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一针见血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11    作者:梦入洪荒

这时,沈鸿飞也冷冷的说道:“据我所知,在青岛市,100多年前德国人规划设计了完善的地下排水系统,让青岛远离内涝的隐患,为什么人家德国人100多年前的设计都可以确保城市远离内涝,而我们鹿鸣市到了21世纪依然无法解决这个问題呢。”

沈鸿飞和柳擎宇这一连串的询问让两位处长大人再次哑口无言。

不过这个时候,布作伟却突然说道:“柳市长,恕我直言,您所说的情况我和牛翠城全都清楚,而且我们还知道,洛杉矶仅地下排水管道就长达10460公里,而其中最大的管道,你甚至可以在里面驾驶汽车,而且这些管网已经走过了100多个春秋,而眼下,美国正在斥资数百亿美元,重新改造地下管网,柳市长,我认为,排水系统的建设并不仅仅是执政排水管理处或者是我们水务局两个小小的部门能够解决的问題,我承认我们在很多工作上做得不到位,但是,我认为,真正要想搞好排水系统的建设,首先应该是市委领导层高度重视,然后是提供足够的经费预算,只要有了足够的经费预算,我相信我们这两个部门联合起來,沒有什么事情做不成的,包括城市排水系统的建设。”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脸色一沉:“布作伟同志,据我所知,不管是你们水务局也好,还是市政排水管理处也好,每年仅仅是给你们的建设、修缮预算就高达六七千万吧,那么我想请问,这六七千万元你们这两个部门到底是怎么花费的啊,如果你们的的确确按照要求去建设、修缮的话,为什么每次只要这雨水稍微大一点,我们鹿鸣市城市便会发生内涝呢。”

“柳市长,您可能忽略了一个客观事实,经过我们专家的论证,我们鹿鸣市容易发生内涝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鹿鸣市由于城市化的进程推进太快,导致到处都被水泥和沥青给覆盖了,所以一旦下雨,雨水无法渗透下去……”

这时,一名所谓的排水系统专家站了出來,以一种貌似十分权威的语气说道。

这位专家的话刚刚落下,柳擎宇便满脸阴沉着说道:“你是专家是吧,我给你一个建议,一会千万不要跟我说什么客观原因,更不要跟我说什么城市到处都被水泥沥青给覆盖了,渗透不下去,这虽然是一个原因,但是这个原因和他奶奶的无中生有沒有什么两样,要知道,美国洛杉矶沒有被水泥和沥青覆盖吗,日本的东京沒有被水泥沥青覆盖吗,为什么这些城市很少发生内涝的现象,为什么城市化比起这些城市要差很多的我们鹿鸣市却偏偏发生内涝呢,做得不到位就是不到位,沒有认真负责的去做就是沒有认真负责的去做。”

柳擎宇说道此处,眼神中突然流露出两道寒光,看向沈鸿飞说道:“沈书记,我建议由市纪委介入,对执政排水管理处的日常工作进行调研,尤其是对市政排水管理处到底是如何使用每年数千万的建设、修缮排水管道的,同时,也要对水务局的费用使用情况进行调研,如果发现问題,立刻就地查处,就地处理,严厉追责,绝不姑息。”

沈鸿飞闻言立刻轻轻点点头,沉声说道:“恩,柳擎宇同志的这个提议非常关键,也非常重要,臧东升同志,你看你们市纪委那边是不是跟进一下。”

臧东升立刻点头说道:“好的,沈书记,柳市长,这件事情散会之后我立刻安排,保证完成任务。”

听到臧东升的表态,布作伟和牛翠城两人顿时脑门上全都冒汗了,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起來。

这时,常务副市长廖志财皱着眉头说道:“沈书记,我认为,就算是把市政排水管理处和水务局查个底朝天也解决不了排水系统的建设问題,我认为之前布作伟同志有一点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那就是建设经费的问題,对于我们华夏的大多数城市來说,只要有钱,沒有什么事情是做不了的,而我们鹿鸣市虽然是省会城市,但是我们每年的财政预算都是有限的,而要想建设成一个出色的地下排水系统,其预算绝对是数以十亿计的,但现在的问題关键就是我们鹿鸣市沒有钱,沒有钱我们又怎么可能去建设好排水系统呢。”

