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借刀杀人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22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乘车来到了省委省政府大院,直接便找到了省长杜御风。

见面之后,柳擎宇没有丝毫隐藏,把自己与杜启荣谈话的内容详细的向杜御风叙述了一遍,等完之后,柳擎宇沉声道:“杜省长,我认为杜启荣同志在这起事件中有以权谋私的行为,虽然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天涯省房地产开发商联盟针对省发改委进行了大量公关工作是不争的事实,此其一;其二,我们鹿鸣市秘书长陈棉灿接到电话对方通过中间人向我们表示只要我们鹿鸣市同意将整个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拆分为十个或者十个以上的项目他们就会让这个项目通过发改委审核。

其三,杜启荣竟然抬出了省委唐书记来压我,似乎是想要暗示我,这件事情唐书记也是知道的,但是我认为,他有拉大旗当虎皮的嫌疑,在我看来,这个项目虽然不,但还不至于到唐书记也知道的地步,而以唐书记的位置,他更不可能为这么一件事为难我们鹿鸣市市政府,更何况这次根本就不是为难,而是类似于政治绑架,如果我们答应将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拆分为10个项目的话,那么这些项目百分之八十将会被房地产开发商联盟通过串标等行为拿下,而根据我掌握到的确切信息,房地产开发商联盟中,有些人虽然掌控的是别的房地产公司,但实际上,也是天舟集团幕后的操控者,我认为,把旧城改造这样关系到我们鹿鸣市今后长远发展的项目交给这样的房地产开发商公司,我们鹿鸣市不放心,我可不想这么大的项目给做砸了!”

道此处,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右拳狠狠的握在一起。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论述,杜御风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身为天涯省的省长,杜御风自然清楚省发改委主任杜启荣的背景,更清楚发改委那边的办事风格,实在的,杜御风对省发改委那边通过项目吃拿卡要的行为早就有所不满了,只是碍于杜启荣是唐万刚提拔起来的年轻干部,杜御风一直在隐忍着,并没有动他。

但是这一次,杜启荣竟然敢在鹿鸣市棚户区改造这么重大的项目中接受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公关,直接卡住鹿鸣市的项目,这种做法让杜御风非常愤怒,因为杜御风非常清楚也是强烈支持鹿鸣市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的进行,柳擎宇曾经给他看过旧城改造项目的规划方案,也向他详细解释过,因此杜御风对于这个项目非常看重,他认为一旦这个项目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带动的绝对不仅仅是鹿鸣市的发展,而是整个天涯省的经济发展。

但是现在,杜启荣竟然以一个所谓的专家评审意见就否定了鹿鸣市这么好的项目,而这些所谓的专家竟然还是被鹿鸣市除名的那些专家,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明显了,这根本就是针对柳擎宇而来的。

而杜御风也相信,以目前柳擎宇经常向自己汇报工作的情况,很多人都应该看得出来,柳擎宇和自己走的比较近,杜御风身为发改委主任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尤其是上次共同沟试建设上,自己也是力挺鹿鸣市的,杜启荣更是曾经亲眼见过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杜启荣竟然还敢拿出唐万刚来压柳擎宇,这已经不仅仅是针对柳擎宇了,似乎有些向自己示威的意思了。

想到此处,杜御风冷哼了一声,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省财政厅的电话道:“雷利群同志,我是杜御风。”

“杜省长您好。”话的时候,电话那头的雷利群正在办公室内会见客人呢,看到是杜御风的电话,雷利群一边向客人做了一个门外稍等的手势,一边站起身来,十分恭敬的道。

客人一看雷利群的动作,自然知道这肯定是领导的电话,很知趣的先到外面办公室等着了。

“雷利群同志,听省发改委前段时间申请了一笔资金?”杜御风以一种十分平淡的语气问道。

“是的是的,是有这么一件事情。之前您已经签字了,我正准备这两天要给他们划过去呢。”雷利群以为杜御风是催促自己尽快把钱划过去。但是心中又觉得不太可能,所以,话虽然他是这样的,但是语气中却明显留有几分余地,其实,这笔钱他已经交代了下去,今天下午就给发改委那边划过去,毕竟,发改委也是权重部门,有些时候,他也是要受朋友之托找发改委办事的,所以双方一般是相互都给对方几分面子,以方面自己去对方部门办事。

