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不给面子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20    作者:梦入洪荒

于志宝万万没有想到,艾琨竟然再一次来到了自己的家!

于德志猛的站起身来,怒视着人群后的艾琨冷冷的说道:“艾琨同志,你这么晚了带着这么多的手下跑到我家里来做什么?这次你们该不会又跑到我家来进行搜查了吧?”

说话之间,于志宝的眼神中带着强烈的愤怒。

艾琨淡淡一笑,说道:“于老,真是不好意思啊,这次又要来您家打扰您的正常休息了,不过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这不是于德志涉嫌交通肇事逃逸嘛,我们这次是把他带回去配合我们进行调查的。”

于志宝立刻老脸一黑,冷冷的说道:“艾琨同志,德志不是已经被派出所放出来了吗?市交管局那边司法鉴定的结果也已经出来了,你们市局还要调查什么?”

艾琨微微一笑:“于老,真是不好意思,市局在举行新闻发布会之前,并没有把相关的鉴定结果向我们市局进行汇报,对于这个结果我们市局是不承认的,而且现在全国范围内对此事持质疑态度的网民数量非常之大,媒体舆论压力非常之大,我们市公安局要亲自出面调查此事,以便于给社会一c⊥个公平公正的调查结果,而且根据我们所掌握的诸多信息来看,于德志所谓的鉴定结果是无效的。所以,他目前并不具备被释放以及保释的诸多因素。”

于志宝顿时气得胸中一团火焰腾腾升起,大喊一声说道:“艾琨,你们鹿鸣市公安局到底是怎么回事?市交管局不是你们市局下属的部门吗?为什么你们做事这么没有原则性?为什么下面单位说过的话你们市局却不承认?你们这不是忽悠人吗?”

艾琨叹息一声说道:“哎,于老,至于这其中的真实原因,我相信您才应该是最清楚的人,所以,在这里我也不多解释什么了,我只想告诉您,我们今天过来依然是按照正常程序过来的,逮捕证我们也带了,相关的程序我们也走了,您老也是我们鹿鸣市的老领导了,我相信以您的思想觉悟之高,应该不会为难我们这些苦哈哈的办事人员吧。”

这个时候,艾琨毫不犹豫的给于志宝戴上了一顶高帽。

于志宝听到艾琨的话之后,脸上怒意不减,但是心中却充满了骇然之色,他从艾琨的话中似乎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似乎这件事情上,艾琨也只是一个办事人员,这说明在儿子于德志的这个事件上,有比艾琨还要高的官员介入了此事,至于这个人到底是谁,于志宝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能够让艾琨如此亲自出面的人恐怕只有市长柳擎宇了。

此时此刻,于志宝心中对柳擎宇已经恨之入骨了,他几乎咬碎了钢牙,森冷的目光落在艾琨的脸上沉声说道:“好,既然你艾琨这样说了,恐怕就算我阻止你们也要把德志给带走,那我就不阻止了,不过丑话我得说道前头,如果德志到了你们市局如果要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苦头,到时候我和你们市局没完,我会让你……哼哼……”话说道这里,于志宝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不过话语之中威胁之意却浓郁到了极点。

艾琨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于老,这一点请您放心,我们国家现在正在步入法治社会,我们市公安局内到处都有视频监控系统,我们对每一个被抓进去的犯罪嫌疑从进入到审讯到带走,每一个流程都是有视频监控在监视整个流程的,没有任何人敢在任何环节违法办事。”

说完,艾琨大手一挥,几个手下立刻走上前来,先是按照程序向于德志出示了逮捕证、警官证等相关文件,随后直接为于德志戴上了手铐,而在整个过程中,于德志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于德志是一个聪明人,从当初的装疯卖傻到现在一言不发,他要的就是要确保自己一直都掌握整个事件的主导权。因为他相信,只要自己的鉴定结果不出现问题,即便是市局把自己带走了,在最后法院审判的时候,依然会减轻对自己的惩罚,而且司法鉴定的结果是建议自己不承担刑事责任,这是他最大的倚仗,而且他相信,只要自己这边积极赔偿,对方就算是不满最终也会接受的。

然而,再狡猾的狐狸又怎么逃得出猎人的手掌心呢?

