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严峻形势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15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听完陈棉灿的介绍之后,脸色凝重的说道:“从我离开到现在一共也才2天多点的时间,按照常理现在应该还沒有土地到达开发商手中呢吧,毕竟走程序的话土地要想到达开发商手中的话,就算是以最快的办事速度沒有十天半个月的也搞不定吧。”

陈棉灿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正常情况下的的确确是完不成的,但是这次的情况却极其特殊,上城区由于地形比较狭长,而且范围广泛,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上城区的管辖范围处于东开发区附近,而这一次,上城区区政府通过了一个特殊的文件,按照这个文件的规定,上城区对于部分土地是可以采取邀请招标的方式对部分土地进行拍卖的,而且就在前天和昨天,上城区已经接连组织了6场邀请招标,一共拍卖了将近2000亩土地,而这2000亩土地的总价格虽然是按照目前东开发区的市场价格走的,但是实际上,由于现在众所周知的关系,正常情况下土地的招标价格应该高于市场价格才对,但是在这6场土地招标中,竟然沒有一场2招标价格高于市场价格,甚至还有两次中标者的价格竟然只有市场价的三分之二左右。

而且从这6场招标的参加企业來看,基本上全都是我们天涯省排名靠前的几家企业,几乎每个企业都中标了三四百亩左右的土地,而鹿角县那边的情况和上城区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也采取了邀请招标的形式,将1000多亩土地卖了出去,所卖的价格甚至只有市场价的一半左右。”

听完陈棉灿的介绍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已经阴沉得犹如包公一般,黑的吓人,柳擎宇的双眼已经眯缝了起來,嘴里喃喃自语道:“好,好,好得很啊,好一场官商勾结的盛宴,好一场赶脚的邀请招标,这摆明了是利用信息的优势,通过官商勾结的手段想要占国家的便宜,占老百姓的便宜啊,如果真的让你们这些人得逞了,那么今后我们鹿鸣市市政府将会面临怎么样艰难的形式,我们将会面对老百姓怎么样的戳脊梁骨啊。”

说话之间,柳擎宇钢牙咬得嘎嘣嘎嘣响。

如果说之前鹿鸣市出现雨后上街去看海的情况让柳擎宇只是小小愤怒和不满的话,那么这一次,柳擎宇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生气。

柳擎宇很少真正的动怒,但是,柳擎宇一旦动了真怒,必定千里喋血。

看到柳擎宇脸上那盛怒的表情,陈棉灿沉默以对,这次,陈棉灿也是动了真火。

虽然陈棉灿仅仅是一个市政府的秘书长,但是对于这一次上城区和鹿角县利用信息的优势如此大肆官商勾结,将大片大片的土地以如此便宜的价格以雷霆万钧、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售给那些房地产开发商,陈棉灿忍无可忍,所以,这一次,他虽然知道柳擎宇回去是为了陪伴老婆和刚刚出生的孩子,却依然咬着牙通知了柳擎宇这个信息,因为他知道,目前,在鹿鸣市,只有柳擎宇能够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

沉默了一会,柳擎宇看向陈棉灿说道:“棉灿同志,沈书记知道这件事情吗。”

陈棉灿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沈书记知道不知道我不太清楚,但是我认为,目前这件事情连我都已经知道了,以沈书记的关系网络,现在应该早就知道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并沒有看到沈书记有任何的动作,所以我这才十分着急的先给您打过去电话,柳市长,非常对不起,我真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给您打电话的,但是我实在无法忍受那些人肆无忌惮的如此不负责任,如此把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往外大把大把的去倾洒了。”

说道此处,陈棉灿的声音都有些激动起來:“柳市长,那可是3000多亩地啊,就算是不知道旧城改造项目即将启动,那些县区政府最少也得把土地卖个正常的市场价吧,但是,却不是,不仅不是,而且这两个县区政府竟然连公开招标的程序都沒有走,直接走的是邀请招标。

柳市长,恕我直言,我认为,在土地拍卖上允许邀请招标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虽然允许某些地区在一定条件的土地招标中可以采取邀请招标的形式來进行土地拍卖,但是,当这个条款被某些地方政府刻意扭曲甚至可以利用的情况下,这个条款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洞,很显然,这一次的上城区区政府和鹿角县县政府他们正是抓住了这个条款的漏洞直接采取邀请招标的形式來达到他们利益转移和输送的。

