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9章 不慌不忙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15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听到陈棉灿这样说却是淡淡一笑:“我看未必。”

柳擎宇这话一出手,陈棉灿顿时露出惊讶之色,有些不解的看向柳擎宇,陈棉灿知道,以前的时候,柳擎宇在很多事情上之所以做的如此顺利与沈鸿飞对柳擎宇的大力支持和柳擎宇采取的共赢策略是分不开的,而现在,当沈鸿飞的意见与柳擎宇的主张发生矛盾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合作基础已经不付存在了,甚至会产生激烈的矛盾冲突。

但陈棉灿却沒料到柳擎宇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说未必,柳擎宇到底有什么想法呢。

柳擎宇笑着解释道:“棉灿同志啊,你记住,不管任何时候,不管遇到任何的困难,只要我们真心用心的去思考,去努力,总是会想到办法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办法总比困难多,关键看你想不想去做事。”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淡定从容之色,似乎沈鸿飞即便是不支持他也能成功阻止东开发区和西部鹿角县大肆买卖土地一般。

在陈棉灿不解的目光中,柳擎宇笑着说道:“棉灿同志,你立刻通知市政府的所有党组成员,1个小时之后召开党组会,讨论关于鹿鸣市土地拍卖流程存在严重舞弊行为的问題。”

听到柳擎宇下达的这个指示,陈棉灿心中顿时就是一动,他已经隐隐感觉到柳擎宇似乎要玩手段了,但是仅仅凭借一个市政府的会议就能够阻止这件事情吗,这个似乎有些悬啊。

不过虽然心中疑惑,陈棉灿还是立刻拿出手机开始通知起來,身为秘书长,最关键的工作并不是替领导做主,而是要坚决贯彻领导的指示。

陈棉灿万万沒有想到的是,当他把柳擎宇的这个指示传达下去之后,鹿鸣市上上下下很多部门单位全都有些躁动起來,尤其是上城区和鹿角县这两个地方,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们得知这件事情之后,连召开紧急会议的机会都沒有,只是几个主要的负责人坐在了一起研究着柳擎宇提出市政府党组会讨论这个议題的真实意图,同时,大家也纷纷想办法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与鹿鸣市市政府的党组成员进行沟通,纷纷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希望在这件事情上为自己的单位说说好话。

市委书记沈鸿飞的办公室内,沈鸿飞通过秘书得知了市政府那边的行动之后,沈鸿飞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喃喃自语道:“柳擎宇啊柳擎宇,真沒有想到,你的反应这么快啊,刚下飞机连单位都沒有到呢吧,这么着急就要举行党组会,还要讨论土地拍卖的问題,从表面上,这个议題应该并沒有什么大的能量啊,你小子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呢。”

沈鸿飞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眼神中露出玩味之色,他心中清楚,随着这件事情的铺开,恐怕他和柳擎宇之间要进行第一次真正的过招交手了。

到底是谁胜谁负呢。

一个小时之后,柳擎宇、陈棉灿两人乘车赶回了市政府大院内,柳擎宇连喝口水的机会都沒有便直接赶到了会议室内。

柳擎宇和陈棉灿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距离会议正式开始还有1分钟的时间,几乎就是踩着点进來的,柳擎宇进入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内已经座无虚席了,市政府所有党组成员全部到齐。

柳擎宇扫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好了,大家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就正式开会吧,我相信会议的主題陈棉灿同志已经通知大家了,我就不再累述了,我想大家先就我们鹿鸣市土地拍卖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題进行一下发言,大家可以各抒己见,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纠正我们鹿鸣市在土地拍卖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題,确保土地拍卖公开公平公正。”

柳擎宇说完之后,会议室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众人的目光彼此交流着,或摇头或点头,不一而足,如果讨论的要是别的问題,或许会议室内沒有这么诡异,但是,这次讨论的问題却是土地拍卖的问題,而土地拍卖的问題涉及到国土局、规划局、建设局、安监局等多个部门,更涉及到很多的房地产开发商。

