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1章 柯连人父子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10-01    作者:梦入洪荒

不过几位副县长虽然明明知道柳擎宇十分强势,但是,他们此刻却同样没有把柳擎宇的指示听在耳中,放在眼里。因为郭俊荣才是分管他们的领导,郭俊荣才是可以直接影响到对他们资金支持和政策支持的副市长,柳擎宇是不可能直接看到他们的工作成绩的,他们的工作成绩好与坏是需要郭俊荣上报的。

最为关键的是,身为分管农村工作的副县长,他们也需要政绩!在这一点上,这些人和郭俊荣的态度是一致的,他们都想要把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建设作为自己政绩的突破口。

要说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好欺负?有哦一些官员会毫不犹豫的说是农民!

因为他们无权无势无钱!甚至一些农民还缺乏维权意识和法律意识!

自从参加了郭俊荣组织的这次农村工作会议之后,柳擎宇再次把主要工作放在了鹿鸣市的城市发展规划这个大的战略上,毕竟,他是一市的市长,而各个领域的工作都有对于的副市长在分管,所以,柳擎宇必须要聚焦大局,着眼于长远。

然而,五天后的中午,柳擎宇正在市政府机关食堂里吃饭呢,秘书张以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张以琛和电话那头之人聊了一会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了起。 来,随后又详细询问了一下,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

等到张以琛挂断电话柳擎宇问道:“以琛,出了什么事情?”

柳擎宇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还是相当平静的,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以琛以一种十分沉重的语气说道:“柳市长,在我们鹿鸣市鹿角县后方镇西古村发生了一起十分严重的因为强拆而引发的村民被烧身为的事件。现在,网络上已经有一些西古村的村民通过微博和微信把这件事情报道了出来。”

听到张以琛的回答,柳擎宇的脸色顿时也凝重起来,沉声问道:“死了几个人?”

张以琛声音有些低沉而悲戚的说道:“两个人!死者是那户居民的户主以及他的儿子。”

“他们是怎么死的?”柳擎宇问道。

“鹿角县官方说是户主自杀死亡的,但是我的朋友却告诉我,这完全是一起因为强拆而引发的惨案!”说这句话的时候,张以琛的声音中难以掩饰其心中的怒意。

听到张以琛声调有些不对,柳擎宇问道:“以琛,你的那个朋友为什么这么肯定?”

张以琛道:“柳市长,我的那个朋友现在是鹿角县市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而他的老家恰恰是西古村的,死者他也认识,和他家还是亲戚呢。对于西古村那边发生的事情,他了解得相对来说比较清楚,他还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是鹿角县县政府那边已经给所有工作人员下达了封口令了,他们已经得到通告,县政府里任何人任何部门在这一次的事件中都不能接受任何的记者采访。同时,在对外宣传的时候也必须要统一口径,把整个事件定性为那一家的死亡是属于自杀,同时,在整个事件的官方通报中,绝对不能提及任何有关强拆的字眼,以此来淡化整个事件的根源是强拆。”

听到张以琛的汇报,柳擎宇二话没说,立刻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微博和微信,搜索了一下有关后方镇西古村的相关信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么一艘,竟然搜出了数千条信息,而真正让他感觉到有些震惊的是,现在已经有一家门户网站刊登了这件事情。

虽然在这家门户网站上刊登信息的时候指出,信息来源是引自微博报道,但是,该门户网站上却刊登了几张十分清晰的房屋正在冒着浓烟以及一张死者父子浑身佝偻着萎缩在墙角用毛巾捂住脸庞的照片,在照片中,死者父子浑身焦黑。同时,该门户网站还指出,由于这次事情是发生在上午9点钟左右,而且事发之后,有人已经第一时间通过微博把这件事情发到了网上,所以该门户网站与一些赶到当地进行采访的记者进行沟通获悉,确有人在拆迁过程中被烧死。不过该门户网站为了表示报道的客观性,还截图引用了鹿角县官方微博的发言,该发言表示,这起名宅起火致死两人的案件经过有关部门的调查已经初步认定,排除他人人为纵火的可能性,火灾系死者柯连人和柯北举自身行为所致。

柳擎宇看完这则门户网站的报道之后,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尤其是当柳擎宇联想到刚才张以琛朋友所指出的鹿角县竟然下达封口令的事情,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直接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我吃饱了,铁牛,你立刻准备汽车,我要亲自去一趟鹿角县,我倒是要看看,这到底是一起什么性质的案件?为什么官方的报道和网络上的报道竟然相差如此巨大?到底是谁在撒谎?”