柳市长,这一次我真的无法容忍了,我忍无可忍了。”

看着陈棉灿那因为情绪激动而青筋暴起的额头,柳擎宇轻轻的拍了拍陈棉灿的肩膀笑着说道:“棉灿同志,不用着急,我理解你的心情,说实在的,这一次我真的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这一次,柳擎宇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从容自然,嘴角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如果是不熟悉的柳擎宇的人肯定会认为柳擎宇这是在开玩笑。

但是,熟悉柳擎宇的那些兄弟们都清楚,如果柳擎宇表情暴怒,拍桌子瞪眼睛,这种情况下的柳擎宇并不可怕,因为这个时候的柳擎宇顶多也就是强势一点,做事情果断一点,雷霆万钧一点,但是,如果柳擎宇是在这种看似平静甚至是开玩笑的状态下说出他很生气的话,那这个时候的柳擎宇可就十分危险了,而且危险到了极点,尤其是当柳擎宇的嘴角上露出那种看似淡然中却充满了嘲讽的神色,兄弟们都知道,这个时候的柳擎宇真的要玩弄手段了,而且是那种阴死人不偿命的手段。

而且往往这个时候,柳擎宇跟你玩的还不是阴谋,而是阳谋,这个时候柳擎宇要阴你的时候,你会眼睁睁的心甘情愿的踏入他的陷阱,你会洋洋自得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了,但是等到结果出來的时候,你却会发现,自己竟然死得那么惨,输的那么惨。

陈棉灿是第一次看到柳擎宇露出这种表情,并不知道柳擎宇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以他宦海沉浮多年的经验,他可以感受到此刻的柳擎宇恐怕是真的动怒了。

沉默了一会,柳擎宇又说道:“棉灿同志,听你的意思,沈书记明明知道上城区和鹿角县的动作但是却沒有采取任何措施去阻止。”

陈棉灿苦笑着点点头:“是的,柳市长,我真的不知道沈书记到底在想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棉灿是带着几分怨气的,因为在他看來,沈鸿飞这个时候真的不应该保持沉默了,尤其是在柳擎宇不再的时候,沈鸿飞应该勇敢的站出來表态,应该阻止这种事态继续向前发展。

柳擎宇眼珠转了转,却突然一笑,说道:“我想,我明白沈书记为什么不阻止那些人的动作了。”

陈棉灿一愣:“哦,沈书记到底是什么意思。”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我记得沈书记上任之后亲自主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东开发区的人事变动和招商引资示意吧,而且现在东开发区的各项工作东开发区的管委会直接对口向沈书记负责,并不是直接向我们市政府负责,从这个角度上來讲,东开发区可以算是沈书记直接抓的工作,所以,沈书记非常希望东开发那边能够尽快的发展起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沈书记明明知道上城区那边在东开发区周边的土地上采取了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但是却并不去阻止,因为站在他的角度上看,虽然土地便宜一些会让那些房地产开发商占得不少便宜,但是却可以加速东开发区的发展步伐,尤其是当东开发区那边的土地被大规模拍卖以后,那些房地产开发商肯定会想办法在上面进行规划建设,而东开发区那边规划建设得越好,越到位,那么旧城改造项目中老城区居民搬往东开发区那边的可能性也就越大,而东开发区那边大规模的土地开发也将会成为沈书记在常委会上力主搬迁方向为东开发区方向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一旦搬迁方向确定为东开发区方向,那么东开发区就会得到大力发展,而到那个时候,沈书记也会因为主抓东开发区的工作而获得巨大的政绩,同时也完成了旧城改造项目,沈书记这样做是一举数得。”

听到柳擎宇的分析之后,陈棉灿顿时目瞪口呆,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虽然仅仅是刚刚返回鹿鸣市,仅仅是从自己目前反馈的情况之中就可以推测出沈鸿飞这么多的心理活动,而且他不得不承认,柳擎宇分析得合情合理,因为即便是他站在沈鸿飞的立场上,也会感觉到按照柳擎宇分析的那种情况去做事对自己最为有利。

不过听完之后,陈棉灿的眉头却紧皱起來,苦笑着说道:“柳市长,如果沈书记不想在这件事上有所作为的话,我们市政府这边应该怎么做,沒有沈书记的支持,恐怕我们这边很难有所作为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