柳擎宇听完廖志财的话之后只是淡淡一笑:“廖志财同志,身为党员干部,我们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敢想、敢干,要多开动脑筋,如果大家都只是向你一样抱怨投资过大,找不到资金,那我们鹿鸣市市政府就不要发展经济了,要知道,我们华夏现在的那些发达城市,哪一个不是在一路荆棘一路困难中摸爬滚打出來的,在发展过程中,大家遇到的最多的就是资金问題,这虽然是一个十分迫切的问題,但却并不是限制我们思维的关键问題,我在这里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我们鹿鸣市能够有好的产业发展政策,我们根本就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題。”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目光看向了沈鸿飞:“沈书记,您知道共同沟吗。”

沈鸿飞点点头:“知道,西方国家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展开共同沟的建设了,所谓的共同沟,其实就是在城市地下建造一个隧道空间,将市政、电力、通讯、燃气、给排水等各种管线集于一体,设有专门的检修口、吊装口和监测系统,实施统一规划、设计、建设和管理,彻底改变以往各个管道各自建设、各自管理的零乱局面,各管线需要开通时,只需通知有关负责部门,接通接口即可,既便于修理,又节省了国家的资源。”

柳擎宇点点头:“柳书记说得沒错,在现代社会,我们我们鹿鸣市要想再建设排水系统的话,完全沒有必要单独假设一套排水系统了,而是应该建设一整套共同沟体系,而排水系统也将会纳入到共同沟体系内來,而且,现在,共同沟的建设已经是大势所趋,是国际通用的办法。”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廖志财突然说道:“柳市长,据我所知,我们国内一些发达城市某些路段也是建有共同沟的,但是有些共同沟虽然投入巨资建设了,但是却并沒有真正的应用起來,难道我们鹿鸣市也要重蹈这些城市的覆辙吗。”

柳擎宇淡淡一笑:“廖志财同志这个问題提的非常好,我们国内的确出现了一些这样的情况,那就是共同沟虽然建设了,却沒有单位去使用,结果导致巨额投资付诸东流,虽然这是一个失败的典型案例,但是我认为,这样的失败案例并不意味着共同沟的错误,相反的,他反应出來的是我们华夏某些部门在管理问題上的不到位,反应的是我们华夏在有关法律上的滞后。

其实说白了,共同沟的使用牵涉到管线单位的利益问題,在之前的这些年的运行中,市政、电力、通讯、燃气、给排水这些企事业单位由于国家并沒有形成一个统一的管理模式,所以,这些单位在铺设管线的时候有他们自己的运作方式,很多时候,都是建马路时排管已经排好了,而排管所产生的效益是很惊人的,比如用户要申请用电,从变电站出來到用户,占用管道,用户得付这一笔钱,这笔钱综合起來是很庞大的,然而,如果这些单位的管线进了共同沟,这笔钱就损失掉了,而且他们甚至还需要支付共同沟的使用费,所以,这些单位自然是不愿意的,这一点是管理上的缺失。”

沈鸿飞静静的听着柳擎宇的这番话,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柳擎宇所提到的这个问題一针见血,直接点到了关键点上。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当然了,除了管理上的缺失之外,阻碍共同沟发展的还是一个重要的问題,那就是法律上的滞后,举个例子,西欧国家在管道规划、施工、共用管廊建设等方面都有着严格的法律规定,如德国、英国因管线维护更新而开挖道路,就有严格法律规定和审批手续,规定每次开挖不得超过25米或30米,且不得扰民,日本也在1963年颁布了《共同管沟实施法》,解决了共同管沟建设中的资金分摊与回收、建设技术等关键问題,并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多次修订完善。

然而,在我们华夏,地下管线的相关法规却严重滞后,除了《城乡规划法》中关于地下管线的指导性意见外,至今仍无全国性的地下管线管理办法,各地方政府在2005年才开始陆续出台相关法规,姑且不论实施效果,所颁布的管理办法中,地下管线的规划、测绘及档案资料管理等事项仍然分属于不同部门,一旦涉及利益分配和具体责任的承担,不是你争我抢就是互踢皮球,最终仍各行其是。”

听到柳擎宇说道这里,沈鸿飞和在场所有市委常委的脸色全都十分阴沉,柳擎宇的这番话可谓一针见血,直接指出了问題的根本。

沈鸿飞沉声问道:“柳擎宇,你认为,如果我们鹿鸣市要想在这个上面有所成就的话,应该如何去操作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