模样,和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沒有什么两样!

但是现在是什么时代?现在可是社会主义法制社会!

现场,十几个身穿警察制服和西装的工作人员正在对四周的群众尤其是死者的家属进行着询问调查。张以琛看到这种情况,干脆下车凑了过去。

然而,他还沒有靠近事发现场10米范围之内呢,附近便有一个身穿便衣的男人目光中充满警惕的看向张以琛说道:“对不起,我们警察正在办案,请不要靠近,影响我们调查工作的展开,请不要使用任何拍照摄像设备以免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张以琛顿时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现场竟然有人在监控着,这让他感觉到十分震惊,张以琛举目四望,这才注意到,原來,围绕着整个被烧焦的房屋四周,几乎每隔上六七米就有一个伪装成围观群众的人站在那里,十分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而在一个角落里,几辆采访车被圈定在一个黄色丝带围成的圈子里,一些手拿摄像机的记者们则被十几名警察围在当中,遮挡住了他们探向烧焦房间的摄像机镜头。

看到这种情况,张以琛只是嘴角微微撇了一下,他自然看得出來,眼前的这种情况其实就是鹿角县在对整个拆迁事件进行新闻管制。至少,他们要确保沒有最新的照片和信息发布到网上,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减轻鹿角县的压力。

看到这种情况,张以琛脸色阴沉起來,这时,他拿出手机再次上网看了一下新闻,发现鹿角县又发布了第二条信息公告,在这条信息通报中指出,鹿角县正在严查西古村民宅火灾事故发生之后,鹿角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公安局已控制相关人员。同时,县委县政府已经成立调查组,对这起事件展开紧急调查。目前案情正在调查中。在这份通告中鹿角县县委、县政府再三表示,将会尽快查清案情、查明事故责任,依法依纪严惩相关责任人。

然而,这次新闻公告仅仅是鹿角县县政府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这样一条十分简短的消息,并沒有举行新闻发布会,甚至连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发布都沒有。

看完这则通告信息,张以琛不由得使劲的摇了摇头,以张以琛对于柳市长的了解,他相信,柳市长如果看到鹿角县是用这种态度來对待这起事件的话,一定会非常不满意的。毕竟,这次事件只要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鹿角县却在这个问題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民宅火灾,却丝毫不提之所以发生这起火灾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强拆造成的,是因为鹿角县非得逼死逼活的逼着农民搬到楼房上去造成的,是鹿角县的某些县领导为了追求政绩的政绩故意曲解国家战略造成的!而从鹿角县接连发布的信息通告中就可以看得出來,他们的公关根本就是在刻意回避自己的责任,意图把所有的责任推给民宅、推给被烧死的农民!

这时,张以琛听到不远处那些调查组的工作人员与死者家属之间的对话。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说道:“这起事件的的确确对你们家庭造成了一些伤害,对此,县委县政府也是高度重视,所以,县委县政府打算拿出30万元來算是对你的家庭成员死亡进行赔偿,同时,县里也会出资为你们家在西古万人社区内购置两套房子,作为你们的拆迁安置房,不过呢,你们就不要在通过各种社交工具把这次事件在刻意的搞大了,那样做的话,对你们沒有任何的好处,对县里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你们看怎么样?”

这时,一个死者家属问道:“这位领导,我能问一下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吗?”

那个领导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我是县政府办公室的负责人,我答应你的事情保证能够做到,不过你们也要保证不要把这件事情再继续闹大了。”

死者家属听完之后追问道:“领导,我们还想再知道一件事情,县里对于我爸爸和我弟弟的死到底是如何定性的?难道还是按照你们先去公告中所说的是他们自杀的吗?”

办公室领导立刻沉默了下來,过了一会,这才缓缓说道:“如何定性对你们來说很重要吗?只要你答应,县里会在10分钟之内把钱打到你们亲属的银行账户上,那两套房子的合同也会立刻送过來请你们签字,钥匙到时候也会一并给你们送过來。我们县里的态度是十分诚恳的。”

死者家属,也就是被烧死的年轻人的哥哥闻言沉默了一会,随即摇摇头说道:“领导,对不起,我们家属需要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因为我弟弟家有两个孩子正在上初中,我父母一直跟着我弟弟一家人在一起居住,所以,我父母和我弟弟一直都非常努力的工作赚钱,为的就是供两个孩子上学,所以,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自杀的,所以,对于你们公告中所说的他们属于自杀我们坚决不同意,对于相关的国家赔偿,我们也会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提起诉讼。”

听到对方这样说,那位办公室负责人的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柯南举,我们县政府已经表现了最大的诚意了。如果你要是一直坚持这种态度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柯南举却是惨然一笑,泪水在一瞬间盈满了眼帘:“这位领导,对于你们县政府到底有沒有展现出诚意我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却是,我的父亲和我的哥哥都死了,还是被一群黑帮明火执仗的投掷汽油瓶、燃烧瓶之类的东西给活活的烧死的,我哥哥家的围墙也是被你们的铲车给推倒的,你们却非得说我父亲和我哥哥是自杀的,我绝对不认可!绝对不答应!”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