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柳擎宇介入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20    作者:梦入洪荒

孙连海和吴法天之所以不在意媒体和舆论的质疑是因为他们现在正处于强烈的兴奋之中。

因为就在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孙连海接到了于志宝打过來的电话,电话里于志宝告诉孙连海,说正在帮助他运作成为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事情,希望他能够顶住一切压力,做任何事情都要公平公正,有了于志宝的承诺,孙连海自然无所畏惧,在他看來,鹿鸣市依然是老领导的天下,就算是柳擎宇在强势,也无法再鹿鸣市一手遮天。

而对于吴法天來讲,孙连海也向他承诺了,只要自己成为市局的副局长,那么这个交管局局长的位置就是他的了,吴法天因此也是兴奋不已。

然而,这两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柳擎宇在得知了鹿鸣市交管局给出的新闻发布会内容之后,脸色当时那叫一个阴沉啊,柳擎宇直接当场把自己的水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怒声骂道:“他奶奶的,这样的鉴定结果,让老百姓怎么看我们鹿鸣市市政府,怎么看我们这些当官的,这简直是在质疑和侮辱老百姓的智商啊。”

而此刻,在市公安局内,艾琨看完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之后,脸色也是阴沉的吓人,恰在此时,他特别信任的一个属下急匆匆的推开他办公室的房门跑了进來,伏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艾琨闻言顿时一下子站起身來,脸色凝重的说道:“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那名属下肯定的点点头。

艾琨立刻满意的拍拍下属的肩膀说道:“小贾,你干得不错。”说完,艾琨立刻起身向外走去,一边向外走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柳市长,您在办公室吗,我有重要事情要过去亲自向您汇报。”

看到是艾琨的电话,柳擎宇眉头紧皱,此刻的他对艾琨尤其是对于艾琨在这次交通事件中的表现是十分不满的,所以,与艾琨对话的时候,柳擎宇的语气显得有些冷淡:“我在,怎么,有事吗。”

听到柳擎宇那与以前截然不同的语气,艾琨明显可以感受到此刻柳擎宇心中对自己的不爽,连忙说道:“柳市长,我有事情要向您汇报,是关于这次交通事故关于肇事者于德志的。”

“嗯,那你过來吧。”听到是关于这次事故,柳擎宇的语气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艾琨出现在柳擎宇的办公室内,这次,他沒有敢直接坐在柳擎宇对面的椅子上,而是站在那里恭恭敬敬的说道:“柳市长,我刚刚得到确凿的消息,这次肇事者于德志乃是老市长于志宝的儿子,而他也是房地产开发商联盟中的一个重要角色,他也是天舟集团幕后的秘密操控者之一,这次的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组建他在其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而交管局局长孙连海和常务副局长吴法天都是老市长于志宝曾经提拔起來的亲信,孙连海曾经是老市长的秘书。

我还得到消息,说是在于德志被送到派出所去之后,并沒有任何异样的行为,一切表现得都十分正常,但是过了不久,吴法天派人过去与于德志会面,虽然见面时间只有短短的3分钟的时间,但是三分钟之后,当吴法天派去的人离开之后,于德志立刻开始用脑袋撞击桌面,当着众人的面撒尿,这是明显的装疯卖傻行为,我认为,这种行为的背后应该是有人在指点,应该是故意的。”

说道这里,艾琨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不满。

柳擎宇听到艾琨说出了这么多的信息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來,柳擎宇已经意识到,于德志此人身份极其敏感特殊,而且位高权重,而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所谓的急性暂时性精神障碍疾病呢,这简直是在侮辱于德志、侮辱整个房地产开发商联盟啊,要知道,那房地产开发商联盟里面,要么是有背景被能量的官员子弟,要么就是智商颇高的职业经理人,而于德志能够在这种精英云集的联盟里面成为里面的主导角色,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疾病,如果有的话,别人又怎么可能会容忍一个精神病人去成为他们的领导者。