现在,几乎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要想做房地产开发,沒有足够的关系网络,沒有足够的人脉关系,你想都别想,尤其是鹿鸣市乃是天涯省的省会,而鹿鸣市的这些房地产开发商很多都是立足省会,辐射全省的大型房地产公司,而这些公司大部分全都拥有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能量,尤其是在鹿鸣市市政府内,更是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柳擎宇的目光淡淡扫了一眼会议室内沉默不语的众人,微微一笑,说道:“怎么,难道大家沒有一个人发现我们鹿鸣市在土地拍卖过程之中存在问題吗。”

柳擎宇问完了,依然沒有人发言。

看到这种情况,陈棉灿毫不犹豫的站了出來说道:“柳市长,我來说几句吧。”

说完,在众人或愤怒、或不满的目光中,陈棉灿语气沉重的说道:“各位领导,我发现我们鹿鸣市最近在房地产拍卖中问題十分严重,很多原本应该按照正常的拍卖流程进行拍卖的土地竟然被上城区和鹿角县直接以邀请招标的形式來展开了,这种做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是一种严重的违规行为,我认为,我们鹿鸣市如果每个县区都这样操作的话,那么我们鹿鸣市今后在房地产建设这个领域将会十分混乱,这对于我们鹿鸣市的城市建设、房地产开发以及国土、安全等诸多领域全都存在着十分不利的影响,尤其是不利于这些领域的长远发展。”

话題就怕沒有开头,一旦有了开头的,关于这个议題的讨论一下子就开始热烈起來。

陈棉灿的话刚刚落下,廖志财便沉声说道:“我不赞同陈棉灿同志的意见,对于上城区和鹿角县在最近这两天的房地产项目中确实有一些异常的动作这个我也听说了,也曾经询问过这两个县区的主要领导,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两个县区虽然采取的是邀请招标的方式來进行土地拍卖的,但是呢,他们之所以这样操作也是有其理由的,他们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也是为了促进各自区域的发展……”

后面,廖志财浩浩荡荡的讲了一大堆的理由,试图想要用这些理由去证明鹿角县和上城区的行为是合理的。

随后,鹿鸣市其他几位副市长以及党组成员纷纷发表各自的意见,有的支持廖志财的意见,有的支持陈棉灿的意见,不过相对來说,支持廖志财意见的占据了大多数,只有市公安局局长艾琨支持陈棉灿的意见,而副市长王红波则依然保持着中立的态度。

很显然,虽然柳擎宇是一位强势的市长,虽然大家都已经提前知道了柳擎宇的真实意图,但是,很多人这一次却依然毫不犹豫的跟柳擎宇从唱了反调。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却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恩,大家说的都很好嘛,也都有各自的道理,我把大家的意见汇总一下,基本上就是两条意见,第一,大家都注意到了上城区和鹿角县在这两条的土地拍卖项目中确实存在异常行为,这一点不管是廖志财也好,陈棉灿同志也好,也全都是认可的,第二,对于这两个县区的异常行为的看法,大家是持有不同意见的,这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出发点不同,对事物的看法也就不同。”

听柳擎宇说道这里,廖志财以及其他一些党组成员们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以他们对柳擎宇的了解,如果是以前,这个时候的柳擎宇恐怕又要拍桌子瞪眼睛或者直接说出自己的意见了,但是柳擎宇却沒有,这哥们居然不慌不忙的对两个阵营的意见进行总结,还会汇总出了两个阵营意见的共同点和不同点。

柳擎宇啥时候这么有耐心了,他到底打得是什么算盘。

此时此刻,不管是陈棉灿、艾琨也好,廖志财等人也好,大家全都眉头紧皱,目光紧紧的盯着柳擎宇,听着他往下说。

柳擎宇接着说道:“有鉴于大家全都意识到了在上城区和鹿角县的土地拍卖中存在着异常情况,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防止这种情况在今后出现,另外,由于这两个县区在土地拍卖中的行为被大量举报,所以呢,这两天上城区和鹿角县所有进行邀请招标形式卖出的土地全部无效,所有的土地将会重新进行公开竞拍,而且,为了确保每一次土地拍卖的公开公正与公平,今后凡是鹿鸣市各个县区土地拍卖必须严格按照招标法进行,进行为期20天的公示期,禁止任何县区进行邀请招标,必须全部公开招标,招标地块面积超过50亩的必须经过市长签字,任何将大地块拆分为小地块的行为都将会受到严厉查处。”

柳擎宇这番话一说完,整个会议室内再次鸦雀无声。

廖志财等人直接傻眼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