听到雷利群这样,杜御风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淡淡的道:“哦,这样啊,雷利群同志,省发改委那边的那笔资金你们进行过仔细的审核吗?最近啊,我听到一些消息,是有些部门在申请资金的时候可能会不太规范,所以啊,建议你们财政厅在发放资金的时候必须要进行仔细认真的审核,不管涉及到哪个部门都不能徇私枉法。”

话,杜御风得十分隐晦,丝毫没有提及应该怎么样去做事,但是听在雷利群这样聪明人的耳朵中,他自然听得出来杜御风的潜台词,很显然,虽然省发改委的那笔资金几天前杜御风已经签字批准了,但是,现在杜御风却又打过来这个电话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那么这个用意却十分明显了,很显然,杜御风现在不希望自己把那笔资金划拨下去。

雷利群立刻头道:“杜省长,请您放心,我们省财政厅会坚决把好每一道关口,确保每一笔资金都必须用在正确的地方,正好我还想向您反映一下呢,省发改委那笔资金在我们的复查过程中似乎发现了有些地方不太规划,我们准备把他们的审批报告打回去让他们重新申请。”

雷利群试探着道。

杜御风听到雷利群这样,便轻轻头道:“恩,该怎么做你们斟酌着处理就行。”话之时,语气已经变得有些轻快了许多。完之后,杜御风便挂断了电话。

雷利群听杜御风的语气就知道自己作对了,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雷利群却眉头紧皱起来,心中暗道:“这个发改委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杜省长可是很少会给自己打这种电话来直接为难某某人或者某某部门的。能够把杜省长逼到这种地步,看来,发改委那边还是有猛人啊。”

就在当天下午下班之前,省发改委那边便接到了财政厅那边驳回审批的通知,接到这个通知,杜启荣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要知道,这笔资金对省发改委来是十分重要的,之前杜省长都已经批准了的,他也和雷利群打过招呼了,雷利群之前也已经答应自己会在这两天就划拨下来了,怎么却又在这个最后时刻翻转了呢?

想到此处,他直接拿出电话拨通了雷利群的手机:“老雷啊,我们发改委的那笔资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审批没有通过呢?”

雷利群和杜启荣也是相识已久,关系还算不错,再加上平时彼此相互办事的次数也不少了,所以雷利群倒也不好意思什么都不透露,但是也不能明,便淡淡的道:“老杜啊,这件事情我建议你们发改委那边好好的从自己身上找一找原因,看看你们最近有没有做过一些让领导不高兴不开心的事情。”

杜启荣闻言不由得一愣,挠了挠头道:“没有啊,最近我们应该没有得罪过哪个领导吧?”

雷利群却是笑着道:“恩,那你仔细考虑考虑吧。我这边还有事情,就先挂了。”

完,雷利群挂断了电话。

这一下,杜启荣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

雷利群虽然没有明到底是为什么这笔资金的事情黄了,但是意思却已经暗示给他了,他得罪领导了,很显然,能够对对雷利群直接下达指示的领导有几个?尤其是在财政工作上对他进行指示的?一个是常务副省长、一个是省长。

那么到底自己发改委这边得罪谁了呢?

杜启荣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突然,杜启荣想起了柳擎宇临走之前出的一句话:“杜主任,既然你这样的话,那我也不想多什么了,不过我给您提个醒,如果明天上午上班之前,我还看不到我们鹿鸣市的规划方案获得审批通过的话,那么我保证,你绝对会后悔的。”

想起这句话,杜启荣突然浑身一激灵,打了一个冷战,瞪大了眼睛道:“我靠,该不会是柳擎宇这家伙找到哪位省领导给我下绊子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来柳擎宇这家伙还真是不简单啊。”

想到此处,杜启荣在仔细思考了一下,最终喃喃自语道:“难道外界传闻的关于柳擎宇和杜省长走得很近的事情是真的?要知道,除了杜省长以外,还有谁能够让雷利群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驳回我们发改委的资金申请呢?要知道,以前这种事情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啊。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