说完,柳擎宇起身就向外走去。

张以琛看到桌面上柳擎宇刚刚吃了只有小半碗的饭菜,心中有些心疼,他身为柳擎宇的秘书可是非常清楚的,柳市长现在每天的工作量非常之大,而且柳市长上班之后往那里一坐几乎很少休息,因为这么大的工作量,所以,每天中午柳市长的饭量可是不小的,但是今天,柳市长竟然连一小半都没有吃完,身体怎么能受得了呢?

看着柳市长和他的司机程铁牛已经向着门外走去了,张以琛知道时间紧迫,他直接快步跑到食堂打饭口,自己抓起两只肉包子然后从旁边拿起一只塑料袋自己装了进去之后快速说道:“明天再结账。”说完,他快步向着柳擎宇程铁牛的方向冲了过去。

当张以琛冲到外面的时候,看到柳擎宇和程铁牛竟然已经全都已经坐进汽车里了,汽车已经打火启动了,张以琛快速冲了过去,飞快的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刚刚坐稳,汽车已经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冲了出去。

张以琛这才转过身来,把手中的肉包子递给柳擎宇说道:“柳市长,您的饭还没有吃完呢,我给您带了两只肉包子。”

看到张以琛手中的肉包子,柳擎宇虽然肚子里还有些饿,却摆了摆手说道:“发生了这种事情,我吃不下去,给铁牛吃吧,他今天还没有怎么吃饭呢。”

张以琛见状也只能把肉包子递给了程铁牛,程铁牛也没有客气,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接过两只肉包子,三口两口就消灭一个,汽车驶出去还没有500米呢,肉包子已经被他全都消灭干净了。

车上,柳擎宇继续通过手机在网上搜罗着有关这一次鹿角县后方镇西古村的民宅起火致人死亡的案件的相关消息。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各路记者纷纷赶往事发现场,有关这起案件的各种信息已经开始纷纷被披露出来。

柳擎宇刚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了两分钟之前一名记者发布的消息,这是几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院,从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并排五间的砖瓦房,房子虽然很普通,但是面积很大,这个农家院虽然有些凌乱,但是院子的面积却很大,院子有200多平米,再加上200多平米的房子,这种居住环境倒是挺舒适的。

第二张照片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楼房,楼间距不大,看起来十分压抑。而第三张照片是一个100多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而实际面积也就70多平米。第四张照片是四五十人围在柯家房子外面投掷物品的照片。第五张照片是一张推土机驶离柯家院子的照片。

这位记者在这几张照片后面写道:“死者柯连人和柯北举父子一家8口人原本居住在这400多平米的农家院中,柯连人夫妻一间房,柯北举和妻子一间房,儿子和女儿各自一间房,还有一间存放粮食等物品,一家人生活虽然略显清贫,却也其乐融融。

后来,鹿角县轰轰烈烈的展开了城镇化建设,很多像柯连人父子一家这种居住环境的农民被迫要迁入到这种万人社区之中,根据柯连人家属反映,他们家这400多平米的房子院子总计镇里会补贴给他们8万块钱,而他们要想搬入后面那100多平米的楼房中去要花费15万元左右,现在,柯北举的儿子和女儿正在上初中,家里收入拮据,很难再拿出钱来去凑齐购楼补偿款。

所以,柯连人一家一直没有同意镇里的拆迁补偿计划,也不愿意搬离,他们成了钉子户。

然而,就在今天上午,柯连人和柯北举父子两人却直接被人围堵在房子内,似乎有人在向房子里投掷东西。

在最后,记者用十分无奈的语气写道:“我不知道鹿角县对于这起事件的定性是如何确定的?我更不知道柯连人父子有什么理由要自杀?我不知道这房子的玻璃为什么会全都呈现被砸出来的窟窿,但是我却明白一点,为什么柯家父子宁死也不愿意搬离他们的农家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