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3章 反将一军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27    作者:梦入洪荒

对沈鸿飞而言,市委班子有人把常委会上的内容泄密出去是一件十分严重的责任事件,一旦这件事情捅出去,对于他來说并沒有什么好处。

因为这种事情既然出了,要么大家选择都保持沉默,沒有人往上进行汇报,事情也就那样了,上级领导也不会追究,但是,如果事情捅出去了,如果鹿鸣市方面不展开自查自纠工作,不把这个人给查出來,他沈鸿飞要承担领导责任,但是,如果真的要查的话,不管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那么一旦沈鸿飞同意进行调查,那么肯定是要得罪这个泄密的人的,而这个人既然敢于泄密,那么势必和那些房地产开商之间有着某种程度的亲密关系,甚至是利益关系,而这种人肯定是有一些后台的,至少,那些房地产开商有可能会有后台,如此一來,这一得罪肯定是得罪一串人。

当然了,作为捅出这件事情的人,柳擎宇肯定也是要被那些人给痛恨上的,不过对于柳擎宇而言,这家伙早就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而真正最让沈鸿飞郁闷的是,上次自己召开常委会讨论搬迁方向的时候,柳擎宇的老婆曹淑慧正在生孩子,而柳擎宇赶回去看望老婆了,本來自己是打算趁着他沒在把搬迁方向事情给敲定呢,那次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之事沈鸿飞沒有想到会议上,曾振天竟然突然冒了出來,联合一帮人提出了一个往西部鹿角县搬迁的计划,把他计划给打乱了。

而他更沒有想到是柳擎宇突然在这个时候把泄密之事给捅出來了,而且他当时又恰好不再,可以置身事外,如此一來,沈鸿飞精心策划的搬迁方向问題反而成了他的一个软肋,尤其是上次趁柳擎宇不再的时候进行讨论,真真正正的成了沈鸿飞的一个败笔。

这一点,让沈鸿飞郁闷的无以复加,尤其是当县长柳擎宇捅出这个事情來将沈鸿飞一军。

“怎么,沈书记,难道这件事情可以不用调查吗。”看到沈鸿飞暂时保持沉默,柳擎宇立刻紧紧追问道。

沈鸿飞本來想要沉默一下,等其他常委们有人出來和一下稀泥,到时候自己在装模作样的大义凛然的敲打一下,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却沒有想到,柳擎宇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进一步逼他表态。

沈鸿飞心中只能暗暗长叹一声,随即沉声说道:“恩,柳擎宇同志说得沒错,常委会上如此重要的讨论议題在整个事情沒有最终敲定之前就被人给泄露出去,这是一起极其严重的泄密事件,而且这次的常委会只有除了柳擎宇之外的咱们十个常委知道,所以,这泄密之人肯定是出在咱们这十个人之中,所以,调查也肯定是在咱们这十个人之中展开,我希望在座哪位常委如果泄露了信息,他能够自己站出來,如果他能够站出來的话,处理结果肯定会轻一些,这样也省的把这件事情搞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给咱们鹿鸣市常委班子留一点颜面。”

说道此处的时候,沈鸿飞的目光冷冷的从柳擎宇脸上扫过,很显然,他的意思是说,你柳擎宇故意把这件事情捅出來,让鹿鸣市整个常委班子沒有面子,这件事情你小子肯定是遭到众人嫉恨的。

柳擎宇却是无所谓的撇了撇嘴,根本沒有把沈鸿飞的目光当回事。

看到柳擎宇的表情,沈鸿飞心中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当初一步棋走错,才导致了如今的被动,他却只能暗气暗憋,接着说道:“当然了,如果那个泄密之人你不站出來,那么这件事情我肯定要上报省委,请省纪委或者是省国安局來介入调查此事,如果到时候要是真的查出來到底是谁泄密的话,那结果可就比较严重了,怎么样,有沒有人站出來。”

沈鸿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众人全都正襟危坐,满脸严肃,全都脸色阴沉,根本无法从众人脸上的表情看出任何东西,这让沈鸿飞的眉头不由得紧皱起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沒有任何人站起來,也沒有任何人表态。

沈鸿飞的脸色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变得越來越阴沉越來越难看了,过了足足有两分钟的时间,沈鸿飞长叹一声说道:“好吧,既然那个泄密的同志非得强撑着不肯站出來的话,那这件事情我只能请省纪委联合省国安局介入调查此事了,希望那位泄密的同志好自为之吧。”

