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激将法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08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听到沈鸿飞的询问,这才不慌不忙的从随身携带的手包中拿过来一份打印好的文件摆放在沈鸿飞的桌面上,沉声说道:“沈书记,这是我从燕京市请来的专业的第三方建筑工程专家团所给出的调查报告。在这份调查报告中,专家们指出了几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第一,这些高楼由于在建设的过程中严重的偷工减料,尤其是其在建筑过程中所使用的钢筋在粗细上明显低于建筑标准,而且很多钢筋都是经过拉伸机拉伸的,所以导致其大部分钢筋质量明显较差,其次,其浇灌所使用的水泥也明显低于建筑质量标准,而且这批水泥是由一家无营业执照,无注册资金,无固定经营场所的三无企业来提供的,本来呢,这些钢筋和水泥质量就明显较差了,结果整个施工队在施工过程中又偷工减料,所以,整个楼房的建筑质量相当差;

  第二,专家们在经过分析后发现,该小区目前正在挖地下车库,在挖掘地下车库的过程中,由于挖掘得太狠了,导致一侧地基沉降,而且房屋地基在打造的时候存在偷工减料等严重的质量问题,所以才会发生倒塌的事情。而且经过专家们调查发现,整个小区由于处于流沙区域,而在建设之前,整个工程小组并没有对地质地形进行严密勘察,地基打桩太浅,所以,当一侧的楼房因为地下车库挖掘问题而倒塌的时候,其强烈的震动最终引起了其他楼房的连锁反应,所以最终导致其他楼房也跟着倒塌了。”

  说道这里,柳擎宇又接着说道:“当然了,对于连锁反应的概念,专家们也给出了解释,正常情况,是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而且之前某地出现楼脆脆现象的时候,人家那栋楼是齐根倒塌的,顶多就是打桩的时候由于偷工减料等问题没有做好,至少人家那栋楼是整体倒塌的,说明整个楼体的建筑质量还是凑合的,但是,我们鹿鸣市的这次高楼倒塌是类似爆破一般的直接坍塌的,这说明整个工程在设计、建筑、施工、监理、鉴定等每个环节都存在着严重的问题。而且专家们在对建筑图纸进行了研究之后认为,整个小区在设计环节就存在着严重的安垩全隐患。

  专家还指出,这个小区的建筑图纸基本上是完全复制的北方某省一个经典小区的建筑图纸,但是,我们鹿鸣市的环境和北方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我们鹿鸣市属于临海城市,其地质环境与北方山区是完全不一样的,而设计部门竟然直接将复制过来的图纸直接在鹿鸣市使用,这本身就是不负责任,而且也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的地质勘探环节。当然了,在设计文件中的确出现了地质勘探的内容,但是,这个内容也完全是抄袭的别的鹿鸣市小区的地质勘探内容,几乎是完全复制,一字不差,但是,实际上,水榭花都小区这块地质的情况与其他地方恰恰是不一样的,所以,从设计环节便出现了问题,这才导致整个小区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坍塌现象。”

  等柳擎宇说完之后,沈鸿飞只是拿过这份调查报告草草的翻看了几页,他的脸色便凝重起来,从这份报告中,沈鸿飞看到了什么叫认真细致负责,这份报告中,每一个调查结果后面都富有十分详实的数据材料以及证据对比,尤其是对于设计图纸是复制的那一项,专家们更是直接给出了原来的设计图纸以及设计图纸的设计部门、设计人员、以及设计人员的联系方式等等,整个调查报告详实而充分周密,反观天涯省的所谓的专家调查报告,只是寥寥两页纸,只有寥寥两个调查结果,这差距也太大了一些吧?

  沈鸿飞抬起头来,目光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认为我们鹿鸣市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

  柳擎宇淡淡一笑:“沈书记,你怕事吗?”

  “怕事?怎么讲?”沈鸿飞反问道。

  柳擎宇道:“如果你怕事,接下来所有的事情我柳擎宇一个人来做,而且只做不说,这样,省里的人也许不会迁怒到我们鹿鸣市方面,不会迁怒到你的身上,如果你不怕事,我打算同样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我们鹿鸣市所聘请的燕京市专家调研组的调查报告,但是,这个调查报告只要公布出去,蒋副省长的老脸肯定是没地方放了,他肯定是要丢人现眼了,我相信,这次事垩件的背后,绝对不只是只有蒋副省长一个人,所以,一旦我们鹿鸣市这样干了,肯定会得罪一些人。所以,我才问你怕事不怕事?”

