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三足鼎立2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26    作者:梦入洪荒

看到陈棉灿眼中的疑问,柳擎宇笑着解释道:“棉灿啊,你要记住,身为领导,尤其站位比较高的领导,在看人的时候,必须要目光长远才行,不能只看到了下面的人具体的都做了哪些事情,看到哪些人做出了政绩,而是要看下属的用心和布局,看到下属为人处世和人品,看到下属的智慧和手段,看到下属的平衡和驾驭之术,而这些,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具有栽培价值的根本。

就拿我们三人來说吧,在第一阶段,我和沈鸿飞的表现都堪称出色,我们通过相互合作以及一系列动作,最终完成了对鹿鸣市各方势力的初步整合,完全站稳了脚跟,如果以十分來进行评判的话,我认为我和沈鸿飞至少应该可以得到8分,算得上是优秀,但是,如果你要是忽略了曾振天,那就就大错特错了。”

说道此处,柳擎宇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钦佩之色说道:“曾振天在这个阶段虽然表面上看一直都是平平静静的在做着组织部部长的事情,看似一切全都按部就班,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因为就在最近这段时间里,曾振天不仅通过自己这个组织部部长的身份,通过对各级干部的考察,大量了解掌握各级干部的性格特点及为人,还大量的亲自展开与各级干部的交谈,通过此举,他已经拉拢了相当一大批中层干部,而且这批干部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品德与能力都十分突出的,不管是我也好,沈鸿飞也好,将來要用人的时候,肯定是要把这些人考虑进去的,因为他们有能力,有官德。

所以,这些人虽然现在这个阶段看起來并不显山露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们逐渐走到更高位置的时候,当曾振天有朝一日能够向我或者沈鸿飞一样成为鹿鸣市一把手或者二把手的时候,那么他的这些嫡系人马将会成为他主政一方的巨大助力,如果他要是主政鹿鸣市的话,那么鹿鸣市绝对可以被他用这些人经营成铁桶一片,这就是能力啊,这就是于无声处听惊雷啊,就这种本事,谁敢轻视。

还有,在这段时间内,曾振天利用沈鸿飞这个市委书记并不兼任人大主任的空档,经常沒事了就往人大那边跑,和人大很多领导关系混得非常好,可以说,他现在在人大那边一呼百应,论起对市人大的影响力,未必会比沈鸿飞差啊,虽然他身为组织部部长只能作为市委书记的得力助手,但是,他在鹿鸣市的影响力绝对不小,尤其是当有事情发生的时候,这种情况就会变得十分明显。”

说道此处,柳擎宇的眼神中已经闪过两道忌惮之色,很显然,对于曾振天这位组织部部长,柳擎宇不敢有丝毫的轻视,而陈棉灿听柳擎宇介绍到这里,也不得不调整了自己对曾振天的看法,他此刻才真正的意识到,这位组织部部长很有心胸,很有长远目光,最为可贵的是,他还能够做好分内之事的同时,在掌握着这么巨大能量的同时,依然保持着低调,并不谋取在权势上,在影响力上与柳擎宇分庭抗礼,只是做好分内之事,而这样的行为在上面领导眼中那绝对是要加分的。

此时此刻,陈棉灿也意识到,面前的这位柳市长既然能够看到沈鸿飞和曾振天两人的心思,那么他又岂能是简单人物呢,就凭柳擎宇这种淡定从容的心态,运筹帷幄的能力,这也绝对是一个厉害人物。

这时,柳擎宇笑着说道:“棉灿啊,我刚才给你分析了这么多,就是想要告诉你,我认为,这次的谣言事件中,很有可能曾振天就是其中的推手之一,当然了,谣言最先肯定是从房地产开发商那边首先抛出來的,而曾振天所要哦做的只是通过他的运作,让这种谣言的传播速度变得更快而已,因为当这个谣言漫天飞舞的时候,当沈鸿飞越发认可这个谣言的时候,他就相当于将我也同样绑在了他的战车上,因为他是主张往西部发展的,而沈鸿飞很有可能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我柳擎宇已经与曾振天站在了同一阵营里,而这也正是为什么沈鸿飞要在今天下午的例行常委会上,说是要讨论搬迁方向的问題,他担心夜长了梦多,他想要尽快把这件事情敲定,从而为东开发区的快速腾飞打下坚实的基础。”

陈棉灿露出恍然大悟之色,随即又好奇的问道:“柳市长,那在搬迁方向的问題上,您是什么态度,您是希望搬往东开发区方向呢还是希望搬往西部鹿角县呢。”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对我來说,搬往哪个方向都一样,但是我做事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搬往哪个方向能够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对整个鹿鸣市经济发展更为有利,我就支持向哪个方向去搬迁,我沒有任何的门户之见,我只希望我们的决策能够着眼于整个鹿鸣市发展的大局,着眼于老百姓的利益。”

柳擎宇并沒有跟陈棉灿说出他心目中的方向,陈棉灿也沒有再继续追问,因为他知道,柳擎宇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当天下午3点钟,例行常委会在鹿鸣市常委会会议室内举行。

沈鸿飞主持了这次会议。

沈鸿飞目光扫视一下全场之后,沉声说道:“好了,今天是例行常委会,大家先谈一谈近期的工作情况,最后,我们再讨论一下关于旧城改造项目中那些居民的搬迁方向问題。”

接下來,大家轮流发言,介绍自己主管范围之内的工作情况,有什么问題就拿出來讨论,这属于既定的流程,等到这个流程结束之后,也就是4点左右,沈鸿飞最后做了一下工作总结之后,便趁机说道:“好了,下面我们开始讨论搬迁方向问題,大家可以就这个议題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观点。”

说道此处,沈鸿飞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你是市政府的一把手,你先谈谈你的看法吧。”

这一次,沈鸿飞直接点了柳擎宇的名字,让柳擎宇最先发言,沈鸿飞心中已经盘算好了,只要柳擎宇说要往西部鹿角县方向发展,那么他会直接让手下人站出來与柳擎宇打擂台,坚决要将柳擎宇的主张打压下去,绝对不能让柳擎宇肆意妄为,更不能容忍他破坏自己发展东开发区的大计。

此刻,对于沈鸿飞点名柳擎宇直接发言,在场很多常委们全都高度关注,因为很多人全都听说了昨天晚上流传出來的谣言,大家都知道,柳擎宇似乎是想要搬往西部方向,而一旦柳擎宇组织市政府那边确定了搬迁方向的话,那么这对沈鸿飞來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沈鸿飞在市政府那边沒有召开党组会之前,就提前在常委会上把这件事情提出來,很显然也是为了防止柳擎宇在市政府上通过会议的形式把搬迁方向确定下來。

所以,此刻,打击对于柳擎宇的最终立场十分关注。

听到被沈鸿飞点名发言,柳擎宇倒是显得十分平静,他微微一笑,抬起头來先是若有深意的看了沈鸿飞一眼,随即目光又落在了曾振天的脸上,曾振天却根本沒有与柳擎宇对视的意思,只是低头轻轻的喝水,回避着柳擎宇的目光。

柳擎宇只是这一眼,就完全确定了曾振天肯定在谣言中推波助澜的行动,随即,柳擎宇扫视全场,沉声说道:“好,既然沈书记让我最先发言,那我就先谈一谈我的看法,如果哪里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同志指出。”

说道此处,柳擎宇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來,声音中也多出了几分严厉之色:“各位同志们,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目前,在我们鹿鸣市的东开发区和西部鹿角县方向,有大规模的土地囤积热潮,而与这股土地囤积热潮相对应的是,上城区区政府以及鹿角县县政府以及东开发区管委会这三个单位在土地出让政策上的宽松甚至有很多不符合流程的现象产生,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市政府曾经出台相关的政策严厉打击,但是收效并不是很好,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庞大的利益面前,有些地方政府的人员甚至敢于直接对抗我们市政府制定出來的决策,那么我想问问各位,大家可知道,为什么这些地方政府敢于对抗市政府所制定出來的决策,为什么他们敢这么疯狂,我们鹿鸣市市委班子是不是应该对于这种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呢。”

柳擎宇说完,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不管是沈鸿飞也好,曾振天也好,他们谁都沒有想到,柳擎宇并沒有说他支持搬往东边还是搬往西边,而是直接抛出了各个地方政府不遵从鹿鸣市市政府所制定的决策,依然肆意妄为实施宽松土地政策,甚至违规转让土地。

柳擎宇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他这样做到底意欲何为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