就在于德志被带走的第二天下午,鹿鸣市公安局就于德志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在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上,局长艾琨亲自出席,艾琨指出,由于市交管局在针对于德志的整个调查过程以及司法鉴定过程之中,虽然鉴定结果为事发之时于德志患有急性暂时性精神障碍,但是,经过鹿鸣市公安局进行详细的调查取证之后认定,鹿鸣市交管局发布的司法鉴定结果无效。理由有三点:

第一点,于德志在事发之前没有任何精神病历史,而且其家族也从来没有,鉴定组的所谓的专家仅仅根据于德志个人的描述或者其家人的描述就鉴定其有精神疾病不科学。

第二点,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作为主张一方,不管是鹿鸣市公安局也好,司法鉴定专家组以及死者的家属也好,任何一方都无法提供其鉴定于德志患有急性暂时精神障碍的具体证据材料,仅仅是凭借所谓专家提供的诊断意见书就对这么一件涉及到两人死亡多人受伤的严重案件进行司法鉴定,这明显是不正常的。

第三,受害者家属对鉴定结果持有严重异议,提出申请异地鉴定已经获得批准,届时,将会请异地专家对于德志进行重新鉴定。

随着这个新闻发布会的公布,整个网络舆论再次哗然,原本很多对鹿鸣市市政府充满质疑的声音渐渐淡去,对鹿鸣市市政府以及市公安局敢于直接内部打脸下属部门不公正举动的行为点赞的颇多。而鹿鸣市交管局一下子声誉扫地。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当天晚上,鹿鸣市纪委的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一则消息,由于市交管局内多名干部实名举报,通过市纪委查证属实,鹿鸣市交管局局长孙连海和常务副局长吴法天两人由于涉及严重贪污、受贿、索贿行为,正式被市纪委执行双规。

第二天上午,鹿鸣市公安局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指出,根据被双规的孙连海和吴法天交代,于德志的司法鉴定结果是他们疏通关系让负责司法鉴定的专家组故意那样鉴定的,而于德志之所以装疯卖傻也是他们给出的主意。

随着这个新闻发布会的召开,网络舆论再次哗然,而这一次,网友们热议的问题是,为什么每当有钱人或者有权人本身或者其子女、亲戚一旦制造了严重的交通事故或者其他严重的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事件的时候,往往会拿出司法鉴定这个神秘的武器,这个武器看似公平,实则根本就不公平,这是一种特权行为,是一种只要有钱或者有权就可以疏通关系去操控最终司法鉴定结果的行为,而最终受害者却根本无法获得公平公正的结果。

这一次,如果不是鹿鸣市公安局的强势介入,如果不是孙连海和吴法天两人因为被纪委双规而交代出所有事实,谁会想到整个所谓的司法鉴定和装疯卖傻行为竟然完全是一幕自导自演的闹剧?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本来应该成为依法治国的良好补充的司法鉴定竟然成为特权一族或者有钱一族的工具?为什么会这样?

这样对老百姓来说公平吗?对那些受害者来说公平吗?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公平吗?

很多人都在对这个问题进行着深刻反思,尤其是当很多人将当年的七十码事件也提出来的时候,当人们把一系列在老百姓看来就算是普通人都能够一眼看出来真相的东西却被所谓的专家鉴定成一种正常人根本都无法接受的东西的时候,整个事情的影响力再次发酵起来!

这一次,人们讨论的议题已经从这次司法鉴定结果的公平与否转移到了整个社会在面临特权与特钱是否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司法公正的问题上,转移到了如何才能确保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柳擎宇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上各种各样的讨论帖子,不由得长叹一声,随后自言自语道:“看来,中央真的是高瞻远瞩啊,建设社会主义法制社会、依法治国才能真正解决这些问题啊!任重道远啊!也只有坚决按照中央的指示和部署,坚决推进依法治国、推进全面改革才能真正的让整个华夏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公平!”

这时,柳擎宇办公室房门被敲响了,秘书长陈棉灿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棉灿的脸色有些难看,进门之后,陈棉灿声音带着几分愤怒和焦虑说道:“柳市长,我们鹿鸣市提交到省发改委的关于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的申请被卡住了,审批没有通过!”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