说完,沈鸿飞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这件事情你看这样处理怎么样。”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鸿飞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满。

柳擎宇却是轻轻点点头:“恩,沈书记出事公正,大公无私,我非常佩服。”

“好,那就好,现在你也看到了,由于泄密事件的生,以及各个县区政府的不法行为依然存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确定搬迁方向啊。”沈鸿飞再次非常执着的把话題转到了搬迁方向上。

柳擎宇闻言,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沈书记,我刚才虽然提了一下泄密事件,但是呢,我刚才的话还沒有说完呢。”

柳擎宇这句话一出口,险些把沈鸿飞气得喷血。

好家伙,你这个柳擎宇也太气人了吧,我沈鸿飞冒着得罪在座所有人的风险把这件事情交给省纪委和国安局去处理,好不容易摆平了此事,需要你柳擎宇表态了,你这家伙竟然还要再次拖延,还说沒有说完呢,你丫的到底想要说什么啊。

想到此处,沈鸿飞阴沉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柳擎宇,将他的不满充分的表现了出來,冷冷的说道:“哦,还沒有说完,那你干脆就一口气说完吧。”

柳擎宇微笑着点点头:“好,那我就直接一口气说完吧,沈书记,我刚才的意思是,搬迁方向的问題与各个县区政府违法违规卖地的问題关系十分密切,尤其是当泄密事件生之后,可以说,正是因为搬迁方向的泄露和争议导致了现在各个县区政府在卖地问題上多有违规情况出现,我认为,要想真正解决搬迁方向问題,先就必须要解决各个县区政府违规违法卖地的问題,解决房地产开商大规模非法囤地的问題,只要把这个问題解决了,那么搬迁方向的问題我们再进行讨论的时候,就能够心平气和的去讨论了,就不需要被那些房地产开商所左右甚至公关了。”

说道此处,柳擎宇的目光冷冷扫视众人说道:“各位,恕我直言,我想要请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哪位敢拍着胸脯说在搬迁方向的问題上,沒有房地产开商通过各种人脉关系去找到你们,要你们支持他们的搬迁主张,哪个人敢站出來说自己沒有被开商公关过。”

柳擎宇一句话问完了,在场众人再次沉默了下來,沒有任何一个人敢拍着胸脯站出來表态。

哪怕是沈鸿飞也不敢,因为在那次常委会之后,的确有人找到他向他谈及了鹿鸣市的搬迁方向问題,有的人希望他往东开区的方向搬,有的人想要让他往西部鹿角县方向搬,当然了,希望他坚定的往东开区的方向搬的人占大多数,但是,虽然这些人本身都是官员,不过从这些人表态中他可以看得出來,这些人肯定是那些房地产开商找的一些人脉关系网络,从找他关说这些人的身份上沈鸿飞也看得出來,那些房地产开商的实力和人脉关系确实非常强大,竟然能够把公关工作做到他的头上,虽然只是间接的影响,但是足以说明这些人的强大和嚣张,竟然敢试图去影响到他这个堂堂市委书记的决策。

沈鸿飞斗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其他的市委常委呢。

柳擎宇看到整个常委会再次安静了下來,目光灼灼的看向沈鸿飞说道:“沈书记,您也看到了吧,到现在为止,沒有一个人站出來,这说明什么问題,这说明由于在我们鹿鸣市这次的旧城改造项目上,在搬迁方向的确定上存在着巨大的利益问題,所以,我们要想确保我们鹿鸣市的展能够按照对我们鹿鸣市最有利的方向展,能够不被开商左右,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并不是先确定搬迁方向,让那些开商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囤地,而是应该先对各个县区政府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对于房地产开商肆意囤地影响市场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确保我们鹿鸣市的房地产开市场有序健康的进行。”

说道此处,柳擎宇表情凝重的说道:“我再这里再谈个问題,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我们鹿鸣市或者说是我们天涯省现在成立了一个房地产开商联盟,各位,那可是房地产开联盟啊,大家可知道他们的宗旨是什么吗,大家可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吗,他们要通过联盟的形式垄断我们旧城改造项目中百分之七十以上甚至更高的市场份额,而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了,我想请问各位,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