从艾琨提供的这些信息中,柳擎宇一下子就猜测到了整个事情的大体脉络,眼神也渐渐的眯缝了起來。

这时,艾琨又接着说道:“柳市长,我还得到消息,负责这次为于德志进行司法鉴定的是鹿鸣市脑科医院,这是一家正规医院,专攻精神病领域,该医院始建于1958年,是我国比较早成立的国立神经精神病专科医院,现在是我们天涯省精神卫生指导中心,是天涯省唯一一所三级甲等神经精神病专科医院,并且该医院属于《国家司法鉴定人和司法鉴定机构名册天涯省》名册范围内,这医院虽然是正规医院,但是鉴定结果却不一定正规。”

柳擎宇沉声问道:“为什么鉴定结果不一定正规。

艾琨道:“柳市长,根据我向外省一些专家们了解,判断急性短暂性精神病的症状标准是以突然产生多种结构松散,变换不定的妄想为主,如被害、夸大、嫉妒或宗教妄想,同时,可伴有恍惚、错觉、短暂幻觉、人格解体或运动增多或减少,也就是说,有病沒病基本靠肇事者口述当时状态,再结合以医生多年的经验,并沒什么物理或化学判断标准,那么问題來了,肇事者口述的可信度有多少,真实与否又怎么判断,谁來判断,如果肇事者在事后受到了某些高人的指点故意装疯卖傻怎么办。”

柳擎宇闻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如果艾琨今天不能说出这么一番比较客观公正的话來,柳擎宇真的要对艾琨这个人的使用慎重考虑一下了,毕竟,身为鹿鸣市公安局局长,如果不能在这种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件中站稳立场,如果纵容下属部门胡作非为、以模糊的鉴定结果來忽悠老百姓,那么这样的公安局局长要之何用。

柳擎宇的目光在艾琨的脸上冷冷扫过,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这才沉声说道:“艾琨,今天这件事情我不亲自出面,你亲自去负责,但是,我要提三点意见,第一,有了鉴定意见就一定可以少负责吗,绝对不是,鉴定意见并非终局,医学机构出具的材料叫做《司法鉴定意见书》,其中“意见”二字尤其值得注意,这两个字意义重大,05年以前,这份材料叫“鉴定结论”;05年以后,改叫“鉴定意见”,“结论”改成“意见”用意很明显,拍板权还是在司法机关手里,所谓的鉴定结果只能作为参考,而且我国三大诉讼法均规定鉴定结论作为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而对于这种精神疾病,所谓的医生所谓的专家虽然给出鉴定结果,但是他们却无法提供病人确实患病的证据,比如说CT影像结果,比如说B超结果,都沒有,所谓的医生和专家只能依靠他们的经验去判断,所以,这种结论只能作为参考。

第二,必须要求鹿鸣市交管局给出整个鉴定过程的完整录像,司法机关要根据其鉴定过程是否规范、鉴定结果所依照的依据來判断其鉴定结果是否有其合理性,而且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司法原则,如果鹿鸣市交管局无法给出完整的录像过程,以证明其司法鉴定结果的正规些,那么对不起,鹿鸣市交管局的鉴定结果是无效的,必须收回。

第三,就算于德志是在装病也无需担心,因为受害方可以要求重新鉴定,而且可以选择异地鉴定,其异地鉴定结果只要鉴定机构和过程正规,也可以作为司法鉴定结果,也是可以作为司法机构判决的参考,所以,最终于德志这个肇事逃逸者判不判、判多少年的依然是司法机关而不是医学机构的责任。”

听到柳擎宇说完这三点意见,艾琨顿时眼前一亮,他此刻心中再次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什么叫大领导,柳擎宇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大领导,这才是真正的高瞻远瞩啊,而且这三点意见一切都是以法律为准绳,这样的处理意见才是真正的公平公正。

有了柳擎宇这个指导意见,艾琨知道自己接下來该怎么做了。

当天晚上,于德志正在家中陪着老爹于志宝一起吃饭呢,他们家的别墅房门再次被人敲响了。

心情不错的于德志亲自过去打开房门,看到外面站着十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顿时脸色难看起來,于志宝的脸色更是阴沉,因为他看到了站在队伍最后面的那个人,,艾琨。

艾琨已经是第二次來到他家的别墅了,而上一次艾琨过來的时候可沒有好事,这一次,艾琨要过來做什么。

几乎是在看到艾琨的那一瞬间,于志宝的心情一下子就糟糕到了极点,双拳也紧紧的攥了起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