  沈鸿飞听完之后不由得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说道:“柳擎宇同志,我郑重的提醒你,在鹿鸣市,并不是只有你柳擎宇心中想着老百姓,并不是只有你柳擎宇一心为民,我沈鸿飞也同样希望能够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不怕事,难道我沈鸿飞就怕事吗?这样吧,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以我们市委市政垩府联合举办的名义来办,到时候我派一个市委副秘书长前去参加本次新闻发布会,在正义和公平面前,我们鹿鸣市市委市政垩府永远都是团结一致的。”

  听到沈鸿飞的这番表态,柳擎宇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今天之所以要用怕不怕事来问沈鸿飞,目的就是为了激起沈鸿飞心中的那股子傲气,用激将法来刺激他与自己站在一起,因为他对沈鸿飞的风格十分了解,这家伙是一个做事十分稳当之人,自从到了天涯省之后,沈鸿飞身为省委常垩委,做事一板一眼,任何人都挑不出他的毛病,虽然这家伙比自己大上几岁,但是绝对也算是少年老成了。做起事情就跟五六十岁的老领垩导一般。

  正因为沈鸿飞的这种个性,柳擎宇担心沈鸿飞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因为畏惧蒋思明以及他背后的人采取比较保守的办法,而一旦沈鸿飞采取保守的办法,那么自己在后面的工作中就会束手束脚,虽然柳擎宇也可以暂时把沈鸿飞的话置之脑后,硬扛着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操作,但是,那样做毕竟容易给人以口实,授人以柄,而且目前这个阶段,柳擎宇还不想和沈鸿飞之间进入斗争模式,因为那样做对两人都没有好处,现在的鹿鸣市正处于大规垩模整顿阶段,需要的是两人合力。

  所以,利用激将法刺激沈鸿飞让他放弃相对稳妥的行为方式一起先以大刀阔斧的手段把鹿鸣市问题解决是柳擎宇不得不采取的强势手段。

  看着柳擎宇那长长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沈鸿飞不由得心中暗暗苦笑了一下,心中暗道:“柳擎宇啊柳擎宇,你以为老子我看不出你小子是在玩激将法吗?我早就看出来了,我之所以冒着那么大的风险配合你,也是迫不得已啊,我沈鸿飞要想在天涯省这个舞台上站稳脚跟,我首先就必须要在鹿鸣市这个平台上站稳脚跟,而现在鹿鸣市问题重重,我不利用你这杆枪好好的冲锋陷阵一番,把鹿鸣市的局面彻底稳定改善起来,我怎么能够放心大胆的在天涯省这个平台上去充分展现我的才华呢?

  你以为我和你似的只着眼于鹿鸣市这个平台吗?那你真是大错特错了?我沈鸿飞现在的眼界早就不局限于鹿鸣市这样一个市级平台了,我已经胸怀全省,放眼全国了。身为一名省委常垩委,如果我连这点心胸都没有,又怎么可能会在今后的仕途中继续前进呢?咱们两人之间虽然会有非你即我的巅峰对决,但是,该合作的时候,我必须要与你合作,只有在关键时刻,我才会让你明白,我沈鸿飞才是真正的老大,真正的一把手!你柳擎宇只能做我的副手!我要让你从现在开始就养成这个习惯。等到将来,你这个习惯养成了,你拿什么和我进行巅峰对决?”

  这时,柳擎宇也似乎觉察到了沈鸿飞嘴角上飞快掠过的一抹淡淡的得意,心中也是暗暗笑了一下,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沈鸿飞看不出自己是在用激将法呢?但是,他知道沈鸿飞能够看得出来还是用了,因为这是真正的阳谋。大家相互配合,各取所需,各自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可。

  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会,又接着说道:“沈书记,我今天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你商量商量。”

  沈鸿飞一楞:“什么事情?”

  柳擎宇沉声说道:“沈书记,通过水榭花都这件事情我发现,我们鹿鸣市在房地产市场上存在着诸多问题,尤其是我们的很多职能部门存在着严重的失职、渎职甚至权钱交易的问题,仅仅是水榭花都小区的问题就射出了建设局、安监局、房管局、国土局、城管局、质监局等多个职能部门的严重失职,尤其是通过邢无义的交代,几乎这些部门都有一二把手牵扯到了水榭花都小区项目的权钱交易之中,我认为,我们应该对围绕房地产产业这个核心对整个鹿鸣市的各国部门的人员进行一次大洗牌,换上一批心中充满正义感和责任感的干部来担任这些重要职务。”

  沈鸿飞轻轻点点头:“恩,我最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后面会尽快实施的。”

  沈鸿飞一句话,就注定了鹿鸣市第一次大规垩模人事垩变动正式拉开了序幕,以柳擎宇、沈鸿飞为首的新一代领垩导通过这次人事垩变动正式打破了于志宝与廖志财时代的人事关系网络,初步创建了一个充满朝气的、心中充满了正义和责任感的官员团队。

  就在沈鸿飞以为柳擎宇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却听到柳擎宇说了一句让沈鸿飞震惊得瞪大了眼睛的话:“沈书记,我认为,我们鹿鸣市应该启动旧城改造项目了。” 


下一篇:
上一篇: